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一章 视察

第三十一章 视察


                在万里无的青空之下,夏尔和夏洛特一同骑着马向前奔驰,四周的原野是那样青翠,又是那样得充满了勃勃生机,简直叫人难以想象过得不久这一切就要消失不见。

这里是他们的庄园,但很快也就将成为他们的工厂。

初夏的天气让人热得有些喘不过气,没有跑上多久,夏尔和夏洛特的脸颊上就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所幸他们的目的地里他们出发的别墅并不远,所以倒也没有在烈日中煎熬多久。

到达了目的地之后,他们停下了马,而早有准备的施工者们,也早早地迎了上。

“小姐,先生,一大早就跑了过,你们辛苦了。”一位花白头发、长面孔的中年人走在最前,向两个人打招呼。

他原本是这座庄园的管家,此时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监工头子,负责整个项目施工的监督和维持,当然,他把对夏洛特招呼放在前面,也就可以理解了。

夏洛特只是点了点头就算做回答,然后她下了马,撑起了自己的丝绸小阳伞,四处张望着,好像对这里感到很新奇一样。

而夏尔则温和地朝对方笑了笑,然后回答,“不,我们只是跑了一段路而已,辛苦的是你们,谢谢您,先生。”

“先生,瞧您这话说得。”中年人也笑了笑,“这是我们为特雷维尔家族服务的本分工作,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哈……您知道的。我们可不是那种吝啬的人,”夏尔仍旧微笑着,然后他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现在的天气真是挺热的啊,接下几个月恐怕更厉害吧。您等下回去跟工人们说说吧,只要工作进度一直跟上计划,我们每个月都可以给出一点额外的补贴,算是奖励吧。当然,您和其他管理者也可以得到一份儿。”

“哦,那样就最好了。”中年人躬身向夏尔致谢。

一边和管家聊着天。夏尔一边也和夏洛特一样放眼四望,看看这片已经大大变了个模样的土地。

这里曾是一片肥美的谷地,有农田有溪流。还有农庄,然而现在都已经面目全非,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光秃秃的露出了泥土的峥嵘。原本清澈的溪流现在也混杂了泥尘。变成了一种灰黑的颜色。

这是一年之前夏洛特带着“大军”所“收复”的谷地,如今却已经成为了工厂的雏形,在按计划完成初建之后,它就会竖起几座高炉,然后吞吐着煤渣和矿石,排出一块块钢铁和一阵阵黑烟,让山变得更黑,让水变得更脏…………

多好看啊!

至于那些被赶走的农民们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夏尔就懒得去关心了。

“啊哟,德-特雷维尔先生。您可总算了!”就在夏尔还在心中大发感慨的时候,一声招呼声打断了夏尔的思绪。

他抬起头,然后看到一个人正快步向自己走了过。

这是一个留着粗粗的八字胡的黑发鹅蛋脸的中年人,脸上十分严肃,看上去倒像是个传教士一般,但是满是灰尘的衣服和脸庞,倒也不会让人猜错他的职业。

“德-斯蒙先生,早上好。”看清了者是谁之后,他也马上笑着打了个招呼。

“听说你们今天要过看之后,一大早我就等着呢,真的,没想到现在才,耽误了好多功夫呢……”德-斯蒙先生小声抱怨了几句,然后他恭敬地朝一旁的夏洛特躬身行了一礼,“当然,我不是在说您,美丽的德-特雷维尔小姐,为了等待您,花费多少时间都是合情合理的……”

夏洛特微微笑了笑,然后稍微向他欠了欠身。

“您真是爱开玩笑,先生,因为昨天太过于劳顿的关系,所以我们睡得比平常久了一点,请您不要介意。”

“哪儿的话啊!您这样美丽的小姐当然有这种特权了。”德-斯蒙大声恭维着。

夏洛特这下稍微动了点礼数,倒不是没有原因的,谁叫对方也多少是个贵族出身呢。

西奥多-德-斯蒙先生出身于一个南方的小贵族家庭,所以姓氏里面能够带有那个贵族标缀。但是,因为身为幼子的关系,所以他能从家里得到的东西,除了姓氏之外也并不多。从中学毕业之后,他考入了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在经过了数年的学习之后,他从学校毕业,并且在不久之后成为了冶金工程师,脱离了家庭自立门户。

自从毕业之后,这十几年,他一直在做工矿设备的设计和制造工作,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工作经验,而且在业内也有了谨慎、靠得住的口碑,因此在经过特雷维尔公爵介绍之后,夏尔就选择他作为自己钢铁厂的设计工程师。

“好了,我们就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您带我们过去瞧瞧吧。”夏尔笑着打断了向公爵小姐献着殷勤的中年工程师,“夏洛特可是一直都挺好奇的呢。”

“好叻,我们这就去吧。”德-斯蒙倒也没有废话,直接就带起了路。

……………………

很快,他们就到了谷地的深处,然后就发现了几座刚刚兴建的土质建筑。

“小姐,这就是那些高炉了,钢水就将从这里滴溜滴溜地跑出的,然后再被制成各种各样的制品,”似乎是因为和专业有关的原因,他口沫横飞神采飞扬,对撑着小阳伞的夏洛特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而且,您可别小看它,这可是我专门设计的高炉,我敢保证,在建成之后它们也将是世界上最为先进的高炉,没错的!”

