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六章 家族的秘密

第六十六章 家族的秘密


                在特雷维尔侯爵的催促之下,夏尔将最近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的政局,尽量简明扼要地跟他说了。。

“也就是说,现在大家谁都拿对方没办法吗?”听完了夏尔的叙述之后,老人冷笑着问,“他们居然还想过要我们回就搞军事政变呢!”

“这个想法已经被总统驳回了,他认为时候不到。”夏尔冷静地回答,“所以,我们还得慢慢地跟他们玩……”

“这倒是个明智的决定。”老人点了点头,“我在意大利的时候,跟那些高级军官们交往的时候明显看得出,他们现在还在迟疑观望,反而是那些中下级军官热切盼望波拿巴家族重新掌权,因为那代表着他们成为将军和贵族的希望会变得更大……”

“毕竟他才刚刚回,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不错了,反正我们还有时间。”夏尔回答。

“也就是说,你还是看好他能够最终夺权成功?”老人的语气中突然有了一些说不清楚意味的东西。“夏尔,想必你也看得出,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独立行事了……”

“是的,他能够夺权成功,我还是这么看的。”夏尔点了点头,“现在的局势难道比当年还要艰难?当年都挺过了,现在肯定也挺得过去,我坚信他总有一天能够重新走上皇位,而且已经为期不远了。”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们就不妨继续做他的好臣仆吧。”老侯爵耸了耸肩,“不过,我教过你那么多次。忠诚只在有用的时候才有效,你不要忘了这句话。”

“我不会忘记的,您放心吧。”

“嗯,我就知道你肯定记得。”老人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慈祥,然后伸出手拍了拍夏尔的肩膀,“我的好孙儿,这次的阅兵式干得很不错。辛苦你了,一定花了你不少精力吧?”

“其实也没花什么时间,就是要花点钱而已。不过既然您和总统对效果很满意,那么那些钱就已经是物有所值了。只不过,开头有些共和主义者想要在阅兵式上游行示威,还好被我们的人提前得知然后驱散了。”

“哼。我倒真想看看这些人!我们的部队在前方浴血奋战。他们倒想在阅兵式上搞破坏!他们要是真敢,看那些士兵们不把他们打个灰头土脸。”老侯爵明显有些不高兴了,“这些人就是不知好歹。”

“法兰西共和国出兵灭掉了另一个共和国,当然有人不会理解,因为他们把主义看得高过国家利益……”夏尔微笑着安慰对方,“您不用把他们当做一回事,他们是无害的,只能在旁边叽叽喳喳而已。”

“说的也对。”老侯爵也是一笑。然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看向夏尔,“对了,关于之前你说过的参谋部的事情,我在意大利的时候已经上书给了总统先生,将你的那个主意说给了他听,这次在爱丽舍宫宴会的时候,我又和他谈了一会儿,他对这个建议很感兴趣……夏尔,你知道他的用意吧?”

“嗯,我当然知道了。”夏尔点了点头,“不过就算如此,我们也不该否定这件事的积极意义啊?”

路易-波拿巴想要借建立陆军总参谋部的机会,将军队的指挥权名正言顺的拿到手里,听到了特雷维尔侯爵的建议之后,自然会大加欢喜。

“可是你当然能看出此中蕴含的风险吧?”老侯爵的脸上有了一些迟疑,“军队一贯桀骜不驯,乐于在政治领导人面前展示自己的独立性,总统先生如果贸然插手的话,势必会碰到军队的反弹,到时候要是弄得大家都不愉快,那就不好了。”

“就算有风险,我们也要试着去做。”夏尔笃定地回答,“而且,陆军终究是国家的工具,而不能超脱于国家。这匹桀骜不驯的烈马就应该被驯服,为此付出任何代价都应该是值得的。至少现在,还有总统为我们遮风挡雨,不是吗?”

老侯爵看着自己的孙子,动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又没有说下去。

算了,年轻人终究还是该有些理想的。

“好吧,既然这是你的愿望,那么我会尽力帮你的。”最终,他轻轻叹了口气,“夏尔,听说迪利埃翁伯爵已经过世了,对吧?”

