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九章 针锋相对

第三十九章 针锋相对


                “哥哥,这儿真美啊!”

芙兰看着面前的小湖,低声感叹了一句。

“嗯,没错,确实很美。”夏尔微笑着同意了妹妹的说法。“所以我想,这里应该能够如同你所希望的那样,让你得到足够的灵感了吧。”

在他们面前的,就是芙兰那天想要去而没去成的小湖了。此刻,在微风的拂动之下,小湖的湖面正翻滚着万点银光,原本清澈的湖水一下子也变得不那么透明了起。小湖的旁边是一片果树,树林虽然还没有到收获的季节,但是果树上已经开始出现了点点蓓蕾,夏日的炎热,也被这里的树林给削减了大半,真是好一派鸟语花香的乡村风光。

“嗯。”芙兰微微红着脸,点了点头,“确实比之前要有灵感多了。”

接着,她拿起了旁边的画具,准备开始作画。

“砰!”

突然之间,一声巨大的枪响,打破了这一片寂静。

原本满心充满了创作欲的芙兰,也被这一声枪响给搅得有些心绪有些烦乱了,她不满地抬起头,朝右边的方向瞪了一眼。

而站在那里的正是她的堂姐。

今天的夏洛特,穿着灰色的猎装,脚上还穿着长筒靴子。她的手上拿着一把猎枪,枪管上还冒着淡淡的白雾,显然,刚才的那一枪正是她的杰作。

“夏尔!”夏洛特看着远方的战果,大声欢呼了一句。一点也没有在乎芙兰不满的抗议,“看啊,我把那只鹌鹑给打下啦!”

“嗯。真厉害啊。”夏尔连忙也夸奖了一句。“都这么久过去了,你的枪法还是挺准的啊。”

“要不你也玩玩,我倒也想看看你现在有多少退步呢……”夏洛特笑眯眯地看着夏尔。

在小时候,他们偶尔会一起去郊外特雷维尔公爵的农庄去玩,然后就会聚在一起打猎,因此现在也算是轻车熟路,夏洛特当时经常输给夏尔。所以到现在还有些耿耿于怀。

“哦,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夏尔耸了耸肩。“虽然我最近一直都比较忙,但是我想,我现在的枪法应该还是足够用的……”

“用嘴上说可没什么用啊,”夏洛特的笑容里多了一些俏皮和讥嘲。然后。她将手里的猎枪朝夏尔递了过。

“用实际行动表现一下吧,先生?”

“好吧,如果你这么希望的话。”夏尔轻松地接过了猎枪,然后填好火药和弹丸,再慢慢地将它端了起,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好好给我画一幅画可以吧?特雷维尔小姐?”

芙兰先是一惊。然后马上点了点头。

“好的,先生。”

然后。她迅速地抬起了画笔,仔细地端详着拿着猎枪的夏尔。

在妹妹如此认真的注视之下,即使是夏尔也禁不住有了些飘飘然了,片刻之后他才收起这些思绪,认真地凝视起了前方。

一只鹌鹑正站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鸣叫着,因为有许多树枝遮挡,所以夏尔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它。片刻之后,似乎是已经厌烦了老呆在一个地方的缘故,鹌鹑从树枝上飞了起,灰色的翅膀不住扑腾,带着枝叶四下翻飞。

等得就是这一刻。

“砰!”

随着这一声巨响,鹌鹑即刻从空中栽落了下去。

“夏洛特,你看,我打中了!”夏尔高兴地欢呼了一声。

“也就是和我一样的成绩而已,有什么好高兴的……”夏洛特回了一句。

夏尔刚刚填好弹药,正想再一发的时候,突然发现芙兰已经动起了笔。于是他放下了枪,轻轻地走到了芙兰的身旁。而芙兰此时已经拿着画笔在画布上四处游走了起,时不时地换上颜料,竟然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他,完全投入到了艺术创作当中似的。

夏尔也不再弄出声音,专注地看着芙兰的创作。随着芙兰的画笔,画布上的画作一点一点地显现出了轮廓,慢慢地整个结构都已经清晰地展现了出。最后,芙兰停下了画笔,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天空的彩遮住了太阳,整个画中都呈现着一种暗色调,然而,正因为这种模糊的背景,右方的一个青年却被刻意地凸显了出。他拿着一把枪正视着前方,盎然而立,他的面孔专注而且刚毅,仿佛面前猎物不是某个小动物,而是敌人的千军万马一样。

这么英姿勃发、帅气逼人的人,竟然就是我吗?此情此景,让夏尔心里都不禁有些怀疑了,不过……确实感觉很不错啊。

“画得真是不错啊,芙兰,太厉害了!”夏尔不由得赞叹了一句,“好好画,画完了送给我吧,我得把这幅画好好收藏起,传给我的孩子,让他们看看他们的父亲多厉害!”

“嗯,传给我们的孩子,夏尔。”夏洛特在旁边附和了一句,“画得确实不错啊。”

芙兰听到了夏洛特的话之后,微微皱了皱眉,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好啊,先生,您喜欢的话就送给您吧?反正就是为您画的。”她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兄长,“只要您满意的话就太好了,我还怕最近有些退步呢。”

“谢谢你,芙兰。”夏尔伸出手,抚摸了芙兰的头。他此刻十分开心——不仅仅是因为今天的美景和妹妹给他画的一幅画,还有如今三个人的和谐相处。

如果时光能够一直定格在这个时刻的话,将是一种多大的幸福啊。夏尔心中突然掠过了这样一丝感叹。

然而,仿佛像是存心要跟他作对似的。仅仅过了一瞬间,他的耳边就传了不远处的呐喊。

“先生,有您的信!”

他的心陡然一沉。一股怒气不期然间从心头升腾而起。

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打搅我吗?!

