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一章 识破与拒绝

第一百零一章 识破与拒绝


                

在同部长商议好了对策之后,夏尔直接就赶到了爱丽舍宫求见当今总统。同往常一样,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等待,他就得到了准许前去觐见总统。

“夏尔,我想我知道你是为什么事情找我的。”在接见室当中,一见到夏尔,易-波拿巴就开口了,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示意他坐下。“那边的事情够麻烦的吧?处理得怎么样了?”

“托您的福,现在基本上已经妥善处理了,当地的骚动现在也平息了,工程很快就可以重新开始。”夏尔恭敬地回答。

“这种事情我希望以后要尽量杜绝,影响实在坏了。”易-波拿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现在报纸上到处都是对你们的攻击,怎么样?感觉很不好受吧?”

“嗯,感觉确实很不好受……”夏尔叹了口气,“但是,既然我们是在为国家服务,那么我们就绝对不应该过于在乎个人的毁誉。既然已经制定了目标,那么无论中途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我们也只能想办法克服和排除,如果选择逃避的话,那么之前投入的辛劳岂不是完全前功尽弃了?”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是,夏尔……很多时候,界上是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言的。”易-波拿巴冷冷地。“过失终究是过失,我们没办法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因为觉得对方口风有些不对,夏尔有些惊诧地抬起了头。

“虽然大家都看得到你们这一年半以做出了很多成绩,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目前铁道部的工作在某些环节上还是有不少疏漏的……报界对你们的攻击,也不完全是毫无根据的诋毁和谩骂。”易-波拿巴脸上还是不见喜怒,“夏尔,我认为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对某些细节,作出某些改变。”

“改变?您是指……?”

“事故的事情我们暂且不,目前铁道部的新一轮融资看上去很不顺利吧?短时间的连续轮融资已经降低了外界对你们的认可程,也增加了你们的筹款难……夏尔,难道这不是过失吗?”易-波拿巴看着夏尔,“如果之后的筹款十分不理想,难道我们也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难道我就应该看着这个部门肆意挥霍国民的信任?”

“先生,您也看得到,压在我们头上的责任有多重,我们必须服从您的意志,加快国家的铁建设,这些就需要钱,所以短时间内多次融资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夏尔连忙解释起,“我之前跟您过,我将竭尽全力为国家建设铁而出力,我总不能放弃这个目标吧?”

易-波拿巴继续盯着夏尔,然后突然笑了起。

“哈哈哈哈,夏尔,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没有否定你的努力和业绩啊?虽然提到了这些问题,但是我并没有想要用你平息外界质疑的意思。你做得很好,今后也需要继续好好做下去,如果真的缺钱的话,继续发行债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我理解你的,夏尔。”

得到了总统如此的夸奖之后,夏尔心里也稍稍安定了下。不过,他很快就弄明白了对方话语中隐含的意思。

“您是,应该由其他的人……负起这个责任?”夏尔瞟了对方一眼,“比如……比如我们的部长下。”

易-波拿巴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也对,在上一代迪利埃翁伯爵去了之后,这个家族对易-波拿巴的利用价值就越越了。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易-波拿巴想要过河拆桥,抛弃掉从就不是他同伙的迪利埃翁家族,把铁道部部长的职位交给另外的人作为奖赏,倒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啊——这个界一向就是如此现实。

呵呵,呵呵呵呵,正合我意,倒是省了我不少劲了啊。

“可是……可是……”既然如此,夏尔就装作一副不情愿的样,“部长一直以和我们合作得都比较顺畅,而且对我的工作也颇为支持,仓促换人的话恐怕会有些……有些麻烦吧……”

“他这个人难道你还不知道?完全不是什么有能力的,只是一时的政治需要,才被奖赏了这样一个职位而已。如今政治形势早已经大为变化,我们也没有必要再一直对这家人逢迎讨好了,不是吗?”易-波拿巴冷冷地,看上去心里已经打算,“况且,我们总该用些什么搪塞舆论,他不走,难道你愿意走吗?”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在对方的凌厉视线下,夏尔不禁垂下了头,心里则充满了过一关后的喜悦。“您是总统,同时也是我们的领,我会遵循您的意志的,先生。”

“那就好。”易-波拿巴点了点头,“今后也好好干吧,夏尔。”

………………

“总之,总统先生意思就是,他对我们铁道部目前的工作不满意,再加上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所以他决定在近期就对我们部进行改组,嗯……从他的语气看,是巨大的调整。”

