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二章 互诉衷肠?

第四十二章 互诉衷肠?


                随着太阳慢慢沉入地平线,夜幕再度降临大地,特雷维尔家族的三个年轻人也都回到了乡间的宅邸当中。

不过,因为时候尚早的关系,夏尔并没有直接回房间去睡觉,而是拿着一瓶酒到了阳台边,看着远处的星空,自斟自饮。笔和纸被他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打算等下喝够了就去给各路人马写回信。

几只烛台被放在旁边,摇曳不定的烛光让夜晚更加变得模糊不定起,四周万籁俱寂,只剩下了青蛙和昆虫的鸣叫声,倒也算是别有情调。

要是有电灯就好了,这真是一个不方便的时代啊。

喝下了一杯酒之后,夏尔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之后,他的感叹越越少了。

这时,他听到了后面传的轻轻的脚步声。

“在想什么呢?夏尔?”夏洛特的问候也从后面传了过。

“哦,没想什么。”夏尔回答,“一些小事而已。”

“是吗?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以为又出什么大事呢。”

夏洛特面带微笑地走了过,然后坐到了他旁边的座位上,接着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然后,她举起了杯子。

夏尔从善如流,也同她干了一杯。

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夏洛特也如同夏尔一样,抬起头仰望星空。

“多美的夜空啊,夏尔,我们当年不也是经常这样看星星的吗?你还给我指了不少星座呢……”片刻之后,她转过头,笑看着夏尔,“现在回想起,简直就像是昨天发生的那样……”

然后,轻轻地抓住了夏尔的手,轻轻地感叹了起。“真可惜,现在我们没办法和天天看啦!我们都长大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

夏尔用另一只手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没办法,谁也无法阻挡时间的流逝。”

“是的,谁也没办法,”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终有一天。我会年华老去,失去现在的美貌……夏尔,到那个时候,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这个问题极其突兀,让夏尔吓了一跳。

她怎么了?

夏尔连忙转头看向夏洛特,然后。他发现此时的夏洛特脸色有些苍白,正定定地看着自己。她平日里的笑容也不见了,好像有些忧愁似的,眼睛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夏洛特,你怎么了?这样的感叹可不像你。”

“夏尔,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夏洛特却不管夏尔,自顾自地问了起。

“好吧。请问吧,我知无不答。”夏尔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如果……如果我已经没有了美貌,你还会继续爱我吗?还会依旧留在我身边吗?”夏洛特垂下了视线,不敢再和夏尔对视了,“还是说……你一直……一直都没有爱过我,只是把我……把我当做是家族义务下的一种无可奈何的负担品而已?一个可以摆放在身旁的花瓶?夏尔。回答我,只有这一次,我请求你,依照你的良心回答我,好吗?”

鼓起勇气问完了这句话之后,她急速地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等待命运的裁决一样。

夏尔此时只感到头又一阵发疼了。早上问落水救谁。晚上问爱不爱,这姑娘今天是中了什么邪了吗?

平日里强势傲慢的夏洛特,今天好像不见了踪影似的,这太奇怪了。

突然夏尔心里闪过了一个恶作剧似的的念头——如果我在这里回答“是。你说得完全没错!”的话,会怎么样呢?

他马上不敢再想下去了,十六岁那年的遭遇,已经让他有了觉悟,哪怕今天的夏洛特看上去这么脆弱,他也不敢去试试到底会发生什么。

“你们吵架的时候,芙兰跟你说了什么吗?”夏尔终于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什么,然后,他也握住了夏洛特的手,“别往心里去,都只是些气话而已。”

“这不重要,回答我的问题吧,夏尔。”夏洛特仍旧低垂着视线。

看芙兰的话一定说得很尖刻,深深地刺中了她,所以她才会突然产生这么严重的不安全感。或者说,她心里一直都隐藏着这种不安定感,只是被芙兰激发出了而已。夏尔在心里下了判断。