“至少在目前,它将是领先于世界的。”夏尔温和地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听到了德-斯蒙的介绍之后。夏洛特果然有些意动,她凑得更近了,仔细观察那些正在铺设的砖石。然而,她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

就是这些灰灰黑黑的东西,就能领先世界?她有些弄不明白了。

“没错!建成之后,它能以低得多的成本生产出钢铁,让整个工厂的成本降低大半。我敢说这是一项划时代的发明,简直能够改变世界!我一定会因此名留史册的!”德-斯蒙大声吼了一句,眼中满是激动。然后,他又似乎略有些心虚地看了夏尔一眼,“当然。德-特雷维尔先生跟我说过的一些想法也十分有用,对我的启发很大,我想人们也是不会忘记他在其中的作用的……”

改变世界?而且是我的夏尔做得?夏洛特心头一动,然后回头看着夏尔。好像少女时代一样眼中既有赞叹和崇拜。又充满疑惑,“夏尔,你什么时候又懂这些东西了?”

“呃……啊……这只是我稍微提了一点点想法而已,都是外行人的异想天开,能够实现这一切的,当然需要德-斯蒙先生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当然还需要多年的技术积累。”夏尔的心里满是尴尬,连忙解释了起。“德-斯蒙先生,您不用太谦虚。能够搞出如此惊世的发明,您当然理应享有大名。”

“呵呵,哈哈,哪里哪里,这都是因为有大家的帮忙,我才有这样的机会啊……”工程师连声自谦起,但是他脸上的开心和得意是怎么也隐藏不了的。

这也难怪呢,能够搞出这么划时代的发明,一个工程师又怎么可能不得意?

不过,夏尔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并不是他有意说的那么低,他确实起了极大的作用——只不过是盗用了别人的智慧罢了。

人类对钢的应用和研究历史相当悠久,但是直到19世纪贝氏炼钢法发明之前,钢的制取都是一项高成本低效率的工作。在近代的钢铁冶炼史上,有一次极其重大的革命性突破,那就是贝氏炼钢法。

它是1856年由英国科学家贝塞默(henry-bes色mer)发明的。他设计的高炉,原理上是通过从炉底向铁液吹风,让空气中的氧气充分参与反应,最终能在10分钟内将10-15吨铁水炼成钢,比过去的炼钢方法节省90%的时间和费用,从而第一次真正能使大量生产钢材成为可能——也就第一次使得工业化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铺展开。

当然,贝氏制钢法并不是没有缺点,因为空气中氮气含量很高的关系,所以钢中具有较高的氮、磷含量,杂质较高。

1879年出现了托马斯底吹碱性转炉炼钢法,它使用带有碱性炉衬的转炉处理高磷生铁。虽然转炉法可以大氧气顶吹转炉,但它对生铁成分有着较严格的要求,而且一般不能多用废钢。随着工业的进一步发展,废钢越越多。

在酸性转炉炼钢法发明不到十年,法国人马丁利用蓄热原理,在1864年创立了平炉炼钢法,1888年出现了碱性平炉。平炉炼钢法对原料的要求不那么严格,容量大,生产的品种多,所以不到20年它就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炼钢方法。

但是,最终还是贝塞默笑到了最后,早在刚刚发明这一技术,贝塞默就曾倡议过用纯氧气取代空气在转炉内炼钢,但是因为纯氧制备困难成本太高的关系,直到二十世纪这种生产方法才推广开,最终,于1952年,在奥地利出现纯氧顶吹转炉,它解决了钢中氮和其他有害杂质的含量问题,使质量接近平炉钢,同时减少了随废气损失的热量,可以吹炼温度较低的平炉生铁,因而节省了高炉的焦炭耗量,且能使用更多的废钢。由于转炉炼钢速度快且节约能源,故转炉炼钢又成为当代炼钢的主流。。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留给未的工程师们慢慢去考虑的问题了,我只要开个头,现在能抢先一步把这种高炉建成,然后依靠这些高炉源源不断地炼出钢铁挣大钱,这就够了。不是吗?夏尔心想。

因为前世并不是工程师的关系,所以夏尔也只是大致记得一些有关于贝氏制钢法的原理的介绍——所幸,在1849年。实现贝氏炼钢法的技术储备都已经达到了,所欠缺的也只是思路而已。

在得到了夏尔提出的某些思路之后,工程师德-斯蒙感觉豁然开朗,多年在工作中原本就有的一些想法,也慢慢地串联了起。于是,在经过了几十天的精心思考之后,他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新设计的高炉方案。然后经过夏尔的拍板,最终决定在吉维尼开始建设。

于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足以载入科技发展史、甚至可以改变世界面貌的发明,已经安到了西奥多-德-斯蒙先生的头上?

