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一章 舞伴

第七十一章 舞伴


                “夏尔,怎么了?这么不高兴的样子?”在金碧辉煌的大厅当中,夏洛特在夏尔旁边轻声细语,“你有什么心事吗?”

她的眼中满是关切,但是旁边一直传乐队的演奏声,因而让她低语带上了一种奇妙的疏离感。

“哦,没什么。”夏尔勉强定了定神,微笑着回答。“只是今天有些不舒服而已。”

夏洛特疑惑地看了看夏尔,仿佛想问“真的是这样吗?”

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问出,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夏尔,抱歉……都怪我爸爸,做事一点都不小心,给你找了那么多麻烦……”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和对夏尔的歉意,“我已经跟爸爸说过几次了,你放心吧,以后不会这样了。”

她以为夏尔还是为前两天的事情烦心——因为被人用特雷维尔公爵的行径做把柄,夏尔不得不在部门会议上亲手否决了自己的提案,差点成为了部门内部的笑柄。

夏洛特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跟自己的父亲大吵了一次,责怪父亲办事不周结果拖累了夏尔,而小特雷维尔公爵因为理亏也只好对女儿笑着赔罪,并且几次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好不容易才让夏洛特稍微消了气。

不过,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夏尔并没有把这些事太放在心上,让-卡尔维特等人虽然讨厌、虽然能够给他下绊子,但是绝不会是他担心害怕。他之所以显得有些失魂落魄。是有别的原因的。

没错,一个人在刚刚得知自己在外面还有个未见面的“兄弟”,而且自己的父亲是间接害死母亲的“凶手”之后。总会有些心烦意乱吧?

虽然特雷维尔侯爵几次劝说他不要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但是他总免不了把这些事萦绕在怀,也正因为如此,他最近也一直沉迷于公事当中,试图用忙碌的工作麻醉自己。

今晚是最近以他难得的一次从公事中脱身,或者说,连今晚都是公事的一部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今晚他们所身处的地方,是大名鼎鼎的银行家德-博旺男爵家。这位大银行家举办这次宴会的时候,也顺便将他们给邀请过了。

“夏尔。难得出消遣一下,你就开心一些吧……”夏洛特微笑了起,拉住了他的手,好像想用这种办法为他排遣掉心中的不悦似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别放在心上了……我们都还年轻,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做补救,不是吗?”

她今天穿着装饰着穗饰花结的白色长裙,在鲸骨裙撑的帮助之下,裙子层叠而又蓬松,映衬得整个都落落大方。她金色的长发也被细心地盘好了,只有旁边两缕卷发被披散到了肩膀上,细长的脖子上还戴着一串刚好围住了脖子的珍珠项链。看上去华贵而又高傲。

确实,是非常美丽啊。夏尔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虽然她并没有猜对夏尔的心思。但是正好歪打正着地给了夏尔以安慰。

也对,过去的事情都已经是历史了,再忧虑又能怎么样呢?还不如过好现在吧。

想到这里,他也不禁捏紧了夏洛特的手。

然后,他一时兴起,从旁边拿起了一杯酒,然后朝夏洛特眨了眨眼睛。

“夏洛特,谢谢你……,我们干一杯?”

“你这个人真是讨厌……”两个人相处了这么多年,夏洛特当然明白夏尔的意思是什么了,于是有些气恼地横了夏尔一眼,“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老是做这种恶作剧!”

“有什么不好吗?”夏尔又眨了眨眼睛,“吧,洛洛特,你刚才不是说要帮我开心起吗?”

夏洛特没有答话,还是气恼地看着夏尔。

“洛洛特……”

在夏尔几次用昵称的呼唤之下,夏洛特好像已经无可奈何了似的,轻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你这人就是讨厌!”

然后,好像窃贼似的,她快速地朝两旁扫视,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两个人之后,她慢慢低下头,然后和夏尔一起喝起了那杯已经被倒满了的酒。

就这样,在人声鼎沸的大厅当中,两个人像是孩子似的一起低头喝起了杯中的酒,他们的鼻子碰到了一起,好像是干杯一样。夏洛特的脸非常红,简直可以和杯中的酒一样。

喝了一口之后,她抬起头怒视着仍旧微笑着的堂弟。

“这下您应该满意了吧?先生?”

“非常满意,小姐。”夏尔严肃地回答,“谢谢您。”

夏洛特仍旧怒视着夏尔,最后终于没办法了,她一声叹息,然后重新展露除了笑容。

“真拿您没办法。”

这时,乐队的演奏突然转换了节奏,显然,舞会要开始了。

“夏尔,等下我们去跳支舞吧?我们两个好像很久没有一起跳舞了?”夏洛特低声提议。

“好啊,荣幸之至。”夏尔当然不至于回绝她的提议了。

就在两个人准备等下携手踏入舞池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了一声招呼声。

“德-特雷维尔小姐?”

