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七章 暗子

第五十七章 暗子


                难以形容部长下此刻的表情,是恼怒,是错愕,是惊慌,还是有别的什么?夏尔也想象不出他此时的心情。一个男人在和情妇颠鸾倒凤、即将到最顶峰的时刻被女儿打断了,他究竟是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夏尔不知道,说实话也不想知道。

“玛……玛蒂尔达,”这种令人尴尬至极的沉默,持续了片刻之后,才终于被部长下打破了,虽然满面尴尬,但是他还是稍微整理了一下睡衣,遮住了袒露出的胸膛,强笑着问自己的女儿,“你怎么这儿啦?有什么事要找爸爸吗?”

在顷刻间,他就已经改变了自己态度,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怒气冲冲——简直就不像是父亲在面对女儿,反倒是有些怕玛蒂尔达一样。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站在后面的夏尔,然后恼怒地横了他一眼,好像要把怒气都发泄到他身上一样,责备他为什么要出卖自己。

“爸爸,我有急事要找您,所以拜托了特雷维尔先生,您不用生他的气,”还没等夏尔说话,玛蒂尔达就已经为他解释了,“我们现在回去吧。”

“到底怎么了?”部长从女儿的态度里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寻常。

“难道……难道是……”

玛蒂尔达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比了一个手势,然后部长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天哪……天哪……怎么会!怎么样这样?不是最近还好好的吗?”

玛蒂尔达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好吧。好吧,我们赶紧回去吧,玛蒂尔达。别耽误时间了。”部长以一种勉强的镇定喃喃自语,然后他转身走回了房间。

没过多久,部长又重新走了出,不过这次他已经穿好了衣服,神情也自然了许多,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尴尬——当然,也只是表面上的功夫而已。

“走吧!玛蒂尔达!”他低喝了一声。然后一路向楼梯走去。

而玛蒂尔达却没有急着跟在父亲的身后离开,然后猝然又走上了前去,然后深深地朝房间里面扫了一眼。

接着。她才离开了门口,夏尔也跟在她的身后,一同向楼下走去。

临走的时候,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扫了旁边的夏尔一眼。

“抱歉。特雷维尔先生,我们一家又让您看笑话了……”

“哦,这没什么,很平常的事,”夏尔微笑着回答,“您放心吧,我绝不会跟任何人说出去的。”

“这就太感谢您了。”玛蒂尔达勉强地笑着,突然。她低声叹息了起。“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啊。”

“那您打算怎么处置她呢?”夏尔低声问。

“还能怎么处置呢?只能当做没看见了。”玛蒂尔达苦笑着,“这又不是她的错。就算不是她,爸爸也会去找别的人的,我的爸爸就是这样的人……”

“我还以为您很生气呢?”夏尔对她的回答有些惊奇。

“我当然很生气,但是生气又有什么用呢?父亲犯错的时候,子女只能在旁边看着。”玛蒂尔达淡然回答,“不管怎么说他仍旧是我的父亲,不是吗?”

“这倒是比较理智的想法。”夏尔点了点头。

“只是无奈而已。”说完之后,玛蒂尔达又苦笑了起,然后转身离开,登上了马车。

夏尔目送着她离开,一边思索着迪利埃翁伯爵如果真的不行了的话,会给政坛和迪利埃翁家族造成什么影响。

“德-特雷维尔先生?”

正当他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后面突然又传一声怯生生的招呼。

夏尔转头一看,原是那位梅丽莎-杜罗小姐。

这位颇为美丽的小姐,现在已经穿好了衣服,还是那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头发也有些凌乱,看上去着实有些凄惨。

“先生……先生已经走了吗?”

“是的,已经走了。”夏尔温和地回答。

“刚才的那位小姐,应该是他的亲人吧?”梅丽莎颇为难堪地笑着,“从年纪看,应该是女儿?”

“嗯,是的,没错。”

“真是灾难啊,竟然被女儿找上了门……”听到了他的回答之后,梅丽莎的脸色愈发苍白了,苦涩地笑了起,“先生估计这阵子都不会过了吧?”

“大概吧,”夏尔点了点头,“不过您也不用伤心,我估计等这阵子忙完了,他大概就会有时间重新找您了……”

“可我现在哪还有脸面再呆在先生身边呢?”梅丽莎眼角出现了泪光,“我们这样的人,只有躲在暗处才能够讨得恩主欢心,一旦露到了明处,就再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不是吗?”

