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三章 苏尔特(一)

第八十三章 苏尔特(一)


                “‘大国所经之处,小国理应望而却步。 ’——夏尔,其实你说得很对,一点都没错,真的,我同意你在那篇演说中的每一个词。这确实就是我的意志。”

站在城堡望塔上的路易-波拿巴,仰头望着天空的乌,以他那种特有的冷漠语气说。“但是很抱歉,我不得不因为你说了正确的话而斥责了你,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在不正确的时机说正确的话,这就是在犯错。”站在他后面的夏尔恭敬地回答,“我们面前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还不及跟欧洲各个首都的大人物们斗上一斗,所以现在就去撩拨他们,实在是不合时宜的。”

“你能知道这个道理就好,”路易-波拿巴的语气似乎放松了些,“年轻人有些急躁在所难免,犯点错误很正常,你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改进自己,我既然已经公开斥责了你,那么就不会有任何实际上的追究了,不用担心,以后注意点就行了。”

“谢谢您的宽大。”夏尔连忙致谢。

“不用,”路易-波拿巴轻轻挥了挥手,“对于忠诚的部下,我们向宽宏大量。”

看出了对方没有什么谈兴,所以夏尔也不再说话,而是同他一样看着城堡外的景色。虽然秋天的风已经带有丝丝凉意,但是远处的原野仍旧绿草茵茵,空气依旧生机盎然。而在远处,比利牛斯山脉的巍峨身影也若隐若现。这幅富有生机而又气势俨然的画面,让夏尔原本有些紧绷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这是一座建造颇为精巧的城堡,砖石虽然已经历久风。但是并没有如同一般城堡那样古旧腐朽,反而有些让人觉得有一种舒适感。高大的城墙环绕着整个城堡,护城河里绿水盈盈,静静地流淌着。城上的箭垛完整无缺,射孔未被灌木堵塞,爬山虎并未完全覆盖住角楼,反而给它点缀上了几丝淡妆。

显然。自从这里的主人花了几百万,把这座城堡连同周围的花园和其他建筑买下之后,它一直被人精心地维护着。直到主人从巴黎回归此地隐居为止。

这里是法国的南方小镇圣阿芒-苏尔特,是法国最南方的地方,再往南就是西班牙了。路易-波拿巴巡视到了南方之后,夏尔陪同他一同拜访此间的主人。

说实话。这座城堡与西班牙确实渊源甚深。这种渊源不仅是地理上的,还是经济上的——它的主人用买下它的,很大一部分就是从西班牙抢过的……

达尔马提亚公爵在西班牙倒是发了大财呢,夏尔不带任何感**彩地暗叹了起。

正当夏尔还沉浸在这种漫无边际的联想中时,旁边的路易-波拿巴突然打破了沉默。

“我们亲爱的大元帅,恐怕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是吗?”夏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直接反问了一句,然后他很快就收敛了心神。“他已经80岁了,就算身体现在支撑不下去了也很正常吧?”

“不。不是年龄的缘故,而是权力的缘故,只有权力才会让一个人突然从精力无限变成衰颓腐朽。”路易-波拿巴冷冷地说。

“唔?”

“曾经处在权力中心的人,一旦被命运抛弃,成为无足轻重的人,那么他就会百病缠身,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死亡了。”望着天空密布的乌,路易-波拿巴喃喃自语,“权力就是最好的延寿药,夏尔。因为失去了权力,达尔马提亚公爵尼古拉-苏尔特活不了多久了,他的国王路易-菲利普也不会多活几天——他们离开了权力,也就是拥抱了死神,这是一回事。所以,我们必须吸取教训,绝不要离开权力,否则我们也活不下去了。”

他仰望着天空,脸上毫无表情,既像是在评述,又像是在为冥冥中的命运而感叹。

“您说的太对了。”夏尔低着头,附和了他的说法。“您决不能退缩,必须一直手握权力。”

确实很对。

此时的路易-波拿巴,当然不知道在原本的世界里,1871年失去帝国之后,1873年他就离开了人世。然而,他却知道,对于像自己这样已经品味过了权力的甘甜滋味的人说,一旦失去权力,就意味着死亡。

也许是即将下雨的缘故,夏尔突然感到心头突然有些沉闷。

这一世的路易-波拿巴还会再度变成那样吗?或者说,更重要的是,这一世的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试着想象了一下自己突然失去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权力和势力的场景。然而,突如其的恶寒感浸透到了他的骨髓当中,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决不,这无法忍受。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能离开权力场了,这是我耗尽了多大的心力才挤进的,除非死掉才能出去。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门口外的台阶传了过,将夏尔从这种难言的不适当中给拉了出。

两个人同时循声看去,发现一个身穿着仆役制服的老人正躬身朝他们行礼。

“总统先生,公爵现在感觉已经好了许多,医生说他可以见客了。”

“很好,带我们去吧。”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然后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先生……”仆人似乎有些迟疑,好像在担心着什么,“虽然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但是医生也嘱咐了,他还是不能过于激动……”

“哈哈哈哈……”也许是感受到了元帅如今的虚弱状态,路易-波拿巴罕见地大笑了起,“您放心吧。我们并不会与老人为敌的,只是心平气和地聊一聊而已。”

因为他已经死了。夏尔在心里冷冷地加上了一句。

是的,法兰西大元帅。达尔马提亚公爵,尼古拉-苏尔特已经死了,虽然还活着。

在仆人的引导下,他们穿过城堡内的各处小径,径直地向苏尔特元帅的卧室走去。

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夏尔仍旧对这位前首相如今的状态感到惊诧异常。

仅仅不到两年。他就比过去老了十倍。头发已经完全白了,脸上的胡子虽然被刮得很干净,但是脸色苍白。却又隐隐泛着青色,最重要的是,他原本目光中燃烧着的火焰,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了死灰般的木然。

