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九章 揭破与教唆

第四十九章 揭破与教唆


                “……我们一起通力合作,保住了这位女士的遗产不至于被人私下瓜分,多多少少勉强地做了一些好事——当时我确实是如此以为的。

然而,就当我们打算离开索米尔的时候,一位律师找到了我们——不用担心,他并不是因为什么法律纠纷找上我们的,实际情况比这个还要令人吃惊——他竟然是从巴黎的一所著名律师行赶过的,负责处理那位女士的委托!

那位女士看样子也并不是对世态一无所知的老好人,早在病重之前就秘密地安排起了自己的身后事……这真是让人吃惊啊。不过仔细想想,倒也并不意外吧。

详细的东西我就不多说了,总之,这位女士对自己遗留下的庞大遗产有多么遭人眼红,早已经有了深刻的觉悟。她将自己的大多数遗产留给了国家,同时对那些地产,她希望分割掉然后平均地赠予给自己的佃户们。这样做的话,对土地盯得很紧的农民们确实是绝不会让任何人从中打什么主意的。

如果仅仅是这些的话,还不足以让我们目瞪口呆。

然而,在最后,那位律师说,她竟然还对阿尔贝留下了一封特别遗嘱!

在信中,她感谢了这个孩子多年前对她的照顾,并且准备赠予给他一大笔自己的遗产。显然,正如阿尔贝将她看做母亲一样,她对阿尔贝也抱有特别的感情,虽然表露得不是特别明显。

你猜猜这笔钱有多少着?

整整三百万!我们费尽心机。闹出了多大的麻烦才给自己弄了几百万,而他竟然就如此轻易地成为了巨富,真是让人既羡又妒!好吧。这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

总之,现在我们的阿尔贝一下子就成为了一个大富翁了,人生的际遇还真是变幻莫测啊……不过你也是知道的,以他的为人,负债一百万和拥有几百万资产又有多少实际区别呢?他依旧会浪荡着过日子吧。至少在目前,他还是打算继续和我一起在部里谋职,继续帮我和路易-波拿巴做事。真是个忠诚的朋友。

我亲爱的朋友,我们在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已经决定马上赶回巴黎。因为我们都有公职在身,不可能整天在外省晃荡。而你,自然可以在那边多玩一下,真心祝福你玩得开心。

另外。我的妹妹也托付给你照顾一下了。希望你能先承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像对待自己妹妹一样对待她。

尽快给我回信吧,这么多天不见倒真是怪想念你的…………”

端坐在阳台上的夏洛特,静静地读着手中的信。如此亲昵的口吻,自然只能出自于她的那位爱人之手——正因为如此,夏洛特此刻的表情,才会如此舒适随意。笔迹十分飘忽轻快,通过他的叙述。夏洛特仿佛感觉身临其境,亲眼见证了那位德-篷风夫人的离世一样。

过了许久之后。她终于收起了信,然后抬起头看着远方的森林。沐浴在晨光之下,她的脸白皙中透着红润,容光焕发。金色的头发瀑布般的披散到了两肩上,薄薄的纱裙若影若现地反射着阳光,闪烁着金色的神采。

夏尔将自己临时被阿尔贝拉到了索米尔,然后见到了欧仁妮-葛朗台、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夏洛特,在吃惊于阿尔贝的际遇之余,夏洛特也不禁对那位女士的悲剧一生有些感触。

她爱上了自己的堂弟,结果被抛弃了,孤苦一生最后静静死去。而如果我和夏尔分开了之后,我会怎么样?她不禁在心里升起了这个念头,然后很快,这个可怕的念头就被她自己强行压下去了。

不,这不可能发生,他已经跟我求婚了,我们很快就会结婚,然后就永远地呆在一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呢?

她又想起了十六岁那一年的往事,那一年的圣瓦伦丁节,她也担心过这个问题。

回答还是一样的。

一想到这里,她又重新恢复了笑容。

然后,她将夏尔写给她的信件,收入了惯常保存信件的匣子里——里面当然还躺着不知道多少封过往夏尔寄给她的信——然后小心地封好了匣子,接着自己也拿起了笔,打算给他写起回信。

她并不打算遵从夏尔的建议,继续在这边呆上多久。既然夏尔都已经回去了,那她继续呆在这边还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还真的要负责照看芙兰?

