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一章 情投意合?

第九十一章 情投意合?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霞光开始笼罩大地。对这座城市的多数人说,现在差不多是应该回家休息、为明天的工作储备精力的时间,但是对某些人说,这却恰好是社交界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

在迪利埃翁家族的宅邸中,仆人们纷纷忙着张灯结彩,把一个月前的丧事的最后痕迹给努力抹除了。

虽然老伯爵的突然离世仍旧给这个家庭留下了一些悲伤,让他们的欢庆也变得含蓄而有保留,但是他们毕竟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冲淡一个月之前的噩耗所带的阴影。

“玛蒂尔达,怎么了,不开心吗?”

在伯爵府的花园当中,朱莉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担心地问。

“嗯?啊……没有啊,我很开心。”一直正仰头看着漫天霞的玛蒂尔达,好像刚刚被惊醒了似的,连忙回答。

虽然她的面孔上并没有多少证据正面这句话,但是朱莉姑且也就接受了她的答案。

“那就好。”朱莉点了点头,“今天可是你的宴会呢。”

然后,像是恶作剧似的,她又有些促狭地笑了起,“别忘了,特雷维尔先生也要,如果不打起精神的话,可是会怠慢客人的啊。”

“就算不用这么紧张也可以的吧?我们又不是非要讨好他不可。”玛蒂尔达微微皱了皱眉头,“爸爸妈妈也真是的……”

“也谈不上讨好吧?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把握住一个难得的结婚对象而已,毕竟他们可是被我伤透了心。可不希望你重蹈覆辙……现在像他这样年轻有为有门第卓越的年轻人,可是很少很少见了。”朱莉仍旧笑着回答,“当然了。如果你能够迷住他,那就太好了!”

“说什么迷住啊,哪有那么容易。”玛蒂尔达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我这么没有魅力……”

“谁说得!”朱莉不满地打断了妹妹的话,然后伸出了双手,扳住了玛蒂尔达的双肩,让她和自己对视起,“我的妹妹这么漂亮。怎么可能会不讨人喜欢呢!你看看这皮肤多白?头发多细滑?五官多么精致?人有多么聪明?只要稍微了解你一点的人,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也说得太过了吧……”玛蒂尔达有些尴尬了。“我只是个戴着眼镜而且不通情趣的女孩子而已……”

“一点也不过分,就算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也知性极了,太好看了!卖弄风情的这一课虽然你还没学会,但是总可以慢慢学的嘛!”朱莉继续说了下去,“好啦。别担心那么多。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接着,她就拉着自己的妹妹离开了花园。

………………

当夏尔到迪利埃翁伯爵府的时候,宴会已经差不多就要开始了。

当仆人们通报上他的名号时,迎出迎接他的正是今天宴会的主角、迪利埃翁一家的二小姐玛蒂尔达。

“迪利埃翁小姐,生日快乐。”

夏尔连忙向玛蒂尔达献上了祝福,然后递上了自己的礼物。

“谢谢您赏光驾临,先生。”玛蒂尔达也连忙向对方行了礼。只是夏尔却感觉她好像有些畏缩,像是害怕什么似的。

接过了夏尔的礼物之后。玛蒂尔达原本理应再去应酬另一位客人的,但是她却好像有什么事情似的,有些踌躇地看着夏尔,欲言又止的样子。一时间,两个人好像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啊,您有什么事吗?”夏尔好奇地问。

“嗯……芙兰今晚没吗?”犹豫了很久之后,玛蒂尔达突然问。

“她最近因为有些事,所以不了了,她还让我跟您道歉呢。”夏尔马上回答,“所以我也特地为您准备了两份礼物,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哦,当然了,我怎么会……怎么会生她的气呢……”玛蒂尔达勉强地笑着,然后微微抬头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嗯……我有个请求,不知道您能否答应?”

