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九章 守望相助

第五十九章 守望相助


                弥漫于迪利埃翁伯爵府中的惊慌与悲伤,并没有传递到高墙之外,整个世界仍旧按照过去已有的轨道运行,并不因为某个人的即将离世而稍停半分,不管那个人曾经有过多大的辉煌与多显赫的位置。

在气派的大维耶酒店里,夏尔同他的同伴们,就丝毫没有感受到他上司的那种悲伤。

他们此时正身处于这家以奢华著称的酒店的包厢中,悠然地花天酒地着。

虽然这都是几位年轻人,但是他们的表情都若有所思,反而少了几分年轻人应有的天真和无拘无束。

在这间包厢里,几盏水晶吊灯让餐桌上的玻璃器皿变得熠熠生辉,而他们脚下的地毯,厚而松软得足以让脚趾没入。一副画被悬挂在墙壁上,里面的少女以好奇的目光凝视着房间的每一个人,据说这是上个世纪的真迹。在而在楼下的大厅当中,乐队在进行着似乎永无止歇的演奏,昭示着这是怎样的一个灯红酒绿的浮华年代。

“德-特雷维尔先生,您可瞒得我真紧啊!”俄国大使馆的二等秘书安德烈-别祖霍夫先生又抬起酒杯,朝夏尔敬了一杯酒,他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笑容里面却又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深长,“我可没想到,一直以和我打交道的,竟然是这样的大人物呢!”

他的语气说不清楚是嘲讽还是真心话,不过夏尔也无所谓了。

“只是走了大运而已,”夏尔微笑着回应。然后喝下了一杯酒,“之前和您隐瞒了身份,还请您多多谅解一下。”

“嘿。这有什么?理解,理解。”安德烈-别祖霍夫连连摇头,表示自己完全不在意,“比起之前的事情,我更看重以后。现在知道您有这么大的本事,我对以后可就更加放心了呢!”

“是吗?那您恐怕以后会对夏尔更加吃惊呢,”旁边的阿尔贝喝了一口牡蛎汁。一边含糊地说,“现在您看他当了个国务秘书就吓成这样,那您以后看他爬到更高位置了。那还得了?”

“哈哈哈哈,说得也是呢,阿尔贝!”安德烈-别祖霍夫大笑了起,然后又举起了酒杯。“。那么就为我们未飞黄腾达的夏尔再干一杯吧!”

“干杯。”

夏尔也抬起了酒杯。

今天的这场聚会,正是在这个安德烈的要求下所举办的——这位外交官在某个公众场合看到了夏尔之后,大吃了一惊,然后才明白过这个一直和他合作过的法国人,原竟然是这样一个不得了的家伙。等到回过神之后,他连忙找上了阿尔贝,恳请他安排了今天的这场聚会。

夏尔考虑到这个人知道自己在上位之前的一部分底细,甚至两个人还一起合作过见不得人的勾当。并不好随意糊弄,因而也就答应了对方的邀请。

好在见了面之后。这位别祖霍夫伯爵的幼子,比夏尔想象得还要精乖得多,他绝口不提两个人过去的勾当,只是一个劲儿地吹捧夏尔,倒是让夏尔放心了不少。

尽管这家伙表面上表现这么谦卑,肯定私底下有什么鬼名堂,但是只要肯好好谈那就没问题。现在既然对方还在绕圈子,他也就继续陪着绕。

“德-特雷维尔先生,真想不到我居然能够在法国结识上这样的名门!我父亲一定会很羡慕我吧……”安德烈继续恭维着,让人看不出他的意思,“说起,我父亲也是挺倒霉的啊,他刚在巴黎生活的时候,那里正是革命时代,除了暴民他什么也看不到;后拿破仑上台了,局势总算安定下了不少,可是他又要回国了,结果没有认识到几家法国贵族家庭,真是相当遗憾啊……”

“哦?原别祖霍夫伯爵也在巴黎呆过啊?”阿尔贝听着也了兴致,“像他那样的大财主,我还以为应该整天躺在家里计算财产呢。”

“哎,我父亲也不是天生就那么有钱的啊……”安德烈又感叹了一句,“我不怕跟你们说,他是个私生子,被上一代的别祖霍夫伯爵——也就是我的祖父——给扔到了法国,在这里长大。结果,伯爵在临死之前不知道是领悟了什么,竟然把他给招了回去,还上书给沙皇——也就是已故的先王亚历山大一世陛下,他请陛下开恩,让他承认了我父亲的合法继承人身份,这样他才能够继承我爷爷的庞大遗产……”

“嚯,这还真是不简单啊!”阿尔贝夸张地喊了一句,“那就让我们为尊敬的别祖霍夫伯爵干一杯吧!”

虽然在阴差阳错之下已经成为了拥有几百万身家的巨富,但是阿尔贝仍旧没有改变自己,还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

“真值得干上一杯呢……”安德烈脸上有些发红,“说起你们法国人确实欠他一杯酒——皇帝陛下带着军队杀进我国的时候,把他也给俘虏了,不过好像因为是贵族的关系,还没吃多少苦头……”

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夏尔,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起,特雷维尔先生,您的爷爷好像也是当时法**队的一名将军吧?没准儿……没准儿他们那时候都见过?”

