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章 精诚团结

第一百章 精诚团结


                突如其的铁路施工事故,打乱了夏尔的一切行程安排,他不得不留在了施工事故的所在地,想办法把事故尽可能理想地解决掉。

在和当地的官员们商讨了很久,并且做出了尽量抚恤死者亲属的决定之后,他终于得以从这件麻烦事当中暂时脱身,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三天赶回到了巴黎城中。

而在他赶回巴黎之前,这次事故的消息也早已经传到了巴黎,并已经见诸于报端。

如同夏尔所预料的那样,早已经对铁道部最近的所作所为心怀不满的舆论界,在得到了事故的消息之后,果然发出各种评论,对铁道部的做法大家挞伐——虽然依照各自的政治立场,报界批评的严厉程度有所区别,但是舆论总的基调,看上去已经对夏尔所处的部门十分不利。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夏尔一回到巴黎连家都没有去,直接就赶到了自己的工作地,而因为心事重重的缘故,一路上他也罕见地再也没有同经过的职员们打招呼,而是快步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当他回到铁道部的办公室之时,他的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也早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现在部里的情况怎么样?”夏尔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也不看地问。

“情况不是很好,先生。”因为心有余悸的缘故,克莱芒的脸上十分苍白,不过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镇定,“现在部里正在开会。就是在谈这个事,听说……听说部长下现在十分不高兴,在会上几次大发雷霆。”

“是吗?这倒也很正常。他不生气反倒奇怪了。”夏尔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那么其他人呢?还有别的消息没有?”

“有倒是有……”克莱芒低下了头,声音也放得更低了,“部里好像有些人私下里传言,说就是因为您行事太过于……太过于激进,所以……所以现在部里才会面对那么多……那么多麻烦。”

夏尔的眉头皱了起。

虽然这是实话,但是这必须是攻击和污蔑。

“把说这种话的人记下。名单到时候交给我。”

“好的。”

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夏尔径直地朝会议室走去。

“你们怎么搞的?怎么弄出这么多问题?现在到处都在批评我们……”在门口时,他听到了部长的大声呵斥。原本一贯和气礼貌的宫廷官员。现在在这种危机面前,也不免变得有些焦躁了。

呵呵,大概过不了多久,他也就不用为这些事情烦心了。不是吗?

带着心里的这种十足的冷笑。夏尔打开了门。“抱歉,诸位。我迟了。”

“夏尔,你终于回了!”看见夏尔出现在门口之后,迪利埃翁伯爵掠过了难以掩饰的喜色,“怎么样,那边的情况?”

“不算很好,不过总算是勉强地处理下了,我已经给了抚恤金。所以应该不至于还有什么麻烦事。”夏尔镇定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不过。下,我刚刚回巴黎,好像听说舆论界现在对我们的意见很大?”

“没错!现在几乎每一份报纸都在骂我们,一个个慷慨激昂,好像自己为国家做的事比我们多一样!我就不信了,难道他们在报纸上写几个字就能抵得过我们的功绩?”一听到夏尔的问题,部长忍不住又爆发了,“我们的这些记者先生们统统不学无术,所以只能沦落到以摇笔杆子挣那几个小钱维生,整天就知道靠一些一无是处的煽情文章挑拨是非,还个个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好像只有自己才有正义感和良心,国家缺了他们就没了希望一样!呸!如果不矫正过度失控的舆论,这个国家现在没有人能够做正事了!”

接着,他重重地又叹了口气,“如果还只是这些穷鬼在拨弄是非倒还好,关键是有太多人,太多太多人对我们心怀嫉妒了……我们一不小心就得授人口实。”

这句话他只是轻轻一点就没有说下去了,不过夏尔当然也明白他的意思——新成立的铁道部手握如此巨大的财力和权力,当然会引起分不到一杯羹的人的嫉恨,平时倒还好,但是一得到机会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不趁势攻击他们一番呢?

