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四章 利益

第七十四章 利益


                当听到夏尔说出“我的妹妹”的时候,不仅德-博旺男爵有些错愕,就连夏洛特都有些惊诧。

至少先给你爷爷啊,反正他死了之后还是要给芙兰的,直接就给了她,你也宠得太厉害了吧!夏洛特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墓地心里一阵不悦,不过她并没有将这种不悦表现出。

她并不知道,如果是在之前提出这个动议的话,夏尔确实是会先给特雷维尔侯爵的。

不过,在知道了芙兰身世中所背负的真相之后,对妹妹的怜悯和原本的爱护交织在一起,使得夏尔作出了这个决定——虽然在理论上夏尔也是这种“可怜人”的一份子,但是他自己可没有这种自觉。

在把芙兰任命为董事之后,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她自然可以坐收大笔的进项,比她能够想象的数目还要大,等于是送给了她一张刷不完的信用卡,至少在金钱上面,芙兰在未的一生都没有任何忧虑了。这也算是兄长赠给妹妹最诚挚的礼物了吧。

“您也打算让自己的妹妹参与经营吗?她的年纪不大吧?可靠吗?”恢复了平静之后,博旺男爵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不,她并不参与这些,只是占有一个席位而已,”夏尔轻轻地摇了摇头,“如果有事情需要决定的话,我暂时代表她投出那一票吧。”

“哦,原是这样啊,”男爵终于明白了。然后忍不住微笑了起,“特雷维尔先生,看不出原您还是这样一个讲究亲情的人啊……”

他原本以为夏尔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可以六亲不认的人。没想到他却这么爱护自己的妹妹,甚至不惜赠出如此重要的东西。

也许……这个弱点以后可以利用一下?在表面上平静的态度下,男爵在心里寻思着。

“那么您觉得我的这个提议怎么样?”夏尔问。

沉吟了片刻之后,男爵终于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三个特雷维尔三个博旺,大家公平地道,行。那大家以后就这么办吧。”

如果这样安排的话,在席位数特雷维尔家族和博旺家族平分秋色,谁也不能占有绝对优势的地位。这样想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下之后,男爵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那么,我们干脆定下这样的规矩吧:以后有关于这家公司的运行的重要事务。必须得到四位以上的董事同意才能够作数。少于四位则不能自作主张。另外,如果席位需要填补空缺或者更换人选,填补的人选必须得到其他五个人的一致同意才能够生效。您看怎么样?”

也就是说,就算三个特雷维尔私相授受,也无法背着他们自行其是,不过反过也一样。

“这样也可以吧。”夏尔点了点头。

“很好。”男爵欣慰地笑了起,然后他摇了摇桌上的铃,把仆人叫了进。

“去给我那点酒!还有。把莫里斯和萝拉也给我叫过,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们说一下!”

仆人当即领命而去。

眼见一切都已经顺利办好了。夏洛特暗地里也松了一口气,只是那位大银行家突然把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虽然满面春风,但是夏洛特却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特雷维尔小姐,您的爷爷最近身体还好吧?”男爵貌似有些担心地问,“最近好像很少看见他在外面露面啊?”

“承蒙您的关照,他现在身体还好。”忍住了心中的厌恶,夏洛特平静地回答,“只是,他已经是这个年纪了,适当远离公众生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说的也对,希望老人家身体还康健,”男爵点了点头,“说起,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当年我才刚刚发迹的时候,您的爷爷已经在政坛上面发挥重要影响力了,转眼间居然一下子就这么多年过去了,呵呵,我也老了,未终究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啊……”

男爵突然的感慨,让夏尔感觉有些不适应——印象中这个人总是一副野心勃勃、精力充沛的样子,今天居然感叹起了时光,这可不大寻常。

“前阵子,迪利埃翁伯爵也不幸逝世了,真是突然啊!几年前我都同他合作过呢,没想到一下子就不见了……夏尔,您也看到了吧,如今我们国家老一代的政治家们现在日渐凋零,一个时代就要结束了……”男爵轻轻叹了口气,看不出喜怒,“新时代的庸人们,还有多少能够如同他们那样娴熟地使用政治和外交艺术,引领这个国家前进呢?”

