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七章 大胜而归

第九十七章 大胜而归


                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早晨。

天空阴沉沉地看不到一丝阳光,寒风夹杂在冷雨当中,在街道间肆意穿行,无情地袭击着每一个人,街上行人寥寥,而且都穿着厚实的衣物匆匆而过,不愿意在街道多停留片刻。

十一月的时候,天气自然就已经带上了冬日的寒冷,更别说还下着雨了。

在风雨当中,一辆马车从街道中四处穿行而过,很快就到了法兰西铁道部所在地,然后在这栋宏伟的建筑之前停了下。

走下了马车之后,穿着厚重大衣的夏尔,亦步亦趋地走进了铁道部的办公大楼当中。

虽然此刻风雨交加,但是他好像闲庭信步,一点儿都没有被天气影响到心情。

“先生,您可总算了啊!”

刚刚从大厅走到二楼的时候,他的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就迎了上。

“哦,抱歉,因为路上有些耽搁,所以得晚了。”夏尔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部长下他们怎么样?”

“他们正在开会。”克莱芒的神色好像有些忧虑似的,“听说他们现在都撇开部长了,什么都阳奉阴违!现在您赶过了真是太好了。”

前一个“他们”和后一个“他们”的区别,夏尔当然能够分清楚了。

“是吗?”他冷冷地一笑,“真希望我还能赶上时间。”

“嗯。我现在就带您去吧!”克莱芒脸上一喜,然后连忙转身带路。

两人沿着走廊快步行进,很快就到了部里的大会议室当中。

当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之后。房间内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就集中到了夏尔的身上,而他们的反应却大不相同。

部长下看到他了之后看上去十分高兴,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快速落座;而部里的秘书长让-卡尔维特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十分不开心的样子,其他人则只是瞟了他一眼就迅速地别开了视线。

然而夏尔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些视线似的,带着惯常的笑容,昂首阔步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欣然落座。

“夏尔,你可总算了。”部长迪利埃翁伯爵悄悄地朝他挤了挤眼。好像舒了口气似的。

而夏尔也朝他笑了笑。

“下,继续我们刚才的讨论吧,”让-卡尔维特的声音打破了两个人短暂的默契,“您刚才所说的方案。我个人有一些保留意见……”

“保留意见?”部长暂时也顾不上夏尔这边了,又重新看向了让-卡尔维特。“您有什么保留意见呢?”

“您之前说今后的发债安排,我们审慎考虑了一番之后,还是觉得太过于激进了……”让-卡尔维特以那种貌似谦恭却绝没有尊敬的视线看着部长下,“下,我们认为尽量募集资金是一件好事,但是短时间内大量发债的话,反而会让市场难以消化,最终让我们得不偿失。并且会伤及到我们部门的信用。因此,我认为我们必须就这个问题继续详细讨论,多加研究……”

“你的意思是不行?”部长微微皱了皱眉头。回视着卡尔维特。

他当然明白对方这套官话的意思了。

部长的严厉实现,并没有吓倒卡尔维特,他还是面无表情地回答。“如果您非要这样理解的话,我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总之我认为这个方案确实不太可行,而是充满了想入非非的天真之见。丝毫没有注意到实际情况,只会给我们大家带不必要的困扰和损失。对您也没有任何益处。如果是旁人帮您做的,您可以好好说说他,下。”

说完之后,他以嘲讽的视线看着夏尔。

其实让-卡尔维特说的没错,部长本人根本就没怎么注意这些东西,这些都是夏尔定的计划,他只是随便看了看就同意了——谁叫夏尔是他的亲密助手呢?

而且从官员的技术角度看,他的评价也没有错的,夏尔的募资计划太激进,长期看好处不多。

但是,他当然无法想象到夏尔竟然原本就有那么多政治上的考虑,也无法想象到他一开始就打算要坑害自己的上司,所以在他看,这只是这个年轻人莽撞胡闹的又一个新例证而已。

然而,即使被让-卡尔维特如此嘲讽了一番,夏尔仍旧不为所动,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好像完全事不关己一样。

自从之前的国务会议上夏尔被让-卡尔维特当面驳斥之后,夏尔在部门会议中就一直是这幅样子,极少参与到会议讨论当中,甚至很多时候还故意找借口不参加,所以后部门里的日常活动经常都是由他一个人主持的,再加上部长一直因为服丧请假,所以大权自然也被他一手掌握。

这时候倒还真像是个被踩碎的葡萄干呢……让-卡尔维特忍不住又是嘲讽地一笑。

“让-卡尔维特先生,我想我必须提醒您一句。”部长的语气变得越越冷淡了,“我是部长,而您是秘书,您的任务是执行我的意志,而不是质疑!我要求您马上执行我的计划!”

