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章 如愿以偿

第一百一十章 如愿以偿


                一处理完那些最为紧要的文件,夏尔就直接抛下了剩下的公务,然后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径直地向部长的办公室走去。

虽然门外有不少职员和秘书,但是夏尔并没有注意他们,直接敲响了门。

“部长下,我有事想要和您谈谈。”

“哦?是夏尔吗?请进!”房间里立即就传了部长的回应。

得到了允可之后,夏尔马上直接打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再次轻轻地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那些夹杂着好奇与惊异的视线。

一看到夏尔走了进,迪利埃翁伯爵马上起身迎了过。

“夏尔,你可总算了!刚刚听说你了的时候,我就打算去见你,不过看你在办公所以没打搅了……”他满脸都带着笑容,朝夏尔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我只是处理了一些必要的事情而已,希望没有让您久等,下。”夏尔十分恭敬地回答。

然而,虽然脸上装得十分平静,但是他的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刚才还隐隐有些担心,生怕自己一进去就碰到伯爵大发雷霆,虽然他自酌这个场景应该不太可能出现,但是仍旧忍不住要这样想。

现在,从部长下表情和语调看,他看上去仍旧不知道那一晚上玛蒂尔达的独断专行,反而对夏尔好像有些歉疚和尴尬,估计是以为夏尔是在玛蒂尔达的劝说之下最终决定“以大局为重”。作出了牺牲自己拯救大家的决定,因此就连笑容好像都比往常要亲切了几分。

玛蒂尔达,谢谢你。

看着伯爵这张仍不失优雅俊朗的脸。夏尔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十分荒诞,但还是忍不住这样想。

好在这种奇妙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部长的话声打断了。

“夏尔,真的很谢谢你。”部长看着夏尔,笑得犹如当年的那个廷臣又再度复活了那样,看这次的劫后余生让他十分庆幸,“我会记得你一直以对我们家的帮助的。”

我睡了他的女儿。结果他在这里一直感谢我!

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一瞬间让夏尔几乎说不出话。就算是心理素质超常而且一贯脸皮厚。这种荒谬感也实在让人无语了。

片刻之后,夏尔总算回过了神。

“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我说过,对迪利埃翁家族。我一直都是可以信赖的朋友,不管什么时候都是。”

“对……朋友……”部长甚为感动地点了点头,“夏尔,一直以你帮过了我们家这么多,我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然后,他总算恢复了平静,重新坐了下。“夏尔,正如玛蒂尔达说过的那样,就算你离任了。你的那些计划我们也会一直帮着你执行的,不会有什么分别。只要我在这里一天,就不会有人能够影响到你的计划。你放心吧,这点事情我还是会帮你做的。”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夏尔貌似感动地点了点头,“总统先生其实并不是对我们两个人有意见,只是想要搪塞一下外界对我们的不利舆论而已,他对我们的整体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否则对我的处置也就不会是调职而不是直接解职了。所以。您也不用有任何顾虑,接下继续我们之前的预定计划就可以了。”

“只要总统对我们没有意见。这样就好办了!”部长也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哎,这次事情真是闹得大家太头疼了……”

“不管怎么样,风波已经过去,我们又可以平静地开展接下的工作了。”

“希望是如此吧!”伯爵点了点头。

接着,他又用略带歉疚的目光看着夏尔,“夏尔,虽然你要离开,但是你这段时间在部里的工作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想在短暂的舆论喧嚣之后,外界的人最终也能够明白。既然作出了这样的成绩,我们就不能直接抹消,我最近打算给你申请一枚荣誉勋章,过段时间就给你。”

“那就先谢谢您了。”虽然勋章什么的夏尔并不在意,但是既然能够拿到,那总比拿不到要好。

“阿尔贝和克莱芒你打算怎么处理呢?也跟着带走吗?”

“不,还是让他们继续留在部里吧,阿尔贝现在的工作干得挺顺手的,也没有必要换掉,克莱芒的话……他在我身边辛苦了那么久,我也该给他一些补偿了,如果可以的话,您能不能够给他安排一个审计处的位置呢?”