才不要呢。

想到这里之后,她又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这家伙果然没过几天就心软了,一个劲儿地在信里暗示要自己不要亏待了妹妹,生怕她在自己手里真的受了多大的苦。

这还真是……夏洛特忍不住摇了摇头。

幸亏夏洛特当时并没有真的整一下芙兰,否则搞不好两个人又得因为这事儿闹不愉快。

一边想着这些事情,她一边给夏尔写着回信。很快,这封信就写好了,她仔细地封好了信件,然后准备交给自己的使女去送走。

做完了这些事之后,她这才站了起,重新回到了宅邸当中。

等下楼走到大厅之后,夏洛特意外地发现芙兰竟然也在大厅中。她显然也是刚刚到这里的,心事重重的样子。

自从夏尔走了之后,这几天芙兰一向深居简出,要么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画画,要么就带着人跑出去采风,和夏洛特照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而夏洛特自然也乐得眼不见为净。没想到今天两个人居然在客厅碰上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夏洛特感觉今天的芙兰和往常比起有些奇怪,平日里对自己的冷漠已经消失了大半。好像还有些惶急,她眼角一扫,发现芙兰的手里也拿着一封信。

应该就是这封信的原因吧。夏洛特心里有些了然了。

芙兰欲言又止,显然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拉不下面子,好像要等着夏洛特先开口的样子。夏洛特心里暗暗感到有些好笑,但是她故意装作什么也没看出,慢慢悠悠地找了个座位坐了下。

就这样僵持了片刻之后,芙兰轻轻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先开口了。

“特雷维尔小姐,我有件事想跟您说。”

“什么事呢?”夏洛特好像并不介意对方怎么称呼自己,笑眯眯地看着芙兰。

“我们能够回去吗?我有事需要回去了。”

“为什么呢?”

“我刚刚收到了玛丽寄过的信。”芙兰低声回答,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信件,“我的老师突然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恐怕就要……”

“老师?”夏洛特更加奇怪了。片刻之后又想了起,“就是那位教您绘画的画家吗?”

“是的。”芙兰点了点头,然后她看着夏洛特,好像不再想多说什么了。

夏尔走了之后,是把芙兰托付给夏洛特照顾的,所以她也确实没办法不经过夏洛特的同意就自行离开这里。虽然不想找夏洛特说话,但是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好吧,我这就吩咐一下仆人们。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并没有考虑多久,夏洛特就答应了芙兰的请求。她本就不想在这里多呆,而且也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为难芙兰。

接着,她转身就想离开。

然而,借着眼角的余光,她看见芙兰仍旧一脸悲凉的样子,低着头静静地看着脚下。

“还有什么事吗?”她重新把头转了回,然后好奇地打量着芙兰。

“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芙兰踌躇了片刻之后,有些犹豫地问了一句。

“嗯?”夏洛特更加惊诧了,然后她马上戒备地看着芙兰。

这个家伙居然会主动找我帮忙?不会是有什么诡计吧?

“可以倒是可以……”片刻之后,夏洛特冷冷地回答,“但您这又是为什么呢?您可以去找夏尔啊,难道他会不您的帮忙?”

“我不想再去依赖他了,老是求人可不好。”芙兰轻轻摇了摇头,“我总得长大啊。”

“所以您跑过请我帮您?”夏洛特挑了挑眉,眼中竟然有了些嘲讽。

呵呵,难道求我就不是求吗?

她没想到,面对她的嘲讽,芙兰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并不是请求,而是索取回报,我应得的回报。”

“回报?”夏洛特疑惑地看着芙兰。

芙兰不再回答,而是轻轻地走了过,然后把手里的信慢吞吞地递给了夏洛特。

“您拿这封信给我是什么意思?我又不认识那位画家,我可不会……”夏洛特突然止住了说话声,然后手都抖了一下。

她湛蓝的瞳仁里,此刻好像燃起了碧幽的火焰。

“这是从哪里拿到的!”她骤然把视线从信纸上抬了起,然后朝芙兰高喊了一声。“你都干了些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在勃然大怒的夏洛特面前,芙兰却仍旧保持着镇定,甚至好像对她的气急败坏感到很高兴似的,浅笑了起。

“您如果还要的话,我这里还有。”

听到了这句隐含的威胁之后,夏洛特顿时语塞了。但是,她很快也恢复了镇定。她将信纸全部扯碎,然后扔到了一边。

纸片飞舞,然后慢慢地落在两个人的脚边。

“您到底想要怎么样?”

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但是她的声音却有些颤抖,显然现在她的情绪已经十分激动。

倒也不怪她如此反应。

这封信,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写的,收信人是莫里斯-德-博旺先生。

那时候,特雷维尔公爵一家正有求于德-博旺男爵,而莫里斯正确切地追求着夏洛特,虽然夏洛特从没有一秒钟喜欢对方,但是她还是选择了虚与委蛇。拿着贵族女性惯有的风度应付着莫里斯。收到了他那些热情洋溢的情书之后,夏洛特偶尔也回复给他一些信件,里面经常使用了一些比较**的字眼。

虽然她的目的只是利用这位阔少爷。但是事实毕竟是事实。

她是怎么拿到的?在什么时候拿到的?这已经不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了。

如果夏尔看到了会怎么样?如果真的生气了该怎么办?夏洛特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心里骤然揪紧了。

难道眼见要到手的幸福居然会因为这种见鬼的小事给崩塌掉?

