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六章 疑问

第七十六章 疑问


                “什么?他们一家人了?”听到了对方的叙述之后,夏尔完全震惊了,原本还模模糊糊的脑袋,顿时就清醒了大半,“为什么?”

几十年没有往的亲家,突然了个人拜访,这怎么看都不太寻常,会不会是……

他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不太让人安心的念头。。。毕竟,当年的事情所留下的阴影,直到现在也无法消散,虽然表面上不说,而且实际上也不关他的事,但是夏尔总有一种做贼心虚一般的感觉。

不过他自己很快就否定了,要追究责任的话,之前十几年都不,现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哦,是为了什么事?”定了定神之后,他轻声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仆人微笑着回答,“无非是看到老爷现在重新得势了,想要寻求帮助而已。先生,这十几年,听说诺德利恩家族过得并不怎么样……现在看到特雷维尔重新起了,所以想要借点光也正常吧。”

“哦,是这样吗?”夏尔心中恍然大悟,“是想找我们要好处的?”

“也可以这么说吧。”

“那爷爷是怎么回答他们呢?”

“老爷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而且同他们相谈甚欢。”仆人委婉地回答。

也就是说什么都没有实际答应吗?夏尔明白了,既然爷爷是这个意思,他也就没有什么别的要问了。

“哦,我知道了。谢谢。”

仆人却没有直接走开,而是好像有些犹豫地样子,踌躇地看着夏尔。

“先生。前期我认为如果有余暇的话,适当地给他们一些惠而不费的帮助,并不是不能考虑的吧,毕竟……毕竟……我们一家还是对他们有些亏欠的,再说了……再说……他们也是您和小姐的……”

“亏欠?这么什么话?”夏尔皱了皱眉头,语气也变得更加严厉了,“我们有亏欠他们家什么吗?”

“哦。对不起先生,我说错了,我只是……只是无心之言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老仆人自知失言,连忙弯下腰行礼,“我的意思是。反正也算是亲戚。如果真的求您帮忙的话,也未必不能帮帮……”

夏尔有些奇怪地看着对方,不明白这个原本一向十分沉默稳重的人,为什么突然絮絮叨叨地这么多话。

“很抱歉,我突然这么多话了,先生,我只是有些情不自禁而已……”老仆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语气中有许多感慨似的。“夫人原本对我们很和气。是个很好的人。”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

“好吧。你的请求我明白了,以后如果有功夫的话我会帮点忙的。”片刻之后,夏尔终于点了点头,“不过,你要弄清楚,这不是什么亏欠或者补偿的问题,我们和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明白了吗?”

“谢谢您,先生,我明白的。”眼见夏尔已经答应了下,仆人似乎也觉得如释重负。

“那么,晚安。”夏尔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对方离开。

经过爷爷的叙述之后,夏尔也知道了,在当年隐瞒自己母亲死因的处理当中,他也是参与的人之一,自然早就知道了这些见不得人的秘辛,因此夏尔并不想要在他面前讳言什么。同样,因为对方可以绝对信任,所以夏尔也并不害怕表现出自己的态度。

接着,同样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宽慰,夏尔也走向了自己的房间,稍稍找到了休息的空闲。

………………

第二天一大早,夏尔起床之后梳洗了一番,然后到了餐厅,发现自己的爷爷和妹妹都已经早早地到了餐桌旁边。

同自己的爷爷心照不宣地对了一个眼神,将昨晚上的事情达成了一个默契之后,夏尔将视线放到了对面的芙兰上面。

此时,她正低着头用餐,没有注意到夏尔的视线。

“芙兰?”他轻轻喊了一声。

“嗯?什么事,先生?”芙兰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兄长。

原本的稚气已经慢慢脱去,十七岁的少女越发出落地美丽了,只是,也许是由于倍加呵护的关系,她怎么看,都还是有些孩子气……也许这只是夏尔的心理作用吧,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妹妹就好像当年一样,是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夏尔又朝自己的爷爷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点了点头,给了一个肯定性的答复之后,他重新看向芙兰,脸上摆出了和煦之极的笑容。

“说起,姑娘,你的生日就快要到了吧?想不想要生日礼物呢?”

“当然可以啊,”芙兰连忙回答,“您打算送什么礼物给我呢?”

