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三章 康采恩

第七十三章 康采恩


                随着乐曲的结束,两个人的共舞最终结束了。()

萝拉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提着裙子朝夏尔行了个礼。

“特雷维尔先生,谢谢您的伴舞,这是一个十分愉快的夜晚。”她的面孔幽浮不定,好像若有深意,“而且,和您聊天确实非常愉快,我十分希望在以后也能有机会和您继续谈一谈。”

“是吗?我十分荣幸。”夏尔也微笑着回答。

“哦,那就好。”仿佛是回忆起了夏洛特刚才饱含不悦的视线了似的,萝拉脸上的笑容愈发浓厚了。“看上去我已经占用您太多时间了呢,下一支曲子我就我就不奉陪了,希望您和特雷维尔小姐能够玩得开心,然后能够有个好心情去和我的父亲谈重要的事情。”

“承您吉言,我想一定会是如此的。”夏尔谦恭地回答。

然后,萝拉点了点头,借着转身就离开了,她目不斜视笃直前进,好像完全无视了四周的人群和喧嚣似的。

“……这家人一个个都是这么目中无人,”在下一支曲子重新开始演奏了之后,夏尔的舞伴换成了夏洛特,她轻轻地在夏尔的耳边抱怨着,“迟早我们要让他们好看,夏尔。”

“至少在现在,他们有资格目中无人,夏洛特。”夏尔仍旧微笑着,轻轻抱住了夏洛特,“你刚才不是还劝我要开心一点吗?,我们再跳支舞吧?”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夏洛特横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地揽住了他的腰。

………………

在宴会的喧嚣告一段落之后,夏尔和夏洛特就被人带到了男爵的书房里,受到了这位大银行家的亲切接待。看到了两人之后。他笑得十分慈和,之前在他们之间的不愉快,简直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特雷维尔小姐,特雷维尔先生,两位今晚玩得还开心吗?”在德-博旺男爵装饰奢华精致的书房当中,戴着一副单片眼镜的男爵,笑呵呵地看着夏尔。“希望我们的招待还能够让您满意。”

“十分愉快,先生。”夏洛特也同样微笑着回答,努力压抑着自己对这一家人的痛恨。“您家的宴会真是太用心了。难怪您这里能够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大胜地。”

“能得到您如此的夸赞,看我们在宴会上花掉的钱总算不是白扔了啊……”男爵看上去更加高兴了,“我已经老了,享受不了你们年轻人的乐趣了。只能看看了。哈哈哈哈……”

虽然看上去如此温和宽厚,但是夏尔完全明白,在内心的深处,这位大银行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简直与虎豹无异。因此,无论如何,他完全不可能放松对他的戒惧。

“好了,闲话就不多说了。既然您们两个跑到我这里,那想必是有不少的正经事要同我商量吧。我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笑了一会儿之后,博旺男爵重新变得严肃了起,然后,他转头看向了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我想您应该不至于在刚才喝了太多的酒吧?”

“哦,当然了,我现在十分清醒,您放心吧。”夏尔以同样的轻松语气回答着对方的调侃,“绝不会误事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男爵颇感欣慰地点了点头,“我很高兴您能够知道什么事情最重要。”

如果没有萝拉之前的解释的话,夏尔估计会以为对方说的是纯粹的客套话,但是听到了对方或真或假的“我爸爸真的很欣赏你”的解说之后,夏尔不由得有些感动了。

当然这种感动也只是那么一刹那之间而已,完全不至于影响到他的判断。

“特雷维尔先生,您之前送给我的计划,我已经好好看完了,”说完这些客套话之后,男爵的语气重新变得冷漠生硬起,似乎已经回到了惯常的银行家模式。“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很有创见也很有雄心。”

接着,他指了指桌上的那份文件,“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我也有这种预感了,从未的发展趋势看,国家肯定会大力发展钢铁、铁路和航运这些工业部门,会出台一系列的扶植政策,鼓励企业向这方面投资。”

“即使国家不打算这么做,我也打算驱使她这么做。”夏尔笃定地回答。

“嗯,您这样说我也相信,我说过您前途无量。”看着对方坚定的样子,博旺男爵微笑着点了点头。“但是,既然您是个聪明人,自然您也会在优势之外看到自己的缺点,您的缺点就是没有足够的资本。”

“是的,正因为如此,我才需要您的帮助。”夏尔同样微笑着,“我想您自然不会吝啬于向一位优质客户输出资金吧?”

“对优质客户我们向慷慨,而且我们的金库现在也足够充实,不过您要求的资金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男爵轻轻地敲击了一下书桌,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似的,“其实钱倒不是太大的问题,问题是我们相互之间的持股比例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呢?别忘了,主要负责出钱的人可是我啊?”

“这个恐怕不行。”一直彬彬有礼的夏尔,在这个问题上却严词拒绝了,而且丝毫没有给出任何的通融余地。“您出钱更多,这一点没错,但是我们也并不是毫无付出,我要想办法让公司在政府订单中抢下份额,还要让人小心经营企业,我认为我们对半开完全是合理的。”

夏尔坚决的态度,让银行家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德-博旺先生,我是诚心诚意找您合作的,我真诚地期望我们两个能够把握时代的人。可以携手乘风破浪,”眼见他还是在故作矜持,夏尔干脆就直接摊牌了。“但是如果您觉得条件难以接受的话,那么我也不会强迫您什么,我会另外想办法的……”

银行家马上改了话头。

“哦,您不用着急啊,我只是考虑了一下而已。好吧,既然您如此坚持的话,那么我们就对半开吧。特雷维尔先生,我预祝您一切顺利。”

真的成功了?

