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七章 助手与惊恐

第八十七章 助手与惊恐


                

夏尔结束了自己在南方的活动,重新回到了巴黎城当中。虽然路易-波拿巴总统的突然回归打乱了原本的预定安排,但是夏尔并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独自代替他完成了原本的巡视工作,并且以自己的口才和利益的诱惑,为波拿巴党人在南方拉到了不少的支持者,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当然,即使回到了巴黎,也并不代表他有时间悠闲度日,仍旧有大把的公务和私人事务,以及阴谋诡计等着他处理,所以他很快就重新回到了原本的那种忙碌的节奏当中。

等到他处理完所有公事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放的时候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得不到休息的空闲。

顾不得满身的疲惫,他很快就在府第内的会客室里,找上了她妹妹的女伴玛丽-德-莱奥朗侯爵小姐。

“先生,您可总算回了!”玛丽好像松了口气似的。“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多事情我们都很难办……”

“所以我现在不是回了吗?”夏尔笑着回答,然后在招呼仆人送上两杯咖啡之后,他就让仆人离开了房间。

接着,他往咖啡当中放了糖,然后慢慢地用勺子摇晃了起。

“那么您现在可以好好跟我说说了,我现在有的是时间听。”

“那么您想从哪一部分听起呢?”玛丽也露出了笑容,像是开玩笑似的回答。

“就先从债券的事情说起吧……市场上差不多已经听到有关于这个的传言了吧?反响怎么样?”夏尔看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拿起咖啡,小小地了一口,“哦。这味道还真不错。”

“没错,先生。”虽然夏尔神态轻松随意,但是玛丽还是认真以对,“现在市场上确实已经听到了铁道部即将公开发售债券的消息了,因为有国家担保的关系,所以大家的反响颇为热烈,基本上都持乐观态度。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发售了的话,市场能够以票面价值甚至更高的价格吸收这一批债券,应该是可以预期的。”

“这可是几千万啊。这都能完全地接受吗?”夏尔有些意外了,“有这么热烈吗?”

“真的有,请相信我的判断。”玛丽笃定地看着夏尔,“这是我在市场上观察得出的结论。”

“好吧。既然这样。我相信您的判断。那还真是个好消息啊……”夏尔又喝了一口咖啡,然后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片刻之后,他重新抬起头看着玛丽,“那么您觉得市场上到底能够接受多少?如果在第一批债券之后,很快就出现了第二批甚至第三批的话。”

“有这么多吗?”玛丽也吃了一惊。

夏尔没有回答。

“一开始的话,因为市场有心理预期,也许能够筹集到上亿的债款也说不定……”明白了夏尔的意思之后,玛丽重新定了定神。“不过如果短时间内就大量筹资,恐怕不会一直都这样顺利下去……”

“能够有这么多。已经不错了。”夏尔仍旧沉吟着。

“先生,您为什么要如此急迫呢?您这种做法,恕我直言,短期虽然可以募集大量资金,但是长期看,反而有害,会伤害到铁道部的信用。”眼看夏尔已经做出了决定,玛丽有些不解地看着夏尔,眼中满是疑惑,“依我看根本不需要动作这么快啊?以现在的市场反响看,只要稳定地以固定频率发售债券,市场是完全能够吸纳这些债券的,这样的话债券的价格也可以保持稳定……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

“您说得没错。”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如果时间足够的话,细水长流当然最好。”

“您的意思是时间不够?”玛丽敏锐地感觉到了问题,满面都有些惊诧起,“难道政治上……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不用紧张。”夏尔笑着摆了摆手,“托上帝的保佑,总统先生的地位尚且稳固。”

“那您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因为,就算总统先生的地位稳固,我也不能保证我或者部长先生会一直呆在那里。”夏尔轻轻地叹了口气,“德-莱奥朗小姐,您是个聪明人,现在又是我的助手,所以我也不瞒您——您能看到吧,政府的内如今变换有多么频繁?天知道几年后这个部还是不是我能做主的地方……如果真的不是的话,接替我的人还会不会沿用我的规划,也是一个大问题。政府因为政党更迭或者接任者的嫉妒心理而朝令夕改的例子,我们面前可比比皆是。”

接着,夏尔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所以,我仔细考虑了之后,觉得想要完成我初步的铁路规划的话,还是先造成既成事实比较妥当。”

“也就是说,您打算先大量筹集资金,让您规划的几条铁路线先开工?”思考了片刻之后,玛丽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没错!我就说您很聪明吧!”夏尔拍了拍手,“我就是这么考虑的,先筹完资金,然后直接开工,这样就算中途我因为意外得走人了,因为已经开始建设了,接替我职位的人就算想要废除我的计划,也完全停不下。”

“原是这样……”听完了夏尔的解释之后,玛丽感叹了起,“政府可真是奇怪,想要做点事还要花这么大心思!”

“很抱歉,我国政府的体制就是这样,人人都以妨碍他人为荣。”夏尔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别担心,我仔细估算过的,风险不会很大,顶多是有些损失而已。况且,就算真的出了事。我倒也可以保证,最后倒霉的不是我……”然后,他轻轻地瞟了对方一眼。“现在,我已经跟你交了底儿,您应该明白之后怎么做了吧?”

“嗯!我知道了,”玛丽了然地点了点头,“债券发行之后我们就短期持有一下,在您发行新的债券之前就全部清空出去,接着让他们哭去吧!”