“当经过详细而且周密的论证,取得了本部门和各界的广泛共识,并且得出了‘您的’计划具有前景以及可行性的结论的时候,我们,这些卑微的官员,会竭尽全力为达成您的计划而努力的,下,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让-卡尔维特慢悠悠地回答。

当然,实际上还是同样一个回答。

“这是何等的目无上级啊!”部长怒气冲冲看着让-卡尔维特,“我要求的是你们执行我的意志。而不是跟我打官腔!我在宫廷里混了十几年,你们这套我比谁都熟,别拿这些东西糊弄我。现在,马上按我说的做!”

“好的,我们会马上进行研究的。”

“啪!”部长重重地拍了拍桌子,也让在场的几乎所有官员都心头一跳。

“从一开始我到这里就发现了,让-卡尔维特先生,你一直都在跟我,你的上司。唱反调,有意拖延甚至不执行我的命令。阻碍我们的改革计划,”部长慢慢地站了起,“你,和你们这些官员。难道真的以为在文牍之间卖弄些小聪明,真的以为玩弄一些见鬼的花招,就能把我们糊弄过去?我之前一直在给你们机会,但是现在我已经对你们完全失望了!我现在就想问问,你们到底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部长?”

接着,扫视着会议桌旁边的一众官员。

“还有谁是同让-卡尔维特先生一样的意见?”

官员们,不明白部长今天突然的发难是什么意思。

但是,毕竟对面是部长,官员服从上级的天性仍旧发挥了作用。除了本就支持部长和夏尔的人之外,一些本就和两派人牵涉不大的中立派也渐渐地发声,表示自己基本上同意部长的意见。

“我们是为您和国家服务的。您不能如此指责我们,下!”眼见风向有些不利于自己,让-卡尔维特终于有些着急了。“您如果这样独断专行的话,不仅是给部门本身带困扰,对政府的声誉也会有阻碍,到时候总理如果生气了又该怎么办?别忘了总理对您最近以的工作业绩也颇为不满……”

“您是拿总理威胁我吗?”部长突然平静了下。用一种略带着嘲讽的视线看着让-卡尔维特。“还是说,您打算继续在总理面前告我的状?据我所知这不是一次两次了。”

部长突然的嘲讽。让让-卡尔维特有些尴尬,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过。

“作为政府的雇员,我当然有义务要向政府首脑报告自己所在部门的运行状态了……”他平静地回答,“尤其在我们身处一个新部门,而又被经验不足的政治家带领的情况下。部长下,不瞒您说,您的工作业绩是令总理下十分不满的,他几次跟我透露过要更换部长的想法,也是我一直力劝他暂时不要这么做,所以才一直拖延了下。不过,如果接下您还是要如此的话,恐怕到时候我也没有办法一直再说好话了……”

这话当然是假话了,事实上完全相反,让-卡尔维特一直在跟总理进言要撤换部长,只是因为总理暂时还有些顾忌,所以才没有实现而已。

“这么说我还是要感谢您吗?”部长冷笑了起。

“这个倒也不用,我们是服从于您的……”

“见鬼去吧!先生。”

“您在说什么?”

眼看新一轮的争吵即将爆发,一直沉默地坐在座位上的夏尔,终于开口了。

“诸位,先静一静吧。”

他将怀表收入到了衣兜里。

十点整,已经到了。

“诸位,争吵了这么久,我觉得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想,我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通知给大家。”

所有人的视线,骤然集中到了夏尔身上,就连争吵中的两人也不例外。

“夏尔,告诉他们吧。”部长神态轻松地坐了下。

夏尔慢慢地站了起。

然后他以高傲的视线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那是胜利者所特有的微笑。

“就在今天,就在此时此刻,法兰西共和国的总统、卓越的路易-波拿巴先生,已经向议会提出了声明,这个声明就是……当今的共和国总理奥迪隆-巴罗先生,因为表现难以符合总统的期待,现在将被总统撤换。”

好像是为了让在座的官员们听懂这席话的含义似的,夏尔有意加大音量,再次用简单明了的话重复了一遍,“你们都没有听错,是撤换!总统把总理撤职了!”

“哦!”

“吓……”

如愿以偿的,在片刻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夏尔听到了几声压抑不住的惊呼和吸气声。显然。这个消息给在座的官员们以极大的冲击。

就一般情况而言,某个总理突然走人虽然会造成意外,但是不至于造成骚动——因为法国政坛上的总理或者首相更迭太频繁了。在座的官员们都早就司空见惯了。

他们之所以感到惊讶,是因为一个部里众所周知的事实——秘书长让-卡尔维特先生和总理下关系密切,或者直白说,总理是他的靠山。

如果在一般情况下,内更迭后部长们都会黯然离任,但是显然不同——因为部长和秘书是总统一派的人啊,他们显然会留任。如果新内中。部长和国务秘书还留任的话,他还有什么资本同部长等人对抗呢?