在迪利埃翁伯爵府上的会客室当中,夏尔将自己下午在爱丽舍宫和易-波拿巴的谈话,原原本本地了出,只是隐瞒了易-波拿巴不想动他的事实。

“看上去,他的心意好像已经很坚定了……”

他的旁边坐着两个人,正是伯爵和玛蒂尔达父女两个。

“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我的父亲帮他上台,结果他却用这个回报我们!”迪利埃翁伯爵的脸色早已经苍白得可怕了,他右手用力在桌上一拍,“这个混蛋!什么照顾民意照顾舆论的,骗谁呢?死了几个人算什么?只是单纯嫌我们碍事,想要一脚踢开而已吧!混蛋!我才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爸爸,冷静一点。”旁边的玛蒂尔达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拉了拉父亲的衣角。

“冷静?我还怎么冷静!别人已经想要把我们撇开了,你还叫我冷静!”伯爵扯开了玛蒂尔达的手,“现在这个样,我还要怎么冷静?”

“就算您这样生气,也无济于事吧?咒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玛蒂尔达淡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爷爷在的话,就不会生气。”

似乎是被女儿的视线给震住了,迪利埃翁伯爵渐渐地从之前的狂怒状态中恢复了过,但是胸口还是剧烈起伏,显然仍旧气愤难平。“他想要就这样把我们一脚踢开?绝对不行!我绝不会乖乖听他话的,要我自己辞职,没门儿!”

“就算您不辞职,他也可以将您解职,这种气话没有意义,爸爸,我们得另外去想办法。”玛蒂尔达苦笑了一声,然后伸手扶了扶眼镜,“爸爸,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您不要这么着急啊。”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可是他是总统。”伯爵皱了皱眉,然后突然叹了口气,“哎,要是爸爸还活着就好了!那时他怎么敢这样对待我,可是现在,连几个真心想帮我话的都没有!”

“爷爷已经死了,爸爸,我们终究要面对现实的。”玛蒂尔达低声回答,然后,她突然看向了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您呢?您今后怎么打算?”

“我?”夏尔被她突如其的问题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还不知道总统打算怎么处理我们。总之,我先把现在的工作做好吧,到时候等待命运的宣判就是了。”

他意志消沉地叹了口气,“哎……我真没想到我们的辛劳,最后竟然会换这样的结果!这不公平了。”

“是的,不公平了,我们付出了那么多辛苦,结果几件事就要把我们的功劳抹杀!这样有道理吗!”伯爵也附和了起,“夏尔,我们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会努力去抗争的,先生,但是有的时候命运也喜欢作弄人,我也只能……只能勉强接受。”夏尔也叹了口气,“总之,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尊敬您,支持您的。您对我们部的开创功劳,足以被载入到部门历史,不,法兰西整个的建设史当中,这样的功绩,是谁也无法抹杀的。”

夏尔的语气里充满了悲呛和真诚的感叹,好像真的对此十分不平一样——在给旁人念悼词的时候,每个人都不会吝啬于好词的。

“谢谢你……夏尔。”似乎是被夏尔的真诚所感动,伯爵看着夏尔,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有你是我们一家的朋友,一直都是。”

“嗯,一直都是。”夏尔重重点了点头。

………………

当夏尔从房间里走出,准备回家的时候,后面突然响起了玛蒂尔达的招呼声。

“特雷维尔先生?”

“什么事情呢?玛蒂尔达?”夏尔有些好奇地问。

“我……我可以和您谈一谈吗?”这位少女视线有些躲闪,好像有些不安似的。“不会耽误您多时间的。”

“嗯,当然可以了,不胜荣幸。”夏尔连忙回答。

接着,两个人一起,徜徉漫步在伯爵府长长的径当中。

此时,月亮已经高高挂在了天空,因为没有浮的遮盖,清冽的月光毫无保留地倾泻到了地面之上,好像给地面铺上了一层银色的神秘光辉,既清晰又朦胧。

“特雷维尔先生,这好像是第二次了呢,您同我在这里散步。”走了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终于开口了,“感觉……感觉挺奇怪的。”

“哦,确实是第二次了啊。”夏尔也想起了,在之前和易-波拿巴一起到这里拜访的时候,他也曾被玛蒂尔达叫了出,然后也是在这里一边散步,一边聊着有关于玛丽的事情。

“呵呵,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一晃都两年过去了,一点感觉都没有。”玛蒂尔达笑了笑,“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这两年倒也不是完全毫无意义呢,中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大事,我的爷爷也过了,我们也互相认识了……”

“嗯,时间就是这样,又快又慢,让人无所适从。”夏尔点了点头。

“是啊……就像这些月光一样,让人无所适从……”玛蒂尔达抬起头,看着天空。

夏尔不明所以,但是碍于礼节,所以也没有出言打搅。

突然,好像不经意间,玛蒂尔达开口了。

“特雷维尔先生,其实……其实您已经心里有数了吧?我爸爸将被波拿巴先生踢走,而您将留任。”

“嗯!”