“波拿巴先生可以。”夏尔本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忠诚心回答。

“哦,只是某种程度上可以。”德-博旺男爵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波拿巴先生毫无疑问是个杰出的人,但是很遗憾,他终究不是那位皇帝陛下啊……”

“如果他真的是那位皇帝陛下的话,对我们说难道是好事吗?”夏尔反问。

“哦,您说得也对……”在他的反问之下,男爵不禁又笑了起,“如果他真的惊才绝艳,那么我们又该何处容身呢?不过……有时候我们确实应该把目光放得更加长远一些。”

“您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夏尔有些疑惑。

“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对波拿巴先生有些担忧而已。”银行家有些闪烁其词,“特雷维尔先生,您比我更加靠近总统先生,只要您不带着那种崇拜者的迷障,那就能够看出,在某些方面,他确实是有一些局限性,我们尽心尽力地帮助他将这个国家夺到手心里,可未必是对这个国家有利……别忘了,法兰西并不是孤身矗立在大陆上的,相反,它群敌环伺。”

你还关心什么对国家有利无利?夏尔有些奇怪地看着男爵,没有答话。

“我知道让我这样一个人说爱国,听上去有一些可笑,但是实际上我确实热爱这个国家,我当然希望这个国家在未能够势不可挡,因为这个国家承载着我的一切利益。只有这个国家强大了,我才能借助她的金融体系向外国扩张自己的势力,”仿佛看出了夏尔的所思所想,男爵笑着继续说了下去,“如果帮助波拿巴家族重新回到王位,代价却是要让法国从目前在欧洲大陆的优越地位上跌落下,那我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那么您有什么打算呢?”夏尔还是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总不至于事到如今您还要反悔了吧?”

“哦!那当然不至于!”男爵夸张地摆了摆手,“我只是想让我们的利益有更多的保障而已,对,我们的利益——因为在我看,至少在现在,我们的利益是共同的,对吧?”

“您说得对。”

“那么您明确告诉我吧,波拿巴先生是不是想要发动战争?对奥地利,或者对俄国?”

实际上在他都发动了。夏尔在心里说。

“这个,恐怕只有他本人才清楚了,不过以法国目前的状况看,是无法立刻发动战争的。”

“但也只是目前而已……”男爵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浓厚了,“特雷维尔先生,甚至是您,实际上也支持发动一场战争的吧?比如针对俄国的……”

夏尔心中一凛。

不过,对方既然有心调查过自己,那么对自己以前的言论有所耳闻也是很正常的吧。

“我个人是支持对俄国开战的,而且越快越好,只有这样一场胜利,才能让国民忘记波拿巴家族是篡位者,才能让我们立稳脚跟。”思酌了片刻之后,夏尔还是觉得应该暂时对这个人开诚布公。“而总统先生,在某种程度上同意了我的意见。”

博旺男爵脸上显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耸了耸肩。

“我很高兴,您将这样的事情暗地里告诉给我。”

“您放心吧,俄国人虽然是庞然大物,但是无非是泥足巨人而已,只要我们找对了方式和地点,打败俄国并非是无法做到的事情。”眼见对方脸上有些阴晴不定,夏尔决定给他打打气,“我们不会拿自己的身家和前途开玩笑,对于这样一场战争,我们志在必得。”

“也许确实能够打赢吧,但是下次呢?下下次呢?波拿巴先生并没有他伯父那样的军事天赋,也并没有从容布置一场战争的能力,这点我们都知道。”沉默了片刻之后,男爵重新开口了,“波拿巴先生如果拿着这个国家进行无休止的冒险,您能确定他每次都能够赢下去吗?”

“这个……”夏尔有些语塞,因为他确实不能保证,实际上路易波拿巴最后确实玩死自己了,最后他只能搪塞了过去,“我们无需为远远的将担忧,现状就有够多足以让我们烦心的了,不是吗?”

“呵呵,也对……我们现在还无需过于担心,”男爵又笑了笑,“不过我提醒您,为了保护他自己的利益,他什么都干得出,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有更多别的利益,虽然现在我们和波拿巴家族保持一致,但是我想情况不会永远如此。年轻人,既然您足够聪明,那么想必也是能够看到这一点吧?”

“也许……确实是如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