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三章 收买与秘密

第五十三章 收买与秘密


                在特雷维尔公爵府上一派金碧辉煌的餐厅当中,奢华的晚宴如同往常一样再度上演。只是,和往常不同的是,在餐桌上觥筹交错的仅仅只有两个人而已。

特雷维尔公爵的继承人、小菲利普-德-特雷维尔先生端坐于主位之上,但是看上去对面前的美味佳肴并没有多少兴趣,而是不停地看着坐在餐桌一边的那个年轻人。

“也就是说,波拿巴先生是打算,叫我们帮忙拆秩序党的台吗?”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

夏尔低声回答,然后他小心地用餐刀将面前的鹿肉切成小块,接着拿起了旁边的酒杯。猩红的酒液在玻璃杯中恣意流淌,然后被夏尔不顾风度地一饮而尽。在他放下了酒杯之后,站在角落里的仆人走了过,将酒杯内重新填满了酒。

“呵,他倒还真是想得出啊……”小公爵冷笑了一声,然后也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难道您不同意这么做吗?”夏尔反问一句。

“倒不是不同意……只要好处足够,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呢?”小公爵悠然回答,脸上的冷笑仍旧没有消失,“问题是就算我们想帮他这么做,也总得找个好的理由,才能说服那帮人啊?”

“跟自家人讲什么好处啊?”夏尔微笑着说了个冷笑话。

“自家人之间当然也要讲好处,难道我们是一家人,我女儿就不从我这里拿东西了?呸。她拿得比谁都狠,生怕不能把这里搬空似的!”小公爵也同样回了一句冷笑话,“所以。就算是为了给自家留点东西,我也得尽量从波拿巴先生那里捞些好处啊……”

呃……夏尔一瞬间竟然无言以对。

倒不是对难为情,而是对这个摆明了死皮赖脸的堂伯感到很无奈。

好在他倒也并不是给不出好处——反正给好处的人都是路易-波拿巴。

“您这话说得也太过分了,夏洛特只是有些担心自己未的日子而已,还谈不上把您家里都搬空吧?”夏尔笑着回答,“况且,总统先生也并不会叫人帮他白白做事儿。他一向是慷慨大方的……”

“那他到底打算怎样对我们慷慨大方呢?”小公爵又喝下了一口酒。

“这次我爷爷带兵进军罗马,除了帮助意大利和教皇国恢复秩序之外,还肩负有别的任务……”夏尔有意放慢了语速。慢悠悠地对着自己的堂伯说。

“嗯,知道,那又怎么了?”虽然表面上仍旧装作十分镇定,但是夏尔明显看到对方眉头微微皱起。

“他已经同教皇陛下达成了协议。他将支持总统先生重新将共和国变成君主国的努力……”眼看对方已经上了心。于是夏尔继续说完了。

“一千年过去了,教皇们还是这么毫无原则啊……”小特雷维尔公爵的回答又像是嘲讽,又像是冷笑。

在如今的年代,旧的贵族们已经丧失了旧日的特权,甚至连经济上的优越地位也渐渐被新兴的资产阶级所侵蚀,他们还剩下什么呢?就只剩下宗教意义上的“正统主义”了——难道不是上帝注定圣路易的子孙继续统治这个国家的吗?

偏偏教皇们又从不讲节操,庇护七世战战兢兢地跑过想给拿破仑加冕,庇护九世也照样舍得给拿破仑的侄子唱赞歌。因此就连正统主义的旗帜现在也不大鲜艳了,对小公爵这种贵族说。这诚然是一种遗憾——归根结底,如果真的有希望回归旧时代的话,他又怎么会不欢呼雀跃呢?

不过这种遗憾,倒也不会让他丧失理智。

“听上去这倒是很能让总统先生开心,那么总统打算付出什么呢?”

“总统先生打算恢复天主教的国教地位,同时发布法令,让教会可以主导全国的学校教育。”夏尔冷淡地叙述着,“同时,教会可以恢复一部分被侵夺的教产。”

“吓,原如此!”小特雷维尔公爵长长地叹了口气。“难怪教皇这么容易就又对波拿巴家族卑躬屈膝了。”

出身于王族的奥尔良王室废除了天主教的国家地位,出身于寒微的波拿巴家族却忙不迭地想要恢复它——只要有利益存在,人间多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

“所以,在未的内当中,总统先生将会任命一位杰出的正统派人士担当司法大臣,他将执行这道法令,让天主的荣光重新回到法兰西的国土上……”夏尔慢慢地说完了。

“拿出大臣的职位吗?”小公爵点了点头,看上去不置可否,“听上去是挺诱人的,不过……等等……你们是要强行撤换总理,解散内?”

