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七章 前途与感谢

第六十七章 前途与感谢


                “也就是说,您的父亲是在情妇的床上被玛蒂尔达给拉回的吗?哦,天哪!真是太可怕了。。。 看最新最全小说”

在迪利埃翁伯爵府上,刚刚从意大利的远征军中回国的吕西安-勒弗莱尔,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妻子。“都已经是做爷爷的人了,怎么还……”

同自己的司令官一样,一回国,吕西安也马上陷入了忙碌之中,刚刚参加完阅兵式,他就同他的妻子一起到了迪利埃翁伯爵府上。

不过,迎接这位凯旋而的军官的,并不是欢声笑语,伯爵府上此时反倒是一片愁惨雾,人人都满面哀容。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谁叫迪利埃翁伯爵就那样过世了呢?

此时,已经换上了便服的吕西安,正同自己的妻子一起,呆在朱莉出嫁之前所住的房间当中,他们一边逗弄自己的女儿,一边聊着之前吕西安不在时这一家所发生的事情。

“哼,他一直不都是这样,我们从小到大,他都换了多少次情人?太过分了!玛蒂尔达干得太漂亮了,如果是我,我也不会给他留什么情面的。”朱莉明显有些不悦,恨恨地回答,“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整天在外面鬼混,差点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见不着,真是给我们丢脸!妈妈嘴上不说,心里都快气疯了!”

“朱莉,好了,别生气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您的父亲……”眼见妻子勃然大怒,吕西安连忙劝告了起。

他好说歹说。朱莉才慢慢消了气。

“算了,现在都已经这样子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吕西安,眼神突然有些不善,“吕西安,我可告诉你,如果你胆敢学他的话,到时候我可要叫你好看!”

在妻子恶狠狠的逼视之下,吕西安心里骤然打了个突。他连忙向妻子表了忠心。“亲爱的,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只爱你一个,朱莉。我是绝不会去学您父亲的……”

这句话他倒是发自内心的,对这位曾经为了和他结合而敢于抛下一切的妻子,他心中除了爱之外,还有一份受到人赏识的感激。有这样一位妻子。他又怎么会想到要去背叛呢?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一回……”在他哄了几句之后,朱莉才终于消了气,然后抱住了自己的丈夫。“吕西安,你可终于回了……”

她的话看似平常,但是总好似意味深长,带上了一丝能够让丈夫心动神摇的魅力。气氛突然中变得微妙了起,两个人不知不觉中脸都快凑到了一起……

“哇!”小玛蒂尔达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哭了起。这个已经一岁了的婴儿,哭声倒是如同当时一样响亮。也让父母亲短暂的甜蜜一刻瞬间化为乌有。

“瞧瞧你,把女儿当成自己手下的士兵了吗?也不知道轻重!”朱莉慌忙从他手里接过了自己的女儿,然后朝吕西安抱怨了一句。

吕西安尴尬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因为多年从军的关系,吕西安的手十分粗糙,他的女儿显然并不享受这种抚摸,而且对小玛蒂尔达说,眼前的这个人恐怕十分陌生吧。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父母亲想要浪漫都不知道增加了多少难度?

正当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的时候,门口传了轻轻的敲门声,吕西安赶紧跑过去开了门,然后发现自己的妻妹正静静地站在门口,平静地看着他。

“玛蒂尔达?快请进。”对于这位妻妹,吕西安一直都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因此马上就将她赢了进,打算让自己的妻子应付她。

玛蒂尔达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不疾不徐地走了进。

“玛蒂尔达?”朱莉朝她笑了笑,“今天谁又惹你了?怎么又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现在还有什么开心不开心可言呢。”玛蒂尔达淡淡地回答,“麻烦事那么多。”

“抱歉……玛蒂尔达……”妹妹如此回应,让朱莉心里不由得兴起了一丝歉意。“爷爷突然过世,谁也没有想到,爸爸又是那样……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你了,抱歉……”

这种歉意,更多是自于一个事实:妹妹所面对的麻烦事,大半原本是应该由她承受的,然而她却从这种义务面前逃离了,拥抱了自己的幸福,而将麻烦都抛给了妹妹。

“没关系,”玛蒂尔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要你开心就好。”

她轻轻地抚摸了自己的侄女儿一下,仿佛对她说,只要抱怨了那一句就足够将自己心中的不满发泄一空了似的。说也奇怪,小玛蒂尔达在她抚摸了之后,也慢慢停止了哭闹,带着笑容又重新睡去了。

两姐妹站在一起看着孩子,而吕西安也站在旁边,一时间,房间内又重新充满了久违的温馨。

然而,这种温馨注定只是短暂的。

“等下就要开始晚餐了,你们也准备一下吧,爸爸和妈妈都要出席。”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又重新开口了,“还有乔治,他今天也会回。”

“乔治也会回吗?”朱莉有些吃惊,“那岂不是说今天全家人都要聚齐了?还真是难得呢?”