德-斯蒙炼钢法……呃,听上去倒也不错。

接着,德-斯蒙又滔滔不绝地谈起了自己设计的高炉是多么多么有创意。又是怎样得高效实惠。茫然不懂的夏洛特,虽然脸上还摆着微笑,心里慢慢地有些不耐烦起,她完全不懂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玩的,所以目光也游移不定起,等着对方快点讲完。

夏洛特的心情,和她共处了那么多年的夏尔当然完全明白了,于是他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就和德-斯蒙先生讲起了正题,“先生。我们对您的工作业绩和态度十分满意,我希望在这里建设完成之后,您能够留在这里担任总工程师,报酬您不用担心,绝对比同行要高许多。”

“嗯?”德-斯蒙先是惊喜,然后又有了一些迟疑,“可是,我的妻子和孩子都不在这边……”

“那就把他们接过吧,费用我可以负责。”夏尔直接回答,然后说出了自己另一个考虑,“您也知道,这是一项划时代的发明,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尽量久得把它保有在自己手里……”

夏尔的意思十分明确了,他不想让德-斯蒙马上走掉,让发明直接扩散——当然,也只能一时有效而已,这个年代的工业间谍可丝毫不会有什么专利或者法律上面的顾忌,保密措施迟早会被他们攻破,技术也迟早会外流扩散的,不过,只要能够多留一段时间,这不就够了吗?

在夏尔的视线之下,德-斯蒙慢慢地住了口,他呆了片刻,显然内心陷入了考虑当中。

在夏尔笃定的语气面前,德-斯蒙窥见了这个年轻人在和善外表之下不容置疑的命令态度,他不敢去赌对方到底是不是开玩笑。

“您不用担心,您不是囚徒,而是这里的总工程师,只要您好好干,我是亏不了您的。”夏尔淡定地再加上了一句。“还是说,您不同意我的看法?”

“好吧……好吧。”考虑了片刻之后,德-斯蒙终于做出了决定,“由您的意思办吧,我明白我明白。不过,报酬您可千万不要太低了……”

“这个没问题,我说过……我们不是吝啬的人。”夏尔微笑着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

在对钢铁厂的兴建情况视察完毕之后,下午时分,得到了满意结果的两个人,踏上了归途。

不过,这一次,在夏尔的要求和夏洛特的半推半就之下,他们两个是共乘一骑了。

也许是知道机会不多的关系,他们有意放慢了马的脚步,让它慢慢地向回走。夕阳的金色之下,乡村的旷野又多了几分柔媚,空气也没有中午时分的闷热了,绿草在微风轻轻摇荡,好像是在为两人列队欢迎似的,这一如诗如画的美景,让人看得心旷神怡。

“多可惜啊!这一切都快要消失了!”此情此景,让倚靠在夏尔怀中的夏洛特,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我们还能看几次呢?”

虽说是视察,但是她只是随意走马观花了一下而已,在最初的新鲜劲儿过去之后,她就没有了什么兴致,只是跟着夏尔随处走了走,小阳伞一直没有离手,甚至连丝绸手套都没有弄脏一点。

“不要紧,我的姑娘,这里没了,其他地方不还有的是?”夏尔马上安慰起了她,“等我们弄到了足够的钱,要什么美景要不到?到时候我们可以住进比这里还要美十倍的地方,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

夏洛特的脸上掠过了一丝红晕。

“这可是你说的呀。”半晌之后她才低声说。

夏尔没有回答,只是抱得更加紧了。

“夏尔,你刚才可差点把那个可怜人给吓得魂不附体了……”夏洛特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打趣了一句。

“没办法,不吓吓他,我们未的钱从哪儿出啊?”夏尔开了个玩笑,然后轻轻抚弄着夕阳下愈发灿烂的金发。

“好了,别提他了,,让我亲一下吧。”

“想都别想!……哎……别闹……别闹……马要失控了……唔……唔……”

“哈哈哈哈”得逞的夏尔发出了得意的狂笑。

这原本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然而,当他回到了别墅之后,他积累了一天的好心情,也马上被仆人的禀告给清洗一空了。

“什么?小姐不见了?”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夏尔一声怒吼,几乎让整个别墅都抖了一抖,“你们这些家伙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给我去找!赶紧去啊!去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