他抬起头,看着夏尔,仿佛要从他身上看出路易-波拿巴的影子似的。

“现在还不打算,但是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夏尔轻轻点了点头,颇为莫测高深地回答,“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为期不远了。”

“是这样吗……”小公爵沉吟了起,权衡起利弊。

夏尔的话也就是说,总统和秩序党第一次摊牌即将临了,他当然是想办法应对。

“那,就没有别的其他安排了吗?”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小公爵再次开了口,“您也知道,我们现在是完全不打算进入政府当中的,所以这好处可轮不到我们啊……”

哼,这些人还真是……夏尔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我当然会帮你们考虑了,放心吧。”他看着自己的堂伯父,“只要把政府都握在手里,还怕捞不到好处吗?虽然总统先生没法像过去那样把人安排去管修道院,但是他还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所中意的人送进那些肥缺里。比如各个专区的区长啊、或者外省的税务局长。又或者是行政法院的审查官……这些职位既待遇丰厚,又不招人嫉恨,只要安安静静地听总统说话。就能够捞到一大笔钱,难道这还不够买到您的欢心吗?”

【在过去的波旁王朝时代,由于教会富有地产,所以法国君主如果要赐恩给自己的宠幸的大臣,就会赏他或者他的亲属去管理一个修道院管区,从中可以捞取大量金钱。在大革命之后,教会地产大量被没收分卖。而管区制度也都被废除。】

拿国家的资产和预算当礼物笼络人心,路易-波拿巴当然舍得了。

“这倒是不错啊……”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小公爵总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欧仁眼看也长大了,我到时候把他送去当行政法院的审查官吧,这样他也能给自己挣上一份家私了。”

“这就随您的便了。”夏尔微笑着回答。

到了19世纪,贵族家庭不再把次子送进教会。而是选择送进政府或者法院。这倒也算是时代的进步吧。

“可惜我的两个儿子没有你几分之一的本事,没办法去给自己挣出事业!”小公爵突然感叹了一声,“哪像现在,我还得天天给他们操心!算了,算了,这种事也没办法强求,家族里的年轻一代人种有你一个就够了,我们终究还是又能看到特雷维尔家族重新绽放光彩的时候啊……”

“您这样说可就太让人不好意思了。”夏尔貌似谦虚地回答。

“哈哈哈哈。这个时候还假谦虚什么啊,。再干一杯!”小特雷维尔公爵再度拿起了酒杯。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之后,宾主尽欢。

………………

“你们在那里玩得还算开心吧?”喝了一会儿之后,小公爵问起了自己的女儿,“你没在那里欺负她吧?”

“我怎么敢欺负她呢……”夏尔苦笑了一声。

“那就太让人遗憾了,难得跑到乡下去,不在床上好好欺负一下怎么行?”中年人笑得十分诡异。“夏尔,事业和工作虽然重要,但是生活中可还有很多东西要比这个有趣得多呢……”

“呃……”夏尔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她是你女儿啊!

“哎,女儿大了真是留不住啊,去那里玩了那么久,一封信也不给家里寄,好像一点儿也没把父母亲放在心上一样……嗨,养个女儿还真是吃了大亏了!”小公爵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地感叹了一句。

“反正以后也会经常见面的,又不急着这一时。”

“那你们倒是把这婚快点结了啊,还拖着干什么呢?”小公爵扫了夏尔一眼。“难道真要拖到两个老人行将就木的那一天?”

“不用着急,就快了,我们现在在夺取国家的关键时刻,总不能轻易分心吧。”夏尔回答。

然后,为了转开这个让他有些尴尬的话题,他随口问了一句,“对了,我们在那边还遇到了一个很有名的人呢,你们应该认识吧。”

“谁?”

“卡迪央王妃。”夏尔回答。

没想到,对方的反应之大,实在有些超乎夏尔意料。

“啊!”中年人骤然惊呼了一声,然后将酒杯放在了一边,有些惊愕地看着夏尔,脸上的潮红也突然消失了,“卡迪央王妃?”

“是的,就是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那么大反应,但是夏尔还是点了点头,“我们是在乡间无意中见面的……”

于是,他就将自己和夏洛特两次同王妃见面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小公爵听。

小公爵静静地听着,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夏尔说完之后,他才慢慢开口。

“啊,没想到她竟然是躲在那种地方隐居,这还真是让人意外。”

接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像是在感叹什么似的。“还真是巧啊,你们在那里碰上了她。”

“她怎么了?您肯定认识她吧?”夏尔顺口问了句。“而且就我的观察看,她和我父亲应该也很熟悉。我父亲还给她画过不少画呢……”

“嘿,熟悉,当然熟悉了。那不是一般的熟悉啊!”小公爵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奇怪的笑容,“别说画画了,他们两个还有什么事没做过啊?”

