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八章 约定

第九十八章 约定


                “先生,就是他!就是这个人!”

在《观察报》报社最顶层的办公室当中,玛丽-德-莱奥朗小姐直接指着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断然说,“芙兰当时就是带着我到这个人的房子里的……”

“是吗……”一直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夏尔,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接着,他抬起了头,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这个名叫伊泽瑞尔-瓦尔特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外套,别着细细的黑色领带,留着一头金色短发,同样也微笑着看着他,好像丝毫没有因为玛丽的‘出卖’而感到有什么不适一样。

“瓦尔特先生?”端详了片刻之后,他试探性地打了声招呼。

“就是我,德-特雷维尔先生。”伊泽瑞尔-瓦尔特颇有风度地点了点头,“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呢?”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

令夏尔颇为感到奇怪的是,被叫这里之后,这个伊泽瑞尔看上去实在是太平静了,一点都没有那种职员看着老板的拘谨、也没有平民看着贵族的畏缩或者厌恶,好像完全是把夏尔当成是和他一样的人一样,完全不卑不亢——虽然这听上去很简单,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松做到的。

这个人果然有些古怪。

“我想,既然玛丽已经在场了,您不至于不知道原因吧?”压下了心中的怪异感觉之后,他以冷淡的语气说。“先生,恐怕您看得出,我是一个颇为忙碌的人。因此我不想浪费时间。这么说吧,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但是我认为您有些过于接近我们家了,我想这不是什么好事。”

“您的‘过于接近’是指什么呢?”伊泽瑞尔丝毫也没有被夏尔的态度所吓倒,仍旧微笑着看着他。

看到夏尔这种态度,夏尔不禁脸色微微一沉。

但是,片刻之后。他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不快,重新开了口。

“好吧,那我就明说吧。我不希望您再继续和我的妹妹有任何接触。明白了吗?是任何接触,我不想让她受到什么坏的影响。”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没有给过她什么坏的影响,而是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完成她的嘱托。所以。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需要回避的。”伊泽瑞尔看上去仍旧毫无退缩。“既然是正当的往,那么为什么我应该听从您的命令呢?还是说,身为一介平民的我,不应该和您这样的贵族门第扯上关系?”

如此回答,让夏尔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这跟什么贵族平民的没关系,您不用往那个地方扯,我只是认为我的妹妹尚且年幼,还不宜和那些我们不知道历的人往。我看您也不像个不明理的人。这种道理用不着我说您也能够自己明白吧?”

当说到‘不知道历’的时候,夏尔敏锐地发现对方的眉毛突然跳了跳。罕见地表现出了情绪,但是一瞬间之后就重新被压抑了下。

“总之,对您要交代的事情我已经交代完了,我相信作为一个聪明人,您会懂得我的意思的。”夏尔勉强地露出了笑容,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张支票。

“我已经知道了您之前为我爷爷的服务了,嗯,感谢您之前的辛劳,但是现在我想您需要去其他地方。”

“也就是说我被解雇了对吗?”虽然看起是件很严重的事情,但是伊泽瑞尔仍旧是一脸的轻松。

“如果您非要这样理解的话也可以,”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将支票递了过去。

这个时代没有劳动法真是太好了,解雇了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然而,对方却没有一点接过去的意思。

“抱歉,我也没为您作出多少有意义的贡献,所以您不用付给我报酬。”

“这可不仅仅是报酬而已。”夏尔微笑了起,意味深长地看着对方。

“也就是封口费吗?”夏尔那种贵族式的含蓄,一点也没有引起对方的共鸣,他直白地说了出,“您不希望我将我知道的事情再说给别人听?”

“如果您非要这样理解的话也可以。”夏尔再度重复了一遍。

“如果您希望我为知道的一切保密的话,我会这么做的。”伊泽瑞尔重新露出了刚才的那种游刃有余的笑容,“而且,我认为为之前服务的的人家保密是我应该尽的义务,不应该收取任何的钱财,所以您还是用不着再给我钱……您放心吧,我一定保守秘密。”

夏尔又盯着他看了起。

此时的他,心里突然有些好奇了起——在得到了芙兰的委托,开始进行调查之后,关于特雷维尔侯爵一家上一代的秘辛,这个人到底已经知道了多少了呢?还是说,一开始他就知道很多?

