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六章 用心良苦

第九十六章 用心良苦


                “夏尔,我带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当夏尔走出了饭厅之后,夏洛特很快就跟了上,拉住了他的手。

“嗯,好的,谢谢。”夏尔随口回答,然后跟着她走了起。

他此时的心思却并没有休眠下,而是沉浸在了繁杂的思绪当中。

不得不承认,刚才特雷维尔公爵出乎意料的提议,已经让他心神不定,好在公爵也适时地停下了讨论,这才让他有了一个停下思索的空间。

这两个年轻人旁若无人地在公爵府中穿行而过,旁边的仆人们早已经对这幅场景司空见惯。同时,虽然公爵府当中有的是可供客人休息的房间,但是夏洛特这次却突然将夏尔带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一到夏洛特的房间,夏尔就不管不顾地直接躺到了她的床上。

“走开!满身酒气的别弄脏我的床!”夏洛特连忙呵斥了起,然后伸出手拉他,却被夏尔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反而被拉到了夏尔的身边。

“你干什么?难闻死了!”夏洛特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现夏尔的手如同铁箍一般地紧,于是只好同样躺到了他的旁边。

“我才要问你想干什么呢?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夏尔有些不悦地看着夏洛特。

“你是指什么?”

“别装傻,我是说你爷爷刚才的提议!”夏尔很快发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于是勉强压抑了下,“好啊,你们一家倒是不声不响地给我了这样一个惊喜……我该说‘谢谢。小姐,您真的惊到我了,太有趣了!’吗?”

“什么你们一家的,大家不就是一家人吗?”也许是被夏尔的嘲讽也给激怒了,夏洛特的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再说了,爷爷这个提议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刚才我也很吃惊好不好!我只是跟他提了那个董事会的事情而已,谁知道他居然暗地里就有了那么多想法。可从没跟我说过啊……”

她说的时候,夏尔一直盯着她,然后以他对她的了解看,这下她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现在这只是两个老人之间互相商量的想法而已?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夏尔心中的烦躁慢慢地消褪了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多严重的事。

看着仍旧怒视着他的夏洛特,夏尔心里蓦地产生了一种歉疚感。

夏尔慢慢地松开了手,然后叹了口气。

“抱歉,我刚才有些激动了,可能是喝多了吧。”

“我都已经习惯了,你就是个这么粗鲁的人。”夏洛特对夏尔刚才的态度有些耿耿于怀,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不过今天是粗鲁得过分了。”

“我要是哪天对你彬彬有礼。那你就已经是个路人了。”夏尔伸出手,然后将她揽在了怀里,“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事儿也太突然了,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在意吗?”

“在意当然在意,不过夏尔,你也没必要这么抵触吧?爷爷也只是提议而已,估计是心里不舒服吧。”

“什么不舒服?”夏尔有些没反应过。

“这不是摆明的吗?”夏洛特突然伸出手,拧了拧夏尔的耳朵。“爷爷只是觉得现在你们这边青直上,有些吃味了而已。他可不想看见幼支反而把长支的风头完全盖了过去。你又不是不知道,爷爷都这个年纪了,要说多在乎钱也未必,只想着身后家里人的评价而已……”

在夏洛特的叙述下,夏尔也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不得不说,夏洛特的看法可能确实是很符合事实的:特雷维尔家族现存的两个主要支系当中,原本一直都是长支混得最好,然而现在却是幼支盖过了长支,这个风头还一时半会儿看不到扭转过的迹象,虽然不至于因此而嫉恨,但是公爵说到底也是会有些着急的吧……所以,他也想让自己这一支系的子孙也挤进这个董事会当中,以便不被幼支彻底压过去。

想到这里之后,夏尔总算明白了过。说起,这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吧。

不过理解归理解,赞同他的提议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的想法也不算错,可是这个主意也太奇怪了吧?”夏尔叹了口气,“为了这样一个目的,就要把芙兰嫁给一个她从都不认识的人?如果需要我的帮助的话,任何事情我都乐于去做,但是这个事不行。”

“这主意也不算很荒谬吧?我的哥哥有什么不好的?”夏洛特也毫不退让,“再说了,有谁是天生就认识的?堂亲之间要往总归是方便许多,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考虑的。别忘了,我们也是堂亲,心中还不是成了这样?”