“可以,当然可以!”部长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既然你这样说,那就这么办吧,只要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我都可以帮忙的。夏尔,我还是过去那句话,只要我们大家互相帮忙,我们什么危险也都能闯过去,不是吗?”

“当然如此了,下。”夏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不过,既然您这样的说的话,我倒是还想起了一些事情想要和您说一说呢……”

“哦?什么事呢?”

“想必您也知道了吧?总统先生的意思是,之后要将我调任到陆军部那里去。”夏尔字斟句酌地说,“您也知道,我这个人就是有些冲动,不喜欢就平平安安地呆在职位上,非要给自己拉点事情做不可,所以……我想在那里也搞一些改革。”

“改革?”一听到这个词,迪利埃翁伯爵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夏尔……这事儿可不是说着好玩的,你能听我说一下吗?”

“嗯,当然了,您请说。”夏尔被伯爵突然的郑重其事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夏尔,年轻是件好事,有朝气有雄心也是好事,但是可不要到哪里都锋芒毕露。毕竟,那里可不像这里,可以让你尽情施展。这里是刚刚成立的部门,什么东西都没有,也没有很复杂的利害关系,简直就像是一片白纸一样,你尽可以随意发挥,按照自己的理念摆布这里,可是那里不一样!那里是个要害部门,而且已经存在了很久,那里到处都是盘根错节的派系,还充斥着各种恶习和不能见人的勾当!你要是搞什么改革,一不小心就要触犯到不知道什么人手里,到时候被触犯的派系可不会跟这里这样好对付,夏尔,小心一点,听我一句劝,到那里之后先低调一些熬资历,不要轻易惹上人。以你的年纪,只要再多熬一些年,再为自己的履历上增添几笔,那到时候还有谁能够轻易跟你作对呢?不要急在一时啊,夏尔。”

夏尔听着部长这番诚恳的建议,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对部长刮目相看了。

他也许平庸或者盲目了一点,但是毕竟是政治家族出的人,倒也不是毫无眼光的笨蛋啊,毕竟还是有些底子的。

不能说他的建议不对,但是夏尔当然也不会对这种情况毫无所备。

“谢谢您的忠告,下,不过您放心吧,我也不是个愣头青年,刚到不熟的地方就想着放火,我是想在另外一些方面搞改革。”

“嗯?什么意思?”部长有些纳闷了。

“您也知道,我们的这个铁路不仅具有经济意义,而且也具有军事意义,甚至可以说,它具有一种划时代的威力……可以让军队以前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进行机动。”夏尔看着部长,慢慢地说,“正因为如此,在之前我就考虑过要让铁路的规划和发展跟陆军的需求进行结合,以便方便陆军部队和物资可以通过铁路网在全国进行机动,嗯……正好这次我将要去陆军部了,所以我想,我在那里可以进行某种必要的改革,以便使得铁路的发展能够同陆军的需要相结合,必要时我会直接组织几次军队的调动演练,我希望到时候您能够配合我。”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部长没有说话了,而是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虽然夏尔说得十分轻松礼貌,但是夏尔这是很明显地在削夺他的权威,他当然会有些犹豫了。

这个年轻人是想要用这个作为见面礼,巩固自己在新职位上面的权威吗?

“总统先生也是这么看的。您也知道,他是一个有些……有些政治理想的人,对于他说,一个方便在全国快速调动军队的系统,相当重要,不可或缺。如果我们能够帮助他完成的话,我想总统先生是会非常高兴的。”

他称帝之后,为了方便镇压各地有可能的叛乱,需要一个能够快速调兵的铁路网——这句话夏尔当然不能够直接说出口的,但是他可以暗示给部长,部长也完全能够听懂。

如果是约瑟夫-波拿巴的话,他肯定不会将夏尔的这一番话放在心上,直接拒绝掉夏尔的这个建议的,但是迪利埃翁伯爵不会。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对夏尔的愧疚和补偿心理,而且也因为这位当过廷臣的人,现在也还是抱有廷臣的思维——他确确实实地是想要讨好新主子路易-波拿巴,为此暂时付出一点自己的权威也在所不惜。

“好吧,如果你坚持这样的话,我倒是不会反对,祝你到那里好运吧,夏尔。”思酌了片刻之后,伯爵果然如夏尔所愿的答应了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