“是的,好像是突然中风,事前都没有什么征兆,突然就……”

“毕竟是老了啊!什么时候离世也不算意外吧……”老侯爵突然又叹了口气,“他只比我大上几岁,我的哥哥还和他差不多年纪呢!我想,我们老一代人的时间也不太多了,我得抓紧把该办的事情办完。”

夏尔想要安慰,但是被老人用眼神瞪了回去。“怎么?还想要说些无聊的话安慰我?没这个必要,我这辈子已经经历得够了,只要你们都过得好,我就已经十分满足。你要是真的体恤我的话,就早点和夏洛特结婚,让我在死之前看到重孙子。”

“呃……”夏尔脸上顿时就有些尴尬,“只要把手头这些事都做完,我很快就会……”

“哈哈哈哈,这是多好的事情啊,别拖着好像不情愿的样子了,”看到孙子尴尬的模样,老人不禁开怀大笑了起,“好吧,既然你们已经定了亲事,我也不催你们,尽快办完就行了。”

“嗯,等不了多久了。”夏尔点了点头。

然后,他扭头看了看壁炉边的座钟,时间已经是接近凌晨了。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先让老人家先休息一下吧。

“听说芙兰前阵子差点坠了马?还好没事,今天见了可让我放了心了……”正当他想告辞的时候。老侯爵突然问了一句,“夏尔,多照顾一下你的妹妹吧。她已经怪可怜的了,可别让她再遭罪啊……”

“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当时我也担心极了。您放心吧,我绝不会让她受什么委屈的。”夏尔此刻想起,心里也有些心有余悸,“说起那天真是惊险啊,还好马受惊了之后只是跑到了卡迪央王妃的庄园。不然后果真是让人难以预料呢,以后我一定更加小心。”

出乎夏尔预料的是,听到了卡迪央王妃的称呼之后。老侯爵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卡迪央王妃?她在那里?”

“是的……”夏尔点了点头,有些奇怪于对方的反应。“王妃好像在那里隐居很多年了。一直都不问世事,我到了那里之后才拜访过她两次。”

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沉默。

“命运真是奇特啊,真没想到竟然是她救了爱丽丝的女儿……”良久之后,老人长叹了一声。“原这十几年,她是躲到乡下去了?哎,又不怪她,真是何苦遭这种罪啊……”

那位王妃,原真的跟自己家牵涉很深啊。夏尔在心里有些惊叹。

老实说。他早就已经对父亲和王妃的事情很好奇了,但刚想开口问的时候。他心里突然升腾起了一种很古怪很危险的预感,怎么也问不出口。

好奇心和恐惧纠缠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勉强地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

“那位王妃,呃……是不是和……和父亲关系很深,”他斟酌着措辞,“我看她好像和父亲很熟悉的样子,还有……还有很多父亲赠予她的画像。”

“他就知道画画,这个狗东西。”老侯爵突然骂了一句。

然后,他又扫了夏尔一眼,“看你还知道不少东西,都说了吧?看样子你是疑惑了很久了。”

“也不是知道很多,”夏尔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只知道,父亲年轻的时候同王妃过从甚密,甚至可能……嗯,有那种关系,而且,我还知道,王妃有一个私生子。因此,我已经在心里疑惑了很久了,会不会,会不会是……”

“你想的没错。”老侯爵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们确实有个私生子。”

…………

被证实了猜测之后,夏尔一阵无语。

最后,他勉强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情绪,轻声问了一句。“年纪比我大,还是比我小?”