她低着头,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显然沮丧无比。

接着,她抬起头,以那种饱含期盼的眼神看着夏尔,“特雷维尔先生,我……我接下应该怎么办?我这种污秽的女人,恐怕也只能去归隐乡里了吧?”

一边说,她一边抽泣了起,“上帝啊,您怎么能够对我如此残忍呢?明明已经找到了一个还算可靠的归宿,却偏偏要……要遭遇到这样的灾祸……难道您已经注定了,注定要让我受苦一生吗?”

夏尔静静地听着对方含泪的倾诉,不发一言。

直到对方哭泣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轻轻开口。

“您放心吧,杜罗小姐,我并不会因为您的身份而鄙视您,因为我从不在道德上面评判他人。您是个聪明而且美丽的女孩子,小姐。我并不认为您是天生就想要干这一行的,如果您有着同玛蒂尔达类似的那种身份,您当然不会做这些事……”

“谢谢您。先生!”听到了夏尔的这句话之后,梅丽莎微微笑了起,仿佛是在为对方能够理解自己而感到开心似的。但是很快她的脸色又僵住了。

“但是,相应的,我也不会轻易地去同情您,更不会因为可怜您的处境而被您利用……”夏尔笑着说,“如果您打算趁这个机会换个枝头继续栖息的话。我想您需要再去找另外的人选……”

梅丽莎脸上的悲容慢慢消失了,目光先是变成了错愕,很快就变成了恼怒。冰冷的表情似乎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但是夏尔仍旧微笑以对。

“您又比我好在哪里呢?不过是走了运,生在一个好家庭里而已!”她恨恨地丢下了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快步地走回了客厅。

夏尔不紧不慢地跟了进去。然后发现这位杜罗小姐正在急匆匆地收拾东西。

“您这是在做什么呢?”他有些好奇地问。

“您难道不是已经看出了吗?我得换个地方了。”梅丽莎冷冷地回答。“这里我已经呆不下去了,不早点走还能怎么样?”

此时的她,已经再也懒得在夏尔面前掩饰自己了,因而态度十分尖刻。

“您其实也不用这么担心,那位德-迪利埃翁小姐也并不打算把您怎么样。”夏尔找到沙发,坐了下。

“哼,我是担心她吗?”梅丽莎嘲讽地一笑,将首饰收进一个小匣子里。“我担心的是您的部长大人而已。”

“这话又该怎么说呢?”

“这不是很明显吗?亏您还是个政府官员呢……他们故意不说,但是难道我还猜不出吗?”梅丽莎已经将首饰收拾完了。然后小心地戴上了自己的丝绸手套,“他们这么狼狈的样子,只能是家里出了大事,搞不好还是那位老伯爵已经出了大问题了……我现在不离开,难道还要把自己绑在沉船上面吗?”

“继续留在他身边怎么样?”夏尔低声问。

“为什么?浪费自己的青春……嗯?”梅丽莎骤然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

慢慢地,她镇静了下。

“您打算做什么?”

“我要您继续呆在他的身边,”夏尔一字一顿地回答,“并且在某些时候,把他在打算什么、以及别的一些事情告诉我。”

“他是你的上司。”梅丽莎盯着夏尔。

“不错。”

“他是你的同党。”

“嗯,暂时也可以这么说。”夏尔回答十分干脆,“但是这又怎么样?”

梅丽莎仍旧看着夏尔,然后突然抬起手,指着夏尔,歇斯底里地大笑了起。

“哈哈哈哈哈……看看啊,看看啊!这些臭贵族比我们好在哪里?手比我们还要脏多了呢,哈哈哈哈哈!”

夏尔任由对方狂笑,直到笑声已经慢慢降低,他才悠然开口。

“既然您是个聪明人,我也就不用多说什么了,我们合作然而各取所需,事后我付给您报酬,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如果我不做呢?”梅丽莎反问。

“您当然可以不做,您甚至可以去跟迪利埃翁先生告密,这些都是您的自由。”夏尔耸了耸肩,“但是,我认为您不是那种会轻易浪费机会的人。还是说……”夏尔饶有兴趣地看着梅丽莎,“其实您真爱着这个年纪大到足以做您父亲的人,一点也不想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爱?”梅丽莎嘲讽式地扬了扬眉毛,然后又大笑了起,“爱?哈哈哈哈哈!”

