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四章 拜访与激动

第五十四章 拜访与激动


                又是一个懒散的夏日,闷热的空气几乎阻绝了人们所有的精气,街道上也死气沉沉,看不到几个行人。芙兰站在自己楼的窗口处,看着远方的街道,百无聊赖地摆弄着画笔。

虽然是一个平静的日子,但是她的心情却并不平静,反而有些沉重——在得到了老师重病的消息之后,她很快就跟夏洛特一起赶了回,第一时间就跑到了老师那里探望,而且也得到了自医生的“病人已经行将就木”的不幸预言。

难得找到了一天空闲,她就跑到了自家的楼上绘画,打算借此稍稍逃离近遇到的种种不顺。然而效果并不是很好,她虽然在画布上画着画,但是心思却怎么也没办法集中到绘画上面。

“呀!”再一次地回过神了之后,她皱了皱眉头,看着画布上这一团团模糊的色块,她想要将画布揪成一团然后扔在地上,然后很快又压下了这个想法,最后,她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将画布拿了开,小心地放到一边。

直到爷爷的那位贴身男仆到自己身旁之前,芙兰还以为今天又是无趣的一天。

“有人要见我?”

听到了仆人的报告之后,芙兰颇为惊异地问。

“是的,小姐。”旁边的老仆人恭敬地回答,“这个年轻人是一路跟我同行回的,带着那些名画,本都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但是他今天突然说要求见您?”

“是这样吗?”少女睁大了眼睛。颇为可爱地轻轻晃了晃。

那些画,是前几天爷爷秘密派人送过的,都是他在意大利淘到的好货色。芙兰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几天,现在还有好几幅画放在自己卧室当中,每天晚上都要欣赏甚至临摹一下。

至于这些画的路……虽然爷爷和仆人都没说,但是芙兰自己当然也猜得到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重点是……那些画确实很好啊!贵族并不排斥偷盗、抢劫甚至杀人,只要干得优雅就行,芙兰也是贵族出身。

于是芙兰根本就没有问过一个字,保持着一种聪明而又糊涂的清白。

而现在。与老仆人一道回的那个人居然主动跑过拜访了,还是拜访自己?

这实在有些奇怪。

少女心中有些疑惑。

“他是不是和您回的时候,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啊?”虽然满心疑惑。但是她还是满面不解地问着老仆,表型如同一贯的清爽明媚。

“那怎么会呢,老爷早就说过要给他酬劳了,而且我们已经给了他。”老仆人连忙回答。

“那他还有什么需要和我说的呢?”芙兰继续问。

“这个……抱歉。小姐。我也不知道。”仆人抱歉地笑了笑,“真是抱歉,本是不会让您受这个麻烦的,要不是他拿着先生的名片过,我根本不会过劳烦您呢。要不这样吧,既然您现在很忙,我就自己应付他,把他哄回去算了……”

“拿着先生的名片?”芙兰更加吃惊了。“他是怎么拿到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好像是在法兰西新闻社工作。所以也许是从那里得到了先生的名片吧……”老仆人回答。

芙兰细不可查地微微皱了皱眉头。

受到委托,把特雷维尔侯爵抢掠过的名画一起偷运回了国,还持有着自己哥哥的名片,怎么看都是一个和自家牵涉很深的人呢。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干什么,不过见一见倒也没什么,反正现在也无聊。

“没关系,就让我见见他吧,难得人家了,我总得招待一下嘛……”芙兰笑着对老仆人说。

“呵呵,小姐就是心软啊……”老仆微微叹息了一声,好像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儿一样,“那您稍等一下,我这就为您去把他召进。”

“辛苦您啦~~”

…………………………

还真是长得挺好看的呢,可以做个模特了,可惜没有哥哥那么好看。

这是当芙兰在会客室当中看到这个淡金色的短发,苍蓝色的眼睛,穿着整齐的双排扣黑色外套的俊秀青年时,脑中所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这个青年人看到芙兰之后呆了一呆,然后马上深深地鞠了一躬。

“伊泽瑞尔-瓦尔特,十分荣幸能够见到您,德-特雷维尔小姐。”

“很高兴见到您,瓦尔特先生。”芙兰也颇为欢快地回了一礼,并不因为对方的姓氏里没有“德”这个缀词而有任何的怠慢和不恭。“谢谢您之前为我们家的辛劳……”