所以……

“所以。很遗憾,总理下暂时是不能考虑我们的去留问题了,因为他自己已经无法留下……”夏尔慢条斯理地看着让-卡尔维特,“嗯。这个重大消息我已经宣布完了,接下大家继续会议吧。”

紧接着,让-卡尔维特突然成为无数明显或者隐蔽的视线的焦点。有些人茫然无措,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则焦急万分,渴盼他拿出什么改变局面的东西。

让-卡尔维特蠕动了嘴唇,但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显然这个突然的灾难已经击穿了他的心理防线。

“嗯,看上去刚才的争吵已经影响到了让-卡尔维特先生的精神状态。哎,真是可惜……”夏尔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那么。我继续主持会议吧,可以吗?”

没有人提出异议,新的爆炸性的消息已经让每个人都乱了方寸。

“看没人有不同意见啊,很好,谢谢大家。”夏尔笑着点了点头,“关于部长提出的融资计划。经过仔细的研究和观察之后,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应该不容拖延地快速实施,诸位看怎么样。”

“太好了!”

“同意!”

他和部长的支持者,以及中立派几乎在同一瞬间表态了——而反对派此时人人黯然垂首,没有一个人发言,而他们的首领此刻正浑身颤抖地瘫坐在椅子上,好像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一样。

“嗯,不过刚才让-卡尔维特先生也说得很多,兹事体大,我们需要好好地谨慎研究,研究。”夏尔仍旧微笑着,“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快速成立一个融资研究委员会,由让-卡尔维特先生当委员会主任,如何?我深信他是能够以职业的态度,认真负责地为国家和人民研究这些的,对吧?”

还没有等其他人表态,夏尔继续说了下去,“还有于贡先生,若斯当先生,佩莱先生,这几位具有专业能力的官员,我认为是很适合担任委员,为国家效劳的,大家说对吗?”

接着,夏尔无视了那些饱含着恼怒,怨愤,憎恶,或者哀求的眼神,把一个个名字说了出——那些在之前的国务会议中跟着让-卡尔维特一起跟他唱反调的,现在都将被夏尔发配到鬼知道什么冷衙门里去,除了一两个现在暂时还不好更换的。

他没说一句,同党们,甚至包括部长下都大声附和,极少数抗议声完全被淹没在了欢呼当中。

让-卡尔维特现在已经恢复了平静,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完全不出言抗辩,好像已经接受了失败,只想着体面退场了一样。

但是,夏尔并没有仁慈到只给他到此为止的羞辱。

“让-卡尔维特先生?”夏尔笑着看着他,“您还能给我帮个忙吗?”

“什么?”让-卡尔维特尽管脸色惨白,但还是昂起了头,好像拼命想要保住自己的尊严,他嘶声问。

“关于我之前的那个部门改革计划,我好像给过您一本副本吧?”夏尔的笑容越越温和了,“现在我想让大家讨论这个了,但是原稿我好像找不到了,您能去下您的办公室,把它拿过吗?”

“你!你……”在这种明显的羞辱面前,让-卡尔维特的全身都颤抖了。

“马上,给我,把它,拿过。”夏尔一字一顿地再次强调了一遍,“我的意思是,马上。”

让-卡尔维特闭上了眼睛,不再对上夏尔的视线。

这个人,连让自己呆在会议室当中咽下痛苦的仁慈都不给,一定要让自己在众人羞辱性的视线当中回,满足他的施暴欲和胜利的快乐。

“好吧……随便您吧……哈哈哈哈……我这就去拿,哈哈哈哈……”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说话已经语无伦次,“您等等吧。”

然后,他刚刚站了起的时候,在那些嘲讽的视线面前,却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脚下一软,又重新跌坐到了椅子上。

“您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什么吗?先生?”夏尔当然不至于因此就放过对对方的打击了。“马上给我拿过!”

“好吧!你等着!”

不知道哪里升起的勇气,让让-卡尔维特的脚下突然重新有了力气。

就算是输,也要输得起。

他硬是站稳了,然后大踏步地往门口走了过去,然后狠狠地一拉门。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德-特雷维尔这个狗杂种既然如此狠毒,那么怎么会搞出那么没头脑的计划?

难道是……

他一转头,然后就看到了会议室中央的部长。

这个人正用嘲讽的视线看着自己。

呵,呵呵……你也只不过是我的同路人而已,蠢货!

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哈哈哈哈,我等着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