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三章 恶作剧之吻

第一百零三章 恶作剧之吻


                当夏尔从昏睡中重新清醒过的时候,天色早已经大亮了。阳光从窗中透过,均匀地播撒在了昨晚的战场上。

睁开眼睛之后,夏尔花了片刻才取回完整的意识。虽然因为昨晚的疯狂,他的脑袋现在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但是他仍旧回忆起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

同时,他也发现了那个仍旧躺在他臂膀中的女孩。

她正微微蜷缩着,双手拥住了夏尔的腰部。她的头发散乱,脸上还带着一夜疯狂后的余迹,胸口也微微起伏着,显然还睡得十分香甜。只有白色床单上的一摊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才能够告诉世界,这位少女昨晚到底有过怎样的经历。

夏尔凝视着这位美丽的少女,心头却突然升起了一股荒谬的不真实感。

我昨晚真的热血上身,然后把她拖到床上了一夜?而且还是她的家里?

看样子肯定是的。

在对自己昨晚的冲动行为大感惊奇之余,夏尔也不禁暗暗佩服了一下自己的勇气。

虽然这个年代,贵族们寻欢作乐是常有的事,但是跑到人家家里明火执仗地把人家的小姐给睡了,确实是很罕见的新闻。

或者说,丑闻——如果事情传开了的话,夏尔同玛蒂尔达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当然因为身为女性的关系,玛蒂尔达所受的影响会更加大。

她之前肯定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即使如此,她仍旧这么做了。这真是何等的气概啊。

一想到这里,夏尔忍不住对玛蒂尔达更加佩服了起。

眼前少女的睡姿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他一瞬间竟然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那洁白光滑的额头。

然而,虽然他已经刻意放轻了力度,玛蒂尔达仍旧缓缓地张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缓缓地向上掠动,那双好像能够看透世间万物的褐色眼瞳,渐渐地凝聚出了焦点,然后定格到了他的身上。

两个人就这样在清晨的阳光下对视了起。

我该说些什么呢?

“早上好……”想了片刻之后,夏尔还是只能这样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玛蒂尔达的语气却十分平淡。

“昨晚……昨晚我渡过了一个相当愉快的夜晚,嗯,十分愉快……”夏尔罕见地紧张了起,“嗯……我是说……我希望您对昨晚也能……也能十分愉快。”

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玛蒂尔达把视线转开了,好像也有些不知所措似的。

“嗯……还算愉快吧,特雷维尔先生。”

什么叫‘还算’?这是在怀疑我的体能和技术吗?!

夏尔心中突然有了种屈辱感——尽管他知道,玛蒂尔达只是出于羞涩才这么说的。像一个少年似的,此刻他突然忍不住想要一个恶作剧,捉弄一下自己怀中的女孩子。

“到现在还不肯叫我夏尔吗?”夏尔有意露出了一个饱含恶意的笑容,“明明昨晚还是一直这么喊的……”

仿佛是光速一般,玛蒂尔达的脸迅速红了起,她的脸别得更开了,简直要让夏尔担心会扭到脖子了。“您……您真是太过分了!”

好一会儿之后,她的呼吸才重新平顺了下,然后重新转回头看着夏尔。“都这个时候了您还要开这种玩笑?您难道不知道吗?您又浪费了宝贵的几分钟出逃时间了。”

“嗯?”

“我的爸爸,大概早上就要回了。”玛蒂尔达缓缓地说。

“啊?!”夏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我爸爸不知道我们这样的事,他只是以为我把您叫过是当面提出交易而已,他不会想到我会那样自作主张……”玛蒂尔达的语气十分平静,“那么,当他回之后看到了您,然后知道您在我家,我的房间呆了一夜,那您说他会怎么想呢?”

夏尔已经僵住了。

“那我应该怎么办?”他连忙焦急地看着玛蒂尔达,“玛蒂尔达,你一定有办法的吧?”

