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五章 教诲?

第三十五章 教诲?


                当王妃所派的使女到庄园中报信的时候,夏尔已经带着人在外面去找芙兰去了,所以他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很久。

“真是太好了……”当听到消息的时候,顾不得满身的疲惫,他长舒了一口气,满心的焦急顿时烟消散。“可把我吓得够呛啊!”

“没出事真是太好了。”夏洛特也在旁边附和了一句,此时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夏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天色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反正芙兰要在德-卡迪央夫人那里休息一晚的,就让她在那里玩一晚吧,我们明天再过去接她不就行了?”

“我还是先过去看看吧,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夏尔回答。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觉得先去那边看看。“也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吧。”

“你还真是……”夏洛特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苦笑了一声,“那我也陪你过去一趟吧,反正也花不了什么时间。”

两个人作出了决定之后,就让其他仆人先回去,然后让两个人给他们带路,一起骑马向卡迪央王妃的庄园赶了过去。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路旁森林此时愈发显得幽暗阴晦,月光也并不明亮,所以两个人不敢加快速度,生怕又把芙兰碰到的事故又给重演一番。

所以,当夏尔两人赶到庄园时,他用怀表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晚九点多了。

在得到了仆人的通报之后,他们走进了庄园。然后一步步向王妃的宅邸走去。虽然是第二次到这里,但是夏尔和夏洛特仍旧觉得这间乡间别墅静得可怕,好像除了游荡在四周的风声以外,什么都没有了似的。

“夏尔,真不知道那位夫人这么多年是怎么在这里过下去的啊……要是我。一个星期都过不下去啊,”夏洛特在夏尔旁边轻声嘟哝了一句,“这些外省人,真是土气得让人没话讲。”

“等我们到了那个年纪,也许也会更加喜欢寂静吧。”夏尔低声回答。

晚风在两个人身侧不断吹拂,将夏日的暑意全部赶走了。因此倒也算是凉爽惬意。

“等到了那个年纪,你还会在我身旁的吧?”夏洛特好像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就算到了那个年纪,我也不想一个人缩在这种地方。”

“这么什么傻问题?”夏尔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发,“当然了。”

“你可不要骗人啊。”夏洛特笑得十分开心。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夏尔笑着回答。

谈笑之间。两个人就已经到了宅邸的门口,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王妃竟然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您两个了啊,这才过了一年而已……”一看到夏尔和夏洛特,她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特雷维尔先生,”然后她转头看向了夏洛特,“还有您。特雷维尔小姐,晚上好。”

“晚上好,夫人。”夏尔和夏洛特连忙也打了个招呼。

“夫人,芙兰现在还好吧?”行完礼后,夏尔连忙直接问了出,“她没有受伤吧。”

“没有,您不用着急。只是受了一些惊吓而已。”王妃的语气十分温和,“她现在正在我的卧室休息,您去看看吧。”

昏暗的烛光下,穿着白色丝裙的王妃静静地看着夏尔。虽然看上去十分亲切自然,但却又好像是已经从这个世界隔离开了的孤魂一般。显然,多年的独居生活已经让她洗去了大多数俗世的欲望。不过,她的面孔虽然苍老,但是笑容却仍旧颇具有魅力。让人不禁好奇她当年究竟有何等美貌。

只是夏尔现在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

“夫人,真是太感谢您了。”夏尔大声喊了一声,然后顾不得什么礼节,快速地走上了楼梯,向夫人的卧室走了过去。

夏洛特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然后慢腾腾地跟在夏尔后面。

………………

当夏尔将门打开的时候,芙兰正半躺在床上,背靠着竖立的枕头,翻看着一本画册。听到了门突然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她就呆愣住了。

在看到芙兰安好无恙的那一瞬间,夏尔的心里也充满了宽慰,尽管事前他就已经得知这一消息,但是亲眼得到见证了之后,他才真正放下了心。

心神激荡之下,他一步步地走到了床前,然后俯下身,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妹妹。

“你没事,太好了。”他低声说。

“抱歉,先生,给您添了麻烦了。”芙兰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像是十分享受这种拥抱似的,“我那时候不该跑出去的……”

“不,那不是你的错,你这里本就是要散散心的,这有什么错?谁能想得到马居然突然受了惊呢?都怪那东西,我绝饶不了它!”夏尔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芙兰的额头,“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芙兰轻轻地点了点头。“您不用这么担心,我真的没事……”

