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二章 骨头

第五十二章 骨头


                “管它什么宪法和议会呢?难道还比得上刀剑?要不我们想办法直接发动政变,把那群人统统都逮起算了?!”

在爱丽舍宫的会议室当中,当今总统的堂弟,未的亲王约瑟夫-波拿巴如是说。

他的表情与其说是激昂,倒不如说是有些焦虑,这种歇斯底里的怒吼,并没有表现出多少霸气,反倒像是惊慌失措后的恼怒。

夏尔从迪利埃翁子爵那里得到的消息,此时,这个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已经得知了。于是就有人表现出了这种恼怒,这倒也不足为奇。

正襟危坐的众人,都穿着黑色的外套,表情严肃凝重,看上去一个个都好像是被墨色染过了一样,气氛既诡异又压抑。

“对,我们总不能坐着挨他们的打,总得想个办法挽救局势啊?”马上就有人附和他的话了,“如果不能在议会之内打败他们的话,我们就用断然手段做到这一点……”

夏尔静静地听着这些人的发言,猛然间他感觉自己好像成了某些若有若无的视线的焦点。

这倒也并不是很奇怪,想要发动政变就得要军队帮忙,如今波拿巴党人里面,谁跟军队挨得最近呢……

不过夏尔知道,现在并不是发动政变的好时机。路易-波拿巴自然也知道。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出乎夏尔意料的是,首先出言反对的不是路易-波拿巴。而是他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莫尔尼,“现在我们还不能完全掌握住军队,如果强行发动政变。搞不好就要陷入内战……”

虽然面部轮廓并不一样,但是两个兄弟一样面无表情,态度冷漠,倒是有几分相似的气质,就连语气也几乎一模一样,听不出任何的起伏和感情。

“没错,”一看已经有人顶在了前头。夏尔也附和了起,“现在绝不是发动兵变的时机,虽然已经有不少军官支持我们。但是整个军队还没有被握入手中,如果我们突然发动兵变,恐怕大多数都不会支持我们。”

在这两个人纷纷发言之后,原先的激进派也渐渐没了声音。显然在最初的恼怒退潮之后。他们也看到了现实中存在的困难,因而也不再坚持自己的看法。

既然最激进的办法不管用,大家就又和惯常那样,纷纷看向自己的恩主路易-波拿巴,希望他能给出主意——倒不是这些人真的想不出主意,而是一种需要,一种让恩主感觉自己决定一切的手段。

成为所有视线聚焦点的路易-波拿巴,慢慢地将视线扫过了每一个人。作为一个把成为皇帝当成毕生目标的人。当然他很享受这种众星拱月般的感觉,但是他知道此时自己更需要做些别的什么。

“你们慌张什么?一切都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冷淡的态度。让其他人都不禁都安静了下。

“一开始我们不就是早有预料吗?他们绝不会和和气气跟我们斗的,肯定要想尽各种办法……所以就算他们想要这么办,也不足为奇,”他冷笑着说,“直到现在才走出这一步,我倒有些失望了。”

“您说得没错,我们完全无需为他们担心。”莫尔尼马上附和了一句。

兄弟两个一唱一和,让其他人也渐渐明白了他们已经拿定了主意,因而都选择了沉默不语,等着他们说出自己的决定。

“虽然不用太担心,但是我们确实得找找办法,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路易-波拿巴接着说了下去,“这个法案我们得想办法暂时阻挠下去,不然就太打击我们的威望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达成这个目标呢?”约瑟夫-波拿巴在旁边问了一句。“我们在议会里的支持者实在太少了。”

“没错,我们在议会里的支持者确实太少……”路易-波拿巴继续说了下去,“所以我们要找些帮手。”

“找些帮手?”其他人面面相觑。

“那找哪些帮手呢?”另一个人问。“现在秩序党在国会里是占有多数地位的,其他派别早就被他们打压下去了,前阵子还抓了不少呢!就算我们联合了其他派别,也难以对他们造成什么麻烦……”

“说的没错。”路易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所以……我们就从秩序党里面找些帮手。”

“嗯?”