当然,这种问题他已经不想去问了,那些事他只想远远避开,越远越好。

“好吧,既然您如此坚持的话,那么我就不用金钱烦扰您了,谢谢,我希望您能够履行自己的承诺。”

“我当然会的。”伊泽瑞尔点了点头,“那么,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恐怕还不行。”夏尔冷冷地看着对方,“您好像只答应了我一件事……守密的那件。还有另外一件呢?”

夏尔尽量用视线表现出了‘不答应另外一件的话,今天你别想离开这里’的意思。

伊泽瑞尔沉默了片刻,最后他叹了口气,“好吧,我也答应您,我绝不会主动去接触她,祝美丽可爱的德-特雷维尔小姐之后生活开心吧。”

“这个不用您担心,我会办到这一点的。”夏尔直接回答。

片刻之后,好像是为了解释什么似的,他又补充了一句,“先生,请您不要因此误解我,我对什么贵族或者平民的身份差别并不在乎,我也认为芙兰确实也到了可以拥有自己的社交生活的年纪,我只是……”

“只是不想让历不明的人跑到你们的跟前,让你们心情变糟吗?”伊泽瑞尔直接反问。

“如果您非要这样理解的话也可以。”

伊泽瑞尔又深深地看了夏尔一眼,然后慢慢开口。

“让万事无忧的你们心情变糟,单凭我个人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只能说,生活一开始就很糟糕而已。”

这一句话似乎若有深意,但是夏尔也无暇去分辨其中的意思了。

伊泽瑞尔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也没有什么继续说下去的兴致了,直接转身离开。

但是,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夏尔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是的。

“瓦尔特先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

“……没有,今天……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德-特雷维尔先生。”

留下这样一句回答之后,伊泽瑞尔-瓦尔特轻轻地打开了门,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不知道是夏尔的错觉还是什么,他的声音好像比之前要滞涩了很多。

果然是错觉吗?看着那个人影从门口消失,夏尔一时间沉默不语。

“先生,您为什么这么轻松就放过了他呢?”直到片刻之后,玛丽的问题才将他从沉思中给拉了出。“这个人的态度真是太无礼了,不管怎么说,一介平民对我们这样说话还是太……”

“这个人历不明,我查了很久也没有查到头绪。所以,我们现在还是不要搞出什么大动静为好,不然真闹出什么乱子就麻烦了。”

夏尔在心里担心这个人是跟自己外公家有关系,如果胡乱处理的话恐怕反而会添乱,当然这种心思是不能跟玛丽交代就是了。

“可是,就这样放走了真的好吗?”玛丽还是有些不理解夏尔的决定。“如果他不履行约定的话……”

“机会我已经给了他了,如果他不履行的话,那就怪不上我了。”夏尔冷冷地回答,然后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好了,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记得最近帮我看好芙兰,有什么异常情况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您放心吧先生。”仿佛是要为自己之前的‘失职’形象进行补救似的,玛丽十分积极地答应了下。

“很好,谢谢。”

这些事情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了吧……夏尔突然在心里感到一阵如释重负。

说实话,现在他的心情是十分好的,在总统撤换掉了总理之后,新内当中他和部长果然在部里顺利留任了,而且也趁势一股清楚了自己在部里的反对派。

正因为如此,他之前确定的改革计划,也因为反对力量的冰消瓦解而破除了阻力,可以顺利地推行下去了。

同时,另外一个计划,也由于有了部长下的背书,而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玛丽,最近你要注意,随时等候克莱芒给你这边的消息。”夏尔突然放低了声音,“下一批的债券很快就要发行了,到时候还得劳烦你呢……你放心吧,报酬是绝对不会少的。”

“我知道了,都交给我吧,先生!”玛丽的回答,再次振奋了许多。(未完待续

ps:下一章将把时间往后推延半年,从1850年春夏之交写起。

另外,也该是给还在赏脸跟着这本书的人发福利的时候了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