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五章 公爵的提议

第九十五章 公爵的提议


                在送走了路易-波拿巴之后,夏尔一步一步地走回到了特雷维尔公爵的府邸当中。$()(23)(w)(x)()

当他回到那里的时候,他发现他的亲戚们还等在那里,就连公爵也还坐在那儿。

“夏尔,现在饿了吧?”他的堂伯小菲利普公爵笑着跟他打了声招呼,让他重新坐回到了餐桌上,然后招了招手,示意仆人上菜。

似乎是觉得大家都看着夏尔一个人用餐会让人感到尴尬,所以其他人也礼节性地跟着用餐起,不过他们也只是象征性地动一动餐具而已,只有已经饿了半天的夏尔才不管不顾地狼吞虎咽着,沙拉、扁豆汤、香煎鸭肉一道道菜肴他都者不拒,不停地往嘴里送。

“别吃那么快啊,又不会不让你吃。”他那令人遗憾的吃相,引了旁边夏洛特的抱怨。“可别影响爷爷的心情了。”

“没什么,在自己家里还用讲究什么礼节?”她的父亲笑着回答,“这也说明我们家的厨师工作做的不错嘛。”

“确实十分好吃。”夏尔抽空回了一句,然后继续吃了起。

“说起这个,我还正想起了呢。”夏洛特突然笑了起,看着自己的父亲,“我一直担心我和夏尔以后找不过好用的厨师,爸爸,到时候干脆也让厨师跟着我过去吧?不然我恐怕吃不惯……”

“不行。”女儿还没有说完,父亲就断然拒绝了。然后一脸沉痛地看着夏洛特,“又不是要嫁到外国去,你还真想把家里都搬空吗?”

“有什么不好呢?”夏洛特毫不气馁。“反正家里又不是只有一个厨师……”

“那也不能……”

“好了,可以,到时候就让个厨师跟着过去吧。”一直沉默着的特雷维尔公爵突然开口了。“夏洛特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就这样吧。”

公爵的突然出言,让刚才还有些家长里短的气氛变得严肃了起。

小菲利普马上正容回答,“好的,父亲。”

“谢谢您。爷爷。”夏洛特也连忙致谢。

虽然仍旧在一直进餐着,但是夏尔也一直在观察着公爵,他发现同上次见面时相比。公爵好像又苍老了许多,就连目光也并没有放在饭厅的诸人身上,好像心思都放在了别的地方一样。

人老了大概都会这样吧。

“维克托还好吗?”突然,公爵的视线落到了他的身上。

“嗯。现在还不错。”夏尔连忙回答。

目光倒是还同过去一样锐利啊。

“也对。时运转了,现在春风得意,怎么会不好……”公爵微微地笑了起。

然后,他突然长出了一口气。

“不,也不能说他一个人,应该说你们这一派人现在都春风得意了啊……你没注意到刚才波拿巴看法卢伯爵的眼神吗?”他拿起餐刀,轻轻地向餐盘中的里脊肉一切,“就好像是看着这东西一样!可笑的是他居然还茫然不觉!呵呵。属于你们的时代,终于要了啊……”

夏尔当然知道公爵这一番感叹的根源了。

作为一个传统的贵族。虽然他清醒地知道现实,明白在这个年代正统主义只能偃旗息鼓了,但是知道归知道,仍然会忍不住有些惆怅——如果能选的话,公爵本人当然还是希望一切都能够回到旧时代的。

不过,从不让情感影响理智,按照纯粹的利益作出判断,这不正是特雷维尔们的优越之处吗?

“刚才总统先生还跟我抱怨呢,说您对上帝、国王、正统主义之类的词丝毫无动于衷,”夏尔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现在他如果看到您这样,一定会赞您是个大忠臣吧。”

“哼,忠臣!”听到了夏尔好像有些嘲讽的回答之后,公爵突然冷笑了起,“好吧,你说得对,我确实不应该太在乎这种小事,看真是老了啊,越越多愁善感了。”

然后,他又叹了口气,“夏尔,你也知道,最近我身体不好,以后要多靠你们自己了。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是有这个本事的。以你的年纪,只要不急于求成,未迟早是你的。

“谢谢,我知道的。”夏尔毫不谦虚地点了点头。

“哎,迪利埃翁伯爵的过世已经给了我警钟,我恐怕也没有多少年活头了……老朋友一个个离开了我,最后终归是会轮到我的吧?”也许是因为最近一直卧病在床的缘故,公爵似乎颇有些忧郁似的,“我确实是该为之后做做打算了。”