“您尽管说吧?”夏尔有些好奇了。

“嗯……等下……等下舞会开始的时候,您能否与我共舞一曲?今天好像的年轻人当中……嗯……合适的没有几个……嗯,您明白的。”玛蒂尔达断断续续地总算说出了。

“当然愿意了,这是我的荣幸。”夏尔忍不住笑了起,“不过,玛蒂尔达,今天您怎么了?这可不像您啊?”

“只是因为有些激动而已……没什么。”玛蒂尔达低下了头。“那么,请您记得刚才答应我的事情啊。”

“好的。”夏尔再度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她去迎接新的一位客人。

因为是上流社会有名的门第,所以虽然只是一个小型的宴会,但是此时伯爵府中依旧高朋满座,不过都是以年轻人居多。夏尔时不时地和认识的人打招呼,最后和玛蒂尔达的姐夫吕西安攀谈了起。

虽然一直在听吕西安谈论他随军远征意大利时所碰到的奇闻异事,但是夏尔间或也用眼角暗中关注中玛蒂尔达,因为她之前的表现给他的感觉太奇怪了。

在他不动声色的观察下,玛蒂尔达正客气地接待每一个客人,偶尔也和朋友聊聊天,但是在夏尔看,此时的她却没有任何激动或者开心的心情,仍旧平静地看着大家,游离于整个宴会之外,好像今晚她不是主角而是一个角落里的看客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夏尔觉得这才是真正正常的玛蒂尔达。

也就是说,和我攀谈的时候,她才会变得有些不正常吗?再加上。她还要求我和她共舞……那么会不会是,她在暗恋我?

夏尔突然被这个想法弄得有些心驰荡漾了起——虽然已经确定了和夏洛特的婚事,但是人总是会为此开心的。

嗯。到时候拒绝她的时候就温和一点吧,尽量不要伤了她的心。带着这种飘飘然的情绪,他悠然地想。

………………

随着乐曲的演奏声,夏尔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和玛蒂尔达共舞在了一起,出乎夏尔意料的是,虽然看起有些冷漠甚至木讷。但是玛蒂尔达的舞姿却十分轻盈,简直可以和那天的萝拉相比了。

“他们可真是般配啊,”朱莉在旁边坐着。看着两个年轻人的舞姿,然后转头看向了吕西安,“亲爱的,你说是不是呢?”

“啊。确实很般配。”吕西安也点了点头。“不过我听说夏尔好像已经……”

似乎是感觉这时候说这个不太合适,吕西安很快就住了口,继续欣赏起两个年轻人的共舞。

此时的夏尔和玛蒂尔达,已经感觉不到旁人在说什么了,他们已经沉浸在舞蹈当中,伴随着轻柔舒缓的圆舞曲,好像是在林间漫步一样。

随着舞蹈的节奏,玛蒂尔达初时的畏缩已经无影无踪了。轻松随意地随着夏尔踏出舞步,看上去确实是在享受着自己的生日宴会。

“您今晚可真美啊。”夏尔适时地恭维了一句。

“谢谢您的夸赞。”玛蒂尔达也笑着回答,“您今晚同样也是魅力十足。真难为您了,好像什么事都要做一样,大忙人还要我这儿。”

“这是我的荣幸,我一点都没有觉得麻烦。”夏尔连忙回答,“况且,您的父亲是我的上司,我讨好他的女儿不是应该的吗?”