不,绝对不行。

“您想怎么样?”过了很久之后,她涩声问芙兰。

虽然看上去像是六神无主,但是她心里已经马上决定了,如果等下芙兰不跟她乖乖合作、把那些信件都交出的话,她就要采取强制手段了——反正这里就是她的地盘。实在不行那就再次“意外”吧。

“我不打算怎么样。否则我早就把它们交给我哥哥了,不是吗?”芙兰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她别有深意地瞟了夏洛特一眼。“这是德-博旺男爵的女儿交给我的,您想必知道吧,她跟我同样都是杜伦堡老师的同学……”

…………

她想干什么?我一定要让他们全家死光!

夏洛特心里再度发出了这句怒吼。

“很好,谢谢您的提醒。”夏洛特总算镇定地看着芙兰。“那么其他的信件您打算怎么处理?继续收在手中吗?”

“都交给您啊。”芙兰仿佛理所当然般的回答。“我拿着这些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很好,谢谢您。”虽然不明白芙兰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但是夏洛特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总算不至于闹到要动手的地步了。“那么,我们就不要耽误时间了,一起去拿那些见鬼的东西吧?”

“好吧,如果您这么急切的话。”芙兰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路上,夏洛特一直还在想芙兰会不会暗地里还使坏,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对方真的是打算跟自己合作。没费什么功夫她就拿到了几封信——显然。芙兰现在合作之极。

“为什么您不那么做呢?您既然都已经把这些信件随身带了,那么肯定是做过那种打算吧?”立马销毁了这些信件之后。夏洛特有些疑惑地看着芙兰。

因为即使我这么做了也没用啊,他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生你的气的,笨蛋。芙兰在心里回答。

你永远不如我了解我哥哥,此刻她的心里突然充满了这种莫名的自豪感。

“因为我不想被那位德-博旺当成玩偶耍弄啊。”芙兰冷冷地回答,“她好像觉得我很好摆弄似的,一个劲儿地唆使我去把这些信件交给我的哥哥,她肯定是觉得我除了会画画之外什么都不懂……”

“这个贱民!活该如此!”夏洛特也冷笑了一声。

她这是为了什么?夏洛特一想就明白了。

就像夏洛特教唆的那样,萝拉果然想尽办法想要除掉自己的兄长(而且还要尽量不脏了自己的手),成为德-博旺男爵庞大遗产的继承人,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肯定四下在物色可以给自己借刀杀人的对象。夏尔肯定已经被她当成了候选人之一,所以她一个劲地要在夏尔面前制造对莫里斯的憎恨。

至于她为什么要假手于芙兰,那就很简单了,她就是想要尽量不着痕迹地达成这个目的。

“很好,很好……”夏洛特喃喃自语。

“现在我已经把这些信件都交给您了,我估计萝拉手里也不会有——偷太多信件的话,就容易被发觉了。”芙兰继续在旁边说着,“您看,我已经为您解除了一个忧虑,对吧。”

“没错,确实是这样。”夏洛特直接承认,“您确实可以凭借这个获得应得的交换。说吧,您想让我为您做什么呢?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都会去做的。”

眼见夏洛特这么干脆,芙兰也点了点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老师在以前就嘱托过我,如果他不幸过世了,他的那些收藏还有画室都要交给我照管……”

“怎么又是遗产问题?你们怎么都能碰上这种鬼事?”夏洛特不耐烦地插了一句。

“什么?”

“没什么……您继续说下去吧。”

芙兰奇怪地看了夏洛特一眼,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您也知道,德国人嘛,总会有那么多远亲近亲的,如果老师都把这些东西赠予给了我,难保不会有人要求继承一部分……我倒不是真的贪图老师的钱财,但是既然他把这些东西托付给了我,我总得好好把一切都照管好吧……”

“如果您是希望我帮您解决一切法律上的纠纷的话,这倒没什么问题,我可以托人解决,只要您的老师确实准备按您说得这么做。这些事情问题不大。”夏洛特明白了芙兰的意思,于是马上回答了。“那么,您还有别的请求吗?”

“没有了,谢谢您。”芙兰欠身向夏洛特道了声谢。

“…………谢谢。”迟疑了片刻之后,夏洛特也朝芙兰道了声谢,然后快步离开了她的房间。看样子她是打算马上回巴黎了。

在她离开了房间之后,芙兰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走到了窗台前,静静地看着窗外。

这个理由她会相信吗?

也许吧,就算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未完待续。。)

ps:长假归,感觉自己萌萌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