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四章 斥责与安排

第一百零四章 斥责与安排


                同玛蒂尔达告别了之后,夏尔就在使女的带领下离开了伯爵府,然后乘坐出租马车回到了家中。不过因为要事在身,所以他并没有在家休息,只是稍微吃了点东西并且换了一套衣服,就又匆匆离开了自己的家,赶往爱丽舍宫。

时间紧迫,他知道自己必须趁新的任命出之前就赶紧说服总统,不要真的做出让约瑟夫-波拿巴代替迪利埃翁伯爵出任法兰西铁道部部长职位的决定。

当赶到了爱丽舍宫之后,也许是因为诸事繁忙的缘故,总统的侍从一直都让夏尔在侯见室等待觐见,虽然心里焦急,但是夏尔也不得不等候在那里。

不知道看了几次怀表之后,会见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夏尔面色一喜,然后抬头往大门看去,接着脸上的笑容完全就僵住了。

因为,约瑟夫-波拿巴正慢悠悠地从中走了出。

他的表情十分平静,但是却带有一股喜上眉梢的志得意满——夏尔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夏尔定了定神,重新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这不是夏尔吗?”就在这时,约瑟夫-波拿巴也看见了夏尔,他夸张地叫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了夏尔面前,“今天怎么你也过了啊?有什么事要找路易吗?”

“嗯,部里有些事情要请示总统先生。”夏尔微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儿,就是着急了一点……”

“哦?那你可对时间了,现在路易的心情不错,等下你应该能够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约瑟夫-波拿巴也同样笑着回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再见。”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约瑟夫-波拿巴突然又故作神秘地看着夏尔,“对了,夏尔,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了。”

“什么事呢?”

约瑟夫-波拿巴凑得更近了。

“夏尔,我们以后可能要一起在铁道部共事了。”

“啊?真的吗?”夏尔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惊讶。

“当然是真的了。”约瑟夫-波拿巴笑得十分欢场,他凑到了夏尔的耳边低声说,“夏尔,根据总理的推荐,我很有可能将成为铁道部的新任部长……”

“是吗?”夏尔大惊失色,“也就是说迪利埃翁伯爵有可能要离任了?”

“有可能吧。”约瑟夫-波拿巴还是带着那种神秘的笑,“夏尔,以后我们大展宏图的机会就要了,只要我们合作起,这个部还不都是我们说了算?到时候我们可以从里面捞到多少好处?真让人期待那一天啊……”

“如果是这样,那确实值得期待。”夏尔连忙回答。

然后,两个人终止了谈话,在侍从的带领下,夏尔走进到了路易-波拿巴的会见室当中。

“刚刚你已经见到了约瑟夫了吧?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当夏尔行了礼之后,路易-波拿巴低声问。

夏尔直起身看了对方一眼,发现他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嗯,看见了,”夏尔平静地回答,“他跟我说他有可能将会成为铁道部的新任部长,并且希望与我好好共事。”

“那么你希望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呢?”总统反问。

“这并不是我的意愿就能够决定的事情,这取决于您,先生。”夏尔极为谨慎地回答。

“我在作出决定之前,当然要参考一下各方的意见,夏尔。”路易-波拿巴仍旧十分平静,“迪利埃翁伯爵似乎难以承受之前所受到的政治压力,所以主动向总理表露出了退意,而总理则向我推荐了约瑟夫……作为其中的重要职员,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您能够听取我的意见当然太好了,先生,因为……”夏尔重新看着对方,“实际上我就是为了向您说明此事。”

“哦?已经得到风声了吗?消息挺灵通的嘛。”总统挑了挑眉,对夏尔的话并不感到惊奇,“那么正好,我现在还没有做出决定,说说你的意见吧,夏尔。”

如果在他心里,约瑟夫-波拿巴真的是个中意的人选的话,他是不会犹豫斟酌,然后有意问我的意见的——夏尔心里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丝明悟。

“总统不喜欢他的堂弟。当然,就算不喜欢,也不会公开去驳他的面子,如果总理打算任命他做部长的话,总统不会表示反对……但是,如果同时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的话,那么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因为他有台阶可下了,可以顺势作出让我父亲留任的决定。”这一瞬间,他同时又想起了玛蒂尔达之前的话。

结合自己之前看到的一些事实看,看上去,这句话确实是有道理的。

至少,值得一赌。

“就我个人的意见看,我其实……我其实并不特别希望这样的任命,先生。”夏尔突然躬下了身,恭敬地回答。“我个人认为,这可能不是很好的决定,不管是对他还是对我们。”

虽然路易-波拿巴的表情仍旧不变,但是夏尔总感觉空气好像突然又冷却了几分。

“哦?为什么会这么说呢?”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重新问。

“因为……我个人认为,经过了两年的调整与配合之后,目前部里已经形成了一种运行的方式,虽然说不上有多好,但是毕竟是能够流畅地运行,完成目前的工作。如果贸然更换一位部长,更何况……更何况是像约瑟夫-波拿巴先生那样强势的人,那么已有的工作方式和流程,势必会有一番大的改变,这对目前我们要面对的严峻形势说不是好事……”

等了片刻之后,发现路易-波拿巴没有打断自己,夏尔的信心更加增加了,“当然,我并不是说他不适任于这样的工作,而只是说目前我们所面临的复杂而且严峻的环境下,暂时最好不要让他接任而已……”

