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章 无师自通

第四十章 无师自通


                扔下了两位特雷维尔家的小姐之后,满怀不爽的夏尔快步走出了小树林,到了仆人面前。

“是哪边的信?”他面色颇为不善地问。

“是从铁道部寄过的,寄信人签名是莱钦斯基先生,”仆人低着头,十分恭敬地回答。“先生,您之前有吩咐过的,只要收到了他的信件,就立即给您转送过……”

说实话,他并不喜欢现在的差事——总有些贵族,喜欢在野外玩点什么,自己这样急匆匆地跑过,很容易就扫了老爷们的兴,不但讨不了赏,搞不好还要被人撒气。只是,职责所在,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跑了过,不过他当然不敢冲进去跑到主人们的跟前了,只好在外面远远地大喊了起。

从先生的脸色看,他心里更加庆幸自己庆幸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同时,因为那种仆人特有的对主人的八卦心理,他又不禁去揣测这个青年人刚才在湖边到底在和他的未婚妻在做什么……吓,他的妹妹可都在旁边呢!这些贵族们可真是会玩啊!

以仆人们的习惯,用不了多久,关于未的老爷和大小姐之间新的八卦又会传遍整个庄园了。

夏尔当然不知道此时对面的人会有这么多奇怪想法了,他只是随手接过了信,然后拆开看了起。

“尊敬的德-特雷维尔先生:

正如您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在得到了您和部长先生的允许之后。让-卡尔维特先生就急不可待地命令各个部门的官员们立刻开展了资金的划拨和调动,预计在短时间内,他就能将让这一设想落实到了纸面上。

就在昨天。他已经和审计署的官员们谈过了话,看上去已经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他如此一反常态地尽心尽力,不由得让人怀疑他在其中的动机。当然,至少在现在,我们并没有能够获知其中的更多信息,也不知道他到底接下还想要做些什么。不过,接下我们会继续努力。尽全力完成您的嘱托。

部长先生最近也经常不在部里办公,显然这种状况让让-卡尔维特先生十分满意,他乐得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自行其是。

同时。我不得不另外告知您一件事:在您离开部里出巡的第二天,一位与让-卡尔维特秘书交好的官员就试图与我接触,并且暗地里打探您的消息,当然。我都巧妙地应付了过去。并且按照您的嘱托,释放出了一些有意混淆的消息,一边蒙蔽对方的视听。

另外,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先生的招募工作也十分顺利,他的几位朋友的任命,都已经得到了正式确认,而德-福阿-格拉伊先生本人,最近也已经根据您的安排去了诺曼底地区。筹备当地对总统的迎接事宜。

总体看,一切正如您之前所预料的那样进行。请您相信。您对我的照拂,我将以完全的忠诚回报,我将尽全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务,绝不会有负您的嘱托。

您忠实的朋友和部下

克莱芒-莱钦斯基敬上。”

看完了这封信之后,夏尔原本极坏的心情,顿时就慢慢地好转了起。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解决一块心病的曙光。

抛开最后表忠心的那些话不提,克莱芒的信,最让夏尔感到高兴的,就是他报告的让-卡尔维特已经开始上钩了这一事实。

让-卡尔维特如此着急去办理补偿基金的事务,真的是为了担心那些因为拆迁而利益受损的土地拥有者吗?当然不可能是这样——他看中的,只可能是这笔巨款本身而已。很明显,他是想要通过这个好机会,为自己和自己的同伙们好好从中捞上一笔。

看出了他的打算之后,夏尔和迪利埃翁子爵都有意将计就计,先通过不合作吊他的胃口,让他在情急之下答应他们的条件,而后却又故意放任不管,任何让-卡尔维特本人主持全盘事务的进行,而他们完全不作任何干涉。

而且,他的故意离开、部长的故意疏忽,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为了让他先去自行其是,等着找出他的破绽——毫无疑问,只要有私心的话,这种破绽迟早是会败露出的,到时候,双手清白的部长和夏尔就能好好地想办法收拾他了。

不过,现在谈这个还早,先任由让-卡尔维特去办自己的事情吧,夏尔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然后吩咐了仆人一句,“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仆人连忙领命离开。

而后,夏尔随手将信件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接着慢慢地重新走进了树林,向刚才他所处的湖边走去。