但是,不管如何,他都是懂得该怎样回答的。

“傻姑娘,别老是疑神疑鬼的啊,我怎么会不爱你呢?”夏尔叹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走到仍旧闭着眼睛的夏洛特面前,然后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我们是要共度一生的,我怎么会胡乱给自己去找个麻烦呢?听着,我爱你。”

“虽然够不上你爱我的程度”这句话,夏尔当然不至于说出口了。

“如果我不是姓德-特雷维尔,而是另一个公爵小姐,那么你也会爱吗?”夏洛特好像穷追不舍了似的。

芙兰到底说了什么?真的那么有杀伤力吗!

夏尔不由得心里有些不高兴了,真的不高兴了。

不管出于怎样的理由,再怎么说,夏洛特也是他给自己决定的妻子,芙兰身为妹妹就算不理解也应该尊重自己的决定,怎么能够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吧?

他懒得再多说什么了。

“睁开眼睛。”

夏洛特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她对面站着的夏尔。

接着,夏尔直接弯下了腰,然后双手穿过夏洛特的腋下,接着他猛力将夏洛特直接给提了起。夏洛特没有反抗,两个人面对面地对视着。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你是夏洛特-德-特雷维尔,我所钟爱的独特的一个人,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我就是爱着这样的你。”夏尔凝视着夏洛特,一字一顿地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胡思乱想,但是我认为已经够了。不要再用这些无聊的问题烦我了,我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你难道看不见吗?”他瞟了一眼桌上那一堆待写的信纸,“所以,你就放心吧,我绝不会抛下你的,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离……”

说罢。不由得夏洛特再说什么,他猛地将夏洛特拽入了怀中,然后重重地吻了上去。

夏洛特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惊喜,似乎夏尔的回答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一般。然后,她闭着眼睛,和夏尔拥吻了起。

到底是真是假。她已经不再想去判断了,自古以,女孩子总是心甘情愿被人骗的,又有什么办法呢?

良久之后,两个人的双唇才慢慢分开。

“这个回答够了吧?”夏尔笑着问。

夏洛特没有回答,但是微红的脸和眼中的笑意,足够形成答案了。夏尔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过两天我就要走了,你在这里和芙兰继续呆在这里吧。”

“去哪里?”

“去诺曼底那边。”夏尔回答,“我这次出,本就是说要去那边视察一下工程进展的。”

顿了顿之后,他又有意放低了声音,“而且,波拿巴先生最近也要到那边去巡视,我正好也可以过去看看。他在那里要见的都不是一般人,我抓紧机会认识几个总没有什么错……”

“你还真是忘不了波拿巴呢。”夏洛特貌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就随你吧,我正好也在这边好好玩玩。”

“另外,我妹妹最近也交给你照管了,可别让她再出什么事啊。”夏尔叮嘱了一句。“你怎么说也是她未的嫂子,也应该管一管了吧?”

“她都这么大了,我总不能还给她当保姆……”夏洛特刚刚有些不悦地反驳,突然好像又察觉到了什么。

夏尔刚才的这句话。不亚于直接说“这段时间你自由整治一下她吧,我不会干涉”。

“夏尔,你真的舍得?”夏洛特有些好奇看着夏尔。

“我反正看不见。”夏尔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但是,他最后还是有些舍不得了。心理挣扎了片刻之后,他最后又补充了一句,“管归管,但也别闹得太厉害了,她最近已经够倒霉的了……”

“噗嗤……”夏洛特笑了出,心里大致也明白了夏尔给她定的尺度。“好吧,你还真是爱护妹妹啊。”

“没办法,我就这个妹妹啊。”夏尔又叹息了一声。“我不照管着,谁还管呢?”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夏洛特此刻似乎心情极好的样子,点头答应了夏尔的要求。“这段时间我会试着和她相处得好一点的,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太满意了。”