“嗯……”夏尔故作沉吟,“爷爷之前已经给你送了礼物了吧?那些画儿你还满意吗?”

“十分满意,”芙兰点了点头,然后也笑着看着自己的爷爷,“谢谢您,爷爷!一定花了您不少时间吧?”

“哦,只要你满意就好。”特雷维尔侯爵轻轻拍了拍手,宠溺之情溢于言表。“只要让我们的美人儿高兴,我们辛苦些算什么呢?”

如果和之前一样对一切懵然无知的话,夏尔倒也看不出侯爵对孙女儿的慈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现在……夏尔突然觉得,也许正是对芙兰母亲的死有些暗地里的愧疚,所以特雷维尔侯爵才对芙兰那么千依百顺?

算了,这个问题还是不要追究得好。

夏尔抛却了那些没有意义的杂念,仍旧微笑着,“嗯,爷爷倒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呢……我怎么也该给你一个更贵重的生日礼物才对啊……”

芙兰直直地看着夏尔,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这种场景,好像已经很久没出现了啊,这个家庭怎么突然就变得没有了过去的和谐了呢?难道这就是发迹的代价吗?夏尔忍不住又去想了。

不过,至少现在,还是有机会补救的。

“嗯,作为礼物,你觉得董事怎么样?”夏尔轻声问。

“董事?”芙兰皱了皱眉,好像不理解这个词似的,“那是什么?”

“嗯……怎么说呢……就是一个企业的大官儿,可以拿很高薪水也可以拥有股份的那种。”夏尔勉强给出了一个了一个能够被她理解的解释。

“更妙的是地位也很高。”特雷维尔侯爵补充了一句。“你现在还小,什么都不明白,到时候你就懂了。”

他事前已经给老人商量过了,而老侯爵听说他这个打算之后,大喜过望,忙不迭地答应了下——他自知早已经时日无多,又怎么可能去抢注定要留给自己孙女儿的东西呢?

“是这样吗?”芙兰总算稍稍理解了长辈们的想法,然后她就有些迟疑了起,“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我……我还这么小,就算您让我担当大任,我也……我也恐怕还帮不上忙啊,我还要学习一下……”

“不用劳烦你做些什么,你只是占个位子而已,其他的事情我和夏洛特会为你解决的。”夏尔直接回答。

然后,他将自己的打算,原原本本地解释给了芙兰听。

刚一开始的时候,芙兰还是有些懵懂,但是最后,她慢慢地明白了哥哥这个安排的意思。

“也就是说,您是打算让我占个席位,以便和德-博旺家族在人数上分庭抗礼吗?”

芙兰的语气里有些失望,但是夏尔并没有没有听出,“是的,就是这样,我并不打算让你去做那些无聊的事情,既然喜欢画画那就一直画下去吧。”

“如果您希望如此,那就这样吧。”芙兰轻轻地点了点头,总算不再有什么异议了。“谢谢您,先生。”

芙兰的反应有些平淡,恐怕也是因为她不明白其中的意义吧。也好,以后她总会明白的。

“很好,那么衷心祝福您生日快乐。”夏尔点了点头。

然后,心情大好的他,也慢慢用起餐。

突然,正在埋头用餐的他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慢慢抬起头,返现芙兰正向他使了个眼色,好像想要跟他说什么事情一样。

有什么是不能在爷爷面前说的吗?夏尔心里有些好奇了。

不过,他满足了对方的愿望,给了对面一个手势,示意芙兰等下到自己的房间谈。

然后,安心用完了早餐的夏尔,离开了餐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而果然如他所料,很快,门口就传了轻轻的敲门声,夏尔马上去打开了门,然后把芙兰给带了进。

“说吧,你有什么事呢?”他笑眯眯地看着芙兰,“好像您很久没有找过我了啊。”

“先生,您是大忙人,我不能占用您太多时间。”芙兰脸上有些发红,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似的。

“没关系,至少现在我乐于为您效劳。”夏尔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妨碍。

“谢谢您,先生……”芙兰轻轻低下了头,好像有些迟疑似的,欲言又止。

片刻后,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哥哥,“总之,真的很感谢您,送给我这样的礼物……”

“哦,这没什么,你开心就好。”夏尔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已经长大了,我说过我要为你考虑将的。那么,您刚才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呢?”

“您……您还记得妈妈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