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章 旖旎与警示

第三十章 旖旎与警示


                低垂的野草,有气无力的虫鸣,夏日的晴空好想让一切都失去了神采。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了,日头越越毒,晒得整个路面都好像结固起一样,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人有气无力的沉闷。

只有马车沿着大路疾驰的声音,才稍稍打破了这份沉闷。

这几辆马车,是从巴黎出发了,经过了好几个小时的驾驶之后才到达这里,而在这几辆马车的正中间,是一辆四驾马车,个头比其他的马车要大得多,显然是这群人中的主导者。

而在此时此刻,这位主导者的心情却不是特别好。

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倒也十分容易让人理解——一个人在一直被旁边的女孩子面色不悦地看着时,他的心情又怎么能够好起呢?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未婚妻子了。

当夏洛特再次将冰冷的视线扫到这个可怜人身上时,夏尔终于忍不住了,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好了,夏洛特,难得出一次,你不要摆出这幅模样好吗?惹得大家心情都不好。”

“这难道还能怪我吗?先生?”夏洛特没好气地回答。

好吧,也许这确实不能怪她。

真正造成这一切的人是…………那个正紧靠着他的人。

他的妹妹芙兰,此刻正趴伏在夏尔的腿上,胸口微微地起伏着,看上去睡得很舒服很香甜,好像在做什么好梦一样。

没错。正如当时她所要求的那样,在今天夏尔带着夏洛特一起去吉维尼巡视的时候,她也跟着一起了。

这一路上的田野景色。初时尚且让她有些兴趣,但是看久了之后她就觉得十分单调乏味,于是就慢慢地睡着了,先是靠在夏尔肩上,而后就慢慢地滑了下,最后就成了现在的这幅睡姿。

“好啦,夏洛特。事到如今,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再不高兴又有什么意义呢?”由于害怕吵醒芙兰。所以夏尔将声音放得很低,“放开心一点儿,等到了那里,我们再一起去玩玩吧。”

“到那儿之后你以为就不会被缠着了吗?”夏洛特的脸上还是有些愤愤不平。低声嘟囔了一句。“你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特雷维尔先生。”

夏尔低下了头,不再多说什么,此刻的他,真心地希望这一段路程快点跑完。尽管未婚妻就在旁边,尽管妹妹就睡在他的腿上,但是这一切仍旧让他感觉无比的煎熬。

这和原本的计划可完全不同啊!他在心里苦笑了起。

在原本,他是想借着视察的机会先跑到自家的庄园看看工厂的建设进度的。顺便在庄园里消消夏,更妙的是。这一趟旅途的全部支出还是由政府承担的。

对一位政府官员说,世界上比公费旅游更加舒爽的事情吗?

当然有,那就是带着人一起公费旅游。

结果,在夏尔带了人之后,他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一上车之后,坐在夏尔和夏洛特中间的芙兰就几乎阻绝了两个人亲昵谈话的所有空间,夏尔只得和夏洛特不咸不淡地扯着社交场的新闻趣事,结果说着说着连两个人自己都没有谈兴了,最后大家只好沉默以对。

夏洛特很明显对这种状况十分不开心,所以也闷闷不乐起,一直冷眼看着夏尔,仿佛在质问他为什么要答应妹妹的请求。最后,一切都只能变成这幅样子了。

“不管怎么说,让她出散散心,不也很好吗?”夏尔摇了摇头,“老是呆在家里,她会闷坏的。”

“那也不能事事都迁就她吗?”夏洛特直接回答,好像丝毫不顾忌芙兰可能听得到似的,“你好像忘了,那座庄园是我的,难道我不能选择谁能谁不能吗?”

“别这样,别这样,你都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能跟个小孩子怄气呢?宽容点吧。”夏尔轻轻叹了口气,“好啦好啦,你也睡一下吧?,洛洛特,靠过吧?你也累了,也好好睡一下……”

夏洛特又怒视了夏尔一眼,但是在夏尔疲赖的笑容面前,一会儿之后,她终于叹了口气。

“我怎么找了个这样的蠢货!”

但是她终究还是没有敌得过夏尔的召唤,片刻之后她板着脸也靠了过,坐到芙兰的另一边,靠在夏尔的肩膀上,看着外面的景色。

“我们就快到了吧?”她低声问。

“是的,按时间说应该快了吧。”夏尔回答。

“真难以想象那里会变成什么样呢?”夏洛特定定地看着窗外,思绪却已经飘到了那座庄园那里,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突然感叹了一句,“那里原本是个多么漂亮的地方啊!”

