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六章 报复

第五十六章 报复


                “先生,有一位自称德-迪利埃翁小姐的人找您。”

当夏尔还伏在案头奋笔疾书的时候,他的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跑了过,向他如此报告。

他的脸色很古怪,但是这也可以理解,因为这个姓氏正好就是部长下的姓氏——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克莱芒才会打破一般的规则,为没有预约的人士直接通报夏尔。

“德-迪利埃翁小姐?”听到这句话后,夏尔同样也吃了一惊。

年纪大概多大?

他刚刚想问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如果是朱莉的话应该会自称勒弗莱尔夫人吧,所以的人只可能是……

玛蒂尔达?她跑到部里干什么?夏尔片刻间就陷入到了疑惑当中。

虽然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女性不许到政府机关,但是在这个年代,这毕竟是十分稀罕的事情。就算是部长的女儿,没有事情的话也不会跑到这里吧。

“部长先生呢?”夏尔随口问了一句,然后马上想起他的部长大人应该是跑到自己外室那边去寻欢作乐了。于是他马上改口,“哦,那快去把她带进吧。”

很快,拜访者就被克莱芒小心地引了过。

果然是玛蒂尔达。

“特雷维尔先生,下午好。”一进,她就恭敬地朝夏尔行了个礼。

多日不见,这位迪利埃翁家族的二小姐似乎变得更加好看了一些。也许是因为修饰过的关系,她原本略显生硬表情柔和了许多,配合简单修饰的裙子。倒是多了不少少女味。而她的一头褐发被小心地盘在了脑后,细金丝边框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将原本就白皙的脸庞映衬得更加白皙了。

“玛蒂尔达,您今天怎么跑了过啊?”因为大家比较熟,所以夏尔就用了比较亲切的称呼,“是您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嗯,确实是有一些事。”玛蒂尔达点了点头,“所以,您可以告诉我。我的父亲现在在哪里吗?先生?”

虽然她表面上保持着镇定,但是夏尔却从她镇定的表面下,发现了一丝惶急。

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让这个一直都镇定无比的女孩变得如此方寸大乱?夏尔的心里不禁掠过了一丝好奇。

不过。好奇归好奇。她父亲的下落,夏尔是绝对不能也不敢说的。

“抱歉,部长先生现在有事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夏尔笑着回答,“要不您先回家等等吧?没准过一会儿他就会回家了……”

“不,现在我有点急事,必须要马上找到他。如果在家里等的话,他经常几天不回家……”玛蒂尔达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坚持己见,“特雷维尔先生,我想您应该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很抱歉,我确实不知道。”夏尔仍旧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无力。

玛蒂尔达定定地看着他,好像是在思索,片刻之后,她轻轻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迟疑起。

“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夏尔也发现不对劲了,连忙问。

“特雷维尔先生,您是我们家的朋友,还帮过我那么多忙,所以我也不瞒您了……”好像是作出了什么决定似的,玛蒂尔达缓缓地开了口,“我爷爷突然得了急病,十分严重,所以我需要马上去见父亲。您肯定知道他在哪里,那个地方他一定会带你们过去寻欢作乐的……”

“什么!”虽然玛蒂尔达的语气里有些揶揄,但是夏尔顾不得那么多了,他马上惊呼了一声。“是突然的恶疾吗?中风还是别的什么?”

“情况就是这样。”玛蒂尔达苦笑了起,“现在,您不至于还不让去找到我父亲吧?”

然后,她又放低了声音,“先生,是因为信任我才告诉您的,您一定不会……”

“您放心吧,我绝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夏尔马上回答,然后他站了起,拿起了自己帽子和手杖,“我们现在就去吧,希望时间还得及。”

作为一个卓有名望的政治家,迪利埃翁伯爵可以说是这一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所系,所以他的身体健康玛蒂尔达想要暂时秘而不宣也就很正常了。尤其是在现在这种肯定已经十分病危的状态之下。

“谢谢您,先生。”玛蒂尔达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后,她跟着夏尔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马车很快就备好了,然后夏尔将地点告诉给了车夫,两个人随即登上了车厢,向目的地疾驶而去。

他们的目的地,当然就是部长的那位情妇那里了——自从那次之后,夏尔和阿尔贝几次被部长先生带去那位梅丽莎-杜罗小姐的住所寻欢作乐,简直比那座奢华的伯爵府更像是部长的家,所以夏尔当然知道地址。

一路上,夏尔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此时的玛蒂尔达搭话——他要带一个女儿跑到父亲的情妇那里找父亲,这种情况下到底该说什么好呢?

