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章 掩饰与邀请

第九十章 掩饰与邀请


                也许是实在太过于疲惫的关系,夏尔睡得很沉,直到天已经大亮了之后他才醒了过。而当清醒了过之后,他发现自己仍旧保持着昨晚沉沉睡去时的姿势,而他的妹妹,仍旧伏在他的怀中。

她现在依然闭着眼睛,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十分均匀,显然还在沉睡当中。虽然头发凌乱眼角还有泪痕,但是少女的丽色仍然遮掩不住,像是童话当中的睡美人一般。

既然是睡美人,那么要不要个唤醒之吻呢?夏尔突然开玩笑般地想。

呃,还是算了,片刻之后他自己否定了这个想法。

接着,他小心地将芙兰推开,打算下床。然而虽然动作很轻,但是芙兰仍旧被惊醒了过。她的眼睛慢慢睁开了,湛蓝的双瞳逐渐有了焦距,最后汇聚到了夏尔的身上。

“啊,早上好,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夏尔连忙笑着打了个招呼,“我得起床了,要不您继续睡一下吧?”

渐渐回过神的芙兰,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了,谢谢,我也已经睡够了。”

“那么,你先闭上眼睛吧,我换一下外套。”

“有什么可看的啊,都看了多少年了。”

“那也好吧,差不多也该到了早餐的时间了,我们去吃早餐吧……啊哟不好!”夏尔换好了外套之后,原本还在笑着,突然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脸色突然难看了起。连忙又转头看向芙兰,“你赶紧回自己房间去吧!”

是的,已经到了早餐时间了。但是他们两个人都还没有就座,夏尔姑且不论,但是芙兰平常基本都是早早就起床的,所以说不定爷爷会让仆人去叫她——也许,说不定已经叫了。

如果仆人发现芙兰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然后原是在她哥哥的房间里过了一夜的话,会怎么样……?

该死。昨天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已经十六岁的妹妹,跑到二十一岁的哥哥房间里睡了一夜,可不是能用一句“她不开心所以我抱着安慰了她一夜”就能搪塞过去的事情吧。如果在仆人们中间引起什么奇怪的流言的话。那就太让人不安了…………

“芙兰,快点起床回去吧。”在这种焦急心理的催使下,夏尔不由得又催了一遍,“等下被人看到你不在房间里就不好了!”

“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嘛……”芙兰好像还没有睡醒似的。慢慢悠悠地从床上走了下。“我只是昨晚在您这里睡了一夜而已,又没有突然失踪。”

“我就是担心这个啊,傻姑娘!到时候有什么流言蜚语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夏尔气得都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仆人可都喜欢传些主人家的闲言碎语……”

然后,他顺手整理了一下芙兰的睡衣,因为刚刚起床的关系现在有些凌乱。露出了胸前一大片的白腻肌肤,“真是的。都到了这个年纪了,也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我已经长大了!”芙兰再度不满地抗议了起。

“既然长大了那就快点儿,不要磨蹭了。”夏尔叹了口气,“不然真要闹出事就完了。”

虽然和女孩子睡了一晚之后,一睡醒就把人往外赶,这好像是一种很失礼行为,但是夏尔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就算现在我赶回去,恐怕时间也晚了吧?”芙兰好像终于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似的,她指了指夏尔床头的座钟,“现在都这个时间了,恐怕早就有人在叫我了。”

“那应该怎么办?”夏尔皱了皱眉头。

“其实这也没什么吧,仆人们要传闲话就随便他们传吧……”芙兰小声回答,不过在哥哥的凌厉视线之下,她总算认真了起,“好吧,那您去找找玛丽的,她现在应该还没有起,等下就让她说我在她房间玩了一晚就行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和她说一下。”夏尔点了点头,然后自己走出了房间,悄悄到玛丽的房间之前敲了敲门。

果然如同芙兰所预料的那样,她的女伴德-莱奥朗侯爵小姐此时确实还在房间里休息,听到敲门的人是夏尔之后,她马上打开了门。

“您有什么事吗?先生?”她毕恭毕敬地问,脸上还带着一些紧张的痕迹,显然昨晚夏尔的突然爆发让她还有些心有余悸。

“嗯,是这样的,昨晚芙兰在我的房间里呆了一夜,我怕有些麻烦,所以等下麻烦您跟他们说一下,说芙兰昨晚在您的房间里玩了一夜……”

虽然他说得十分淡然,但是玛丽显然十分惊愕,她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好吧,此时她的心里,大概会有两种想法。

一种是认为我发怒了之后,把自己的妹妹直接叫到了自己的房间狠狠地训了一晚上;一种是认为,我带着自己的妹妹睡了一夜……无论哪样都不是我想要建立的形象啊。夏尔心里苦笑了起。

如果非要选一种的话,那还是选第一种算了。

“嗯,是这样的,昨晚听了您的报告之后,我非常生气,所以把她直接叫到自己的房间里训了很久。大概是训得太严厉了吧,所以她哭得很厉害,最后就趴在我那里睡着了……”夏尔随口解释起,“哎,现在看我可能确实说得太过分了一点吧。”

“您还真是……严厉啊……”玛丽有些害怕地眨了眨眼睛,“不过,这也是一种爱护吧。”

“嗯,总之等下就靠您了,谢谢。”夏尔点了点头,不再多说。转身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样?”他一回到房间,芙兰就问。

“嗯,很顺利。我已经跟她说好了。”夏尔点了点头,“等下你们一起下去吃早餐吧,我得先走了。”

“您不和我们吃早餐了吗?”芙兰有些奇怪。“早上吃一顿早餐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吧?”