“也就是说,你反对这样的任命?”又沉默了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言简意赅地问。

“先生,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而已,您问我这样的问题,我的义务就是据实以告,如果您觉得我的这个意见不足以被听取,那么您完全可以继续按原的想法做。”夏尔低声回答。

路易-波拿巴突然站了起,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显然是陷入到了考虑当中。

“上次见我的时候,你好像不是这个意见啊,夏尔。”

“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我才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那么,你的结论就是最好还是让迪利埃翁伯爵留任?让约瑟夫白高兴一场?”路易-波拿巴突然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夏尔,“夏尔,你不是不知道约瑟夫是什么样的人吧?他这个人报复心很重,你如果让他空欢喜一场的话……”

“约瑟夫是我的一个朋友,也是我们党派重要的一员,我当然希望能够和他保持好的关系。但是……在这种重大的事情上,我并不是特别关注他的意见,因为我们需要考虑整体的利益,更加因为我们的首领是您,您应该作出最重要的决定。”夏尔极为真诚地回答,“如果和我们党派的整体利益有所冲突的话,那么就算是有可能被约瑟夫所记恨,我也必须说出自己的意见,当然,这只是一种建议而已。”

“整体利益……多好的词啊。”未的皇帝,突然咧开嘴笑了出。

这个笑容,既像是喜悦又像是嘲讽。

“但是,夏尔,除了整体利益之外,恐怕你也还是有别的考虑的吧?”

夏尔的脸色骤然变了。

“您……”

“是因为迪利埃翁伯爵的女儿吗?”路易-波拿巴突然问。“说起我倒是想起了,那次我们到迪利埃翁伯爵家里访问的时候,你和他家的小姐在席间突然跑出去了……原那时候交情就已经很深了吗?呵……看那天我的提醒是被你当做了耳旁风了吗?”

“嗯……呃……并不是……我的意思是……”夏尔被这突然的一击弄得有些支吾其词了,但是嘴还还是在路易-波拿巴的凌厉视线下点了点头。“确实有她的因素,不过,请您相信,我的主要考虑还是在我们的党派利益上面……”

因为,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确实击中了事实,没有玛蒂尔达的话,他显然不会这么做。

“看确实是这样。”路易-波拿巴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好像已经确定了什么。“没想到我们最为看好的未之星,却也逃不过女人的支使,为了个女人,他居然胆敢和我的堂弟直接叫板!”

接着,他又颇为痛心地看着夏尔,“夏尔,我跟你说过几次了,不要因为这种事干涉自己的判断!女人?那是什么?那是消遣的工具,或者踏足的阶梯,为了她们不顾一切那是愚不可及!想想看,你也在社交场上混了那么久了,难道还看不出吗?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是天生的刻薄鬼,都是逢场作戏的好手,你为她们死心塌地做任何事,她们只会觉得理所当然,哪一天招呼不周了,她们就会蹙眉流泪,责备你从没爱过她!这个国家每天都有多少人,为了这种女子去争风吃醋最后死在决斗场上,结果死后被这些小姐提起的时候,人家眉头都不皱一下,这是何等的没有心肝!

所以,夏尔,能有出息的人,都只把女人当成孩子对待,给糖但是从不给心,那时候她们才会对你死心塌地。你今天这么做了,以为能在她的眼里逞英雄吗?你错了,这些小姐只会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个奴隶而已,从小就什么都有的她们,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感激。。”

在路易-波拿巴的感叹之下,夏尔尴尬地低下了头。然而他的心里却并没有认同对方的观点——也许有不少女子是这样,但是玛蒂尔达肯定不是这样的女孩,是的,至少她是完全不一样的。

“看样子你还是没有醒悟过啊。”眼看夏尔的表情,路易-波拿巴突然冷笑了起,“沉迷于恋情的男人都是荒唐可笑的,夏尔,老实说我这下对你有些失望了。”

被未的皇帝看成一个意志薄弱,容易被女人所影响的人,未必是件坏事吧,夏尔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个没有弱点的大臣,是每个皇帝都最为讨厌的大臣。

“我说了,我考虑的主要因素,还是大家的整体利益,先生。”任由路易-波拿巴将自己嘲讽了一番之后,夏尔再度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我还是认为,约瑟夫-波拿巴并非合适的接替人选。”

“你想让迪利埃翁伯爵留任?”路易-波拿巴严肃地看着他。

“如果没有合适的接任对象的话,我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对我们部造成太大的变动影响为好。”夏尔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然后,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起。

“好吧,看你已经打定了主意了……”对视了很久之后,似乎已经确定了夏尔的决心,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那么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好吧,你是我们党派的重要成员,你的意见我是要考虑的,夏尔,就按你说的那么做吧,迪利埃翁伯爵可以留任。”

夏尔的心骤然一松。

“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过的那样,我们总该对外界有所表示。既然你希望迪利埃翁伯爵留任,那么……夏尔,就由你负责吧。”

刚刚松了口气的夏尔,立即就又紧张了起。

好吧,这倒也在预料之中。

至少不是两个人都离任的最坏结果——看玛蒂尔达猜得确实不错,路易-波拿巴真的很不喜欢他的这个总是自称为波拿巴家族继承人的堂弟。

那么,他将怎么发落我呢?夏尔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好奇。

完全抛弃掉是不可能的,夏尔对自己有这个信心。

路易-波拿巴突然转开了视线,看向窗外。

“既然这样的话,你去陆军部去避避风头吧,夏尔。”

夏尔的眼眶骤然睁大了。

这能算是惩罚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