好些人都十分惊异。

“您的意思是,要拉拢正统派吗?”夏尔不慌不忙地问。

“是的,没错。”路易-波拿巴赞许地朝夏尔笑了笑,仿佛是很高兴于他这么能领会领导的思路似的。“我们就是得这么干。”

接着,他慢悠悠地解释了起,“我已经考虑过了,我们得想办法把秩序党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同盟给弄出一些裂痕,这样我们才有办法把他们一个个整垮。是的,我就是要用斧子把这群家伙给劈开。”

“那到底应该怎么做呢?”约瑟夫-波拿巴再问。“那些脑子灌了水泥的保王党,可不会轻轻松松找我们合作。”

“正因为这些贵族脑子里都灌满了水泥,所以我们才有办法利用……”路易-波拿巴又冷笑了起。“如果他们个个脑子活泛,我们反倒拿他们没办法了……夏尔?”

出乎夏尔意料的是,路易-波拿巴居然首先叫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他连忙向对方看了过去,等待着他的垂询。

“以您的出身看,您是最能够了解保王党的,您觉得他们怎么样?”

“一群活在过去的人,先生。”夏尔谨慎地回答。“他们满以为自己还可以活在一百年前。”

“所以他们实际上也看不起梯也尔,看不起基佐……甚至也看不起德-奥尔良家族,对吧?”

夏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想起了夏洛特,想起了其他一些自己认识的人,甚至想起了那位王妃。

“那是相当相当地看不起,先生。”

“哼,就是这样,他们就是这种人。”得到了夏尔肯定性的答复之后,路易-波拿巴笑了出,然后转头看向了其他人,“所以,你们真的觉得,他们会跟奥尔良派是一条心吗?不,在我看,他们只是被革命吓坏了而已,所以才不得不暂时跟奥尔良联手,实际上只要我们轻轻一碰,他们就会和过去一样分道扬镳!”

“您说得没错,先生。”夏尔低着头,同意了对方的看法。

在谈起贵族的时候,路易-波拿巴既有些蔑视,又隐隐间带着十分的羡慕——和拿破仑一样,他十分倾慕于所谓的贵族血统,一心想要和那些旧贵族们交好。拿破仑经常鼓励自己的部下同旧贵族结亲,而路易-波拿巴也总想着和这些“血统高贵的人”攀上关系。

也许他对夏尔的如此看重,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自于这个姓氏?

还是不要过度揣摩这位帝王的思想为好。

不管怎么说,他的判断是没有错的——正统派的贵族确实十分讨厌奥尔良家族和整个七月王朝。虽然奥尔良王室是波旁王室的亲戚,但是这些死硬派就是无法接受奥尔良。

“现在他们虽然联合在了一起,但是正统派绝不会乐见于七月王朝复辟,”路易-波拿巴断言着,“所以,我们就要利用这种方法,在他们中间制造裂痕,最终打碎整个同盟。”

夏尔慢慢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所以,为了这个目的,我打算主动示弱,让人在议会里发起议案……取消那些旧王族不得返国的禁令。”路易-波拿巴说出了自己的打算,“然后让亲王和巴黎伯爵一起回。”

【因为路易-菲利普国王已经垂垂老朽,而他的孙子,继承人巴黎伯爵又太过于年幼,所以现在奥尔良王室的实际主持者是国王的次子,儒尔维尔亲王。】

“同时也让尚博尔伯爵(指波旁王族的继承者)也回?”约瑟夫-波拿巴问。

他也渐渐地明白了堂兄的意思。

“好主意!奥尔良派肯定会欣然支持这个提议,而那些脑子有水泥的家伙肯定不会同意!然后他们就会吵得不可开交!”

是的,以现在的形势看,即使两支王族都回归,最后能够复辟的也只是奥尔良王室而已,正统派不可能接受这个结果,于是就会干脆支持延续放逐令,让他们两个都回不,宁可两败俱伤也决不让奥尔良得利。虽然这种事看上去不可思议,但是想想夏洛特的话,倒也不是无法理解……

所以,只要想办法抛出“废除王族放逐令”这根骨头,两个君主派就会自行战斗起。

说起十分好笑,但是对这些死硬的保王党们说,宁可活在一个共和国当中,甚至宁可活在一个拿破仑帝国当中,也不愿意让奥尔良家族再度重登王位——由此倒也可以看到奥尔良家族在大革命时代、在十八年的七月王朝时期,让这些贵族们积累了多少愤恨!

“只要我们让正统派贵族们同奥尔良斗起,秩序党就瘫痪了,就没人有时间去想起同我们斗,”路易-波拿巴一脸自信地笑了起,好像一切都在掌握当中,“那么我们就自然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准备。”

“不是吗?诸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