放眼望去,特雷维尔家族的两姐妹正挨在一起,好像在眺望着远方的湖光水色。

“嘿!两位小姐,玩得尽兴了吧?”他一边高兴地招呼了一声,一边加快了脚步。

然而,等到他走到她们旁边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实在太早了。

芙兰和夏洛特虽然靠得很近,但是脸色的十分难看,就连视线都没有交汇的痕迹,好像互相都没有看见对方一样。之前他还在的时候,那种勉强可以说是其乐融融的气氛,此时已经荡然无存。

很显然,她们刚才趁自己不在,又吵了一架。

夏尔的心里忍不住抽痛了一下。这都算什么事啊……

不过,刚才他离开时递给芙兰的那把猎枪,此时已经到了夏洛特的手上,被她当成了拐杖一样给竖立了起,拄在了手上。

总算还没到那种剑拔弩张的程度吧,夏尔在心里苦笑着安慰了自己一句。也许比过去好了一些也说不定。

“两位小姐,日头有点高了,这天气确实有点儿热啊。我们要不先回去吧?”虽然她们两个都没有回应夏尔的招呼,但是夏尔还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有意地不去询问刚才吵了什么,而是岔开了话题。

然后,他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芙兰,怎么样?今天已经散心够了吧?还是说。您想再画几幅呢?”

芙兰摇了摇头,“今天已经够了,谢谢您。先生。”

然后,她慢吞吞地开始收起了自己的画具。

“那好吧,您早上耗费了那么多精神,也该休息休息了……”夏尔轻轻点了点头。“要不。我们……”

“夏尔……”

还没等他说出“我们一起先回去吧?”的提议。一直闷不做声的夏洛特突然开了口。“我们刚才还没有分出个胜负呢?才是一比一而已。我可是打算今天把你给压下的……”

她的笑容依旧靓丽可人,但是同她熟悉之极的夏尔,却能看出笑容里的那一丝勉强和焦虑。

她有事想要跟我说,而且是想跟我一个人说。夏尔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好吧。

“芙兰,夏洛特的挑战让我有些心痒难耐了,要不你先回去吧?”夏尔马上跟芙兰提议,“你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会儿我们就回。顺便还带些野味儿……”

芙兰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拾起了自己的画具。一步步地离开了湖边。只是,在经过夏洛特身边的时候,她给夏洛特递过了一个十分隐蔽的眼神。

……………………

在目送芙兰离开之后,夏尔转头看向了夏洛特。

“那么,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呢?夏洛特?”

夏洛特没有答话,而是先抬起了自己的枪。

“您难道对我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确实没有什么兴趣,”夏尔马上回答,“你们女孩子之间的争吵,我确实没有什么兴趣参与……”

“砰!”

一只猎物应声而倒。

“是不想知道,还是害怕知道?”夏洛特回过头,横了夏尔一眼,然后将枪递给了他,“二比一,您已经落后了。”

“有区别吗?”夏尔接过了枪,然后耐心地装上了弹药。

“当然有区别了。”夏洛特摇了摇头,“不想知道的话,那我就什么都不说;害怕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和你谈谈。”

“砰!”夏尔也开了枪。

“那你说吧,这没什么。”夏尔回答,“再坏的结果我也能接受,怎么,芙兰还是不愿意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

“如果我说是,那你会怎么想呢?”夏洛特一把拿过了枪。

“这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夏尔断然回答,“她赌气就赌气吧,反正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了,你不至于还跟一个小孩子斗气吧?”

“砰!”

“小孩子……在你眼里,她永远都是必须呵护的小孩子吧……”夏洛特低声嘲讽了一句,然后又将枪递给了夏尔。

“那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请问吧。”夏尔端起了枪。

“我们面前有一个湖,如果我和芙兰同时掉了进去,而且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砰!”夏尔心里悲叹了一声,目标没有打中。

这个该死的问题,让夏尔输掉了比赛。

为什么女人们总是想要问这个该死的问题?有意思吗?他心里掠过一丝怒气。

好吧,虽然有了一点点的改变,不是“你妈”而是“你妹”了……

但是,本质上还是同样愚蠢的问题。

“两个都救。”他没好气地回答。

“只能救一个。”

“两个都救,而且必定救成,这就够了,不要再问这种傻问题了!”他用枪管重重一敲地面,打断了夏洛特的问题,“这个世界我说了算!”

夏洛特长长地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