此刻的他,同所有偷偷和别人家女儿交往的青年人一样,心中充满惊慌和焦急,以至于丧失了冷静。

“这个时候又怕了,昨晚不是很胆大吗?我还以为您准备了什么后手呢。”像是责备似的,玛蒂尔达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好在我之前确实想过这个问题……先生,您赶紧下去吧,我的使女会带您从花园后面离开的,您不记得了吗?就是我姐姐之前从家里跑出的那个地方……”

“好的,我这就下去。”夏尔顿时大喜,就准备起身。

“我的意思可不是从我的房间出去,那样的话您一路上得碰到多少人啊?就算躲过了我爸爸又有什么意义呢?”玛蒂尔达平静地看着夏尔,然后稍微移开了视线,“我的意思是,您要从这里下去……”

她的视线似乎是对着窗户的。

也就是说……

“你要我从窗户下面跳下去?这里可是二楼啊!”夏尔惊奇地问。

“有什么不对的吗?”玛蒂尔达反问。

然后,她嘴角微微移动,露出了一个极小的笑容。“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您才有可能一路上不碰到人,不是吗?当然,其实您也可以直接走出去,也许运气实在太好根本一个人都没碰上也说不定。”

…………

夏尔没有说话。

这是故意的,她肯定是事前就想好了,只要我真的上钩就用这种方式报复一下。

可是,现在即使知道了这是玛蒂尔达的报复,他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按着对方的建议走。

不过,此时他的注意力却放到了玛蒂尔达的脸上。

他看着少女的笑容,这种恶作剧式的冷笑,竟然让夏尔突然感到了一阵甜蜜。

因为,她之前从未对其他人摆出过这个样子啊……

莫名的舒心和喜悦在心中汇聚,最后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感——男人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干下傻事的。

跳就跳!怕什么啊!一股豪气陡然在心头蹿升而起。

夏尔勉力离开了玛蒂尔达的身体,然后在床边找到了自己那些四下散落的衣物,一件一件地重新穿了起。

然后他走到了窗户边,估算了一下这里到地面的距离。

哼,也就是五六米高而已吧,不值一提——男人这个时候怎么能说不行?

然后,他重新转过头看着玛蒂尔达,一步步地重新走了回去,走到了她的面前。

“玛蒂尔达,床单给我用一下吧?”

“好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移动了自己的身体。

“唔……”动了一下之后,她突然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然后闷哼了起。

虽然刻意压抑住了声音,但是其中的痛楚却没法瞒过任何人。

夏尔的心也骤然压紧了。

他躬下身,凝视着仍旧赤身露体的玛蒂尔达,心中突然充满了和**完全无关的爱怜,忍不住伸手抚弄住了她的双肩。

“之前我就说过了……不要说什么抱歉,您并不欠我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似乎是感受到了夏尔的心情似的,玛蒂尔达突然开口阻止了夏尔。

然后,她突然闭上了眼睛,也放低了声音,“另外……谢谢您,确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夜晚,比我预想的都好……谢谢您,让我至少没有后悔自己之前的选择……”

夏尔的眼睛也闭上了。

这个女孩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然而,我们却能够互相理解。

作为一个穿越了一个世纪的旅者,还有什么能够比找到能够互相理解的人更值得欣喜的吗?至少夏尔在被玛蒂尔达‘胁迫’,并且承认对方理解了自己的那一个瞬间,得到了自己之前从未碰到过的愉悦感。

所以,至少现在,我不是孤独一人了。

“我说过,我是不会让你后悔的。”

以严肃的表情说下这句话之后,他慢慢地沉下了自己的头,再一次重重地吻住了玛蒂尔达。

这一次玛蒂尔达没有消极承受,她的舌头也微微动了起,虽然依旧十分生涩,但是已经给夏尔带了足够的愉悦感。

直到许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了唇。

“您又浪费了宝贵的几分钟。”玛蒂尔达看似不满地说。

“没有浪费,这几分钟值得铭记一辈子。”夏尔笑着回答。

然后,他拿起了那张沾满了斑斑血迹的床单,走到了窗户旁边,然后小心地将床单揉成了一束粗粗的绳子,然后将其一头围绑在了窗棂上。

接着,他跨坐到了窗户上,然后再次回头看了床上的女孩一眼,好像想要将这一幕永远铭刻在脑海里似的。

“再见,玛蒂尔达。”

“再见。”玛蒂尔达勉力轻轻挥了挥手。“……夏尔。”

然后,夏尔借助床单,将自己垂吊了下,接着从半空中跳了下去。好在落脚的地方是花园松软的泥土,因此他虽然双脚酥软,但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接着,玛蒂尔达那个面色焦急的使女迎了上,不停地给他打着眼色,催他赶紧和自己离开。

而夏尔,则不慌不忙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走吧。”将身上的泥尘一扫而空之后,他精神满满地朝使女笑了笑。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