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八章 同流与慷慨

第三十八章 同流与慷慨


                “敬礼!”

迎着金色的晨曦,吕西安-勒弗莱尔纵马驰骋,到了一座高地之上。沿路上,许许多多的士兵都向他行礼,这位刚刚得到了升迁的军官,因为总司令官德-特雷维尔将军的可以照拂,这位青年军官此时已经成为了军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人人都知道他在6月3日的胜利中所起到的关键作用。

然而,沐浴在这种混杂了艳羡和钦佩的视线的吕西安,并没有多少心思和这些士兵军官一一回应,他的心思都已经放在了此刻的任务当中了。

到了高地的顶峰之后,吕西安下了马,然后通过了重重卫兵的封锁线之后,一身戎装、表情严肃的吕西安-勒弗莱尔停在了的一顶帐篷之前。

这里就是远征军总司令德-特雷维尔将军的临时司令部。

而从这里,放眼往前看去,就能看到那个炮火声隆隆不绝的地方,那斑驳的城墙,那古老的城门。

那就是罗马城,一座充满了历史感的城市,一座荣光无比的城市。如今也正是这支军队打算攻下的目标。从目前的形势看,离完成目标已经没多久了。

吕西安小心地整理了一下军服,然后掀开了帐篷,快速地走了进去。

帐篷虽然大,但是摆设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所以显得有些空旷。角落上挂着烛台,光线并不是很亮,而他所特别崇敬的特雷维尔侯爵,此刻端坐在帐篷的最深处,坐在一张小会议桌的主位上,会议桌上铺着地图。将军的双角帽也被顺手放到了桌子上,在摇曳不定的烛光下,将军虽然老态龙钟,但是脸上却显得活力充沛,好像因为能够回到军队里还返老还童了一样。

而另外有几位军官。则坐在会议桌的两边,显然,他们刚才正在商讨军事部署。

一走到帐篷的中央,他马上郑重地朝司令官行了个军礼,而特雷维尔将军也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坐到会议桌的椅子上。

等他一坐定,将军就笑着问了一句,“吕西安,我想您应该会给我带一个好消息吧?”

“是的,将军。”吕西安恭敬地回答,“如您所知。我们已经胜利在望了。现在我们的先锋部队已经完成了预定目标,突入到了梵蒂冈周围。”然后,他抬起头,笃定地看着将军,“前线部队已经向您保证了,最迟在半个月内,我们就能将里面残余的抵抗分子给清除个干净。将罗马城肃清一空。”

“很好,很好。前线部队有这个决心那就最好了,告诉他们,我正看着他们,请他们继续加把劲儿!”侯爵赞许地点了点头。

即使一贯心机深沉,侯爵也禁不住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而在座的其他几位军官也纷纷向司令官道喜,这让侯爵更加高兴了。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在座大家、以及我们麾下士兵们共同努力的结果。”侯爵笑着说,“我为能够统领这样一直果敢坚毅的部队而深感自豪和荣幸。”

“我们也为能够得到这样一位睿智的司令官而深感骄傲。”吕西安发自内心地回答。

“哈哈哈哈哈,你们看看。如今连我们的勒弗莱尔先生都学会怎么恭维上司了啊!”将军更加高兴了,大笑了起,“我还一直以为您只会唯职责是想呢。”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将军。”

“好,我也谢谢您一直以的努力和功绩。吕西安。”笑了片刻之后,将军慢慢地收敛了笑容,“而且,我的感谢不会只限于口头上的…………”

接着,他的视线放到了其他的几位军官身上,“好的,现在人都齐了,我们开始吧。”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一时间,帐篷里陷入到了奇怪的寂静当中。

这种略微诡异的气氛,让吕西安心里产生了些疑惑。

将军又要安排什么特殊任务了吗?

很快,他的疑惑就被解开了。

将军做了一个手势,两位勤务兵抬过了一个箱子。

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军直接打开了这些箱子。

整个帐篷突然都明亮了起。

“哇!”几声惊呼。

这是珠宝的辉光,这是从古至今都能够动摇人心的辉光啊!