“我们不一样。”夏尔想也不想地回答,“你是夏洛特,不只是我的某个堂姐而已,我不是因为你的血缘而打算娶你的,而是因为你这个人。”

“偏偏这个时候又会说讨人开心的话了……真是狡猾。”夏尔的话让夏洛特一时间开心了不少,但是她仍旧装作不开心地小声嘟哝了一句。“好了,你也不用摆出这幅样子,爷爷的话只是一个提议而已,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

“我也不是不同意,只是……”夏尔勉强自辩,只是语气却让自己都觉得没有多大说服力,“看上去你好像很支持?如果你真要是这么想着照顾自己家的话,自己把自己的席位到时候让给你哥哥不就行了?非要搞这种名堂有什么意思?”

“夏尔,这怎么行?”夏洛特睁大了眼睛,严肃地看着夏尔,“我的席位,是要留给我们的小儿子的。”

嗯?

“我们的小儿子?那是什么?”夏尔一时间被夏洛特弄得有些糊涂了。

“还不明白吗!”夏洛特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更加凑近了过,“夏尔,我们会有不止一个孩子的,长子能够继承我们的绝大部分财产,可是幼子呢?难道真的不让他拿到一点儿东西?别忘了我们见过多少幼子因为没有财产而生活窘迫的惨剧?我们的长子能够继承你的席位,那么小儿子就继承我的,这样不是挺好的吗?难道你也指望我们的儿子也和爷爷们一样感情好?”

呃……夏尔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洛特。

她居然已经在想我们到底该要几个孩子了?这……该说年纪到了吗?

“儿孙的事情我们想那么多干嘛?他们也该自己学会照顾自己而。”片刻之后,夏尔才回过神,“再说了,如果有三四个儿子到时候怎么办?”

“两个都不够!你还真是贪心呢!如果真有那么多的话,我们到时候另外在想办法……”

蓦地,夏洛特回过神了,脸色突然红透了起,然后又伸出手种种地拧了拧夏尔的耳朵,“你这个混蛋!这种时候还要说风凉话!”

“……啊,好了,别闹了。”夏尔连连呼痛,然后转回了话题,“好吧,就算你有这种考虑,也没必要去支持你爷爷的提议吧?”

“我支持,那么怎么了?”夏洛特回瞪着他。“她长大了总归是要嫁人的,既然如此,那提前考虑一下又有什么不对?难道你还能守着她一辈子吗?笑话……”

夏洛特的话,让夏尔有些语塞,一时间蠕动着嘴唇,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并没有说错什么,但是这些话却让他怎么听都不舒服。

“如果她要是有喜欢的人的话,我会允许并且祝福的,但是我不会强迫她去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就是这样。”想了片刻之后,夏尔给出了最后的回答。

然而夏洛特只是微微冷笑地看着他,显然对这个答复不太满意。

“先生,难道您没发现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吗?”

“什么矛盾?”

“您一方面说要尊重她的自由选择,一方面却直接否决了爷爷的提议——甚至都没有征求过她本人的意见,别忘了你的爷爷可不反对。从这些话看,我倒是觉得您根本就没有什么尊重的意思,纯粹就是不愿意提这种事而已。”

如此犀利的一击,让夏尔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哼,也罢,你扮演父亲也扮演了这么多年了,一时间不愿意面对这种事也正常……”夏洛特摇了摇头,显然不再愿意和他就这个问题继续争吵了,“我只是在好奇,您究竟要把这种角色给扮演到什么时候?一直到芙兰自己都想要离开的时候吗?反正随你吧。不过,不管怎么样,夏尔,你一定不要亏待我爷爷他们,好吗?”

夏洛特的视线和诘问,都让夏尔心头有些发紧。虽然看上去恨不得把家里搬空,实际上夏洛特脑中,那种家族式的观念还是异常浓厚的啊。

“你放心吧,我会的,不是一家人吗?好了,我们别提这个事了,这种事以后再谈吧。我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最后他当然就只能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们别争了,没意思。”

他紧紧地抱住了夏洛特。

“我本就没想跟你争。”夏洛特一把推开了夏尔的手,“都给你说过了,满身酒气的不要挨过。”

“刚才不是你在说什么小儿子大儿子的吗?怎么现在又突然讲究起这个了?”夏尔不解地看着她。

“滚出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