“也许吧,不过就算见了,那时候也不会像今天这么愉快吧?”夏尔看不清他这句话是有意还是无意,不过他也不在乎。“希望这种历史上的问题,不至于让您介意。”

“您放心吧,国家之间的恩恩怨怨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父亲不也好好活着吗?过去的事情谁在乎呢,我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安德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放在心上。“。干杯!”

“说得好,干杯!”

在又喝了好几杯之后,安德烈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目的了。他抬起头看着夏尔,脸上虽然红得像个醉鬼,但是眼睛里却还是一片精明,“特雷维尔先生,之前我跟您的合作非常愉快,我衷心希望,这种合作还能够继续持续下去。”

“在我看。没有什么理由不能持续下去。”夏尔马上回答。

“那就太好了!”安德烈夸张地一拍大腿,“您还记得我之前跟您说过的提议吗?当时我还有些不安呢,生怕您这边罩不住。这下好了,既然您又这种地位,那我们这还能算个事情吗?”

夏尔低下头想了想,然后就想起了对方上次见面的提议:别祖霍夫伯爵有许多庄园领地。就算抛荒很多土地。每年都要为大量的剩余农产品而头疼,而安德烈就想到要钻法国的法律空子,将粮食加工成淀粉或者面粉制品然后输入到法国。

“平心而论,您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想了一会儿之后,夏尔温声回答,一点也没有被刚才大量灌入的酒精所影响,“不过,您也看到了。现在我并不缺乏这点收入,为了这些钱而冒被人检举的风险。那就太过于不划算了,您说呢……?”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安德烈果然失望地微微皱眉,“您还可以考虑一下,这可是一个长期生意,虽然一笔未必能赚多少,但是长期看,收益不会太少……而且,您还可以得到我们别祖霍夫家族的好感,到时候您要在俄国有什么事,找我们帮忙也会方便很多。您完全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

夏尔没有再回答,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个提议而已,绝对没有强迫的意思,就算我们这次合作不了,以后还是有大把的机会,我坚信有一大堆的金山在等着我们挖……”看到夏尔还在犹豫,安德烈心里暗自叹了口气,“您放心吧,之前我们的往都已经是历史了,我绝对会守口如瓶。”

他当然不打算因为这点小事,就和这个看似前途无量的年轻人闹翻了。

趁安德烈没有注意,夏尔隐蔽地给阿尔贝使了个眼色。

多年的交往,让阿尔贝马上明白了夏尔的意思。于是他马上站出为安德烈打了个圆场,“夏尔,这样的好机会可不能轻易放过啊,再说了,安德烈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能帮忙的时候怎么能不想办法帮帮忙呢?”

“你这样说倒也不错,可是……”夏尔好像还是很犹豫的样子,只是暗地里给阿尔贝比了个手势。

阿尔贝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笑着说了下去。

“那这样吧,这样的生意我看着挺动心的,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让我也掺上一手吧。具体的经办人是我,到时候再怎么也牵涉不到你身上,你只需要暗地里给我们帮帮忙就行了。”

听到了阿尔贝的话之后,安德烈看到了峰回路转的希望,连连点头,“嗯,我看这个主意就很好!阿尔贝是我好朋友,有这样的好机会,我当然不介意他也从中捞上一票!”

在他看,阿尔贝是夏尔的好朋友,只要把他拉进了,其实上就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

“好吧,既然都说到了这份儿上了,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了,”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再度开口了,不过还是好像不大甘愿的样子,“阿尔贝,你可真会给我添麻烦……”

“怎么能叫添麻烦?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阿尔贝看似恼怒地挥了挥手,“怎么,现在你发达了,就能够不把我们这些老朋友当回事了?”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就这么定了!”安德烈拿起了酒瓶,给两个人又倒上了酒,“,大家再干一杯!”

“话说回,您在大使馆的工作虽然只是挂个名,但也不是完全不理事吧?”喝完酒之后,夏尔又看似不经意地看向安德烈,“您也知道,我们一家是波拿巴党人,我想问一下,贵国对总统先生到底是怎样的看法呢?”

安德烈的瞳孔微微睁大了。

自己到底该不该回答呢?

算了,刚刚欠了一个人情,总该回报点什么。再说了,这也算不上什么机密吧。

“沙皇陛下的政府对贵国总统下十分关注,”沉吟了片刻之后,安德烈颇为严肃地回答,此时的他,居然颇有了些外交官的严肃派头,“您也知道嘛,因为他有这样一个姓氏。”

“那关注的结果是什么呢?”夏尔追问。

然后,他换了一种问法。“如果法国发生了一些有利于总统先生的变化,俄国将会作何反应?”

一丝冷汗出现在了安德烈的额头。

“现在政府那边还没有看法,也许是因为还没有拿定主意的缘故吧。”他低声回答,然后颇为意味深长地加上了一句,“未有新的消息的话,我再告诉您吧。”

“很好,”夏尔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家是朋友,一定要互相帮助才对,哈哈哈哈,干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