首饰,徽章,宝石戒指,钻石吊坠,镶着宝石的项链和十字架……一丛丛的珠宝,几乎将所有人的魂儿都勾去了,大家都呆呆地看着这些珠宝,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说话,就连吕西安也不例外。

看着这些军官两眼发直的样子,将军心里在好笑之余,又略微有些感慨。

哎,这些小孩子们真可怜,陆军几十年不出国打仗,他们都不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都是我们最近以的成果,都是给你们的,你们一起分了吧。”接着,将军又叹息了一声,“可惜皇帝陛下当年就已经把整个北意大利都洗劫了一遍了,所以我们现在费了很大劲也掏不出多少好货色……”

然而,即使是将军眼中的烂货色,也足够让这些军官们个个都看花了眼了,甚至还有人把手伸进了而这正是将军想要得到的效果——他们都是倾向于波拿巴派的军官,正是需要着力拉拢的对象。

“太好了!”

“谢谢您,将军!”

“万岁!”

歇斯底里的狂喜迅速在帐篷内蔓延开,人人都欢呼了起,为这场战争而欢呼,为自己发财而欢呼。

在这一片狂热当中,吕西安却还保持着一丝冷静。他看着这些已经迷乱在珠宝当中的同僚们,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怪异的思绪。

这些东西是怎么弄的?这不用想他也猜到。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们打仗,就是为了干这个吗?

我……也必须成为这样的一员吗?

好像是的吧……可是……

“吕西安?您怎么了?看呆了吗?”旁边的特雷维尔侯爵好像发现了他的犹豫,于是打趣了一句,“赶紧也选选吧。不然好东西都要被人拿走了。”

犹豫了片刻之后,吕西安慢慢地开了口,“将军……我想我……我可能……”

但是他还没有说出口,将军就瞪了他一眼,然后揪住了他的袖子。把他往旁边拉。

他们走到了一个角落里,而其他人仍旧迷乱在那些珠宝当中,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您想说您不想要?”刚刚站定了之后,侯爵就看着吕西安。

他的语气十分温和,但是眼神却十分严厉,是吕西安之前从未见过的那种严厉。

“将军……其实……其实……”片刻之后。他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个人并不是很缺这些东西,而且……而且……也不是特别想要。”

“不想要?因为这是抢的?”将军冷笑起。

“是的。”吕西安低着头回答。“而且我认为,我只是完成了我分内的工作而已,您已经给了我足够的奖赏了,我不需要另外的犒赏。”

“因为您有一个好老婆。对吧?您和他们不一样,您娶了个贵女,所以不用担心钱花,对吗?”将军冷笑着反问。“哦,我倒忘了,您原本是在北非服役的,那里也碰不到太多好东西。”

“不是这个原因!”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吕西安心里有些生气了,不自然地提高了声调,“这跟朱莉无关,即使我没有娶她,我也不会想要拿这些东西。”

“为了您心中的道德原则?先生,您打算靠原则吃饭吗?难道现实还没有把您教育个够?!”将军的语气也愈发严厉了,“您还想不想发迹了?您还想不想成为元帅了?”

“这……”

“就地掠取军资,这是军队的传统,哪国都一样!而您,您想表现自己品行高洁?那您打算让其他人怎么办。也像您那样两手空空的回去吗?他们跑到这里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这个?他们可没有您那样的老婆。”吕西安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被将军打断了,“您表现自己品行高洁,那他们会怎么想?他们以后还怎么跟您合作?您真以为只靠真才实学就能升上去,然后当将军当元帅?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您怎么还能有这样幼稚的想法?难怪您之前一直只能当个小军官!怎么,您还想继续当下去吗?难道这样就是对得起德-迪利埃翁小姐吗?”

听到了将军的诘问之后,吕西安垂下了头,显然心中有些纠结。

“而且,您就打算用这个回报我对您的提携吗?正因为看重您,想要帮助您,我才将您叫过一起分这些财物,结果您却想要大手一挥把这一切都推开,就为了表现出自己的道德标准?行,您当然可以这么做,这是您的自由。”

将军说完这席话之后,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冷冷地看着吕西安,似乎是在等待他作出最后的决定。

吕西安再次陷入了矛盾当中,和之前的那一次一样,他又感觉自己到了进退维谷的境地。一方面是心中旧有的道德观念,一方面却又是难以违抗的意志——上次是自己的妻子,这次是司令官,他们都看重自己,帮助自己,却又让自己陷入到难以转圜的境地当中。

这些贵族,真是一群奇怪的人啊。吕西安蓦地闪过一个念头。

“您还想不想发迹了?您还想不想成为将军成为元帅了?”