“对。就是这样,”夏尔十分满意地回答,“所以说。您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助手……您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您真是厉害,先生。”玛丽一直盯着夏尔,“太厉害了!才这个年纪就能如此游刃有余!”

“…………还好。”

接着,夏尔和玛丽又商谈了其他几个的问题。直到都得到了夏尔的指示之后。玛丽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先生,现在需要您解决的问题都已经被解决了,剩下的我都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很好,辛苦你了,玛丽。”夏尔点了点头,仍旧温和地笑着,“我会用足够的报酬回报您的辛劳的。我说过,您是我的合作者。”

他这句夸奖是发自内心的。确实。他对这个助手很满意——一个有脑子,很低调。又从不用无聊的道义观念阻碍行动的助手,确实是最符合他需要的那种助手。

因为难得地被夏尔用“你”和“玛丽”称呼,玛丽不禁睁大了眼睛。片刻之后,她才回过神,“没什么,先生,能够为您这样的杰出人才服务,是我的荣幸。”

“就算您这么夸我,我也不会为您涨薪的啊。”夏尔笑着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然后站了起,打算回去休息。

但是,他发现,玛丽还坐在那里,好像有些犹豫的样子。

“怎么了,玛丽,还有什么事吗?”好奇之下,夏尔又重新坐了回。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啦……”玛丽好像有些欲言又止,期期艾艾地一直说不出。

“到底什么事?”夏尔微微有些奇怪了,“不用犹豫了,告诉我吧。”

似乎是得到了夏尔的鼓励一般,侯爵小姐终于下定了决心。

“是关于芙兰的事情。”

“嗯?什么?”夏尔连忙追问。

“就在前几天,芙兰跟我说她要去见个朋友,然后让我带着她出去了……”玛丽有些不安地看着夏尔,“我看她态度坚决,所以就照办了。”

夏尔静静地看着玛丽,一言不发。

“结果……结果……带出去了……之后……”玛丽在这种视线的压迫下,愈发不安了,话音都有些颤抖了起,“她把我带到了一个年轻人的家里……然后告诉我说那个人是她的朋友……接着……接着他们聊了好一会儿……先生,您知道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朋友吗?”

夏尔仍旧没有说话。

“先生?”玛丽鼓起勇气问。

“男的?”夏尔终于开了口。

“是的,是男的。”玛丽点了点头,“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不对劲……”

“所以,您想要告诉我的情况就是——您把我妹妹,带到了一个青年人家里?”夏尔低声问。此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生硬,表情有多么冷漠。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真的会死的!

在巨大的惊恐之下,玛丽感觉心脏都要停跳了一般,她发现自己之前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我当时不知道情况啊,只是芙兰跟我说她要去见朋友,我以为……”她连忙为自己辩解起。

“那么当时您为什么不直接拉她走?”夏尔冷冷地问。“就让她见了?”

“当时我以为您知道这个朋友是谁,没准儿还是您的朋友呢。”玛丽小声回答,“不过您放心吧,我当时一直呆在他们旁边,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一直在谈论芙兰的艺术品评论而已……”

“您想用这种话掩饰自己的无能吗?还是愚蠢?”夏尔慢慢地站了起。

夏尔的影子盖到了玛丽的头上,她只感觉有一种全身麻痹般的无力感,就好像在猎豹面前的羚羊一般。

如果真的再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就要完了……少女在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先生,您也要讲道理啊!”她闭上了眼睛,大声喊了出,“为什么您要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是她一定要这么做的,这难道能怪我吗?”

她的尖叫声,终于惊醒了夏尔。

夏尔又重新坐了回去。然后,繁杂的思绪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

玛丽刚刚说的这些事,完全击碎了他之前的好心情,一瞬间的恼怒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他无意识地扫了玛丽一眼,发现对方现在还残留着惊恐,脸色发红,眼角甚至还有泪光浮现。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夏尔心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叹息,因为他平生最讨厌的是迁怒于人——从玛丽的描述看,这确实不是她的过错。

说到底这是过错吗?

如果是21世纪,女孩子跑去见朋友——哪怕是男性的——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吧?

不,即使是在19世纪,社交场上这样的事情也比比皆是,并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可是为什么会这么恼怒呢?夏尔满心疑惑。

好吧,不管怎么说,妹妹突然多了一个不知道根底的朋友,总归不是一件可以让人放心的事。

“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片刻之后,稍微定了定神的夏尔,勉强地问。

“伊泽瑞尔-瓦尔特……”玛丽依旧畏畏缩缩地看着夏尔,然后将那天所见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夏尔。“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将他的住址也告诉您……”

“原这人还在我的手下工作啊,还真是巧呢。”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眼看对方如此不安的样子,于是就笑着安慰了对方一句,“好了,别这么紧张,您知道的,我是一个脾气很温和的人。”

接着,他再次站了起,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帕,轻轻地擦拭着对方眼角上的泪水。

“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他叹了口气。

“……没关系。”玛丽垂下了头。“您也只是担心芙兰而已。”

脸上微微传的触感,让她感到了一阵如释重负,因为接下再发生什么,就不用她承担责任了。

芙兰,对不起,违背了你的嘱托,可是我也害怕啊……在一种莫名的对好友的愧疚之下,她在心里默念了起。

“那么,接下您继续陪伴在她的身旁吧,有什么新的问题一定要告诉我。”夏尔的声音有了一些疲惫,“我先去休息下。”

“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