“呵呵……”玛蒂尔达笑得更加深了,“看不出您可这么尊崇我的父亲啊……明明那天我们不是一起……”

说到这里,她突然住口了。

夏尔当然明白为什么了——那天玛蒂尔达在情妇的床上把父亲拉了出,可不是什么好见人的事情,玛蒂尔达当然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一想到这里,两个人会心一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等到这支曲子跳完之后,夏尔同玛蒂尔达一起走向休息的地方。

“说到我的父亲,他好像很欣赏您呢,经常跟我提起您……”走了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看着夏尔,轻轻地摊了摊手,“所以今天他一直叮嘱我说要好好招待您。”

“我十分感谢他对我的栽培和厚爱。”夏尔严肃地回答,好像那个一直在密谋对付部长下的人不是他一样。“所以也乐意陪您解闷开心。”

“是吗?那就太好了,他们听到了这话肯定会很开心的。”玛蒂尔达又笑了笑,眼中好像若有深意。“可是,对他们说,今天的宴会可不止是帮我庆祝下而已啊,他们可是有别的打算的……”

夏尔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他刚想开口,玛蒂尔达就继续说了下去。

“没错,他们就是想给我找个合适的婚姻对象。很简单,他们对姐姐失望了,所以希望能够让我找一门好亲事,帮助家族…………”

接着她看着夏尔,“目前看上去,您好像很得他们的中意呢。”

呃,果然是这样……夏尔心里叹了口气。

“那么您是怎么想的呢?”他小心翼翼地地看着玛蒂尔达。“难道您不反对吗?他们这样决定您的未……”

玛蒂尔达回给夏尔的眼神,让他感觉自己问了一个蠢得不行的问题。

“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虽然谈不上什么爱不爱的,如果是您的话,我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无法忍受的。”玛蒂尔达突然说,她的脸上虽然有些尴尬,但是语气却仍旧十分平静,显然她早已考虑过很多次这个问题,“很抱歉,此时我应该满脸昏红,低着头小声说我爱您……但是,我……果然还是做不到。我只能说,如果您真的选择了我的话,我会按照上帝所教导给我们的那样尊敬您,帮助您。并且试着以后爱上您——当然这一点我就无法保证了,想必您也不会介意。怎么样?您能够接受吗?”

当快速地说完这一通话之后,玛蒂尔达马上别开脸去了。显然。她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随意,而是鼓起勇气才说出这席话的。

少女异乎寻常的魄力,让夏尔一时间也呆住了,说不出话。

良久之后,他也向另一个方向别开了自己的脸。

“我真的很感激他们对我的看重,但是,很抱歉……我已经和人缔结了婚约。”

玛蒂尔达回过了头。

“果然如此啊……”她轻叹了一口气。但是好像并不显得意外,“是那位德-特雷维尔公爵小姐吗?我好像听说过一些传闻,没想到是真的呢……”

“我很抱歉。”夏尔仍旧没有收回自己的视线。显然还是有些尴尬。

然而,玛蒂尔达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呵呵,太好了……”玛蒂尔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如释重负了似的。“这下我终于不用担心该怎样面对您了!”

“嗯?”夏尔惊讶地转过了头。

“自从知道了父母的意思之后。我一直在担心,不知道该如何同您往,深怕惹得您不开心,也让父母失望,现在这样真实太好了!”玛蒂尔达的喜悦看上去是发自内心的,她笑着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我们终于又能做朋友了。”

……也就是说刚才我只是自作多情而已吗?

夏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吧。这样其实也好。

“看爸爸又得失望了啊……”玛蒂尔达轻笑着喝下了一口酒,“不过。最近的话我请您最好不要跟他说这事儿,不然他们马上又得给我找一个新的目标了,我又得对另一个人伤神——嗯,至少先让我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好的,这个倒是没有问题。”夏尔连忙答应了下。

“我就知道您够朋友!”玛蒂尔达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喝光了,然后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夏尔的手,“,我正好有些东西想要给您看看呢!”