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而玛蒂尔达也一直低着头静静沉思,看不出有任何感情。

是因为天生冷漠,还是因为不愿意示弱呢?夏尔心想。

很快,他们就一起到了梅丽莎-杜罗小姐的秘密住处,然后一起走下了马车。

“原是这里啊,”走下马车之后,玛蒂尔达看着公寓的门口,说出了一个多小时以的第一句话,“爸爸还真是舍得花钱呢。”

然后,镜片后的眼睛,小心地瞟了一眼夏尔。

“您也经常和爸爸一样寻欢作乐吧?”

“不是经常,不是经常!”夏尔尴尬之下连连回答。

“哦。是吗?”玛蒂尔达点了点头,但是完全不像是相信了的样子,然后她又轻轻地叹了口气。“有时候我倒是挺好奇的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爸爸经常几天几天不回家……”

夏尔为了躲避这种视线,马上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门就开了,那位老妈子探出头。

“先生,您怎么了……”看到夏尔之后。她十分惊诧,“今天老爷没说您要过……哈……哈!上帝啊!”

看清了夏尔后面的人之后,她大声惊呼了起。

“带我去见老爷。”玛蒂尔达直接下了命令。

在她严肃的视线逼视之下。对方完全不敢反抗,连连点头然后慌慌张张地带路。

本,夏尔现在就可以转身离开了,但是出于一种好奇心理。他还是跟了进去。而玛蒂尔达也好像没有发觉他跟着似的。自顾自地一路走到了楼上。

然后,他们一路就到了卧室门口。

门紧紧地闭着,但是里面的声音却一直传了出。

是那种有节奏的“嗯”“啊”声,夏尔当然听得出那是什么声音。

夏尔感觉尴尬至极,但是玛蒂尔达脸上还是没有露出任何动摇。

她轻轻地做了一个手势,那个面红耳赤的老妈子如蒙大赦,马上沿着走廊离开了门口,回到了楼下。

而玛蒂尔达……接下却什么都没有做。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闷不做声听着父亲和情妇的媾和声。看着她的白皙的侧脸,夏尔也保持着沉默。

女人闷声的呻吟。男人的喘息,交织成一篇不那么和谐的乐曲,强行灌入到两个人的耳中。

这个女孩此时正在想什么呢?夏尔都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玛蒂尔达还是一动不动。

正当夏尔猜测玛蒂尔达打算等父亲完事之后再找父亲的时候,玛蒂尔达突然动了起。

此时,喘息声越越响亮,显然她的父亲也即将到达**的巅峰了。

她慢慢地抬起手,然后在里面声音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重重地拍到了门上。

“嘭”

“嘭”

“嘭”

巨大的敲门声一时间竟然掩盖过了里面的声音。

玛蒂尔达显然十分用力地敲着门,脸色有些微微发红,鼻尖上都出现了汗水。

她不住地敲着门,仿佛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情绪似的。

归根结底,女儿对父亲的如此行为还是十分不满的啊。这大概是一个贵族女孩儿能够对父亲作出的最大限度的报复了吧,看到此情此景之后,夏尔心想。

接着,夏尔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为里面的父亲默哀——他能够想象得到这是一种何等程度的打击。

“啊!”

突如其的敲门声,让里面传了一声惨叫,然后马上陷入了死寂。

这种死寂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里面就传了一阵不成体统的怒吼。

“谁!”“他妈的是谁!”“是列娜吗?你想死吗!你给我滚!我要解雇你!”

然后,又传了一阵女人的话声,显然是那位杜罗小姐正在安慰迪利埃翁子爵。

“谁!到底是谁!”这位部长下显然动了真火,一直在咒骂着,只是声音并不大,而且听上去就中气不足,看上去刚才真的受了很大影响。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显然,那位尊敬的部长下正在穿衣服,打算出教训不知好歹的下人一顿吧。

门骤然打开了。

然后,只穿着薄薄的内衣、连胸膛都袒露出了小半的中年人,看着门口的女儿,瞬间惊呆了,张口结舌地一句话也说不出。

“爸爸,是我,我有急事要找您。”

玛蒂尔达微微躬身,向父亲行了一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