“以后也会同样变得很漂亮的。”夏尔微笑着用右手抚弄了一下夏洛特的头发,“你不觉得吗?高高的烟囱,宏大的工厂,轰鸣的机器,整齐的厂房……这些也是很美的啊。”

“不觉得,又脏又丑,有什么好看的?”夏洛特直接一句话就打断了夏尔的感叹。

“呃……”夏尔一阵无语。说实话,他确实不知道怎样能够让夏洛特这样的贵族女性体会到工业文明的壮美。

“不过,既然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喜欢还是不喜欢又有什么区别呢?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喜欢就好吧,”夏洛特又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谁叫我选择了你了呢?既然你爱把那里变成那样,那就由你去吧。”

夏洛特难得如此温柔的表白,让夏尔心里也骤然一阵感动。不管对旁人怎么样,不管平素性格如何,夏洛特却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地方,从都没有,她从小时候就一直深深地爱着自己。

可我呢?我却有好多地方对不起她。夏尔心想。一时间,他的内心里也升腾起了一股对夏洛特的歉疚感。这种歉疚,让他在看着夏洛特姣好的面容时,忍不住将她搂得更加紧了。在不期然间,他的嘴唇,也向着夏洛特那白皙透亮的脸缓缓地凑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夏洛特马上不满地抗议了一句,不过她的身体却没有任何躲闪的表示,这种身体上的语言,或多或少地也暴露了她本人的真实想法,“有人在旁边呢!”

“一开始不是你想着这次我们好好聚一次地吗?怎么,特雷维尔小姐,您现在倒还害羞了?”夏尔促狭地笑了起,“再说了,芙兰现在不是已经睡着了吗?我们就…………呃……唔……啊……”

他的声音突然变了调,然后骤然中断了。

“你怎么啦,夏尔?”夏洛特有些奇怪地问。

“呃……没什么……呵呵,我没事。”夏尔勉强地笑了起,慢悠悠地回答。

他花费了大量努力,才使得自己能够忍受住骤然加身的疼痛,使得自己的声音没有变调、表情尽量自然。

这股突如其的剧痛,是从大腿间传的,利齿的啮咬,每时每刻都让这个痛感增加了一分。

趴伏在夏尔腿上的芙兰,以这突然的一击,告诉夏尔他猜错了。

可是这种方式也太粗暴了吧,还真是咬得下口啊,这妞!不管怎么说者都有些过分了吧?……夏尔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芙兰的背,示意她停下。

但是,痛觉仍旧不停地从那里传,芙兰好像并没有停下的意思,显然,她心里积攒的怒气比之夏洛特更加不逊色。

“夏尔,怎么了?”似乎是看出了夏尔的脸色有些异常,夏洛特再次问了一声,“哪里不舒服吗?”

是啊,不舒服极了!夏尔当然不能这么回答了。

“啊,真的没什么,我只是也有些疲惫了而已,这样坐久了,我都有些想睡觉了,哈哈。”夏尔一边微笑着回答夏洛特,一边让自己的手慢慢从滑动,然后慢慢地从芙兰的背上移动到了她的颈部。他抚摸了一下这纤细而又肌肤滑润的脖子,然后轻轻地捏了捏,示意芙兰赶紧停手,呃,停口。

“哦,是这样啊?说起我也有些累了”因为视角的关系,夏洛特看不到夏尔和芙兰的动静,她神情中略微有些郁闷,好像对刚才两个人没有亲上去而感到遗憾似的。“好吧,我们先睡一下吧?等到马车到了之后,自然就会有人叫我们的。”

“嗯,好好睡吧。”夏尔忍住一直不觉的痛感,温声对夏洛特说。

接着,他也加重了卡在芙兰脖子上的力道,好像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教导她尊敬兄长似的。

也许是因为夏尔的回击起了作用,也许是因为看到已经成功破坏掉了两个人的“好事”,芙兰终于停下了在夏尔腿上的啮咬,这也让夏尔总算松了口气。

夏洛特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慢沉沉睡去;芙兰仍旧伏在他的腿上,然而,此时的夏尔,却比刚才更加盼望赶紧到达目的地了。

仿佛感应到了夏尔的心意似的,原本就已经在疾驰的马车,骤然又开始加速了,一路向前狂奔。

如果此时的夏尔,能够知道到这里之后所发生的一切的话,也许,他会盼望这辆马车就这样永远疾驰下去吧。

如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