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一章 海军

第六十一章 海军


                夏尔突如其的问题,让亨利-德拉格什-特雷维尔先生不仅微微一怔。

不过,在世上混了这么久,亨利当然也有“世上没有白得的午餐”这一觉悟,既然从这个远亲这里混到了好处,那给出一些回报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情,严肃地看着夏尔。

“您尽管问吧,先生,我将为您赴汤蹈火。”

“啊哈哈哈……别担心,别担心,不是什么要紧事,”夏尔被这种外省式的淳朴给逗笑了,不过片刻之后他重新恢复了镇定,带着笑容看着对方,“我只是想问问,您对总统先生怎么看?”

“总统先生?”年轻人一时没有反应过。

“对,总统先生。我想问问您的政见,您支不支持波拿巴家族呢?”夏尔直接问,“您也知道,我家和本家不一样,一直以都是波拿巴分子,我的朋友当然也是,所以,我想知道,您愿意不愿意同一群波拿巴分子合作呢?”

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亨利这才明白过。

政见这个东西,有需要的时候当然可以随便更改了。他略微一思索就得出了结论。

“先生,我一直都支持波拿巴家族。您也知道,我的曾祖父正是在拿破仑皇帝治下才能够得到机会成为海军将领的,我们一家,都对皇帝十分感激,这份感激我们当然应该延续到总统先生身上。”

【路易-勒内-德-拉格什-特雷维尔伯爵(louis-rené-de-ltouche-tréville,1745-1804)。法国贵族,世代为海军军官。他在13岁时就加入了海军,并且参与到了美国独立战争当中。并且屡立战功。

在大革命时代初期,因为出身贵族他被监禁了起,直到雅各宾派统治被终结之后才被放了出。在拿破仑执政时代,他被任命为海军上将和土伦舰队司令,并且在1801年8月布洛涅附近水域的战斗中,以劣势兵力重创了纳尔逊亲自指挥的英国舰队。

但是因为旧病复发,这位伯爵于1804年死去。无法参与指挥后面的英法大海战。】

“您能这样想,那真是太好了!”夏尔拍了一下手,十分高兴的样子。“总统先生最欣赏的就是您这样的有作为、有胆识的青年军官,只要您能够支持波拿巴家族,那么未的前途还有担心什么呢?看看我不就知道了吗?您放心吧,我会在总统先生面前为您说说好话的……”

“是真的吗?”青年人被这个意外之喜弄得眼睛一亮。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谢谢……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哦不,夏尔!”

在夏尔如此殷勤的招待之下,这个青年人一下子被弄得受宠若惊,感觉和夏尔一见如故似的。

“我们不是亲戚吗?大家互相照顾是应该的。”夏尔微笑着回答,好像真的是这样想似的。

然后,他走到窗口前,看着窗外的天空。“您也知道,海军是我**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总统也是十分关心的。亨利,我就直说吧,你们能够为总统先生在海军里面找到足够多的支持者吗?您也知道,现在总统先生急需军队的支持……”

“能够得到总统先生的重视,我们当然荣幸之至。”亨利点了点头,不过脸上有些为难的神色,“不过,您想必也知道,因为儒尔维尔亲王的关系,现在的海军里面,奥尔良家族的支持者非常多。”

“哦,我们当然知道。”夏尔轻松地耸了耸肩。

当然,他的内心就不如表明上平静了。

自从波旁王朝时代,法国政府下决心建设海军以,法国海军一直是欧洲最强大的海军之一,屡屡能够和英国海军分庭抗礼。这样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对路易-波拿巴及其同党们篡国的理想说,当然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而如今的法国海军,说实话正是由于有了奥尔良王室的大力支持,才能够达到现在的地位。

在1778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为了报复祖父在七年战争中的失败,于是承认合众国独立,然后向英国宣战,并且向美洲派遣了海军和远征军。在第二年,波旁王室治下的西班牙王国也加入了战争,连同法国一起向英国宣战。

经过了数年的战争,法国和西班牙联合海军多次击败了英国海军,有力地支援了北美的陆上战争——法国人第一次短暂地赢得了大西洋的制海权,然而却只是得到了帮助合众国独立的效果,这诚然让人哭笑不得。

最后,在决定性的约克镇会战当中,华盛顿和德-拉法耶特侯爵(他们两个都得到了合众国当时的最高军衔——少将)所率领的陆军,在德-罗尚博伯爵所率领法国海军的帮助下,取得了空前大捷,击败了英军主力,迫使八千英军投降,最终迫使英国承认合众国的独立。从这一点看,路易十六是完全能够当得起合众国国父之名的。

法国海军最辉煌的时刻也正是在这一刻,从那时起,它就开始走了下坡路——路易十六和波旁王朝很快就被革命狂潮所撕碎,大革命几乎让海军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等到拿破仑掌权之后才重新稳定下。

然而,在1805年10月21日的特拉法尔加海战当中,法国和西班牙的联合舰队被英国海军完全击败,拿破仑征服英国的野心被完全击碎,最后只能在大陆当中四处闯荡,法国海军也进入到了最低谷当中。