“爸爸?”也许是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他的儿子连忙开口,但是却被公爵做了个手势给阻止了。

“夏尔,我之前从夏洛特那里听到了一些事情,嗯……我就是说你和德-博旺男爵打算在企业投资上面进行合作的设想,”公爵仍旧看着夏尔,目光中却好像多了一些莫名的意味,“看上去似乎十分有趣。”

“嗯,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框架而已,未会搞成什么样还弄不清楚呢。”夏尔好奇地看着公爵,“怎么,您也有兴趣投入吗?”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当然有兴趣了。”公爵点了点头,“我仔细估算了一下,确实是有十分可观的前景,只要在金钱上和政治上有你们作为后盾,那么我是十分看好的。”

“如果您喜欢的话,当然可以投资了。”并没有经过什么考虑,夏尔马上同意了,“不过,我说了,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框架而已,我们并没有什么需要注资的地方。不过等到未我们的企业开始公开发行股票的时候,我可以让您拥有优先的购买权……”

“不,我不是指这个,仅仅投资的话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公爵突然提高的声调,“我的意思是,我们,特雷维尔公爵一家,能不能也成为董事会的一个成员?”

夏尔的心骤然抽紧了,不得不说特雷维尔公爵的提议很出乎他的意外。然后他偷偷看了一眼夏洛特父女,发现他们都是一脸的平静,貌似早就已经知道了公爵的打算了——或者说,他们早就商量好了。

“成为董事会成员?”按捺住心里骤然升腾的不悦感,夏尔平静地说了下去,“当然可以啊,我是没有反对意见的,要不之后我们就同德-博旺男爵商量商量吧?”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公爵皱了皱眉——夏尔的回答很明显就是推托了,博旺男爵怎么会同意出现董事会席位当中自己家和特雷维尔们3:4的局面,除非同步增加。但是博旺家族并没有其他靠谱的亲族,所以男爵肯定是不会同意这样的提议的。

“夏尔,不用这么麻烦,”沉默了片刻之后,公爵重新开口了,“我的意思是,让现有席位中的一席,流转到我们这一边。”

嗯?这是什么意思?夏尔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夏洛特,难道她想要退出吗?

很快,他的疑惑就被解开了。

“夏尔,芙兰也长大了吧,长大之后让她和菲利普结婚怎么样?”公爵微笑着,语气好像都柔和了很多,“她年纪和菲利普差不多,彼此之间应该会有不少共同的话题。”

刚刚送到夏尔嘴边的酒杯,被轻轻放下了。

他抬起头直视着自己的堂爷爷,一瞬间早已经忘却了这种目光有多么不合礼节。

他所说的菲利普,当然不是指他也不是指他儿子,而是指他的长孙、未的公爵继承人菲利普。如果他们结婚了的话,确实芙兰的席位会流转到公爵家没错。

这个其实并没有什么害处,而且家族内婚在这个时代是常有的事,丝毫也不足为奇,说到底自己的婚姻不也是家族内婚吗……

“我不同意。”夏尔脱口回答。

“夏尔?”夏洛特在旁边抓住了夏尔的手,好像有些奇怪于他的反应一样。

“为什么?”即使遭遇到了如此对待,公爵仍旧一脸平静,“夏尔,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坏事啊。你在担心什么吗?即使这样安排,我们这边也不会去碍你的事,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另外,其实维克托也不反对这样的安排……”

已经和爷爷沟通过了?见鬼……夏尔此刻的心绪变得更加凌乱了。

“芙兰还小,我们现在也没法考虑那么多吧?”在公爵似乎能够洞察一切的眼光前,夏尔略微显得有些罕见的狼狈起,局促不安地回答着,“况且……这种事并不能够由我擅自做主吧,等她自己长大了再决定最好……对,就是这样,等她自己长大了决定吧。”

公爵静静地看着夏尔,一直看着,显然并没有被夏尔这种明显是现编的说辞给说服。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仍旧没有发现夏尔有打算改口的迹象。

“都已经夜深了啊……”他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我有些疲惫了,想要休息一下。夏洛特,你也带着夏尔去休息一下吧。”

“嗯,我确实想要休息一下了。”夏尔连忙也站了起,接着忙不迭地离开了饭厅。

夏洛特看着父亲和爷爷,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也跟着出去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