他静静地躺在躺椅上。随着躺椅的摆动而慢慢晃动着,好像已经睡着了似的。

拔掉了爪牙的老虎,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波拿巴先生,特雷维尔先生,很高兴你们还能够前拜访。”

在两个人进之后,公爵慢慢睁开了眼睛,语气十分平静地打了个招呼。另外两个人自然也同样脱帽行礼了。

“自从我到这里之后,你们是难得的访客。”做出了一个请坐的手势之后。公爵木然的脸上挤出了一些笑容,“我真得感到很高兴。”

“能够再度见到您。我也十分高兴。”路易-波拿巴同样笑着回答,“很高兴您还如此健康,帝国时代的元帅,每一个都是民族的精华,我们衷心希望您能一直保持健康。”

他的态度亲切而且温和,好像刚才那个说元帅已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们现在已经衰老腐朽,随时准备被人遗忘了。”公爵仍旧微笑着,“未的时代,终究还是需要由您开创的。”

然后,他微微闭上了眼睛,突然感叹了一句。“哦,帝国,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怀念的词啊。”

“是的,帝国如此辉煌,我们怎么能够任由它消失不见呢?”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我要重建它。共和国对法兰西说什么都不是,只有帝国才能带给她光荣。”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公爵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想必我们的意您是十分清楚的。”路易-波拿巴没有管他的态度,而是继续说了下去,“您作为仅存的大元帅,虽然已经是隐退状态了,但是对军队仍旧有足够的影响力,是的,为了恢复帝国,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承蒙您如此高看……”公爵淡然回应,“不过想必您也看得到,我已经隐退多时了,恐怕帮不了您太多的忙。”

“我们不需要您冲锋陷阵,甚至不需要您跑到巴黎公开露面,只需要在私下里或者书信当中表达对我们的支持就够了。”路易-波拿巴马上回答。“先生,波拿巴家族需要帮助,同时他们也乐于帮助别人……无论何时,不管是伯父还是我,都对帮助过我们的人十分慷慨。”

得到了路易-波拿巴郑重的许诺之后,公爵微微皱了皱眉,嘴唇也微微抿了起,这难得的严肃表情,倒是能够重新看到这位号称“铁手”的元帅往昔的风采。

“如果您不觉得我这样的老朽碍事的话,我倒是乐于帮助皇帝的后人重新夺回他应得的权力……”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轻声回答。

路易-波拿巴和夏尔都在心里松了口气。

说实话,对方既然他当年能从皇帝的忠实部下变成国王的忠心臣子,如今条件合适,当然也可以毫无阻碍地变回。不过能够转变得如此顺利,还是让两个人都有些吃惊。

即使到了这个年纪,他还是有足够敏锐的政治嗅觉吗?

“波拿巴先生,有一点我想告诉您,那就是我并非只为了个人考虑而选择支持您的,我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拿到还能享受什么好处呢?只是一个等着去见上帝的人而已——不过,天知道能不能见到。”正当两个人都在感叹的时候,公爵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又重新响起了,“而是,在参考了所有情况之后,我确实认为只有您才适合带领这个国家。”

“是吗?谢谢。我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路易-波拿巴以为他这是恭维话,所以平淡地道谢了。

“只有您才能建立帝国,只有帝国才能拯救这个国家,这是四十年我终于看清了的真相。”公爵继续说了下去,“这个国家的思想家已经够多了,只是需要有个人选一种思想执行而已……是的,思想毫无意义,执行才有意义,对政府说,只要能够行动,哪怕毫无思想也罢。现在的法国,只有您才能建立起一种绝对的君权,让人们摆脱夸夸其谈的思想,重新开始行动。”

顿了一顿,前首相继续说了下去。

“今天,被过度宣扬的现代平等和毫无节制的自我吹捧,必然会使社会上的三大弊病长盛不衰:那就是骄傲,狂妄,虚荣。是的,人人都自以为自己聪明得不得了,要么将政府看做是充斥了蠢材的疯人院,要么将政府看成是处心积虑欺压他们的暴君的传声筒,殊不知政府岂不是希望他们过得好?他们过得好政府不是能多收税吗?

人人自以为是,殊不知这种人最容易骗。愚人们自以为别人把他们当作聪明人,聪明人愿意人家把他们当作天才。至于天才们,呵呵,他们倒比较谦虚,同意只做个半仙!目前这种普遍的思想倾向,使得到处都是嫉妒和诽谤横行,每个机构都充斥着这种疯子间的撕咬,使得人人不和,效率低落。议员嫉妒领导人,工厂主嫉妒政治家,官员嫉妒诗人,蠢材诽谤聪明人,聪明人诽谤有才华的人,有才华的人诽谤他们当中略微超过自己几分的人,半人半神的才子就要去威胁颠覆制度,王权,以及所有对他们不盲目崇拜的人。反智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横行,一个民族非常失策地以打倒了公认的伟大人物和道德准则为荣……”

也许是不经意间被革命掀翻了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年纪已经老到了容易陷入谵妄的缘故,一提起这个问题,刚才还十分阴郁寡言的前首相,突然愤愤不平地说了起,发泄自己被人赶下台之后的郁闷,“这个国家非得要完全整顿一番,确立一个绝对的政治中心,然后让人人遵行才好。我们得尽了分权的害处,好处却完全没有看见!在这个喜欢嘲弄和推翻一切的国家里,您一定要实行绝对独裁,这样才能干出一番伟业。”

停顿了片刻之后,元帅看着路易-波拿巴。

“是的。我已经看明白了,这个国家需要绝对的权力中心,您能够成为这样的中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