倒不是他真的关系对方是哥哥还是弟弟,他主要是想知道这个私生子到底是不是父亲婚后弄出的。

老侯爵苦笑着扫了夏尔一眼,然后回答。

“不用拐弯抹角地试探了,我对这个事也了解不多。不过,从他的描述看,应该……应该确实是在他婚后所生的。”

夏尔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真是……

他努力想要回忆起这一世的父母的样子,却发现童年的记忆早已模糊,怎么也没法把那两个人平日里的相处给回忆起。

他们当年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从已经发掘出的真相看,大概……确实不怎么样吧。

夏尔突然感觉心里一片空荡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这么快就失落了?刚才不是挺有劲的吗?”老侯爵敏锐地察觉到了孙子的情绪,于是笑着打趣了起,“别担心,就算真有个私生子又怎么样?他抢不了你的家产的,私生子没有任何权利是天经地义的,就连耶稣到凡间的时候,不也得给自己找个合法的父亲吗?”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夏尔苦涩地摇了摇头,“算了,时间不早了,您好好休息吧。”

接着,他站起身,准备告辞。

“不,夏尔,继续坐会儿吧。”老人突然叫住了他,然后又叹了一口气,“算了,你都已经长到这么大了,我也该把那些事都告诉你了,总不能把秘密都埋进棺材里吧……”

看到老人那副古怪的表情,夏尔突然升腾起了一种更为剧烈的恐惧感。

“什么秘密?”他涩声问。

他的爷爷微微垂下了头,片刻之后又叹了一口气。“你的母亲,是因为父亲而死的。”

“什么!”因为过于失态,夏尔惊呼了一声。“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老人苦笑了起,“我今天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接着,他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开始说了下去。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他的语气,既有些感叹,又有一种老人特有的冷漠,“当时。你的母亲怀着芙兰即将临盆,当然,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只是为自己要添上一个孙辈而感到十分开心。直到……直到那个晚上……”

“那个晚上怎么了?”夏尔连忙追问。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简直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我现在还经常回忆起那个晚上所见到的一切。是的,那真是一件可怕的灾祸啊!”

夏尔不敢再说话了。只是心头狂跳。等待着老人的叙述。

“那天晚上,本也没什么出奇的,我在外面和朋友叙旧,然后跑回了。接着,我在仆人的照料下准备睡觉,但是……没过多久,我就迷迷糊糊地听见了一阵响动和争吵声,然后又是一声尖叫。是的。我很快就发现了,那是你母亲的叫喊声。

那时候是1832年。路易-菲利普刚刚篡夺王位没多久,整个国家都不太太平,我听到了这样的响动声当然不敢掉以轻心,连忙爬了起,然后冲你母亲的卧室跑了过去。结果……”

老人微微闭上了眼睛。

“一打开门,我看见了爱丽丝躺倒在了床边的地毯上,整个人都好像昏迷不醒,而且,地毯上还沾满了血迹……你不知道,这景象当时到底有多骇人啊,我都是尸山血海过的人,当时都忍不住发憷。”

夏尔听着,心里骤然发紧了。

“然后,我就看到了你父亲。他瘫坐在地上,好像整个人都丢了魂一样,六神无主,脸色白得像个死人。看到我了之后,他才回过神,然后哆哆嗦嗦地,一直不停地跟我说,说他不是故意的,呸,那时候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因为回忆起了这种不愉快的往事,老侯爵的脸色也难看极了,“他说他不是故意的,我也相信,因为他当时那个样子,哪像是能够干出大事的人?呸,废物!”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尔一时间都忘记了冷静,连忙追问了起。

“还能怎么回事?”老侯爵苦笑了起,“爱丽丝不知道怎么回事,得知了你父亲和王妃有私生子的事情,认为你父亲背叛了她,结果和他大吵了一架,争吵之下,他无意中推开了她一把,结果就闹成了那样的结果。当然,这都是事后他告诉我的了,当时我哪有功夫听这个?我马上叫仆人去找医生,可是……可是一切都完了,救不回了,只能勉强保住了孩子……上帝啊,你真不能想象我当时是怎样的心情!”

“所以,爱——我母亲——的流产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过失?”夏尔以一种他自己都感到惊诧的冷静态度,轻声询问着,“正因为父亲的过失,所以她才会死去?”