司令官的问话一遍遍在耳畔回响。

他心里也明白,如果真想达到这个目的的话,也确实应该按这些人说的做。想要坚持原则,最后只能一事无成,曾经经历的一次次伤痛早已经告诉了他这个道理。

这个世界真是太奇怪了。

最后,吕西安只能想到这句话。迷茫中,他却发现,他越越难以找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了。

然后,他将视线重新放到了那些珠宝之上。

一只做工精细的吊坠映入到他的眼帘中。而吊坠中心的钻石,正闪耀着诱人的辉光。

“朱莉应该会喜欢的吧。”

……………………

在接待完手下的军官们之后,德-特雷维尔侯爵总算舒了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都这么难教育呢……”

这时,帐篷又被掀开了。老侯爵的贴身男仆走了进。

看到老爷疲惫的样子,他马上行了一礼,打算先走出去,以便让主人先休息一下。但是主人直接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

“人了没有。”侯爵直接问。

“已经带了,老爷。”仆人恭敬地回答。“不过,您可以休息一下再接见,反正他还有时间……”

“不,不用了,我先处理完事再休息吧。”侯爵摇了摇头,“你去把他叫过。”

“是。”仆人躬身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很快,一位留着淡金色的短发,苍蓝色的眼睛,穿着整齐的职业服装,兜里插着钢笔的年轻人在仆人的带领之下走了进。

“老爷,他就是伊泽瑞尔瓦尔特,我们的随军记者。”仆人马上介绍了者。而这个年轻人也马上躬身行了一礼。

“司令官下,很荣幸能够见到您。”

“瓦尔特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是法兰西新闻社的记者,这次被特准随军报道,对吧?”侯爵故作威严地问。

“是的,下。”对方马上知情知趣地回答,他当然知道侯爵明知故问的用意,“我正是德-特雷维尔先生所雇佣的人。”

他的这个回答让侯爵十分满意,于是侯爵轻轻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微笑。

“听说您就要回国了?”

“是的,我在这里也够久了,国内好像要指派给我新的任务,所以想要把我轮换回去。”瓦尔特回答。

“很好。”将军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自己的贴身仆人。直接对记者说,“我的仆人正好也要回去,他将和您搭乘一班船。”

记者初时略微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他什么也没问。

“他要携带一些重要的东西,都是事关重大的东西,您要帮忙一起保管,”侯爵继续叮嘱,“如果东西有了闪失,您跑到哪里我们都要让您完蛋,您明白了吗?”

记者略微睁大了眼睛,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好的。”

“那好,任务已经交给您了,您先收拾一下吧。”侯爵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要休息了。“您放心吧,只要您帮忙完成了任务,对您的酬劳是不会少的。特雷维尔家族一向慷慨。”

记者于是跟着仆人一起走出了帐篷,在他们走出去之后,侯爵重重舒了口气,直到此时才老态毕露。

所谓重要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些画作而已。

这些画作,不用说也是从当地抢的。侯爵从军队抢掠而的画作当中好好挑选了一番,最后才挑中这几张。特雷维尔侯爵在小时候,倒是也受过一些马马虎虎的艺术教育,因而多少也具有一些鉴赏力。

只是,这种被人深藏的画作,当然不好公开拿着送走了,所以他就想要私下里让仆人和孙子的手下一起送回去。

我的乖孙女儿,到时候一定会很喜欢的吧?将军心想,然后回忆起了平日里的芙兰,不由得笑了起。直到一人独处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这种慈爱。

然而,这种慈祥并没有流露出多久,他很快就又研究起了接下的军事部署起。

“半个月内结束战斗?”将军想起了刚才吕西安说过的话,然后轻轻自语了一句,“太迟了,一周之内我们就得让那些人完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