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三章 各取所取

第四十三章 各取所取


                “民心可用啊。”

夏尔看着阳台上黑压压地一片人,心中暗暗下了判断。

而就在他几步之前,未的皇帝正拄着阳台的栏杆,不住地向群众挥手致意。

一个曾经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在欧洲四处游荡,还坐过几年牢的人,何曾想得到今天竟然会有这样的春风得意呢?

但是,还不够,他还没有满足,他还没有达到他欲望的最顶峰。

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夏尔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小心地隐藏在总统身后,并且不做任何动作,以免抢过总统先生的风头。

而平常本就十分繁忙喧闹的海港勒阿弗尔市,今天因为总统先生的到,而显得更加热闹了,大批人齐聚到市政厅之前,想要一睹拿破仑——那个在人们口口相传中已经成为半神的人——的侄子的尊容。

虽然天空阴密布,但是群众的热情丝毫没有被天气所影响,他们涌到阳台下,大声呼喊着欢迎总统的口号,甚至还有人把帽子高高地抛到了天空。

盛况空前。

如果是在21世纪的现代社会,经过了前所未有的信息轰炸之后,一位总统、一位政治家到街头巷尾,未必会在当地造成多大的轰动。但是,在如今这个年代,这确实极其罕见的新鲜事,这座城市几乎人人都跑了出,想要看看共和国最高元首的风采。

“总统先生万岁!”

“共和国万岁!”

一阵阵口号声潮水般地向路易-波拿巴涌了过,如果仔细听的话,甚至人们还能够从其中偶尔听到一两句“帝国万岁”、“皇帝万岁”。

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路易-波拿巴先生,志得意满站在阳台上,不停地朝对他欢呼的群众们挥手,对他说,这难道不是之前三十年辛劳的一种补偿吗?此时的他,是多么地享受这一刻啊……

在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夏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好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他此时正穿着一件刻意显露出破旧痕迹的外套,混迹在群众当中,不时地高喊着口号,暗中引导着这种群体性狂热。

正是由于他和他同伴们的努力,总统先生今天的露面,才会有如此理想的效果吧。

干得好,阿尔贝。

瞧他喊得多投入、多起劲儿啊!谁能想得到不久之前。他还在我面前对波拿巴不屑一顾呐!

这家伙必有出息。夏尔心想。

然后,他恶作剧似的朝阿尔贝挤了挤眼睛,而阿尔贝好像也看到了他,于是也眨了眨眼睛,接着,两个年轻人都笑了起。片刻之后才停下了笑容,继续之前的工作。

围观人群的情绪十分高昂,直到快要入夜才慢慢地散去了,而夏尔也跟着路易-波拿巴,到了市长为总统举办的晚宴上,而其他参与赴宴的人,不用说也是本市的名流显贵了。

在大家坐定之后。市长先生站了起,高高地举起了酒杯。

“女士们先生们,总统先生莅临,是本市难得的光荣,让我们大家为总统先生干一杯吧!”

在人们的呼应声当中,大家开始了今天的晚宴。

这位市长姓米勒什,虽然身形干瘦头发花白,但是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也很有精神,不过双手厚厚的茧子,仍旧暴露出了他早年曾经劳作过的事实。

虽然是仲夏的天气,但是他仍旧穿着一件黑色礼服,并且还刻意地将勋章别在了胸前,高高的鹰钩鼻子有一种说不出的神气,虽然外表谦恭。但是好像仍旧是把路易-波拿巴当成和他等量齐观的人物似的——在这个年代,富裕的实业家们,总是会有这种说不出的傲气的。

“总统先生,您难得这边一趟。希望我们的招待不至于让您不满意……”市长带着笑容,小声地向路易-波拿巴说。

“哦,我十分满意,先生。”路易-波拿巴同样也微笑以对,“勒阿弗尔是一座十分美丽的城市,人们也十分热情,我对它的印象非常好……”

“那就太好了,总统先生。如果人们能够得知您如此高度评价这座城市的话,他们会十分高兴的吧。”

“相比之下,我对他们的热情更加抱以感激。”

市长一直陪伴在总统的旁边,周围的一片嘈杂并没有影响到他们聊天,不过因为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他们也只是互相说一些客套话而已。