“回头你要再想画画,就带我过去吧,我陪着您一起画,顺便也欣赏欣赏您的巨作。”为了冲淡这种凝重的气氛,夏尔有意使用了轻松的口吻,“这下您就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

芙兰低下了头,轻轻地靠在了夏尔的胸前。“谢谢您……”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角竟然浮现出了一点点泪光。

就在夏尔和芙兰兄妹两个叙话的时候,另一位特雷维尔小姐也正在和王妃说着话。只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没有了这间房间里的那种温情,反而要生硬得多。

……………………

不为打扰夏尔,夏洛特有意放慢的脚步。让他和自己的妹妹好好说会儿话,而这时,王妃正好也跟在了她的旁边。

“真是感人之极的兄妹感情啊!”看着夏尔不管不顾冲上去的背影,王妃低声感叹了一句,“您觉得怎么样呢。特雷维尔小姐?”

“哦,确实是吧。”夏洛特只是颇为冷淡的应了一声,显然她对此并不感到十分感动。

夏洛特的反应,并不出乎王妃的意料,所以她只是笑了笑。

“据说再过不了多久,您就会从特雷维尔小姐。变成特雷维尔夫人呢?”

“是这样的,夫人。”听到了王妃的问话之后,夏洛特有些惊异,马上想到可能是芙兰告诉她的,不过,她当然还是乐意承认这个事实的。“我已经接受了夏尔的求婚。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结婚了。”

“果然是这样啊。”王妃点了点头,然后又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呢!我隐居的时候,您和夏尔都不过三四岁,转眼间你们就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纪了……不管怎样,祝福你们。”

“谢谢您的祝福。”夏洛特的语气也缓和了很多。

“那么。为了您未的幸福,您能不能听一听一位过人对您的忠告呢?”王妃突然问。

“当然了,您请说吧?”夏洛特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停下了脚步,王妃静静地看着夏洛特,片刻之后才开了口。

“特雷维尔小姐,首先我要承认,您很幸福,可以找到一个您从小就认识,而且也十分优秀的年轻人作为结婚对象。这一点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机会碰到的。而且,一般情况下,对我们这些人而言,结婚对象和所爱的人是两回事,而您却有幸让这两者合二为一!这真是令人艳羡的幸福啊。哪怕是我们这些人。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至少我是没有这个运气……”王妃苦笑了一声。

“所以,站在您的立场之上,我认为您要珍视这种之不易的幸福,小心守护住这一切。这不是为了别人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为了您自己,和您未的家庭。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未了,因为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什么坏事,同样的,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也是未,因为还有无数的好事在等着您,这一切一切,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您的个人选择。”

王妃的语气十分和缓,甚至带着一点点的沧桑,“我见过太多人把一切都弄糟了,我自己也是其中一个,所以我希望您不用再重蹈覆辙……”

“那么,您认为我应当怎么做呢?”

夏洛特有些紧张地看着王妃,轻轻地问。王妃的话语里所蕴含的善意,夏洛特无论怎样都是分辨得出的。这也让她放下了架子,小心翼翼地问了起。

因为她确实十分在乎和夏尔的未,在乎得不得了,生怕出一点点的问题。

“您能够耐下性子听老人唠叨,这真是太好了。那好,我就再说一些吧……”王妃微微笑了起,然后看着夏洛特,“虽然特雷维尔侯爵与您的爷爷是兄弟,但是,您始终是嫁过去的人,所以……您不能把这一家完全当成您自己的家。您懂我的意思吗?”

“您可以解释一下吗?”夏洛特有些迟疑。

“您在自己家里,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去别人家的时候,再怎么样也得收敛一些,使用出哪怕仅仅只是表面上的礼节吧?”王妃继续说了下去,“结婚,某种意义上也是这样,一个女孩子离开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家庭,离开了宠爱自己的父母和长辈,走到了另一个家庭里面。您虽然因此和夫家成了一家人,但是您不能把他们当做您可以随意对待的人——就像您在自己家一样,如果您这样做了,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甚至会危及到您自己的幸福……”

这是在拐着弯劝说我对芙兰好一点吗?夏洛特好像总算听明白了一些。

她心里有些不高兴了,但是表面上还是认真在听着。

“您好像对您未的小姑十分不满,对吧?”王妃突然问,“这样可不好,一个家庭的和睦。可比一次两次斗气的胜负要重要得多,幸福可不会因为您吵架吵赢了就不请自,而且恐怕是恰恰相反。”

