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八章 遗训

第五十八章 遗训


                正当夏尔和花名梅丽莎的那位小姐悠然畅谈的时候,迪利埃翁家族的父女两人却完全没有他们的好心情,他们一路急速地向伯爵府赶去,生怕耽误了一秒。

迪利埃翁伯爵的突然病倒,不啻是对这一个已经在政坛活跃了数十年的贵族家庭的重大打击——如果不是毁灭性的打击的话。

在傍晚时分,伯爵的继承人迪利埃翁子爵赶回到了家中,然后立即感受到了伯爵府中的气氛不同寻常——虽然主人一家早已经吩咐了不要表现得很慌张,但是这种下意识的神情仍旧让气氛显得十分紧张。

他走得很快,不顾一切地在家中横冲直撞着,很快就到了父亲的卧室门前。

然后,他轻轻地拉开了门。

医生正小心地侍立在他父亲的床头,他的夫人正焦急地左顾右盼,直到看到了他的到之后才稍微定下神。

“先生,您总算了!”她不满地朝丈夫瞪了一眼。

而他的父亲正微微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到,仿佛已经人事不省了一样。

迪利埃翁子爵没有再看自己的妻子,一步步地走到了床头,好像深怕一个不留神,父亲就要抛下了他离开人世似的。

“总么会这样?”他像是问别人,又像是问自己,“前两天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会?怎么会?”

“医生说是突发的中风,父亲昨天晚上在男仆的服侍下还好好睡着了。没出什么事,结果今早却一直没起床,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以为父亲是想多睡一会儿。但是后才发现……”子爵夫人在旁边回答,“当时情况可吓人了,父亲的头都偏了起,口里还吐着白沫!后我们赶紧叫了医生,好不容易我们才让他恢复了意识,但是他说……他说现在情况很危急……”

她知道丈夫在外面的勾当,但是仍旧按照贵族社会的传统习俗不闻不问。虽然如此,心里还是有些气恼的,因而语气有些生硬。不过现在她的丈夫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父亲醒过之后,就发现自己动也动不了了,然后就交待我们赶紧把您找回,然后。他刚刚又重新睡过去了……”

也就是说。是急性的中风吗?

迪利埃翁子爵心里一片惶急。

“废物,一帮废物,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个老人都照看不好吗?啊!”中年人脸色煞白,对着仆人和医生破口大骂了起,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见了那种修养了几十年的宫廷礼仪,“我们给了你们这么多薪水,结果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废物!混蛋!要是我父亲有什么闪失。我要你们好看!”

在子爵的喝骂下,其他人也都吓得面无人色。生怕触怒了主人而被赶走。一时间,房间内变得更加乱糟糟的,人人都惊慌失措。

儿子的怒吼,终于唤醒了父亲。

伯爵微微张开了眼睛,他浑浊的视线,扫过了其他人,然后聚焦到了儿子身上。

“吼什么吼?还没死呐……安静点,别吵我……”然后,他勉强地笑了起,“过!”

即使到了这一刻,他仍旧改不了对儿子几十年的那种教训口气。

听到了父亲的训示之后,子爵反而心里一喜,连忙走到了父亲的床头。虽然父亲的声音虚弱无力、气若游丝;虽然德-迪利埃翁先生现在已经高居部长一职,但是,他在父亲面前仍旧显得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既尊敬又畏惧,完全不敢有任何不服从的念头。

“爸爸,爸爸……”他额头上满是大汗,语调也已经哽咽,“别担心,您会好起的……我会让您好起的……”

“好不了了,蠢货……我还看不出吗?”伯爵又斥责了儿子一句。“我恐怕……时间就要到了。”

“不,不会的,父亲……不会的……”儿子仍旧在旁边自语,话语声中已经带上了几丝哭腔,“不会的……”

他此刻的焦急和悲伤,究竟多少是出自于对父亲的敬爱,多少是出自于对父亲死后家族地位的恐惧,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够了。”父亲打断了他的话,“没时间废话了,好好给我听着。”

他想抬起手,但是完全抬不动,整个人都好像漂浮在端一样,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气。

也许是感受到了父亲虚弱语气中的魄力,迪利埃翁子爵慢慢地止住了眼泪,站在床头,静静地听着父亲的遗训。

“我走之后,这个家族就要传到你手里了,你讲成为新的迪利埃翁伯爵。老实说,这个结果我十分不满意,因为你并缺少那些足以打动我的特质……但是没办法,谁叫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呢?”迪利埃翁伯爵苦笑了一下,然后勉强着又说了下去,“我也不指望你接下能够让这个家族有多么荣耀,只要守住现在的地位就可以了,不过这对你也许要求还是太高……记住,凡事不要逞强,不要跟人结仇,我们的仇敌已经太多了,你不要再给自己增加敌人……老实低调,不要想着继续高升,你不是那块料,老老实实地做好你现在的位置就好了……”

然后,他勉强抬起视线,看着站在子爵后面的玛蒂尔达,“还有,凡事要多跟玛蒂尔达商量,你女儿比你明白事理多了……懂了吗?”

“好的……好的……”他的儿子在哽咽中点头答应了下。

“玛蒂尔达,过……”伯爵不再管儿子了,朝自己最钟爱的孙女儿喊了一声,玛蒂尔达连忙走了过去。

“爷爷。”玛蒂尔达也没有多说什么安慰的话,她只是静静地捏住爷爷干枯的手。

“好孩子……”爷爷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笑了起,这次是那种真正饱含着慈爱的笑容,“可惜再也不能喝你泡的茶了……”

玛蒂尔达只是微微低着头。没有回答。

只是镜片后隐隐的泪水,才能表现出她此时真正的感情。

“一直以……一直以都辛苦你了,以后……以后还请你继续照看这个家族,好吗?”伯爵颤声问。“多帮你爸爸的忙……”

“好的,爷爷,我会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眼角的泪水也慢慢滑落。在白皙顺滑的脸上刻下了一道痕迹。

这个承诺之重,仅看这幅平静的样子又怎么能够看得出呢?

