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六章 回报与冷场

第三十六章 回报与冷场


                王妃的一席话,让夏洛特一时间竟然无言以答。

她沉默了很久,想了很久,但是仍旧弄不清楚对方的话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但是隐隐约约又觉得对方说的也有些道理。

不过,她的话正确与否姑且不论,但是态度如此诚恳,却让夏洛特心里也有些感动。

她是真心想要祝福我、希望我未能够过得更加幸福的吧。夏洛特心想。

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夏洛特也就放下了最初对王妃的戒备和轻视,转而以尊重的态度对待。

“谢谢您的指点,夫人。”夏洛特再度对王妃行了个礼,“您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

“您肯去考虑,那就最好了,毕竟要您一下子就全听进去也不现实。而且……说不定您自己也有更适合自己的相处方式呢……”王妃笑着回答,“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先别聊了,去看看他们两个吧?”

“好的。”

慢慢地,两个人也走上了楼梯。

墓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夏洛特突然心里一动,然后低声又问了王妃一句话。

“夫人,我想再问您一个问题。”

“说罢。”

“您……您是怎么看那个人的呢?”因为已经很靠近房间的关系,夏洛特的声音放得很低,“我是说,躺在您房间里的那个人,您很喜欢她吗?”

“喜欢?”王妃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笑了起,“哦,挺喜欢的吧。”

夏洛特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连这个人都无法免俗呢。好像每个人都喜欢她一样,真是讨厌。

“说得也是呢,她这么漂亮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呢,呵呵……”为了掩饰心里的不忿。她假笑了起。

“真的可爱吗?”王妃突然反问了一句。

“嗯?”夏洛特有些奇怪了。

“在我看,这可不是可爱,可爱的人是无法讨每个人喜欢的。”王妃的脸上,闪现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真正可爱的人,不会让每个人都觉得她可爱。因为每个人的爱好和趣味不同,对可爱的定义也不一样。如果,一个人能够让几乎每个人都觉得她可爱,那就是刻意为之的,她不是可爱,而是力图让每个人觉得她可爱。”

………………

完全正确。说得再准确也没有了。这一段话虽然听上去有些像是绕口令。但是夏洛特却完全能够听懂,而且也十分的认同。

夏洛特颇为意外地看着王妃。“您居然……您居然……”

“人到老了,又闲着没事,总是会去多想嘛。”王妃仍旧微微笑着。“等到了我这个年纪,您也会有一大通大道理可说的。”

“可是这才是您第一次看见她啊?我一直觉得她很善于伪装自己的。”夏洛特有些愤愤不平地说,此时她已经完全把对方当成了可以说些真心话的人了,“所以才把那么多人哄得团团转。”

“第一次见?是的。但是那不就够了吗?”王妃笑着回答。

“可是……既然您已经知道她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又说喜欢她呢?”夏洛特已经有些迷糊了。

“不可爱就不能喜欢吗?”王妃又笑着反问了一句。

夏洛特顿时有些语塞,她已经完全弄不明白对方到底在想什么了。

等到夏洛特回过神的时候,王妃不再说话,一步步地在楼梯上走着。

夏洛特眼见对方已经没什么谈兴了,于是自己也住了口,跟在王妃后面一步步地走了上去。

“那是因为,我也认识爱丽丝啊。”王妃又小声加了一句,不过夏洛特却已经听不见了。

……………………

当她们到房间的时候,夏尔已经和芙兰收拾停当了。

“现在就要走了吗?”王妃听到夏尔提出告辞之后。并不显得意外,只是又挽留了一句,“难得您这儿已经两次了,稍微可以再坐坐嘛。”

“我们给您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哪里还敢再给您这里继续添麻烦……”夏尔恭敬地回答。“夫人,尽管我老是这样说您可能会觉得很烦,但是我真的十分感谢您,并且愿意回报您。”

“您这话说得也太郑重了,好像我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好事一样!哪用得着什么回报啊?”王妃禁不住笑了出,“而且,我并不觉得麻烦啊?幽居在这里这么久,偶尔听听人声也不错嘛,尤其是您们这些有活力的年轻人,确实很久没看见了呢。”

然后,她又回扫了夏尔和夏洛特一眼,“看得出,你们两个都是急冲冲就赶过的,对吧?现在一定很饿了吧?我们虽然已经吃过了,但是我可以让厨娘们再给您弄点吃的,想必您应该不会嫌我们这里太过于简陋吧?”

