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六章 债券

第八十六章 债券


                

“先生们,我们都能够看到,在当代,铁路对国家商业的发展的作用,是怎么高估也不为过的。它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可以排除一切干扰,定时、定点地实现大量物品和人员的运输。只要铁路所经之处,商业就会兴旺发达起,所以我们可以说,铁路就是现代文明的基石。”

在一片寂静当中,站在讲台上的夏尔,对着台下的听众们侃侃而谈。

“在两个世纪之前,先人们孜孜不倦的努力,给法国构筑了一个庞大的运河体系——包括离在座各位不远的南运河。如今,两个世纪过去了,难道后人不该以更加辉煌的成就向这些先辈致敬吗?”

【南运河,又叫朗格多克运河(cnl-du-lnguedoc)或者双海运河(cnldesdeux-me),是法国南部一条连结了大西洋与地中海的运河。运河东起地中海港口埃罗省的赛特港,西至上加龙省首府图卢兹附近与加龙河相接。

运河主干长为240公里,整个航运水系涵盖了船闸、沟渠、桥梁、隧道等328个大小不等的人工建筑。运河建于路易十四时代的1667年至1694年之间,是17世纪法国的重要工程,也是法国运河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在18-19世纪,法国主要的货物运输就依靠】

他的听众,当然不会是泛泛之辈。这些人都是地方的贵族和资产者们——也就是,都是有钱人。他已经耗费了颇多的精力,试图向这些人宣扬铁路的好处——不过。有钱是一回事,是否肯捧他的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正因为如此,为了国家的繁荣和民众的福祉,总统先生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铁路建设。此举势必将会极大地促进我国的经济发展,最终……”夏尔扫视了下面的听众一圈,“也将使得诸位在国家经济的发展当中得到应有的实惠。”

果然如同他所料,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这些精明的听众总算才有了一些反应。

“既然总统先生能够给国家带和平,那么他也能给国家带繁荣,前一个波拿巴引领民族追逐荣誉。后一个波拿巴将使得民族走向富裕——他们为国家奉献一切的精神,值得钦佩,他们的理念,也值得支持!所以。我请求诸位在以后的地方选举当中。支持那些认同总统先生理念的人,只有这样,总统先生才能够毫无阻碍地施行他的那些优越理念,带领诸位在和平和繁荣当中积累更多财富,谢谢!”

在夏尔提高了声调之后,稀稀落落的掌声从座位上响了起。

“我再次强调一遍,支持总统先生,不是为了他一个人。而是为了我们自己!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从中获利的事业!”夏尔突然又重新开口了,而且提高了声调。“而且这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是切实可靠的行动!为了推进国家的建设,在总统的促进之下,政府成立了铁道部,而我……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是铁道部的国务秘书,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有理由相信总统先生的决心!最后,告诉大家一个消息,铁道部的第一期债券已经准备妥当了,很快就将公开发行,虽然具体的细节还没有敲定,但是我可以保证这将是非常优惠的投资。所以大家看,只要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我们就不会毫无收获。所以,请大家到时候踊跃认购!”

“太好了!”

“我们都支持总统先生!”

不同于刚才的冷淡表现,他最后的鼓动得到了这些人的热烈应和,人们纷纷鼓掌欢呼,甚至还站了起。显然,他发布的这个消息得到了每个人的欢迎。

总算没有冷场,夏尔在心里松了口气。

………………

傍晚时分,总算从不间断的应酬活动当中脱开了身的夏尔,选择了以散步舒缓心情。

此时太阳已经即将下山了,金黄色的阳光将整个世界染成了一种虚幻的色彩,夏尔走在乡间的小路中,呼吸着不同于城市的清新空气,突然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而在他的旁边,小溪静静地流淌着,在微风的吹拂下,路边的小草也在纷纷摇动着,让人更加心旷神怡。轻柔舒缓的乡间节奏,让夏尔一时间都沉迷于其中了。

“这儿真是不错啊!”再度深呼吸一次之后,夏尔感叹了起,“我们尊敬的达尔马提亚公爵,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养老的好地方!”

“刚时当然不错,等到住了一阵之后你就会觉得无聊了。”他的好友阿尔贝在旁边回答,“要是在这儿得住几年的话,我敢保证你绝对会发疯!这里除了一成不变和昏聩迟钝之外,什么都好。”

“你说得倒也不错。”夏尔微微叹了口气,“要是整天得看着这些蠢驴,我真会发疯。”

“看上去你和他们的交流不太顺利?”阿尔贝笑了起。

“是的,阿尔贝,这些人可真是伤透我的脑筋了,怎么说他们都不为所动!”夏尔抱怨了起,“这些外省人也不知道是精明狡诈呢,还是纯粹是榆木脑袋呢,任凭我怎么说都不为所动!好像一点感情都没有一样!但是我一提到债券,他们就像见了血的苍蝇一样,一直围着我团团转,我算是受够这帮外省人了。”

虽然不如像夏洛特那样讲外省人都看成愚昧无趣的土佬,但是夏尔也无法避免地沾染下了一些这个时代巴黎人对外省人的那种优越态度。至少在他看,今天这些对他的鼓动丝毫没有表示——哪怕只是礼貌性——的那些人。既无趣又令人生厌。

“夏尔,你好像忘了,其实我也是外省人。”阿尔贝看似严肃地回答。

“哦。你不一样,这么多年了,已经被改造得很好了,”夏尔看着渐渐下沉的夕阳,慢悠悠地回答,“你已经是正牌的巴黎人了,比一般的巴黎人还风雅时髦。”

“我该为此感到荣幸吗?先生?”