“很高兴能够有机会为您服务。”得到了少女如此礼貌的回应之后,伊泽瑞尔-瓦尔特抬起头,看着芙兰。

他的笑容,芙兰看得出,好像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

“我希望我们付给您的报酬能够令您满意,当然如果您觉得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芙兰笑着对青年人说。

“不,您不用担心,我并不是因为对报酬不满而的,实际上您的爷爷和兄长已经提供给了我足够丰厚的报酬了,甚至能够让我有机会到一位如此美丽的少女面前……”俊秀的金发青年的语气里,有了一点点的颤抖,“请您相信,有机会为您服务的时候,我是带着十万分的热忱去做的,不管有没有其他的报酬,您看着这些画时的笑容,就是最大的报酬了……”

这个人怎么回事,明明之前没见过,怎么一见面就说出了这么轻佻的话?难道以为靠这种话就能追求自己吗?

还有,他怎么知道了那些托运物是画的?那他是想借这个秘密敲诈的吗?

不,看上去又不大像啊……

少女的心里瞬间就转过了如此多的念头,但是她的脸上还是那种颇为天真的懵懂。

“您这样说可太让人难为情了,那些画是我爷爷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从意大利弄过的,我当然应该好好珍惜才对……总而言之谢谢您,瓦尔特先生,我们家族是能够记住那些帮助过他的人的。”

如果真的爆出的话,虽然未必能够损伤到爷爷的地位,但是肯定会损伤到他的名声吧,在现在这个时段,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少女在心里暗暗想着。

这可绝对不行。

“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吗?恐怕也未必如此……”青年人苦笑了一下,“真正为此花费了巨大代价的,恐怕是另有其人吧?”

“您这是什么意思呢?”芙兰睁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青年人。

她真的不明白啊,我又何必说出这些东西惹她不开心呢?自古以军队不都是这样,又能责怪她什么呢?

看着这双蔚蓝色的眼瞳,青年心想。

“哦,没什么,我只是说我们一路带过很辛苦而已……”伊泽瑞尔-瓦尔特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既然您能够对那些画作满意,那么您爷爷的辛劳都是值得的……特雷维尔小姐,”

嗯?不是敲诈的?那他是想做什么?

芙兰心里更加疑惑了,于是她决定正面试探一下。

“您今天找上了我,可是让我吃了一惊呢,不过也很开心,先生,谢谢您~”芙兰笑着说,“我们家拜访的人,要么是找爷爷要么是找我哥哥,您是第一个直接说找我的。”

“那些人还真是有眼无珠啊,可不明白谁才是这家人的瑰宝。”伊泽瑞尔回答。

虽然这是一句发自内心的恭维话,但是它一点也没有让芙兰高兴起。

“我的哥哥可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呢,人人都知道他前程远大,他才是我家的支柱呢。”芙兰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回答。

“哦,您的哥哥当然前途远大。”青年人点了点头,他的脸上多了一些说不清楚的意味,“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但是我们也都知道,站得比别人都高的人,在地上的影子也比别人更大。”

“您这是什么意思?”芙兰有些不满地扫了青年人一眼,“我可不允许您在这个人家里讲他的坏话啊?”

“我是一个记者,这只是我的职业习惯而已……”在被芙兰瞪了一眼之后,青年人连忙致歉,“想必您已经听人说了,我是一个供职于您兄长的法兰西新闻社麾下的一名记者。”

“那您不是更不能去暗地里贬损您的雇主了吗?而且还是在他的妹妹面前呢。”芙兰仍旧有些不满,不过这种不满被很明智地停留在‘少女撒气’的层次上,“更别说,您还是在他的名片的帮助下,得以到这个家庭中拜访呢……”

“对此我当然十分感激。”伊兹瑞尔-瓦尔特笑着回答,仿佛对芙兰的薄怒也感到很可爱一样,“所以我会继续为他服务的。不过……您也知道,记者是好奇心的凝聚物,在受雇于您的兄长之前,我倒也对这个国家的某些方面十分感兴趣,所以一直都在观察着。”

“这还真是良好的职业习惯呢。”芙兰随口恭维了一句,一边暗想什么时候把这个人赶跑。

不过,等等,也许他真的知道一些别的什么?

芙兰突然闪过这个念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