夏尔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王妃这番话并非是仅仅礼节性的挽留,而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留自己吃个饭的。由于对方刚刚给自己帮了这么大忙,所以夏尔犹豫了一下,也决定不再拒绝了,然后他也看了夏洛特一眼,发现夏洛特也点了点头。

“好吧,谢谢您,我现在正好有些饿了。”夏尔连忙再向王妃躬身行了礼,“真的非常感谢您了。”

虽说是晚宴,但是由于准备时间仓促的关系,并没有做得十分丰盛,厨娘只是做了几只野鹌鹑。不过,夏尔当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满了

“夫人,您这样谦和的好人,离开了社交界,真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啊!”夏尔当然也不便于像在自家一样无所顾忌地大快朵颐,他一边小块地用餐,一边向王妃搭话,不停地恭维着对方,“现在那位伪王已经倒台了。您可以回去了吧?只要您回到那里,至少特雷维尔一家的大门是永远向您敞开的。”

“夏尔说得没错,”夏洛特也在旁边帮腔,因为刚才那番对话的关系,她心里也跟王妃亲近而许多。“夫人,您什么时候回去看看吧?”

然而,王妃却突然叹了口气。

“伪王已经跑了,可是现在台上的那些人,又比伪王好在哪里呢?真正的国王还是没法回……这个国家已经把正统原则整个都抛弃了,上帝也已经远离了我们。既然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我们就该安然而且有尊严地下场,我不想再去像个展览馆的古董一样,给人们当一个旧时代的活化石。”

听到了王妃的回答之后,夏洛特嘲讽地扫了夏尔一样,夏尔也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他现在也算是“台上的人”的一员。

好在,已经幽居了多年的王妃,并没有想要就政治大业指点江山一番的心情,“好了,不说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了。您的提议我会考虑的,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巴黎转一转,看看如今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了……到时候就要麻烦到您了?”

“您到时候尽管吩咐吧。我们绝对尽心竭力地招待您。”夏尔连忙笑着回答。

接着,王妃又跟夏尔和夏洛特问起了这些年社交界的趣事,不过主要是夏洛特在回答——夏尔没什么爱好逛社交界,芙兰当时年纪没到,听到了夏洛特说的时候,王妃时而轻笑时而悲叹,看上去听得十分投入。

看上去也没有完全抛弃整个世界嘛,夏尔心想。

蓦地,夏尔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回报对方的好办法。

“夫人。我想我在其他地方也可以帮助您。”喝下了一口酒之后,夏尔说出了自己的提议。

“其他的方面?”王妃有些诧异。

“您个人可能已经没什么追求了,但是年轻一代人恐怕不会。”夏尔笑着说,“您的孩子现在一个人在外面,想必也会有些麻烦事吧?您可以给他写封信。告诉他我的名字,到时候他有什么麻烦了,直接找我就行了,只要我能够解决的,一定会帮他解决的。”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又追上了一句,“您别看我这幅模样,其实我现在多少也算是有些能力的,很多事我都可以帮忙解决,您大可以交给我吧。”

然后,他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小心地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名片,您可以随信一起附过去,到时候让他拿着这张名片找我就行了。”

因为不喜欢欠人人情,所以夏尔就想给对方一些回报,但是看王妃这个样子,显然并没有什么欲望。所以,夏尔就把主意打到了下一辈人的身上——夏尔记得上次拜访的时候,王妃说过自己的儿子偶尔会给自己写信,所以他觉得他可以给王妃的儿子帮个忙——当然,只是帮几个力所能及的忙而已。

然而,王妃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了夏尔的意料之外。

在夏尔如此诚恳的态度面前,她竟然呆住了,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消失了,而且变得愈发的苍白,手也不自然地颤抖了一下。

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夏尔被她的反应给弄得有些糊涂了,他不断回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然而却并没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我明明是在想要帮她个忙而已啊?

然而,夏尔感受到了自夏洛特的有些不善的眼神,脚下还被她轻轻踩了一脚。

到底怎么了?

在气氛变得诡异了片刻之后,王妃终于收敛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她又勉强地笑了起,只是笑容里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随意。

她轻轻地接过了夏尔的名片,然后看了看上面的头衔。

“好的,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接着她轻轻地道了声谢,然后将名片给小心地收了起。

晚宴重新开始了,然而,夏尔却感觉经过了刚才他的一番蠢行之后,气氛却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王妃虽然还是在和夏洛特以及自己说话聊天,但是他却能够轻易看出,这只是社交场上常见的敷衍态度而已。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直到这时候还是不明白,自己的一片好意到底为什么引发出如此结果。只是,他的心里已经对自己无意中冒犯了王妃而充满了懊悔。

在两人吃完了之后,夏尔站了起,和夏洛特一起向对方说了告辞。

……………………

在回去的途中,夏尔和夏洛特各骑一匹马,而芙兰则和夏尔坐在了一匹马上,三个人慢慢地向庄园赶了回去。

“您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啊,特雷维尔先生。”

夏洛特尖刻的嘲讽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寂静。

“哦,别说了夏洛特,我也很后悔啊。”夏尔叹了口气,“可是我现在还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还不明白?真是笨蛋!”夏洛特冷笑了起,“亏你还在社交界混了这么久了,有听说过小卡迪央亲王吗?”

“啊?!”在夏洛特点破了之后,夏尔惊呼了起,他终于恍然大悟了。“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私生子。

难怪。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