然而,即使再怎么生气,他也只得压下,因为之前是他本人吩咐过的,如果是某几个重要人物寄送的信,必须第一时间拿过给他过目。既然仆人跑过报信了,那说明确实就是紧急事务吧。

一想到这里。他也只好在无奈中面对了现实。

“你们先继续玩玩吧,我马上回!”他下意识地将手里的枪递给了旁边的妹妹,然后向仆人那边走了过去。

……………………

夏洛特看着夏尔离去的背影。心里猜测他到底遇上了什么事,然而,她突然心里升腾起了一股极其古怪的感觉,好像心跳都快了几分。这种异常感觉的源。夏洛特很快就想到了。

夏尔这个混蛋。怎么走的时候把枪交给那个人了啊!她心里狂吼了一声,浑身都感觉冰凉,然后僵硬地转头看向芙兰。

还好,她心中最害怕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枪被横持着,并没有指着她。

然而,芙兰却正以不带任何感情的视线看着她,这种视线之冰冷。让夏洛特甚至怀疑自己马上就要面临到厄运当中。

然而,过了片刻。又过了片刻,这一幕却并没有发生。

两个人只是冷冷地对视着,即使靠得如此之近,即使拥有同样的一个姓氏,即使是姐妹,她们之间却没有任何的暖意存在,明明都十分年轻,却好像已经是多年的宿敌一样。

“难得等到了这样的好机会,为什么不动手呢?”过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终于开了口。“等了多久,才能等到这个好机会,再拖下去恐怕就要错过了哟。”

明知道再激怒芙兰可能就要惹出大麻烦,但是夏洛特仍旧丝毫不惧,她冷冷地看着芙兰,脸上却浮现出了一道冷笑。“还是说,您在害怕事后被哥哥责罚?我觉得您好像不是那种会瞻前顾后的人啊,难道几年过去了之后您反倒退步了?”

芙兰脸上仍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责罚?能有什么?”她的语气尽管依旧婉转,但却十分冰冷,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柔美可爱,“如果我刚才就那样一枪打死您,然后跟我哥哥说我不小心走火,把您给撂倒了……没错,我的哥哥会很生气,会气得不行,甚至会打我,但是他会真的打伤我吗?或者会给您报仇吗?不,他不会,他会去追逐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企盼我是真的无心走火,甚至为此诅咒上帝。

还有,他会生气多久呢?会在什么时候原谅我呢?您猜猜?半年?一年?两年?十年最多了吧?您觉得我还漫长的生命等不起这些时间吗?”

原刚才真的有想过啊,这个妖魔!夏洛特突然感到一阵惊悚。该死,怎么会突然这么大意了!

而且,略微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又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她说得可能确实都是真的,从夏尔一贯对妹妹的宠溺看,没准儿真的会这么做。

“那您为什么不趁机试试呢?”她的喉咙有些干涩了,但是仍旧维持着镇定和尊严。“也许事实真的会如此哦?”

“不用再挑拨我了,我刚才确实很想试试,但是……现在我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芙兰将横持的枪改成了斜持,好像确实已经放弃了这个打算。

“为什么?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夏洛特有些不解。

“难道您很急着去死吗?”芙兰反问。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好奇而已。”夏洛特微微笑了笑,“如果您觉得这样我就会觉得感动,会自愿地离开夏尔的话,您就未免想象力太过丰富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您,这不可能!我已经和他订婚了,过得不久我们还要结婚,我等了这么多年,再也不会放手了,为此我可以做到一切!”夏洛特平静地说着,好像丝毫不担心对方失去理智似的,“告诉您吧,我们会一起生活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直到永劫临的那一天,我们会有孩子,会有您永远只能仰望的幸福……可怜的孩子,您到头只能是个旁观者,看着我们如此幸福,在悔恨和不甘中消磨自己……”

芙兰仍旧静静地听着,只有微微颤抖的肩头才能表现出她的真实感受。

然而,她还是没有动手,她反而将枪重新递给了夏洛特,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对方给自己一枪似的。

“我还是不懂您在想什么。”夏洛特镇定地像是接过礼物一样接过了枪,然后好奇地问。“还是说,您只是一时心软了而已?”

“您怎么会懂呢,您这样从小就什么都有的人,怎么可能会懂呢!”芙兰冷笑了起,“您有父母,有一个豪贵的门第,他们溺爱您,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是我们呢?除了有个好姓氏之外又有什么?从小我们就得精打细算生活,我哥哥要去为了富贵去搏命,而我要对那些自己讨厌、看不起的人笑脸相迎!除了哥哥,我什么都没有,不过,这就够了,完全足够了……如果没有您的话,我们一起会过得很好!

我就算在这里打死了您,这又能代表什么呢?我也只是利用了他对我的溺爱而已,那只是对妹妹的!我不想躲在他身后了,够了,这种事上我也有我的尊严。而且,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他会在心里永远留住您,让您呆在那个您不配留驻的位置,还能有比这个更可笑的结果吗?您不知道吗?哥哥看不起您,如果不是因为有爷爷的约定,您原本就配不上到他身边,您不知道吗?”

如此刻毒的攻击,终于让夏洛特再也维持不住镇定了。

“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没有我就万事大吉吗?他是你的哥哥!你们是兄妹!你疯了吗?”夏洛特在如此失态中,甚至忘了用“您”称呼对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疯了……你真的疯了!”

在夏洛特的诘问面前,芙兰呆住了。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够刺痛她了。

夏洛特也收住了口,她也恢复了平素的镇定和教养,而且也为自己的反击而颇感宽慰。

诡异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持续。

蓦地,她好像发狂般地喊了出。

“那又怎么样!那又怎么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