“嗯,部里有些急事,最近在外面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我想我还是早点去处理一下比较好。”夏尔低声回答。“可是爷爷也在等您啊?”

“不,他是在等你。他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所以我就没有必要在旁边碍事了。”夏尔微笑了起。然后,他低下头亲了亲自己妹妹的额头,“本我还有些担心你的。不过看到现在你的表现,我已经放心了。就用现在的态度去面对爷爷吧,不要再让他伤心了……好吗?”

“好的,我知道了。”芙兰轻轻点了点头。

“那么。笑一笑给我看看?”夏尔又捏了捏她的脸。

“才不呢!”芙兰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哈哈哈哈!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啊!”夏尔大笑了起。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帽子,快步走了出去。

一时间,他因为觉得之前有所破裂的兄妹关系好像又恢复到了从前,而感到心情极为愉快,就连脚步也轻快了许多。等下芙兰和爷爷之间大概会再哭上一场吧,然后重新变回到以前那样,他颇为欣慰地想。

………………

早晨的城市活力充沛,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因此马车的速度快不起,直到已经快到十点时候的才到夏尔所供职的铁道部当中——不过。好在这一世已经没人可以跟他考勤了,晚一点上班倒也无所谓。

一路上碰到的职员都恭敬地跟着他打着招呼,虽然没有多少敬意,夏尔也毫无热情地点头致意,一边快步地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中。然后,他招呼自己的专职秘书克莱芒到自己的办公室。

“把目前最需要我解决的事项交给我。”在自己的亲信面前,夏尔褪去了自己刚才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

“好的,先生。”克莱芒连忙答应了下,然后从自己手中的文件中抽出了一叠递给了夏尔,“我已经分门别类好了,这是您目前最需要处理的那些。”

“很好,谢谢你。”夏尔点了点头,接过了文件,放到了自己的桌子上。

“另外,还有一件事。”克莱芒仍旧低着着,“是部长先生的秘书刚才跟我说的,说是只要您一就报告给您。”

“什么事?”

“部长中午想和您一起喝杯咖啡。”

“哦?好的,我知道了。”夏尔挥了挥手让克莱芒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埋头与那些公文苦战了起。

………………

等到了中午之后,夏尔直接就走向了部长的办公室。

“哦,夏尔!”一看到夏尔之后,新一代的德-迪利埃翁伯爵满面都堆起了笑容,“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请坐。”

“我也一样。”夏尔恭敬地回答。

“哎,真是抱歉……”在夏尔落座之后,迪利埃翁伯爵长长地叹了口气,“之前因为……结果我休息了这么久,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和那群混蛋对抗。我已经看了会议记录了,这群混蛋真是嚣张,我们一定要整治他们!”

“没关系,我一个人能够应付他们。”夏尔还是一脸的严肃,“更加艰难的是您这边吧?看到您已经从悲痛中走出了,我很为您感到高兴。”

“哎……这是上帝的旨意,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再艰难也只能接受了,我的父亲已经走到那个年纪了,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迪利埃翁伯爵再度叹了口气,虽然显得还是有些颓丧,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样茫然无措了。“死者已矣,接下的事情,我们只能咬着牙继续挺过去。”

“您说得对,我们只能向前看。”夏尔连忙附和了一句。

“我的父亲虽然离世了,但是他的朋友、他的关系都还在,而且我还有你和阿尔贝这样的好部下。”部长微笑地看着夏尔,“所以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夏尔,接下我们继续努力吧,别忘了我之前和你说的,只要联合起,我们是谁也不怕的!”

哼,失去了名望卓著的迪利埃翁伯爵之后,这个家族的影响力看是要日渐衰落了,对付起恐怕更加简单了吧……死得真是时候啊。夏尔在心里冷冷地说。

“下,伯爵的离去是我国的重大损失,但是我对您也同样充满了敬佩,我深深地为能够和您共事而倍感荣幸。”他充满感情地看着部长下,“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始终会站在您这边,给予您不遗余力的支持的,请相信我吧,我这是发自内心的承诺。”

“谢谢你,夏尔。”

显然,部长被夏尔这充满了感情的表述给感动了,手都微微颤抖了起。

“今天叫你,是想给你一个邀请。”

“邀请?”

“嗯,后天是玛蒂尔达生日,我们要给她办个舞会,你给她捧捧场吧。”

“好的,我没有问题。”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