听到了王妃的这句话之后,夏洛特终于忍不住了,她冷笑了起。

“一个劲地数落我。也该够了吧?夫人?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听到什么可笑的谣言,也不想知道。您是长辈,所以我也并不想对您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总之,我想告诉您的是,这是我自家的事,我也不需要您指点我怎样生活。我自己就知道怎么样对我最好,对夏尔最好。如果您要数落我,最好弄清楚前因后果,一开始都是她在故意给我制造麻烦!我只是以同样的东西回报而已,难道这样也有错吗?夫人,您……”

“对您的生活说。到底是前因后果重要,还是未重要?”在发作了的夏洛特面前,王妃仍旧十分镇定,她静静地听着夏洛特的倾诉,然后才慢悠悠地开了口,“在我看,这都已经是历史了。重要的是现在。不是吗?现在,您将成为德-特雷维尔夫人,您也将承担起这个头衔所应背负的义务,和所应得到的幸福。如果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而丢失掉了本应得到的幸福,那也太可怜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夏洛特看着王妃。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这是王妃的话,她早就拂袖而去了。

“我是站在您的立场上说这些话的。”王妃仍旧微笑着。“至于您想不想听,那是另一回事。”

“好吧,那您请继续说吧,刚才真是抱歉。”犹豫了片刻之后。夏洛特最终还是道了歉。因为她确实太在乎和夏尔的婚姻了。

“您的性格,虽然我们见不了几次面,但是我能够看得出,所以才会更加担心您……真的,非常担心。”王妃虽然感觉气氛微微有些转变。但是因为关心,所以她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您太年轻了,而且几乎没有遭受过什么挫折,想要什么能够得到,所以您很难去想要体会别人的感受,这对您未的生活可是相当不利的——因为,您给自己选定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应声虫,他也有自己的性格和爱好,到时候你们朝夕相处,然后彼此之间就会产生各种不顺,到时候谁也不肯听谁的……”

“我会忍让的,如果夏尔一定要坚持的话。”夏洛特闷闷地回答。

“忍让可不是办法,如果您觉得自己在忍让中生活,您就不会感觉自己很幸福。”王妃回答,“我也并不要求您去当丈夫的应声虫,任由他为所欲为——呸,一个女人,变成那种可怜人有什么意思?”

“那我应该怎么办才好呢?”夏洛特有些紧张地问,这个时候,对这位王妃,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冷漠和掩藏中的轻视了。

因为王妃所说的,其实也正是她心里很久以一直所担心的。

自从答应了夏尔的求婚之后,甚至在那之前,“我们从小时候开始就经常吵架,以后可该怎么办啊?”之类的担心,从没有从她内心深处离开过,正是因为这种担心,所以她才经常刻意地迁就夏尔。

然而就连她自己都知道,迁就并不是什么解决办法。但是,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您试着去了解了解他吧?既然您只想到了‘迁就’这一个办法,那就说明,其实您并不是很了解特雷维尔先生,您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您吵架。”沉默了片刻之后,王妃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我希望您以后多审视他,努力弄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而不是单纯地对自己说‘这个人还真是拿他没办法呢,算了,就按他说的做吧!’,那样是最无趣的,也是最有害的。您说您爱他,但是如果连真正去了解他都不肯做的话,那又怎么能算爱呢?充其量只是追逐一个幻影而已。”

“多审视他……”夏洛特轻轻重复了一遍,她的表情变得凝重起,好像受到了什么触动似的。

“是的,您要多去观察他了解他,是那种客观的观察,而不要以孩子气的眼光去看他,只看到他的优点。他肯定是不完美的,有自己的缺点和短处,没有一个人是十全十美的,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也不值得去爱……您发现了他的缺点,然后就可以明白他会在什么地方犯错,您就可以帮助他,改造他,直到这时,您才是真正地和这个人合而为一……您明白了吗?”

说到这里时,王妃的脸突然泛起了一丝红晕。“您知道吗?在我看,对一个女孩子说,她能够说出‘啊,这个人其实也不完美啊!可是我仍旧爱他’的时候,当她不盲目的时候,还能爱上一个人的话,那才是真正的爱。”

夏洛特静静地听着王妃的话,好像陷入了沉思。

“谢谢您的教诲,夫人。”直到许久之后,夏洛特才开口说话,并且再度提裙朝王妃施了一礼。

“谈不上什么教诲,只是一个老人的几句唠叨话而已。”王妃笑着摇了摇头,“您肯耐下性子听,已经是很好了。”

片刻之后,她突然叹了口气。

“我想明白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太晚太晚了。还好,对您说,一切都还不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