直到晚宴进入尾声,人们纷纷离开之后,真正的会谈才开始。

不过,在这之前,仍旧需要某些表演和前戏。

“总统先生,您能够将首次出巡的地方选定在我们这里,实在让我们十分感动,”米勒什市长慢慢地站了起,眼中满是感慨,“您放心吧,今天您也看到了,我们这里都是支持您的,我们殷切地希望您能够为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

这倒是实话,如果没有市长的配合的话,今天的场面恐怕确实不会有这么盛大吧。

“我看得到人民的呼声,并且会尽全力回应人民的渴望。”路易-波拿巴也满是感慨,“从我的伯父和哥哥离开的那一天起,我就把为这个国家服务,当成了我的天职。”

“您说得真是太好了!”市长又感叹了一声,“几十年谁又能忘记皇帝呢?现在人人都看得出,只有波拿巴家族才能带领这个国家前进,您看看,之前那一年我们都历经了多少灾难啊!整个国家一片混乱,只有等到您回之后,我们才能得到久违的稳定。简直就像是救世主重新降临人间一样!”

如此刻意而肉麻的吹捧,不仅路易-波拿巴有些茫然了,连夏尔都大大吃了一惊,连忙给自己喂了一口酒才平定好心神,总算没有笑出。而其他的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仿佛没有注意到大家的反应似的,市长先生继续说了下去。

“这样说一点儿也不为过,总统先生,您就是法兰西如今的救星,只有您,只有您能够让她摆脱之前的困难,解除她身上的一切不幸!也只有您,才能够把荣光重新带回到她的身上!”市长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看上去十分动情,“我为自己能够在有生之年中重新看到波拿巴家族的回归,而感到万分的幸运,感谢上帝……”

好家伙,真有本事!说哭就能哭啊!

夏尔这一瞬间对他充满了敬佩。

经历了七月王朝末期以的时局动荡之后,资产者们希望有一个强力人物稳定住局势,让他们有一个良好的经营环境,这种心理追求,也成了路易-波拿巴能够上台并且政变成功的一个重要诱因。

不过,像市长这样讨好到近乎于谄媚的地步,肯定不会只是因为这种心理而已,他是有别的企图。

但是,即使明知对方只是刻意讨好而已,路易-波拿巴也仍旧满面春风,好像很受用的样子。

“我也为自己能够跟随整个国家前进,而感到万分荣幸。我们应该一起携手前进,为国家建设一个美好的未,干杯!”

“干杯!”大家连忙再度拿起了杯子。

“您说得没错,总统先生,我们都应该抛弃纷争,努力建设国家。”又喝完一杯酒之后,市长再度看向路易-波拿巴,“而现在,我认为最能够让促进国家繁荣的,莫过于兴建铁路……本市人民殷切盼望能够有更多的铁路通过本市,这样他们才会更加体会到您对国家的重要促进作用。”

正题终于了。

这位市长想要让总统帮忙,多修建一些通过本市的铁路,然后暗示说只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就完全支持路易-波拿巴——哪怕他的目的是为了扼杀共和国。

他如此渴望铁路,当然不会只是为了当地繁荣而已,更多地是想要借此敛财。想要建设铁路就得征地,而且车站沿线的土地能够升值,事前能够得到消息的人肯定将会大发横财,又有谁能够抗拒这种诱惑呢?

这时,路易-波拿巴好像觉得已经到了时候似的,抬手指了指夏尔。

“想必您也知道了,这位就是德-特雷维尔先生,他就是铁道部的秘书,如果您对此感到有兴趣的话,您可以和他好好谈谈,他就是专门负责这一块儿的。”

“德-特雷维尔先生!”市长连忙朝夏尔打了个招呼,“这一切还得请您多多照应了。”

“这当然没问题,职责所在嘛。”夏尔颇为轻松地回答,然后,他开始详细解释了起,“勒阿弗尔在1847年上开通了直达巴黎的铁路干线,又有港口优势,本身就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我们部里已经有了规划了,打算兴建一些线路,将它和别的港口城市连接起,这样……”

夏尔的解释,市长没有认真听,他不懂这些技术问题,对他说只要有路建就行了。

他连忙放心地点了点头,“那就太好了,先生,托总统先生的福,我们总算有了一个有用的政府了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