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二章 少女与哲学

第七十二章 少女与哲学


                还没等两个人多想,悠扬的乐曲已经重新奏响了,夏尔看了一下夏洛特,比了个手势示意她先休息一下,然后微微躬身,轻轻拉住了萝拉的手,带着她慢慢地走入到了舞池当中。()

反正他们两个现在有求于那位大银行家,适当保持一些礼节是必须的。

萝拉仍旧无视了站在夏尔身旁的夏洛特,甚至一声招呼也不打,只是冷漠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跟着夏尔走了,只留下了心里极度不悦的夏洛特。

夏洛特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罕见地皱紧了眉头。

她倒不是无聊到对夏尔同一个女孩子跳舞而感到嫉妒,而是对德-博旺男爵一家在特雷维尔家族面前的态度感到十分厌恶。这种厌恶,因为暂时无法报复而更加放大了几分。如果她现在知道有什么能够将这一家人统统毁灭的方法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去做的。

迟早要让你们全家死光。漠然喝下了一杯宴会主人提供的美酒之后,她心里暗想。

夏尔此时当然感受不到夏洛特的想法了,他带着萝拉步入舞池,萝拉的手细滑而又冰冷,仿佛血管里流动着的不是常人血液一般。虽然她仍旧没有任何表情,高傲得好像一个王后一样,再配上精致的容颜,确实犹如一个精致的人偶。

夏尔揽着她的腰,跟随着轻柔的圆舞曲的节奏开始着舞步。

虽然面孔十分僵硬,但是萝拉的肢体倒是出人意料的轻盈。她配合夏尔的舞步,在舞池中优雅地移动着,再加上华贵的衣裙。将少女的风姿完美地展现了出。

——然而依旧毫无表情。

不仅脸上仍旧冷若冰霜,和她肌肤接触的夏尔也完全能够感受到,这位少女内心也毫无任何波动,呼吸和心跳一如平常。

是的,这个盛会对她毫无触动,和夏尔共舞也没有让她特别感到开心,她只是心平气和地看着这一切。

这个事实让夏尔心底里不由得微微有些失望——虽然并不指望和这位大小姐发生点什么。但是发现她指名想要和夏尔共舞的时候,吃惊之余他还是忍不住有些飘飘然的。

在略微有些挫败感之余,他也不禁更加好奇了。这位大小姐跑过拉着他共舞到底是为了什么?

“您好像对今天并不感到兴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在萝拉的耳边低声问。

“兴奋?为什么要兴奋?”萝拉冷冷地回答,同时轻轻移动脚步以便配合上夏尔的动作。

“如果并不感到开心的话,那您为什么要找我作为舞伴呢?我想您不至于只是为了跟我们开个玩笑吧?”夏尔悠然发问。

“并不是为了开玩笑。先生。”萝拉的语气还是波澜不惊。“反正如果要选的话,选您总比选其他人好一点。至少您还算是有个人样……”

还算是有个人样!这真是在夸奖我吗?还是在嘲讽??听了她的回答之后,夏尔不由得略微感到错愕了。

不过他仔细看了对方的表情,倒并没有发现有多少讥嘲。看,在这位小姐眼中,这已经算是难得的夸赞了?

“那么谢谢您的夸奖。”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勉强说。

“我确实一般不会去夸奖别人的。”萝拉回答,“当然。想必您也不会为此感到荣幸了。”

她的态度说不清是喜是怒,让夏尔有些捉摸不透。于是他就不再说话,只想着尽快应付完这支曲子,然后找个借口下场休息。

然而,萝拉却好像有些谈兴的样子,又问起了夏尔,“您最近好像遇到了点麻烦?”

“嗯?”

“从您的表情看,最近好像遇到了不少麻烦的样子……”萝拉嘴角好像微微动了一下,第一次展露出了与刚才不一样的表情,“也对,作为一个大忙人,未前途无量的新星,如果没有什么麻烦事,怎么会委屈自己参加这么无趣的宴会呢?”

“您就是这样看待自己家举办的活动的?”夏尔对她的问题不置可否,而是反问了一句。

“不光是我,我父亲也是这么看的,所以他几乎从不亲自下场——当然,您也可以理解为他对自己的舞技没有信心。”萝拉的笑容突然变得更浓了一些,“当然,我哥哥倒是乐在其中的……”

“既然这样,那您家为什么还总要搞这种活动呢?您家的宴会,可是一贯以气派奢华著称的啊。”

“上流社会存在的意义,不就是在于这些无聊的繁文缛节和饮宴舞会吗?不通过那些连我们自己都感到不耐烦的礼节和宴会,上流人又该通过什么方式表现出自己的高人一等呢?我们家现在好歹也是上流人呢,总得入乡随俗嘛……”萝拉淡然回答,然后又笑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您家算是上流社会的老行家了,以您的眼光看,我们家学得怎么样?”