接着,两个人又重新坐回了原位,开始喝起剩下的酒。

“话说回,爷爷也真的老了啊……”喝着喝着,夏洛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最近的身体很差,也没有什么精神管事了,一直都是爸爸在处理。看样子,说不定哪天……”

她摇了摇头,止住了接下那些不吉利的话,“夏尔,老一代人都老去了,以后特雷维尔家族不就只能靠我们了吗?上代人只剩下了我爸爸,他平常又那么不靠谱,我的兄弟们也没什么劲头……所以,我们以后还得多帮着他才对。”

“这么快就想着从家里挖东西啦?”夏尔笑着调侃了一句。

“也不能这么说吧?”夏洛特脸有些红了,“你给家里帮忙,家里给我们足够的回报,这不是应该的吗?总不能我们给爸爸打白工吧?现在家里前途最大的不就是你吗?爸爸还是只能闲在家里呢……我看用不了多久,家里就该你一个人说了算了。”

夏洛特在家里大小姐做惯了,就算嫁了出去,也还是想要继续在特雷维尔一族中作威作福,这种想法倒是也没有什么错。

“一家人不用计较那么多。再说了,就算你嫁了过,你家里又有谁敢不把你放在眼里?有我在呢……如果你爷爷不在了,哪怕你父亲不也得让着我?你只管放心吧。”夏尔轻轻地拍了夏洛特的手,然后另一只手抬起,指着无尽的夜空,“你是我的妻子,我绝不会让你只在特雷维尔一族中说一不二,用不了多久你也会在整个社交界、整个国家说一不二的,一定会如此!”

“那就太好了,夏尔。”夏洛特微微点了点头,好像很迷醉于夏尔所描绘的前景似的。

夏尔这席话虽然看上去有些不敬,但是夏洛特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她所爱的人雄心勃勃、志向远大而又目空一切,她很满意这一点。

“夏尔,我们最终会得到一切的。”她也轻轻自语,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没有人挡得住我们,当初羞辱我们的人,我们会让他们十倍偿还!我们会让那些人明白,贵族到底是凭什么所以变成贵族的……”

她所指的,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一晚在歌剧院当中跟德-博旺小姐所说的话,她对任何人都守口如瓶,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结果,希望一切能如自己所愿。

两个年轻人,在宁静的星夜之下,互相倾诉着爱意,互相约定着未,看上去如此温馨的一幕,却掺杂了如此多的别的杂质,难道这不就是贵族吗?

两个人又继续一边喝酒,一些扯着过去的一些趣事,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深夜。

“都已经这么晚了啊!”夏尔拿出了怀表,“夏洛特,你先去休息吧,我得处理下文件了。”

“明天再处理不也很好吗?”夏洛特突然将脸贴了过,笑眯眯地看着夏尔。“夏尔,我们一起去休息吧?”

一起……

听到了这个词之后,夏天的热火突然又在夏尔心里烧了起。

因为是夏天的关系,所以回到了家之后,两个人都穿得十分休闲,夏尔只穿着衬衣,袖口的袖子还是打开了的,而夏洛特只穿着洗浴后的薄丝裙,从夏尔的角度看,她胸前的蓓蕾若隐若现。

“去年,也是在这里……”夏洛特脸上红红的,因为靠得非常紧,所以夏尔也能感受到她说话和呼吸间袭的那种灼热感。“我们也是这样的,不是吗?”

热腾腾的风,刮得夏尔的脸上一阵麻痒,也让他的血流速变得更快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他不再忍受了,说到底,他现在的身体不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吗?

然后,他站了起,直接横抱起夏洛特,直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今晚可别求饶啊,姑娘!”

ps:最近确实有些冷清啊。

看的人不满意,写的人也不满意……好吧,看上去我确实有些疲惫了吧,也许本身就不适合写也说不定?

好吧,不说没意思的事了。

本周继续,下周十一,作者要出去玩玩三五天,散散心,所以要停更了。

那时候均订应该也会重新溜上了吧?又会有好心情了……

突然感觉自己好机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