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二章 互助

第六十二章 互助


                一提到海军上面的事务,原本有些拘谨羞涩的亨利突然变得极富有激情起,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倒是让夏尔一时都插不上话,不过夏尔也并不因此而感觉有什么不高兴,他还是带着往常的笑容,静静地听着对方的长篇大论。。

“……毫无疑问,先生,如今不列颠掌握着整个海洋,它的海军实力无人能及。虽然这很让人痛心,但是我们必须承认现实。

就在几年之前,英国人毫不费力地派出了一支拥有25艘战舰的舰队——其中甚至有两艘超过70门炮的战列舰,载着2万名士兵,把整个清国打得支离破碎,最终让满洲皇帝求和,为英国夺取到了至关重要的利益……而很明显,法国是做不到这一点的。现在只有不列颠才有遍布世界的军港和舰队。我认为总统先生既然满怀雄心壮志,那么他肯定不会喜欢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嗯,总统先生确实希望扩大这个国家的殖民利益,而且不仅仅是在非洲。”夏尔点头承认了对方的看法。

“那就太好了,”亨利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只要总统有这样的想法,那么他就肯定能够得到海军上下的欢迎,这样的话我也能找到更多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

“希望如此吧……”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突然,他感觉门口好像有什么动静,于是就住了口。还不等他走过去看看到底什么事。门就自己打开了。

“夏尔,是我。”

夏洛特巧笑嫣然地站在门口,朝他打了过招呼。因为用不着通报。所以夏洛特就这样直接走了过,倒是给了夏尔一个惊奇。

然后,穿着一袭丝绸长裙的夏洛特一步步走了进,好奇地打量夏尔旁边的亨利一样。

“夏尔,这位客人是谁呢?”

突如其的夏洛特,她脸上的笑容,配上裙子上的花饰。一时间竟然晃得亨利有些呆滞了,他呐呐地没有说出话。

“这是我们的远房亲戚,德-拉格什-特雷维尔伯爵的继承人。亨利。”好在夏尔为他解决了麻烦,“亨利,这位就是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女儿,我的堂姐夏洛特。”顿了一顿之后。夏尔又加上了一句。“也就是我的未婚妻。”

“原是特雷维尔公爵小姐啊!难怪如此美丽动人,”经过了夏尔的解释之后,亨利也马上反应了过,连忙殷勤地朝夏洛特躬身行礼,“希望没有耽误到您的事,小姐。”

在拜访亲戚之前,亨利当然早就做了一番功课,于是得知了特雷维尔家族的长支和幼支的联姻计划。因此并不对夏尔的话感到有什么惊奇的。不过,因为他之前拜访特雷维尔公爵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夏洛特。所以此刻不免惊艳了一番。

长得真是好看,只有京城才有这样好看的大小姐吧,亨利心想。在一时间,他竟然对自己的这个远方表亲有些嫉妒了起。不过,这种情绪当然很快就消散掉了。

“夏尔,你们刚才在聊些什么呢?好像很热烈的样子啊。”夏洛特随意地打量了亨利一眼,然后礼貌性地笑了一笑,接着把视线放到了夏尔身上。

“我们刚才在讨论海军上面的事务,”夏尔指着亨利解释了起,“亨利是海军的军官,最近才到巴黎逛逛,所以我们刚才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海军上面的事务。”

然后,夏尔又将刚才两个人讨论的话题,简略地复述了一边给夏洛特听。不过谁也看得出,这位小姐对海军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敷衍着听而已。

“原是这样啊……”听完之后,夏洛特挑了挑眉头,表示自己已经了然,然后又朝亨利亲切地笑了笑,“大家既然是亲戚,那么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嘛,您放心吧,我回头就让夏尔为您帮帮忙,他现在虽然有了一点名望,但是不帮亲戚怎么行?”

“真是太感谢您了,小姐。”夏洛特如此说,亨利自然大喜过望,连连道谢。

“没什么,没什么,”夏洛特只是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看着亨利,“对了,先生,您既然是海军出身的,那么有没有听说过波利尼西亚群岛?”

“哦,当然听说过了,波利尼西亚群岛位于太平洋的东南部,与库克群岛隔海相望,海军很多人在巡游太平洋的时候都经过了那里,现在我还有朋友在那边……”

亨利一边小心地回答,一边在心里奇怪这样的大小姐怎么会知道一个远在天边的群岛的名字。

“原真有这个地方啊……”夏洛特看上去也是很惊奇的样子,“我前几天和一位侯爵小姐聊天的时候听她说过的,她说那个地方盛产一种黑色的珍珠,我当时觉得很稀奇,所以就留下了印象……”

果然如此……我就说嘛。亨利心里一阵了然。

突然,他的心里一动。

这不是绝好的拉近关系的机会吗?