“好孩子……”得到了孙女儿的承诺之后,伯爵再度长叹了口气。好像欣慰了许多。

他突然感到已经如释重负,好像可以从此飘入天国了一样——如果上帝的天国容得下这个已经劣迹斑斑的灵魂的话。

不……还有,还有东西要交待。伯爵脑中突然一颤。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乔治呢?”

“乔治现在还在中学里。不过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他了,您再等等吧,爸爸,”迪利埃翁夫人连忙回答,无意中向病人透露了此时他病症的危急程度,“很快他就可以回了……”

天知道我还等得等不到!老人在心里哀叹了一声,无奈地确认了自己无法立刻、也许见不到唯一的孙子的事实。

不过,毕竟是纵横政坛多年的老政治家。他也很快就扔下了这一丝悲凉。

“让乔治中学毕业之后以后进军校吧,然后进军队!跟着他的姐夫。”他对自己的儿子吩咐说。

听到了父亲的吩咐之后。迪利埃翁子爵十分惊诧。

“爸爸,为什么?”

他并不大愿意让自己的独子进军队,这倒也符合人之常情。

“为什么?不是明摆着的吗?”伯爵又嘲讽了自己的儿子,“你的儿子也和你一样,也不是那块料,但是他比你强一点的是,至少他还知道什么叫勇敢。所以,他还有另一条飞黄腾达的路,那就是进军队,懂了吗?”

“可是……”迪利埃翁子爵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了!按我说的做!”父亲和往常一样打断了儿子话,“我也知道进军队就会有危险,但是想要荣华富贵不冒点风险怎么行?而且,再怎么说,他也有个姐夫在军队里当军官,可以帮忙照看一下,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迪利埃翁子爵还想说什么,但是在父亲严厉的视线下,再也说不出话,最后只好点头答应了下

“好的,父亲,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照办的,您只要安心养病就好……”

“爷爷!”

这时,门口突然传了一声招呼。

大家同时往门口看去,原是大小姐朱莉。她正焦急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怀中则抱着自己的女儿。

显然,因为跑得很急的原因,她现在已经衣衫凌乱,不过此时倒也没人在乎这种事了。

“爷爷……”朱莉一边带着哭腔,一边也走到床头。

“朱莉,这下你该消气了吧?爷爷要去上帝那里报道了……”伯爵强笑了一声。

“爷爷,别说这种话啊!”朱莉忍不住大哭了起,“我从没有怪过您。”

她的哭声惊醒了怀中的女儿,然后婴儿也放声大哭了起,母女的哭声交织在这个寂静的房间当中,更加添加了几分悲凉。

伯爵看着自己的曾孙女儿,示意朱莉把她递过,朱莉连忙照办了,把小玛蒂尔达放在了他的枕头旁边。小玛蒂尔达靠在曾祖父的肩膀上,不住地摇晃着曾祖父的手,竟然渐渐地止住了哭声。

“长大了一定也会是个美人儿吧……”伯爵笑着给了曾孙女儿一个祝福。

然后,他勉强地移动视线,看着朱莉,“朱莉,我知道,当时我们反对你的婚事,所以你一直都对我们有些气愤……但是……但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承认了吕西安,所以……所以以后大家要互相帮助,互相扶持,明白吗?我刚刚已经决定了,让乔治以后进入军队……”

朱莉马上听懂了爷爷的暗示,然后连忙点头。

“您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吕西安以后好好照看乔治的。还有,爷爷,我从没有生过您的气……”

“没有吗?那就好……”伯爵微微笑了起。

这时,也许是因为又耗费了太多精力的关系,一阵晕眩突然又袭向他的大脑,让他原本就不多的灵智越越少。

恍惚间,他越越分不清自己现在身处何时,又身处何方。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少年时代,眼前又是一片灯火辉煌,衣冠楚楚的贵族们、戴着各种珠宝的贵妇们,正在大厅当中翩翩起舞,而围绕于他们之中的……是国王和王后,是路易十六和玛丽。

这正是奢华壮丽的凡尔赛宫,他的父亲,上一代的迪利埃翁伯爵是宫廷官员,父亲带着他走入到宫廷当中,体验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而后,一切都变了样,革命发生了,凡尔赛的壮景再也不复重现,国王上了断头台,王后紧接而上,然后是他的父亲,然后是……

是什么?

是一次次的革命和暴乱。

拿破仑皇帝如同朝阳般崛起,然后却骤然败落;波旁王族得幸复辟,然后败落,奥尔良王室篡位,然后败落……就在他的面前,一个个家族先是辉煌,然后陨落,一个个王朝先是崛起,然后灭亡。

然而,他再也没有让自己的一家,如同自己那样,在风变幻当中颠沛流离。尽管四处投机钻营,尽管背叛了一个个恩主……他仍旧做到了这一点。

正当伯爵还沉浸在对往昔的追忆时,小玛蒂尔达在轻轻摇动着他的肩膀,把他从昏迷中叫醒了。还不会说话的婴儿,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许只是对行将就木的老人感到很好奇而已。

伯爵看着自己的曾孙女,然后,一阵狂喜突然涌上心头。

这些国王,这些王后,没有一个如同自己这样,在病榻之中、在儿孙甚至曾孙女的环绕和悲怮当中辞世……

他们都被狂潮冲刷得七零八落,而我却安然遗留了下。

哈哈哈哈哈

他忍不住开口笑了起,却笑不出声音。

我成功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