“既然如此,我是否可以认为您同意我的提议呢?”

“哼,那您打算给我什么呢?”梅丽莎慢慢收敛了笑容,严肃地看着夏尔。

“这取决于您想要什么。”

“我要钱,能够让我舒舒服服过好一段日子的钱。”梅丽莎低下了头,似乎是在估算数字,片刻后她重新抬起头,“三十万法郎,您只要能给我这样一笔钱,叫我做什么都行。而且我可以一辈子保密,决不多说一个字。”

“这个数目可不是小数……”夏尔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估算了一下,最后他点了点头,“但是我可以承担得起……”

“我还有一个要求。”梅丽莎突然说。

“说吧。不过过于贪心可不是好事。”

“我要成为贵族!你们要让我成为贵族!”梅丽莎低喝了一句。

“嗯?”

“像你们德-特雷维尔家族这样的名门,多少代以都在跟其他贵族联姻,远亲近亲肯定到处都是,所以只要你们肯给我编造一个身份,然后把我引进上流社会,那我不就是真正的贵族了吗?拿着你们的引见作为通行证,我和别的贵族又有什么不同?”梅丽莎急促地说。“只要你们都说我是,那我又怎么可能不是贵族?”

“噗嗤!”听到了她的这个要求之后,夏尔忍不住哑然失笑了。“您刚才不是很蔑视贵族吗?怎么现在又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是的。我现在还是蔑视你们,但是我还是想成为一个贵族,怎么了?不行吗?”梅丽莎也冷笑了起,眼中闪烁着激跃的光芒。“难道我比你们中的哪个人差吗?那些痴痴呆呆的小姐能够是贵族。为什么我不能是?我也要堂堂正正地走在你们的红地毯上!我才不相信什么天生的血统呢,只要有了一个机会,我和你们没什么不一样!”

随着她的话,夏尔的表情也变得越越严肃起,他静静地看着对方,好像是在思索什么。。

看着沉思中的夏尔,梅丽莎又冷笑了起,“怎么?想要干大事又不想给出合适的报酬?没关系。您可以不答应我,大家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继续收拾我的东西离开这里,绝不会将今天您说的话透露给别人……说吧,行,还是不行?我时间很紧,没工夫等您。”

“好吧。”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夏尔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可以完成您的这个愿望,只要您付出了足够的努力。”

“很好。”等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梅丽莎微微笑了起,“那么,我现在就为您服务了,德特雷维尔先生。”

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会为得到您承诺的奖励而努力为您服务,但是……如果到时候您反悔,那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放心吧,绝不会的,我这个人对自己人向慷慨。”夏尔回答。“您的要求虽然难办,但也不是办不成。”

——如果到时候您还没有被我埋掉的话。

他心里补充了一句。

“那么,您今晚要不在这里留上一晚吧?”

梅丽莎轻轻地解下了自己的丝绸手套,然后她柔滑细嫩的双手轻抚到了夏尔的手上,她的语气突然放得很轻,好像是在耳边呢喃一样。

“反正,他今晚肯定也回不……”

这……

“不,小姐。”夏尔很快就抽回了自己的手,“我认为,我们是冷静务实的合作者,还是不要过多地掺杂有别的东西比较好……”

“您还真是个没情趣的人呢……”梅丽莎嘴角往上撇,好像是在嘲讽似的,“是因为真是不喜欢寻欢作乐,还是因为怕触怒那位公爵小姐呢?这还没结婚,您就开始为她守贞了吗?”

“这不关你的事!”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

看这女人早就把自己当成备用的诱惑目标了,所以早就把自己调查过一番。

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啊,倒是不能小看。

“这跟您没关系,”夏尔马上站了起,“总之,既然您已经答应了我要求,现在我们就是朋友了,我衷心希望您能够一切顺利……”、

“您放心吧,您的部长下的底,我早就已经摸了个通透了,他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您什么时候想要对付他、想要从他这里挖出什么**,尽管吩咐我就行了。”梅丽莎先打了保票,然后瞟了夏尔一眼,“当然……前提是您必须付出自己所承诺的报酬。”

“很好,没问题。”夏尔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再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