“她说得没错,我也听同僚们说过,那里确实盛产黑珍珠,那可是很珍稀的东西呢。”他压抑住了心中的情绪,以一种尽量平静的语气说,“我之前还拜托了同僚去那边的时候给我带点回,如果您想要的话,到时候我就给您送上几颗吧?把它做成首饰的话,肯定很不错。”

他之前当然没有拜托过,不过现在肯定得去拜托了。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夏洛特好像有些尴尬。

“能够为如此美丽的小姐更加增添一份光彩,是我们海军将士的荣幸。请您不要拒绝。”亨利再度躬身行礼。

“唔……好吧,希望这不会让您太破费。”迟疑了片刻之后,夏洛特点头答应了。珠宝对女性的杀伤力就是如此可怕。

然后,夏洛特又看向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夏尔,“夏尔,亨利果然是我们的好朋友呢……”

“当然了,小姐。”夏尔点了点头。

“先生,我不耽误特雷维尔小姐的时间,”又闲聊了几句之后。亨利已经感觉到了气氛不再适合自己继续呆下去,于是提出了告辞,“下次再拜访您吧。”

他可没有靠好几代之前的亲戚关系就能拉住特雷维尔家族的信心。之前想过要送礼,但是这两家好像都不在乎的样子,也不知道该送什么好。现在能找到一个突破口,他自己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下应该没问题了。他心想。

“嗯。您放心吧,我回头就带您去见我的那个朋友。”夏尔点了点头。

“再见,先生,祝您一切顺利。”夏洛特也朝对方点头致意。

………………

在亨利知趣地告辞了之后,夏洛特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夏尔旁边,挨近了他的身旁,然后她伸出手,整了整夏尔的衣领。

“你为什么要故意让我帮他?”夏尔轻声问。“你不缺什么珍珠项链吧?”

本。给他帮不帮忙只看夏尔的心情而已,谈不上有什么责任。但是既然夏洛特已经答应收下这位远亲的礼物,那么夏尔也只能想办法给他帮帮忙了。

“决定要给他帮忙的人,不是你吗?我只是让他安心下而已。”

“哈……”

“如果你只是给别人恩惠而不索取一些什么的话,别人可未必感激你,只是觉得欠你的情,这可不好。你是想和他做朋友,还是做恩人呢?”夏洛特笑眯眯地回答,“再说了,我确实很想试试看黑珍珠做的首饰啊……”

“这可不是白得的,我得给人家帮忙。”

“有什么不好?你给别人帮忙,别人就给你帮忙,这样关系就建立好了,以后再找他办事不是方便了很多吗?”夏洛特又整了整夏尔的领带,“不管怎么说,这个人也是我们的亲戚,不帮亲戚还能帮谁呢?”

“好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爱怎么样都好吧。”夏尔轻轻叹了口气,对于夏洛特满脑子的贵族式的思想,多年之后他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了。“不过,在别的人面前可不要……”

“你就放心吧,难道我是碰到一点好处就挪不动脚步的人吗?”夏洛特当然知道夏尔想说什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这次只是看见这个亲戚顺眼了一点,所以就想让你帮帮他而已。平常有人想求帮忙,我才懒得理呢……好了,我们别管他的事了,我还正有事情要问你呢。”

“什么事?”

“上次我在乡下的时候,你是不是跑到我家里找了我父亲?”

“嗯,是的,当时有些事得去麻烦他……”夏尔直接承认了,然后将那天和自家堂伯父谈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她听。

“难怪啊……”夏洛特叹了口气,“你可给我家添麻烦了。”

“什么意思?”

“我的弟弟欧仁不想去当执法官,他觉得整天板着面孔太无聊了,”夏洛特叹了口气,“所以听到了父亲给他的安排之后,他可不高兴呢。”

“不高兴?这样的肥缺可不是说有就有的,他以后得为自己多积攒些财产呢……”夏尔有些惊奇,“那他想怎么办?总统先生再慷慨,也不会将国库打开任他挑选啊。”

虽说民法规定了次子享有和长子同等地位的继承权,但是贵族家庭当然会想尽办法规避这条法律了。所以,夏洛特弟弟的未可不容易。

“他这个人整个还跟少年人似的,老想着浪漫啊梦想啊之类的毫无用处的玩意儿,”夏洛特脸上的笑容黯淡了下,微微皱起了眉头,“昨天跟爸爸吵了一架之后,他跟我说他想要去海军服役,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哎,真是跟个孩子似的,对他说这个世界难道还有比我们这里更好的地方吗?”

难怪夏洛特难得这么殷勤地给人帮忙,原是有这种考虑啊。

虽然夏洛特表面上是用一种不满的语气说起自己的弟弟的,但是对对方的关心依旧在不经意间就透露出了。

“男孩子有梦想,这有什么不好?就该去世界闯闯嘛。要去海军指挥战舰,我小时候都想过呢!”夏尔顺着夏洛特的意思说了下去,“况且,怎么说也是个贵族出身,海军也亏待不了他。”

虽然这已经是19世纪了,但是海军和上个世纪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贵族在海军中的升迁道路,依旧和平民完全不同。平民想要从水手一路上升到船长千难万难,而贵族年纪轻轻就能够当船长,高级的海军将领职位仍旧被贵族们把持,所以夏洛特的弟弟就算真去了海军,除了经常要远航之外也吃不了什么苦。

“你这样说也有道理……”果不其然,在夏尔如此说之后,夏洛特十分满意,亲了夏尔的脸颊,“那好吧,我们就帮他们一把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