直到七月王朝时期,为了巩固法国日益扩张的殖民利益。奥尔良王室决心扩张海军,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正是国王的次子儒尔维尔亲王。

他于1831年加入海军,在1836年任海军上尉。1838年被派往韦拉克鲁斯(verc乳z),以作战英勇而在1839年晋升海军上校。而在1840年,正是他前往圣赫勒拿岛,把拿破仑的遗骨运回法国。在1844年,他出任海军少将。

他在当时极力鼓吹要为法国建设一支足以和英国媲美的海军,为法国海军争得了大量的拨款。为了弥补两国的海军实力不平衡,他敦促法国多造汽船。同时他还赞助迪皮伊德洛姆(dupuylome)建造世界上最早的蒸汽螺旋桨船。

不得不说,奥尔良王室成员们,确实是要比波旁王族们要有作为得多。

在二月革命爆发后。奥尔良王族被驱逐出了法国,而老国王路易-菲利普因为年事已高而不再理事,奥尔良王族的领头人就正是他的次子儒尔维尔亲王。

正因为儒尔维尔亲王在海军中威望极高,所以海军里现在充满了奥尔良派。和波拿巴分子就一向不大对付。好在巴黎是深处内陆。不大容易和岛国一样受到海军态度的影响,不然二月革命到底结果如何,还很难说。

“正因为一帮老朽盘踞在海军高层当中,所以总统先生才想要革新一下海军,让那些有朝气的青年后进顶上,承担起国家的重任,亨利,我相信您是一个聪明人。您会懂得我们终究会把这个国家握在手里的。”夏尔伸出了手,“您今天跑到我这里。老实说这是您碰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只要您能够向总统先生表示出自己的忠诚,那么总统是绝不会亏待您的……而且,您要明白,在法国,海军只是政府的玩具而已,一切都只能靠政府的拨款。只要政府落到了我们手里,海军迟早也会乖乖就范,到时候您还是得对波拿巴家族效忠,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您不早一点投入到波拿巴家族麾下呢?领先一步,会给您带很多好处,这一点不用我特意提醒把?”

亨利这次没有再思考什么,而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您说得很对,我明白了。我回去之后就在海军的同僚里面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大家一直支持总统先生。”

“这就太好了!”夏尔欣慰地点了点头,对对方的精明大加赞赏,“我就知道特雷维尔家族的亲戚,当然也不至于不识时务,您放心吧,这绝对是您这一生当中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我也深信如此。”亨利连忙回答。

说实话,到现在他还有些怀疑自己在做梦。

一个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海军军官,跑到京城找亲戚之后,居然这么快就能够时运转,说实话直到几天前他还难以想象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

怪不得人人都往巴黎跑呢!这个地方虽然光怪陆离,但是果然处处有金山。

外省的年轻贵族军官暗暗想道。

一想到这里,他就愈发坚定了要和“自家亲戚们”拉好关系的想法。

在达成了这种重要的共识之后,两个青年人相谈甚欢,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时间。

“既然您在海军中任职了这么久,那么您对未的海军发展有没有自己的看法呢?”在攀谈了一会儿之后,夏尔随口问了一句。

“哦,这个我当然想过了,”亨利马上回答,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拘谨,“您也知道,现在的战舰上已经有了蒸汽机驱动,随着技术的发展,蒸汽机的功率会越越大,最终,我认为我们可以为战舰包上一层铁甲,甚至采用钢铁而非木材制造战舰。”

“哦?”夏尔有些惊讶地扫了他一眼。

亨利以为夏尔不明白这个问题,于是跟着解释了起,“您别不相信,蒸汽机既然能够改变工业的面貌,那自然也能够改变海军的面貌,按现在的发展趋势看,我们很快就能够发展出一种带着铁甲的快速战舰,是的,您没听错,一种既有装甲又快速的战舰,甚至可以废除掉无用的风帆……甚至,在不远的未,我们能够看到排水量超过万吨的大型战舰!”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夏尔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心里则对对方的先见之明有些惊异。

不过,在这个时代,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们的视野也愈发开阔了起,因此一个海军军官能够预测到未海军的发展趋势倒也不是很稀奇,重要的是谁先踏出那一步而已。

“说实话,先生,这不是什么新奇的想法,这个想法欧洲各国的海军内部都有,而且他们都在往这个方向发展,”说到这里时,亨利微微皱了皱眉,“可是因为革命的关系,这两年海军的拨款一再都被延迟,连薪饷都难以保证又如何谈论战舰更新呢?我恐怕法国将会在迫在眉睫的战舰革命中落后,到那个时候,我国就再也没资格说要建设一支同英国旗鼓相当的海军了……”

“也不用着急嘛……”夏尔微笑着回答,“等总统先生完全控制住局势了,一切都好办。”

“希望如此吧。”未的德-拉格什-特雷维尔伯爵,为迷茫中的海军暗自叹息了一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