“没错,就是这样,如果没有他那一推,你的母亲又怎么会死?”老侯爵缓缓点了点头,“话说回,也幸好当时我们家很落魄,家里没几个仆人,所以这事儿只有几个人知道,要是今天的话,哼,他就算想要逍遥法外也办不到。”

“然后……然后您就让他走了?”夏尔颤声问。

“当然没有!”老侯爵不悦地回答,“我当时就给了他两条路,要么就像个正派人那样,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一切后果,老老实实地去自首,去接受惩罚,实在不行就拿一把枪解决掉自己,这样倒也不会失去名誉;要么,就得和一个真正的特雷维尔家族成员一样,照样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害死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自己的妻子又怎么样?既然已经做了,那么犹豫纠结又有什么用?咳……”

“没人怀疑吗?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夏尔的语气愈发紧张了,“您这样包庇他。如果当时被追查的话,到时候恐怕……”

“呵,当然有人怀疑了。但是怀疑又有什么用?我们说她是意外而流产,谁又能反驳了?谁能拿出证据呢?反正爱丽丝自己又没办法爬起指正我们了……哎,她娘家倒是有些怀疑这意外不是意外,但是他们也拿我们没多少办法,所以只好和我们断绝往了……”老侯爵又苦笑了起,不过语气突然轻快了许多,仿佛因为透露了这个秘密而卸去了心里的一块重压一样。“夏尔。当时我还能怎么办?把自己唯一的儿子送进牢房里吗?让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上法庭?”

说着说着,老侯爵剧烈地咳嗽了起,他喘息地十分厉害。显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他提起时还是十分激动。

夏尔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怪外公那边一家多少年都从不跟特雷维尔侯爵一家往。简直就好像没有这门亲戚一样。按理说再怎么不满意这门亲事,也不至于会做到这么绝吧,原是因为这个原因……好吧,这倒也怪不得别人。

哎,这都算些什么事啊!简直麻烦透顶。一时间,夏尔的心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焦躁。

“夏尔,所以,我早就说了。你要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千万不要学你的父亲。那个鬼东西简直伤透了我的心!”老侯爵又咳嗽了起,“我不是气他一时糊涂结果犯下大错,最让我失望的不是这个,而是……而是你父亲后的行动。

你想想看,我和我的哥哥,尽心尽力帮他掩饰,耗费了多大的功夫?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让他的弥天大错,不至于成为轰动社交界的丑闻,可是他呢?他失魂落魄,六神无主,连老婆的丧事都是我帮他办的。过得不久之后,他还跑了……这算什么事情啊?呸!还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没有!他既没有像个正派人也不像个特雷维尔,他选择了逃跑!我居然会有这样的儿子!见鬼,我真不该让他去学什么画画!见鬼的画画,见鬼的艺术!那些搞艺术的都只会多愁善感,事到临头了没一个是好汉!呸!所以我再也没让你学过画画,也没有学过音乐,我算是看明白了,所有的男子汉都应该远离那些鬼玩意儿,除了讨娘们儿欢心,别的其他一点用都没有!”

老年人的抱怨,夏尔已经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了,他此刻已经心乱如麻。

只花了几分钟时间,他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有一个从未谋面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也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间接造成“母亲”死亡的罪魁祸首。

天哪!这都叫什么事啊!

就算是一贯冷静沉稳的夏尔,此刻也不禁心乱如麻。

我要是什么都不问,也都不知道,那就好了!他无奈地想。

“他……他现在在哪里?”过了很久之后,夏尔终于开口询问。

“不知道,我从没有去找过他,这个人不值得我浪费一点精神了,自己消失了也好。”老人带着一种忿怒,断然回答,“他离开之后,我再也没管过他,反正只要有你们两个,我就还没有绝后,随他去死吧!”

然后,他慢慢平静了下,动情看着夏尔,“夏尔,现在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你了,老实说,我反倒感到轻松了不少。要记得,这是只有我们才能知道的秘密,记得,一定不要告诉芙兰,她已经够可怜的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了。”夏尔苦笑了起。“您放心吧,我巴不得从都不知道这件事呢。”

在他说完之后,两个人又都沉默了起,一时间都有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的感觉。

“哎,算了,都这么多年了,别管他了。”最后,老人打破了这种死寂。“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接着,他重重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夏尔,现在你有了你的生活,不要再让过去的阴影影响自己了,好好过好自己吧……”

希望如此吧……夏尔只能在心里叹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