“当然了。”夏尔点了点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班里见面吗?自我介绍的时候,你很紧张,不知所措。然后跟全班同学说了一大段你的家谱,还有什么什么荣誉,从十二世纪开始说了二十分钟……哈哈哈哈哈,只有外省人才那么干!当时同学们都笑得不行。”

“当时只有你没笑。”阿尔贝也看着太阳。“所以当时我就觉得也许能够同你交个朋友……”

“其实我当时也是很想笑的。只是因为看的小说突然进展到了悲剧阶段,所以没什么心情笑你而已。”

“…………”

在谈笑之间,他们一起到了一个小山包上,然后居高临下地放眼四望。

眼前是一片充满了生机的沃野,一片片被田垄分割开的葡萄园此时正迎它们最重要的时期——葡萄开始开花了。在微风中,看不见的花粉四散飞扬,为秋天的收获奠定坚实的基础。然后,一桶桶美酒就从这片沃野中流淌而出。奔向欧洲各地。

“这是一个多美的地方啊!”此情此景,让夏尔不由得再度感叹了一句。在一种莫名的感情的驱使之下。他拿起手杖,指着面前的虚空,“我们一定要拯救这里!”

“拯救这里?”阿尔贝有些奇怪,“这里怎么了?”

“……没什么。”夏尔很快就重新镇定了起。

至少现在还没有什么。

席卷整个法国,乃至整个欧洲葡萄种植园的狂潮,现在还没有到。

在原本的世界中,帝国时代的1860年代晚期,因为从美洲传的生物入侵,法国境内葡萄园中,根瘤蚜病全面爆发,结果摧毁了超过四分之三的葡萄产量,大量葡萄种植园被迫荒废,并且最终使得法国农业遭受了沉重打击。夏尔宣讲时在座的那些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还会因此破产。

在1868-1871年间,欧洲各国的农业界也进行过不少消除根瘤蚜的研究,包括试验种植、打农药、水淹法、土壤类型研究等等。最后,法国人朱尔斯-埃米尔-普朗松(jules-e迷le-plnchon)和美国人查尔斯-瓦伦丁-莱利(chrles-vlentine-日ley)等人组成的研究小组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那就是将欧洲葡萄枝嫁接到美国土生抗蚜品种的根上,这才使得这种病害得以被预防(而无法根治)。

不过,夏尔当然没必要等到危机全面蔓延之后再去公布新的办法了,他打算在未这种病害出现之初就公布解决办法,避免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突然陷入萧条和破产的境地当中——虽然他确实不喜欢那些对他响应寥寥的庄园主们。

“好吧,我们不提这个了。”眼看夏尔不想再说这个话题了,阿尔贝只好耸了耸肩。多年的往当中,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位好友突如其的的感叹,所以也不会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去了。“最近,按照你们的要求,我已经招募了不少人,都是相当可靠的。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对能够吃上公家的饭十分开心,只要有一个月几百上千法郎,就能让他们什么都干了……”

这个“什么都干了”的真实意思,当然不会是两个人表面上这么斯斯文文了。

“很好,太好了,比预想的还要快!只要把人找齐了,我们接下的事情就方便很多了。”夏尔十分高兴,重重地拍了拍阿尔贝的肩膀,“部长下一定会很高兴的。”

“哦,希望我以后能够让他更加高兴……”阿尔贝微笑了起。

虽然言辞恳切,他的笑容里,带着一种莫名的嘲讽。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假期之后,他们的部长下在克服了丧父之痛之后,已经重新回到了部里,重新履行了他的职责。当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引以为臂助的两个青年助手,竟然都合起伙想要对付他。

“你今天说的债券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夏尔点了点头,“不过,刚刚出的这批可是紧俏货,可没多少份儿会留给这些人,呸,你看他们刚才那个得意劲儿!还真以为他们有资格认购多少似的!”

“他们暂且不论,这次的筹资意义重大,绝对不能搞出什么意外。”阿尔贝郑重地提醒。

“我当然知道,所以早就和德-博旺男爵他们商量好了。就是因为怕出问题,所以我才拖了这么久,现在所有的方方面面都已经考虑到了,我的朋友,不会有问题的。”

“那就好。”阿尔贝也放心地点了点头,多年以,夏尔的表现总是不会让他失望。“夏尔,干得真漂亮!也让我分上一点儿吧?”

“那还用说吗?我早就准备好了,不会少了你那份儿的。”夏尔理所当然地回答,“我说过,我会竭尽所能回报你一直以的帮助的。”

阿尔贝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重新转过身,看向了远方的沃野。

此时,太阳已经几乎完全隐没到了群山之后,原本金色的大地,慢慢被灰暗的颜色渐渐吞噬了。

“这东西好是好,不过还是要注意控制一下吧,夏尔,我最近看你好像完全不顾忌了似的,很快就在筹备第二批第三批了。”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阿尔贝又提醒了起,“摊子如果铺得太大的话,就算有国家的担保,债务仍旧是个大问题——说到底铁路的投资实在太多巨大,除非那些最好的线路,否则回本盈利是短期无法实现的,需要多年的大量投资……”

“你说的对,原本我是想以尽量稳妥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的。”夏尔重新抬起头,看着远方的葡萄牙和辛勤忙碌的农夫们,“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当处于一种比较有利的态势下时,我们可以更加激进地放手去做,不是吗?”

“出了问题怎么办?”

“如果真的出了问题的话……”夏尔突然微笑了起,然后悠然回答,“难道不应该由我们的上司承担主要的领导责任吗?”

“…………”阿尔贝转过头,定定地看着夏尔,然后点了点头。

“好的,夏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