“您说得完全没错。”夏尔轻轻点了点头,“但是现在我们也不是咒骂他们的时候,我们应该先想办法把现在的风潮解决掉再说,不能因为这些事影响到我们的整个工作规划……”

“话倒是这么说的,夏尔,你有什么办法吗?”迪利埃翁伯爵颇为期待地看着夏尔,“我们今天已经开会很久了,但是……”他又恶狠狠地扫了周边的官员们一眼,让他们都禁不住缩了缩,“但是还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他们当然没法给出一个有用的结论了,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谁敢明确地告诉你“现在部长下辞职的话就是最好解决办法”呢?夏尔在心中冷冷地回答。

接着,他做出了有些踌躇的样子。

“你们先都出去吧!”部长下马上明白了过,然后重重地挥了挥手。

众位已经被训了许久的官员们如蒙大赦,赶紧离开了会议室。很快,会议室就只剩下了夏尔和迪利埃翁伯爵两个人。

“夏尔,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有什么好主意?”也许是被夏尔的故作神秘点燃了希望,现在部长的眼里满是期待,“这个部里就我们两个人是同一立场的,我们不互相扶持的话就麻烦了。”

“不要着急,下。”夏尔仍旧十分镇定,“没错,外界现在对我们非常不满,现在到处都是那些不公正的攻击,所以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加不能惊慌失措,自己乱了步调。”

“你说得没错,我们不能乱了阵脚。”部长点了点头。“只要我们岿然不动,那些人也不能真的把我们怎么样……”

“这段时间我会尽量平息舆论风潮的。”夏尔再度给出了自己的保证,“舆论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人们的兴趣顶多只能持续一小段时间而已,我们自己不乱,就能够撑过这样一段艰难的时间,只要我们撑了过去,接下的事情就没有那么难办了。”

“舆论界的事情倒是好办……”部长仍旧看着夏尔,“虽然舆论形式对我们确实很不利,但是我并不真正担心他们,我更担心的是……爱丽舍宫的那位。”

“总统先生?”夏尔有些惊奇。

“是的,夏尔,现在总统先生一直都没有表态,这一点最让我感到不安。”迪利埃翁伯爵轻轻地叹了口气,“按理说他不应该继续支持我们吗?可是他一直不对这件事情表态……这实在有些让人担忧啊。”

听了他的话之后,夏尔也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部长的话倒是提醒了夏尔,路易-波拿巴至今都没有就此事发表任何表态,他到底是什么态度呢?是想要息事宁人,还只是在勉强压抑自己心里的恼怒,等待时机爆发出?

“夏尔,你最近的话多打听打听总统先生的意向,好吗?”迪利埃翁伯爵的话声打碎了他的沉思,“看看他到底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事,如果他没有什么意见就好,如果有意见的话……你就小心一点把我们的立场告诉他吧,现在真的局势严重,我们不能轻易处置了。”

“好的,我会去面见总统先生,然后将我们这边的难处告诉他的,”夏尔点了点头,“在建设当中本就会出现各种事故,就算事故比较大又怎么样?谁能完全避免呢?再说了,其他问题也不能全怪我们,作为一个新成立的部门,我们能够有现在的成绩已经很好了,以这些事情攻击我们,完全是不公正的!”

“就是这样啊!”伯爵也附和了起,“所以你就把这些话也跟总统说一说吧,你和总统关系那么好,他应该是会听取你的意见的……”

“嗯,您放心吧。”夏尔笑了起,“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我们是立场相同,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我们除了互相帮助之外,还能怎么样呢?”

夏尔的这句话,令部长深受感动,他伸出手,重重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夏尔……你放心吧,只要我们两个通力合作,没有什么危机是我们解决不了的!”

接着,他有皱了皱眉,“最近的工作重点我们就放在这里吧,我们先保住职位再说,其他的事情都缓一缓。”

“嗯,其他的事情都可以缓一缓,但是铁路新一轮的债券发行不能缓啊!我们总不能因为事故就让铁路全都停工吧?继续建设就需要钱,要钱我们就得去发债,这个事我们可缓不了。”夏尔貌似有些激动了起,“这些铁路规划和建设,都是我的心血,就算有这么多人攻击和诋毁,我也必须一直推行下去,绝不能停下!”

看到夏尔如此坚决,部长也只好点了点头,“好吧,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夏尔……早点去见总统,把我们的意见告诉他吧。”

“好的,下。”夏尔低下了头,恭敬地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