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八章 国务会议(一)

第六十八章 国务会议(一)


                “诚如大家所说的那样,一个国营的铁路事业就需要一个健康的制造体系。。。国家赋予我们部门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建立并且维护好一个制造体系,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够算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在铁道部的会议室当中,国务秘书夏尔-德-特雷维尔以一种毫无生气的语调,说出了本次会议的开场白。

虽然才刚刚进入秋天,但是外面的风已经带着丝丝凉意,因此会议室当中门窗紧闭,使人感到有些气闷,因而说话的时候也不禁变得更加中气不足了。

说实话,处在这种环境之下,大家都有些没精打采,但是因为是职责所在,也就不得不勉强打起精神应付。职员们静静地听着国务秘书的发言,会议室里静得出奇,只有速记员在纸上快速记录的刷刷声才稍稍应和他的话声,表示这里并不是空旷无人。

“虽然部长下今天因故没有出席,但是他的意思诸位应该早就有所了解了,没错,他就是想要重点扶植几家工厂负责铁轨和机车的制造。”带着一如既往的平静,夏尔继续说了下去,“先生们,你们有什么看法的话,尽管可以说出。”

接着,夏尔轻轻做了个手势,他的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连忙将一份份早已经被小职员们以工整的笔迹誊抄好了的文件递给了在座的这些官员们,然后这些官员们马上翻阅起这些文件。除了偶尔与旁边人说上几句之外,他们一直保持着得体的沉默。

除了没有现代的打印设备之外,一切都与21世纪的政府部门会议何其相似啊。看古往今政府都一样呢……曾经的小公务员夏尔在心里苦笑着想。

当然,他很快就将这种没有意义的遐想给扔到了一边。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为了理清政府在和铁路有关的制造业布局的问题——当然,这么重要的问题,绝不会是仅仅只由一次会议决定的,必须经过长时间的议论,探讨以及分肥才能最终确定。

这个问题确实十分重要。

与一般的作坊或者小工厂不同。制造铁轨和大型机械的重工业,天然就带有高投资高门槛的属性,足以使一般的投资者望而却步。因而适当的政府扶植是必须的。而且,因为对国计民生十分重要,所以政府对这些企业进行适当的管理又在所难免——虽然一定程度的竞争有利于提高效率,但是政府并不会乐于看到恶性竞争所带企业盲目生产和质量下降的恶果。

当然。这些好处都是于公而言的。部长、夏尔。乃至在座的其他官员们,考虑问题的时候更多地会出于私人方面。正因为如此,他们的争论不会在战略层面,而会停留在战术层面——也就是说,大政方针上这些官员们是协调一致的,但是在执行的时候他们因为私利就会产生不同的想法,所以就需要大量的协调和妥协。

夏尔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着其他官员们反馈。

他没有等待多久。这些官员们在小声地商量了一会儿之后,慢慢地停下了说话声。然后把视线聚焦到了坐在夏尔对面的常任秘书长让-卡尔维特先生身上,而带着一副单片眼镜的让-卡尔维特故作高深地咳了一声之后,朝夏尔开口了。

“德-特雷维尔先生,毫无疑问,我十分赞同部长下的意见,对他的高瞻远瞩也十分佩服,如此详细的计划,看得出也废了部长下不少心血,”让-卡尔维特先生的语气里也带有官员们特有的矜持冷漠,让人完全听不出他对部长的敬仰,“作为下属,我们理所当然的职责就是帮助实现他的构想,但是……如果部长下事前不跟我们商量就直接拿出这样的计划的话,我们执行起恐怕也会有些难度啊……刚刚拿到计划,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进行改进,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对计划进行一番详细讨论。”

“那么还需要讨论多久呢?”夏尔直接反问,“部长可是一直对这个计划十分上心,要是一直没有进展的话,恐怕他会生气吧?”

“重要的事情总是需要足够的讨论的,政府一直就是如此,先生。”让-卡尔维特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很快就将对这个无礼的年轻人的厌恶压入了心头,“现在就连部长下本人都不在,我们怎么好提出意见呢?”

说实话,他现在就是十分生气。倒不是因为面前的年轻人不懂礼貌,而是因为部长和国务秘书居然胆敢不经和他们这些官员的讨论,就私自商量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简直太过分了!哪里还把他放在了眼里?