问话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却让夏尔的心头猛的一紧。

他连忙转过头,盯着玛蒂尔达。

这位穿着白色裙,戴着眼镜的少女,沐浴在月光之下被衬托得更加白了,好像被洗练了一番似的。因为还是在抬头看着天空的关系,原本就十分纤细的脖颈,和锁骨构成了几抹奇妙的弧线,月光下的阴影也越越深,好像有意使人从中窥探下去似的。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呢?”夏尔试探着问。

“这也没什么啊……只是一种猜测而已。”玛蒂尔达仍旧抬头看着天空,“您真诚了。一般,处于您这样的地位而又有您这样出身的人,碰到现在的状况时大概只可能有两种情况——要么因为担心自己的地位,而和我的父亲一样感到焦急万分;要么因为事不关己而冷漠无比。而您又不焦急又不冷漠,好像完全在为我的父亲着急……真诚了,所以照我看,肯定是虚假的。”

“真诚了,所以是虚假的?”夏尔心中动了一动。

“没错,这就是我想的。”玛蒂尔达露出了稍微有点抱歉意味的笑容,将视线从空中慢慢移了下。“啊,真是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准确描述……反正就是这种感觉。”

夏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因为真诚了,所以肯定是虚假的。

这句话虽然看上去很矛盾,但是在他,以及这位少女所生存的界里,这句话却不可思议地准确。

准确到足够将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的所有伪装给揭露得点滴不剩。

“特雷维尔先生,请告诉我,我有没有猜错呢?”玛蒂尔达继续问。

她并没有看着夏尔,而是抬着头看着天空,镜片后的那双凝视着天空的棕色眼瞳中倒映着月亮,看起似乎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我真的还需要继续骗她吗?真的还骗得过吗?

夏尔没有回答。

“哦,那看就是真的了。”玛蒂尔达渐渐将视线从天空放回到了旁边的花坛上,“从您的这种反应看,似乎您是确定我爸爸要从部长的位置上退职了呢……波拿巴先生已经做出了这种决定了吗?这倒也不是很奇怪啊,毕竟亲疏有别,在波拿巴先生的眼里,您这种一直以的追随者,分量肯定是重过我家这种半跟上的人……”

还没有等夏尔话,玛蒂尔达继续了下去,“那么您个人是怎么看的呢?我想知道您的真正想法。是不满但只能无奈接受,还是,这原本就是您预计到、甚至是期待着的结果?”

虽然是在着有关于整个家族的事情,但是玛蒂尔达既没有兴奋,也没有对夏尔的愤怒或者声讨,只是平平和和地询问着,好像只是在问“您今晚打算吃什么”一样。

那双眼睛的焦点,最终还是凝聚到了夏尔的身上。

“我不是特别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但是……界上有很多事情,是让人无可奈何的。”沉默了许久之后,夏尔最后慢慢地,“玛蒂尔达,我真的很遗憾。”

“也就是,您早就差不多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了,对吗?”玛蒂尔达的眼睛十分清澈,好像已经明白了一切一样,“也对了,既然失去了爷爷,爸爸又是那样靠不住,早就被人看出有这种结果,也很正常啊。”

“我很遗憾,玛蒂尔达。”夏尔仍旧只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没关系,这没有什么可遗憾的。”玛蒂尔达微微笑了笑,在这个被月光施加了神秘咒语的界上,这个微细的笑容犹如花坛中的月桂花一般,竟然为这个一惯严肃的少女增添了几丝妩媚。“再了,一切都又还没有到无法可想的地步。”

“那您有什么想法呢?”夏尔有些好奇地问。

“如果您对总统进言,您想为已经发生的事情负起责任,然后向他请辞,并且力撇清我父亲的责任,想……我的父亲是可以继续留任的吧?”

夏尔仔细地看着玛蒂尔达,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古怪起。

这个问题因为过于脱离现实,以至于没有必要去回答了。

“您可以这么做吗?”玛蒂尔达探询地看着夏尔,“其实一直以我都是很欣赏您的……”

月亮就站在她的身后,将无数道彷佛如蚕丝般润滑纤细的光线从空中洒落下,最后洒落到了她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夏尔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

“不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