夏洛特循声望去,发现博旺男爵的独子莫里斯正快步向这边走了过,后面还跟着他的妹妹萝拉。她原本愉快之极的心情,不禁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

顺着她的视线,德-博旺快步走了过,然后殷勤地朝夏洛特行了个礼,一边还恭维着,“特雷维尔小姐,您今晚都让在场的小姐们个个都黯然失色了,这可不好啊……”

谁允许你这么亲热地跑到我面前了?夏洛特心里冷哼。

但是尽管如此,她仍旧朝对方行了个礼。

“德-博旺先生。晚上好。”

出于一种可以理解的原因,夏洛特对这对兄妹十分厌恶。如果说单个见到这对兄妹是厌恶的话,同时见到简直可以算作恶心了。然而出于上流社会的必要礼节,她将心里的压抑完全压抑住了,表现如常地应付着对方。

“晚上好,小姐。”莫里斯点了点头,然后才看着夏尔,好像才注意到了他似的,“特雷维尔先生。晚上好。”

“晚上好。”夏尔平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朝他后面的萝拉也点了点头。

“特雷维尔小姐,您可难得上一回。就好好玩玩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吧!”莫里斯看上去对夏洛特难得的大驾光临感到十分开心,“我们这里对客人一向殷勤备至……”

哼。“一向殷勤备至”。呸。

听到了莫里斯的话后,夏洛特在心里又是一怒,她当然不会忘记上次这里的遭遇了。

“对您一家的招待,我向是十分感激的。”她微笑着回答,“那么您现在抛下那么多客人跑到我面前,又有什么吩咐呢?”

“也没什么……”莫里斯颇为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后面的妹妹,“这不是等下就要开始跳舞了吗?我的妹妹今晚也想跳上一曲。但是我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合适的舞伴,嗯……除了特雷维尔先生……”

夏尔和夏洛特对望了一眼。他们都看得出,他并不是真那么热心要为妹妹找个舞伴,而是想要在夏尔被支开之后邀请夏洛特与之共舞而已。

“……”

“您当然不至于舍得让我可怜的妹妹愿望落空吧?”莫里斯仍旧殷勤地看着夏洛特,“虽然您们是有事要找我父亲,但是我们不用急嘛,反正今晚有的是时间!现在是年轻人们的世界,他当然不会去打搅年轻人们的乐趣了,大家先趁着时间及时行乐吧……哈哈!”

“哦,夏尔,既然博旺小姐如此需要帮助,那么你就帮帮她吧?”片刻之后,夏洛特抬起头看着夏尔。

“就是就是,在我们这个国家,拒绝少女的请求可是罪大恶极啊……”一听到夏洛特的话,莫里斯立马附和了起。然而,他的笑容马上有有些僵硬了。

“本我就今晚十分不舒服,没法陪你跳跳舞,你找博旺小姐跳一下也好……”夏洛特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慵懒了,“我坐下休息一下,你好好玩吧。”

“特雷维尔小姐……”

“先生,我已经满足了您的愿望了啊。”夏洛特笑眯眯地看着莫里斯,“您还有别的要求吗?”

“啊……没有了。”莫里斯终于感受到了夏洛特眼中的拒绝,他微微颓然地低下了头,“既然您不舒服的话,那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然后,他回头看着站在他身后,一直一言不发的萝拉,语气十分生硬。

“那么,您已经得偿所愿了,希望您玩得开心,小姐。”

然后,他颇为郁闷地快步离开了。

原这真是萝拉本人的请求?

夏尔瞬间有些疑惑不解了。

她这是在干什么?

还没等夏尔回过神,乐曲已经骤然一变,中央的人们开始纷纷地往四周散开了。

而萝拉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轻轻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谢谢您的帮助,先生,那么我们开始吧。”

盛装华服的萝拉还是如同一个精致的人偶一样,只是嘴角微微上撇,好像变成了是一种似乎略带恶意的冷笑。

她无视了旁边的夏洛特,而且似乎很享受夏洛特这种厌恶的眼神。

带着疑惑,夏尔伸出了自己的手。(未完待续。。)

ps:收到了10月的稿费,828元,呵呵,请朋友吃两次饭都不够……总有一种再次被羞辱了一番的感觉呢。

好吧,事到如今也该习惯了。

本月底是作者的生日,从现在起要一路连更到月底,向着遥不可及的完本大踏步行军啊哈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