说实话,如果是在其他的部门当中,这种事主要是下面的官员自己负责的,毕竟那些一两年就换一个的部长和秘书能够管到什么事情呢?最后还不是只能靠常任官员们负责制定和执行规划,顺便从其中捞取无数的利益?

但是因为是新成立的关系,铁道部内的格局还没有完全定型,因为部长是首任的关系,部里的很多规矩现在还真是只有他才能说了算,再加上部长迪利埃翁和国务秘书特雷维尔都是很难缠的角色,很难被官员们的老一套所迷惑,所以这些官员暂时还真是拿他们两个没办法。

所以,让-卡尔维特只能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怒火,打算继续拖下去,等以后再说。

部长下因为父亲突然去世,这段时间都忙于治丧没有办法理事,但是部里的工作当然不可能就此停滞下,所以现在大部分的会议就都交由夏尔主持,而由让-卡尔维特先生等人负责执行。这种体制处理日常事务当然没问题,但是这么重大的事情可不能这么干。

但是夏尔可不愿意给他这样的机会。

“部长下虽然不幸遭遇丧父之痛,但是一直还是把国事放在心上的。”他慢慢地微笑了起,“所以他已经指示我了,一定要快点执行他的计划,不要有任何的延宕。我想,我们最好还是遵从他的意见吧,不让部长生气了可不大好,您说是不是呢?先生?”

让-卡尔维特不禁又是微微一皱眉,他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了下去,然后他扫了扫旁边的官员们一眼,却发现没有人站出表示支持——其他人发现两位大头头又吵了起,还牵涉到了部长下,因此他们噤若寒蝉都不及,哪里还敢多插嘴说一句话?

没办法,理论上部长和国务秘书的级别确实是高于他们这些官员的,所以如果他们两个不怕闹出事的话,这些官员们也只能低声下气不敢明着作对,就连让-卡尔维特本人也是如此。

“既然您这样说的话,那么我们就现在进行讨论吧。”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让-卡尔维特恢复了平静,然后,他翻到了其中一页纸上,指着其中几行字开始说了起。

“按照部长的打算,他是要分别设立几个铁路局,分区域负责未铁路系统的运行,然后北部以巴黎,西部以南特,东部以梅茨,南部以瓦朗斯,西南部以图卢兹为中心,进行分区域管理,对吧?”

“没错,就是这样。”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解释了起。“未铁路系统只会越越复杂,我们将会有上万甚至好几万公里的铁路需要管理。毫无疑问,到那时候我们在巴黎无法管理所有事务,所以,我认为和军队一样,对铁路系统进行分区域管理是极有必要的。我们到时候负责管理以上几个大区,然后这些大区再管理每一个省的铁路机构,这样,我们就能够有足够的精力处理一切事务了。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说实话,这个计划的大部分还就是他本人制定的,部长只是负责背书签字而已。

“对这个构想我没有意见,先生。但是有些细节还值得商榷。”让-卡尔维特轻轻点了点头,“为什么南方的大区管理机构要放在瓦朗斯,而不是里昂呢?那里是比瓦朗斯更加重要的交通枢纽,而且经济也更加发达。”

让-卡尔维特是里昂人,他当然希望为家乡的人多争取一些利益了。

“瓦朗斯更加靠近南方,方便到时候的管理,而且在预定的规划当中,瓦朗斯也将成为一个铁路枢纽。”夏尔轻声回答,不过他知道这个理由当然不足以服众了,于是继续说了下去,“而且,正因为里昂过于发达,所以我们不能把大区管理的重任交给里昂,否则到时候他们恐怕会觉得自己有资格和巴黎分庭抗礼。

先生们,虽然不曾明说,但是要分清一个事实,巴黎必须是这个国家的中心,也必须是整个铁路系统唯一的枢轴,我不希望有人到时候影响到我们的规划,是的,无论现在还是将,有关铁路事务的一切,都只应该由我们说了算!”

他的这席话,罕见地让所有的官员都点了点头——哪个官员会希望有人影响到自己的权力呢?就连让-卡尔维特也暗自同意了他的意见。

“好吧,既然您是这样考虑的那也可以,可是我还有另外的问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