“怎么了……”夏尔突然感觉心里一动。

“哦,没什么……”好像是发现了自己有些失言似的,中年人连忙摇了摇头。

“您倒是别吊我的胃口了啊,难道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吗?”因为好奇心作祟,于是夏尔就追问了下去。“放心吧,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东西,不管什么我都能够接受。全部都能放在心里。”

小公爵初时还是有些犹豫,但是禁不住夏尔的多次询问,最后还是点头说了下去,“好吧。其实说穿了也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上一代人的安排。所以我和您的父亲从小就是好朋友,经常一起出去玩儿,慢慢地从少年最后变成了青年人,呃……嗯……我不说您也知道吧?青年人到底最喜欢什么活动,总之我们经常结伴到外面寻欢作乐,倒也闯了不小的名声啊,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小公爵又笑着朝夏尔打趣了一句。“那时候还是波旁王朝时代吧,我父亲是国务大臣。所以我们两个不用顾忌那么多,玩得比你们这代人可舒服多了……”

“然后呢?”

小公爵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总结思路。

“埃德加这个人,性格挺好的,和你一样有些风趣幽默,而且他还会画画……您也知道,女人嘛,一向对这些艺术家十分容易动心,再加上他又长得好看,所以我们两个同时看上某个女人的时候,总是这家伙得手……”

夏尔心头一跳。

“那位王妃也是其中一个?难怪……难怪……”

“姑且也算是其中一个吧,”又沉默了很久之后,小公爵才重新开始了叙述,“不过,理由倒是没那么庸俗。您是不知道啊,当年那位王妃可漂亮了,我和埃德加一见面都大为倾倒,哪怕她年纪大了我们好几岁!从流亡地回之后,她就是上流社会有名的美人儿了。可惜,她早早地就被父母嫁给了卡迪央亲王……”

“接着呢?发生了什么?”夏尔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小公爵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狠狠地灌了下去。

“哎,那位王妃十几岁就嫁给了快四十岁的亲王,您说他们之间能有什么感情?所以,虽然身份高贵,但是她可一点儿也过得不快乐。不过没关系,这里是法国嘛,结了婚可不意味着要进坟墓,我和你父亲,嗯,还有其他很多人都爱慕上了她,都展开了追求……”

“于是她就和我父亲好上了?”

“虽然结果上确实是如此,但是过程要曲折得多,埃德加虽然有这么多优点,但还是经过了十分辛苦的追逐才打动了王妃的心,然后嘛……当然就不用说了。我当时虽然感到很痛苦,但是也只好认了。听说当时还有人想找埃德加决斗呢!那个亲王倒是挺规矩的,一点也没有干涉妻子的意思,他只管过自己的生活……”

这个“规矩”让夏尔一时感到有些好笑。

“既然有我存在,那么他就没有决斗吧,至少是在决斗中赢了。”为了调节气氛,夏尔说了一句冷笑话,然后,他突然鼓起勇气,问了一个看上去很无聊的问题,“那么……他当时是真心吗?”

还好,堂伯的回答让他心里感到一阵安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安慰。

“一开始到是例行公事般的猎艳而已吧,但是后,我倒看得出他是动了真情,真的迷恋上了那位王妃……反正都是这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一下子也说不太清楚。总之,他们当时确实十分亲密。”

“原是这样啊。”夏尔点了点头,然后他突然想到了某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那他们为什么后还分开了呢?他最后是同我母亲结婚了啊。”

“他们没分开啊。”小公爵摇了摇头,“结了婚之后,埃德加虽然表面上回归了正派生活,但是和他往了那么多年我还看不出吗?虽然结了婚,但他私下里和王妃还有联系。”

夏尔感到喉咙有些干涩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这不只能是这样吗?难道还真的两个人都抛下一切?”中年人,然后似乎是冷笑了起,“我的朋友,上流社会一贯不就是如此吗?想要寻欢作乐随便你,一旦谈到离婚那就是十恶不赦,除非有勇气跟一切特权和荣华告别,否则只能遵循它的规则行事。”

………………

又是一阵沉默。

“我明白了。”夏尔最后干涩地说。

既然如此,那那位“父亲”当年为什么选择离家出走倒值得推敲一番了,虽然妻子难产而死的打击确实很大,他并没有痴情到如此地步啊。

父亲与王妃交往——父亲结婚——两人继续交往——母亲难产而死——父亲失踪。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夏尔越想,突然越觉得心头发凉。

不,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探究了。

保持沉默和遗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吧。

夏尔心想。

“您看上去精神不大好?”堂伯关切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要不先休息一下吧?”

“好吧……”夏尔勉强定了定神,“我是该休息下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