“嗯,乔治是爸爸特意叫回的。”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然后瞟了瞟吕西安一眼,“难道你忘记了爷爷的嘱托了吗?”

“啊?”朱莉吃了一惊,显然她还是记得自己爷爷的临终嘱托的,但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爸爸真打算照办啊?他舍得吗?”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呢?”玛蒂尔达轻轻摇了摇头,“爸爸刚开始还有些犹豫。但是我后劝了劝,他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你瞧,你又可以笑话我们了。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都干得出。”

“这还真是……”朱莉微微低下了头,不知道喃喃自语什么,妹妹明里暗里的嘲讽她也没有余裕再听进去。

玛蒂尔达很快就离开了房间,而朱莉仍旧低头在想着什么,吕西安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就催了一下妻子。

“朱莉,我们过去吧。可不要让他们久等……”

仿佛是被惊醒了似的,朱莉猛然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吕西安。然后猛然抱住了他。

“吕西安,以后一定要照顾好乔治,答应我!”

“啊?什么?”吕西安对妻子的反应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了?”

“爸爸,爸爸要把乔治送去当兵了……上帝啊。要去当兵!太可怕了。”在他怀中的朱莉,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他是我唯一的弟弟,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啊……吕西安,你以后一定要保护他,不要让他出事……”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吕西安也不禁呆住了。

“为什么?乔治干嘛要进军队呢?”

然而。他的妻子并没有回答。

这些贵族还真是一群难以理解的人啊,一个两个都是。吕西安不禁在心里又苦笑了起。

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爱着她。

片刻之后,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妻子的背。

“好吧,我当然会这么做了。”

………………

很快,吕西安就和朱莉一起到了伯爵府上的餐厅,然后受到了岳父岳母——也就是新一代迪利埃翁伯爵夫妇——的亲切接待。

和以前相比,吕西安明显感到这家人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殷勤了许多,以前固然表面上很有礼貌,但却是带着一种贵族式的冷漠,然而现在这种冷漠却被置换成了亲热,而且这种态度的变幻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生硬,仿佛从一开始就是如此一样。

吕西安当然不会傻到看不出这种亲热的缘由了,不过虽然他心里对岳父的所作所为大不以为然,但是在表面上他自然也能够拿出应有的礼数。

在岳父迪利埃翁伯爵的要求下,吕西安一直都在讲述一些自己在这次远征和过去在北非服役时的所见所闻讲给了在场的人们听,虽然他的讲述并不十分传神,但是详实的叙述仍旧让他们认真地听了进去。

尤其是他的妻弟乔治,他听得十分入神,少年人的脸庞红扑扑的,时不时地跟自己的姐夫询问异域的细节,看得出是那种真正的投入。

也对,对一个少年人说,参加军队成为英雄,本就具有无可比拟的吸引力吧。这样说,伯爵倒也不算是强行逼迫儿子走不想走的路。

“吕西安,过得不久之后,我想让乔治参加军队。嗯……这也是他爷爷临终前的遗愿。”在闲谈了一会儿之后,伯爵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吕西安,你是内行人,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如果乔治参加军队的话,你觉得走哪条路对他最好?”

对父母说,最安全的恐怕就是最好的吧。吕西安心想。

然后,他看着乔治,想要揣度这个年轻人的真实心意。

最后,乔治脸上的神采让他确实,这个少年人确实是想从军。

那么,好吧。

“最好的话,他可以想办法去读军校,然后出之后当参谋军官。”吕西安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当然,这就必须要有好的成绩,不过我相信以乔治的聪明,这应该没问题吧……”

“参谋官?”玛蒂尔达有些疑惑。

“嗯,是的。”吕西安点了点头,“我之前从司令官——也就是德-特雷维尔侯爵那里,听到过一些风声,他打算建议总统建立一个陆军的参谋部,专门负责为陆军的行动制定计划,如果这样的部门成立的话,那对乔治说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去处。而且……”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加上了一句,“侯爵还对我说过,到时候他打算也推荐我到里面去任职。”

“是吗?!”伯爵夫妇对望了一眼,对他的回答显然有些喜出外望。

然后,伯爵继续问了下去,“也就是说,这样的部门权力会很大吗?”

“嗯,应该会有一定的权力。”吕西安谨慎地回答,“不过现在一切还在筹备之中,所以我也说不准,但是从上面的动静看,应该不会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那就太好了!吕西安。”伯爵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看上去特雷维尔真的很看重你啊,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和你说,我们真应该好好谢谢他们。”

此刻的伯爵,当然还不知道他亲切的下属到底打算在干什么,因而他仍旧是一脸的如释重负。

“是啊,我们真该好好感谢他们。”伯爵夫人也微笑着附和了一句,然后拍了拍坐在她旁边的玛蒂尔达的手。“是吗?玛蒂尔达?”

“是的,妈妈。”玛蒂尔达淡定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