夏尔和夏洛特对望了一眼,然后互相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喜色。

即使事前就预料到应该会是这样的结果。夏尔仍旧感觉有几分激动。

太好了……

“不过,本着合作者的立场,我还是要提醒您一句……”让夏尔开心了片刻之后,博旺男爵重新开口了。“特雷维尔先生。您看似一帆风顺,但还是要小心前途上的暗礁。为了兴建钢铁厂,您现在已经欠了我一大笔钱了,等到我们在这事儿上开始合作之后,您肯定会欠我越越多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您遭遇了什么大问题,甚至不小心丢掉了职位。那么这种打击您能够承受住吗?”

然后,他摆了摆手。阻止了想要说些什么的夏尔,“先生,如果我对您没有信心,我是绝不会借出这么多钱给您的……但是,虽然我绝对不怀疑您最终能够偿付这笔债务的能力,但是我认为您越能够顺利越好——毕竟现在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我想您现在更加应该在仕途上打起全部精神,不要一不小心在某个暗礁上翻船了,这是我作为一个长者的告诫,我相信您是懂我的意思的。”

“嗯,我懂您的意思。”夏尔心中一凛,然后神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您放心吧,我是绝不会让部里的几个小官儿碍着我的事的,就算是秩序党那个庞然大物,我也会和总统先生一起把他们掀个底朝天!”

“您能够明白这一点就好。”这位大银行家颇为欣慰地点了点头,好像对自己的政治代理人的表现很满意似的。

看他也知道了我在部里的改革计划暂时受挫了的消息啊……夏尔在心里苦笑着叹了口气。

不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想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的吗?

让-卡尔维特对夏尔的指控,虽然让他在职员们面前大丢其脸,但是也让夏尔提前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他如果一边在政界发展,一边又明显地在商界大展宏图的话,肯定会引起人们的普遍反感,更何况他确实是在明里暗里触犯了法律,见不得光的东西实在太多。更别说如果闹得太大,还容易得到同僚们的眼红和嫉妒了。

所以,在这种危机感的激励之下,为了日后的前途着想,他就必须想办法让自己“不那么明显地”在商界大展宏图。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思前想后,他最终决定借鉴后世的经验,通过一种比较隐秘的方式实现自己的计划。

他打算先成立一个不受人注目的公司,然后通过这个公司作为母体投资并且控制其他行业的企业,然后让这些子公司互相交叉持股并且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实现对企业的绝对控制权——打个比方说,创办几家企业,然后让它们相互各持有十分之一的股份,那么就可以让这些企业在没有一个明显的大股东的情况下就被自己绝对地控制着。

然后,这些企业再发展自己的子公司,然后让这些新的子公司再交叉持股……直到最后,人们可能根本感觉不到,大多数看上去是庞然大物的企业,其实是掌握在一些毫不起眼的母公司手中的。

直到最后,这些企业形成一个隐秘的结合体,在幕后的操纵着的指挥下,影响着一个国家里每一个人的生活。

没错,他的计划,实际上就是采用未的一种常见的垄断企业体制——康采恩,以不引人注目的企业或者机构作为中心,通过关联企业间互相持股,实现对大量企业的隐秘控制。

在那个世界,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从19世纪的下半叶开始,在各个资本主义国家当中就开始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垄断组织,比如托拉斯、卡特尔、辛迪加等等,而康采恩可以说是其中寿命最为绵长的形式。

直到21世纪,美日德等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仍旧被这种垄断组织所实际控制着——反垄断法可以摧毁大型托拉斯,却无法解决这个看上去根本不是垄断的垄断组织,比如花旗,比如三菱,或者西门子,都是其中的表表者。

而他的计划在转给了博旺男爵之后,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对方的欣赏——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没有夏尔,过得几十年他们也会自然而然地这么去干。

也正因为如此,他极其坚决地拒绝了对方要求提高持股比例的要求,坚决提议对半开——因为他并没有为别人辛苦做嫁衣的习惯,而现在博旺男爵也正好需要他,所以两个人最终还是狼狈为奸了。

“特雷维尔先生,为了让我们的合作更为顺畅,我要求让我的两个孩子作为董事,近距离帮助您,第一时间就解决您面临的困难,您看怎么样?”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博旺男爵又提出了自己最新的一个建议,“我的两个孩子,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我也该想想办法让他们学点东西了……以后我还得靠他们打理这个家族的家业呢……怎么样,特雷维尔先生,您不至于不能够满足我这样一个唯一的要求吧?”

就近监视我,顺便让我当老师?

夏尔心中一凛。

好吧,这也没什么,就吧,老的我都不怕,难道我还要怕小的不成?他在心里暗暗哂笑。

博旺男爵一家他已经估量过一番了,老的当然可怕,是惹不起的老虎,但是小的可就不怎么样了,至于女儿……虽然有点意思,但是毕竟不就是个女儿吗?总归还是没办法造成太大威胁的。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暗暗放了下。

“哦,我当然不至于反对您的这个提议了。”夏尔笑着点了点头,“帮助自己的后辈是应该的嘛。干脆这样吧,我们为这个母公司设立六个董事职位,您和您的儿女都可以算进。”

“还有您和小姐?那么剩下一个是谁呢?”男爵问。

“我的妹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