“哦,学得非常好,比我们强多了。”夏尔略带恭维地回答,“我说了,您家的宴会很气派很出名。”

“呵呵……”萝拉笑出声了,“能够得到您这样的夸奖,爸爸应该会很高兴吧……不过,我爸爸说过,这些交际都只是手段而已,绝不应该成为我们生活的目的。

路易十六和他的宫廷沉迷在凡尔赛无休止的饮宴当中,所以他们自取灭亡了,就连您的曾祖父,也上了断头台吧?一旦我们也和他们一样,沉湎于这些无聊的消遣当中,我们也许不至于会上断头台,但是下场也好不了多少。”

接着,她朝夏尔点了点头,“所以,我父亲就很欣赏您这一点,尽管出身上流社会,您却能够从这种销蚀人类生命力和意志力的迷雾当中解脱出,永远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目标明确,意志坚定,将其他一切都看成可以利用的手段……这种品质,如果是以往战争年代倒也不是很稀奇,但是在现在这个一片醉生梦死的‘黄金时代’,简直是难能可贵了。”

“我恐怕不如您说得那么好。”夏尔略微有些尴尬了。

“不用谦虚,对强者说,超脱于凡俗之辈是理所当然的,并没有什么值得抱歉的,”萝拉冷冷地回答,“我父亲对您真的十分欣赏,几次教训哥哥的时候都是以您为榜样,要他向您学习呢。”

难怪她哥哥对我态度那么恶劣,原如此。年轻人最恨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吧?夏尔心里恍然大悟。

同时,夏尔也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位小姐在有意无意地挑拨他和自己哥哥的关系。

“我觉得莫里斯是个不错的青年人。”夏尔连忙回答,“他也有他的优秀之处。”

“哼……没错,”萝拉的脸上又泛出了恶意的冷笑,“他当然有他的优秀之处,他很善于交际,他牌技不错,他的舞跳得很好,他有很不错的枪法……一切人们认为一个优秀的贵族青年应该掌握的技能他都掌握了……然而,正因为如此,他迷失了自己,他成了一个可怜凡俗之辈……”

“嗯?什么意思?”夏尔有些好奇地问。

“情况不是明摆着吗?”萝拉冷冷地扫了夏尔一眼,“我们是资产阶级,是布尔乔亚,一旦我们附庸风雅变成了贵族,我们就完了。只有永恒的进取心才能使得人变得强大,变得无所不能,正如我的父亲那样。莫里斯总是看不清楚这一点,他把成为一个风雅的上流人当成了自己人生的价值体现,简直是可笑,我们比旧时代的遗老更强,理应让贵族们对我们俯首贴耳才对吧?他原本有机会成为伟人的,却自愿成为一个可怜虫!”

即使在说着如此激烈的评判,她的语气仍旧十分冷漠,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

“……是的,就像父亲所说的那样,我已经观察了您很久,我也认为您不像是个一般的贵族,不是我今天在这里随处可见的平庸之辈,而像是一个和我父亲一样的强者,一个超越了普通人的人,世界注定是由你们这样的人推动运行的,而不是我哥哥那样的人……”

“既然这样,我的哥哥,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被毫不留情地扫除掉,不应该给其他强者挡路。”这位少女将最后一句话留在了心底里。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时候。

而即使她没有说出最后的话,夏尔心里仍旧对这个女孩感到有些莫名的心惊,

看,这个少女信奉着尼采式的哲学,把人类分成了“超人”和无可救药的凡俗之辈。

哦不,在这个时候,尼采才刚刚出生没多久,还轮不到他教化世人,她是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之下,行成了自己的这一套“强者天生就该凌驾于凡俗之辈头上”的超人哲学。那位大银行家对利润的永恒渴望和追逐,对凡夫俗子的蔑视,造就了这样一个女孩。

跳了这么久的舞,她的手还是如同过去一样微微发凉。

真是个了不得的人。

随着舞曲的曲调,萝拉轻盈而优雅地围绕着夏尔舞动着,突然,萝拉往后一仰,然后夏尔揽住了她的腰肢,然后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

确实长得很漂亮,

夏尔不动感情地在心里评述了一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