不容夏尔分说,她拉着夏尔就往一个方向离开了大厅,丝毫没有顾及大厅中其他人们的视线。

“看样子十分顺利呢,亲爱的。”看着两个年轻人离开的背影,朱莉笑着朝吕西安说。

“啊,大概吧。”吕西安含糊地应了下,心中猜测自己之前听到的那个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

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玛蒂尔达将夏尔带到了一间房间里。

这间房间装饰十分简单,除了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之外,只是窗户边有几个醒目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分明别类的书籍和文件,书桌上也摆满了各种信札。

“这里就是您的卧室?”夏尔惊奇地看着玛蒂尔达。

“对,是的,这里就是我的卧室。”玛蒂尔达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一块绸巾擦了擦自己的眼镜,“很冷清吧?姐姐也说过了,一点女孩子气都没有,所以我一直不敢带您过呢。嗯,现在经您这样一说,倒是不用介意这个问题了……”

“其实……其实也不错啊。”夏尔笑着回答。“这样的布置,倒是很有玛蒂尔达的风格呢。”

“谢谢您这么说,其实不用恭维我也能够受得住的啊。”玛蒂尔达也笑了起,“您等一下吧,我马上就把东西给您。”

接着,不等夏尔回答,她就快速走到一个书架之前,然后不停地搜检起,最后抽出了一个文件夹。

然后,她拿着文件夹,又走回到了夏尔的面前,“特雷维尔先生,我要给您的是这个。”

“嗯,好。”夏尔接过了文件夹,随意翻看了起,然后他很快就明白了过,“这些都是您爷爷的文稿?”

“是的,这些都是我爷爷生前留下的文稿,不过都是我写下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然后神色间突然有些黯然,“爷爷当年很多文件,都是他口述然后由我代写的。他过世了之后,我把一些自己觉得重要的文件挑选出收集到了一起,这只是一部分而已。这些论述我都分门别类好了的,有说国内政治的,有专门谈论外交的,还有些是纯粹记录对某些人的看法……”

“哦!那还真是好东西啊!作为老一辈政治家,迪利埃翁伯爵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能够借鉴到他的智慧,对我们这些人一定会很有帮助的。”夏尔顿时感到有些吃惊,然后更加细心地翻看了起,“嗯,玛蒂尔达,多亏了你。”

“我只是帮忙整理了一下而已,真正厉害的是我的爷爷,不是吗?”玛蒂尔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特雷维尔先生,不知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谈的事情吗?”

“嗯……”夏尔沉吟了一下,“好像我们当时在下棋,然后谈到了奥地利人?”

“对的,就是如此。您说了一些关于奥地利人的评论,意思正好同爷爷之前和别人说的差不多。”玛蒂尔达点了点头,“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年轻人好厉害啊,居然能够和爷爷想的不谋而合!”

然后她将文稿翻动到了某一页上,“您看,就是这里,爷爷在给一个朋友写信的时候提到的‘可怜的奥地利帝国现在衰颓腐朽到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它已经成为了一具僵尸,死气沉沉,无可救药,谁也无法使它焕发生机。它现在的君主是个白痴,而被寄予厚望的弗朗茨-约瑟夫也只是这具僵尸上一道新的脓疮而已……然而,正因为如此,它对我国才更有被利用的价值……’”

接着,她看着夏尔,“所以,当时在我从您家里回去了之后,就跟爷爷说了您的见解,他也十分惊诧,说您未必定大有前程呢!”

“原是这样……”夏尔有些惊奇地继续翻开着文稿,发现不只是关于奥地利人,已故的迪利埃翁伯爵,在其他很多地方的观点都和他十分一致,还有一些观点则让他在意外之余感到有些启发。

于是,在翻看了一会儿之后,他郑重地看着玛蒂尔达,“玛蒂尔达,如果方便的话,这些文稿能不能够借给我看一看呢?”

“如果不肯的话,我干嘛还要把您带到这里呢?”玛蒂尔达又笑了起,“当然可以了,先生,您尽管拿过去吧,反正在爷爷过世之后,还能够在意他的也只有您一个人了而已。就连爸爸也……”

似乎是觉得背后议论自己的父亲不好,她马上转过了话题,“特雷维尔先生,不用想办法讨好您之后,和您聊天真是太愉快了!现在能找个合得的朋友真是太难了。”

“我也是这样。”夏尔也同样点了点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