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九章 对策与忠诚

第二十九章 对策与忠诚


                当夏尔的信件被他派克莱芒直接送到了爱丽舍宫之后,路易-波拿巴甚至没有等到第二天,在当天下午就直接召见了夏尔。

得到了他的召唤之后,夏尔也不敢耽搁时间,他驱车直接赶向了爱丽舍宫,然后在侍从的带领下走向了一间小房间,然后在那里静等波拿巴的降临。

这间房间位置十分偏僻,而且布置得也十分静谧,厚厚的墙壁和窗帘隔绝了外界的光线,也隔绝了里面的一切声音,显然这是总统先生专门用私会重要人士的地方了。

他没有等多久,门就打开了,然后路易-波拿巴就快步走了进。

一见到路易-波拿巴,夏尔就连忙站了起,但是路易-波拿巴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拘礼,然后自己也坐到了夏尔的对面。

尽管路易-波拿巴的脸上仍旧十分平静,但是微皱的眉头仍旧表现出他内心里隐隐约约的凝重,看出了他的心情之后夏尔也连忙选择了缄口不言,于是一开始竟有好几分钟整个房间都陷入到了沉默当中,气氛浓郁而又压抑。

过了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终于先开了口。

“倒是比预想中还要快。”

在整垮了议会里的其他反对派之后,秩序党人和波拿巴党人的斗争迟早都要到,但是得这么快这么直接,倒是有些让人心生敬佩。

“我们终究会走到这一步的。”夏尔低声回答,“不排除掉他们。我们怎么独揽大权?他们那边自然也会这么想。”

“是啊,您说得没错,夏尔。今天您是第一个跟我报告的人。我估计等得不久跟我报告的人会更加多了,不过恐怕有一些人永远也不会报告。”他的语气十分冷漠,其中却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残酷,“不过没关系,这些都早在意料之中,至少最坏的状况还没有发生。”

夏尔附和似的点了点头。

梯也尔先生大摇大摆地跑过策反夏尔,除了他对夏尔会为利益背叛波拿巴这一事十分笃定之外。显然他是有恃无恐的,丝毫不害怕夏尔不答应他的招揽而跑过向路易-波拿巴告密。

当然,在现在这个情势之下。他的这个判断倒也不能说不对,至少在现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确实不能拿他怎么样,反而还要担心他会不会作出什么事。。

“我们必将搬走这些挡路石。”他坚定地说。

“那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搬走这些挡路石呢?”路易-波拿巴好像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这个……这是您负责决定的事情。我只是以不惧一切的热情执行您的意志而已。”夏尔回答。

“噗哈哈哈哈……”路易-波拿巴大笑了起,笑了一会儿之后,他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夏尔,都这个时候了,我们没必要再说这些虚话了,有什么心里话就直接跟我说吧。”

“这确实是我的肺腑之言,”夏尔也讪讪地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地说了下去,“不过。我也有我个人的一点看法。”

“说罢。”

“毫无疑问,现在秩序党人在议会中占有绝对优势,如果我们同他们在议会中角力那是毫无胜算的。”夏尔平静地说,他知道路易-波拿巴不会不接受这种程度的直言不讳,“所幸的是,在共和国的宪法当中,总统的职权界限并没有详细的界定,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地方为您扩张影响力,您只有慢慢积累影响力,才足以和他们抗衡。”

说起,这一点确实是第二共和国宪政体制的弊病之一,也是路易-波拿巴能四处弄权最后篡位的基础。但是这其实是有意而为之的:在1848年末,掌握了立宪会议的秩序党人以及其他君主派们,有意在这个问题上模糊以对。他们留下这个后门,是为了让奥尔良王室在躲过最初的革命风暴之后,在某个风平浪静的念头回到法国,先竞选总统,而后恢复王权,正如路易-波拿巴做过的那样——也许比他还要容易得多。

也就是说,在无产阶级和共和派先后被驱逐出共和国的议会之后,共和国的死亡是已经注定的结果了,即使没有路易-波拿巴篡权,也将是奥尔良王室复辟。

在没有明确的职权界定的情况下,一个总统的权力范围,说穿了就是以威望作为基础的,有威望的总统可以强势,没有威望的总统什么都办不成。

“获取威望,说的没错。”夏尔的意思,路易-波拿巴挑了挑眉,他当然听得懂了,“现在我们既没有他们那么多的议席,也没有他们那么多的钱,那么我们现在就只能去博取威望了……”

他抬起头看着夏尔,“意大利的远征能够帮我获取威望,但是这还不够,这场战争是秩序党与我共同要打的,人们不会把它看成是我一个人的功绩。所以,我们还要在别的地方获取威望……”

“您说得完全没错。”夏尔附和了他一句,“而要获取威望,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办到的事情,我认为您有必要多离开巴黎,四处走走,让人民看到您本人,让人民感觉您关心他们的疾苦,这样您才能提高自己的威望。如果单单只呆在巴黎的话,您终究将只是被反对派们包围着的一个孤独者而已。”

夏尔的直言进谏,让路易-波拿巴再度陷入了深思。

“好吧,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片刻之后,路易-波拿巴挥动了下手,下定了决定。“我将想办法安排一下,过得不久我就去全国各地巡视,让人们见见我。”

夏尔当然知道他会接受这个主意了。实际上,这也确实是原本历史上,他当时着力去做的一件事。

“当人们看到您比那些庸庸碌碌的议员们强上多少倍时。他们会做出何种选择也就不言自明了。”他谦恭地回答。

“您总是如此会说话。”未的拿破仑皇帝轻笑着扫了夏尔一眼。

不过,他的笑容马上就被平静所取代了,“夏尔,我上次交代给您的事情,您筹备得怎么样了?”

“如果您是指成立一个对您效忠的支持者组织的话,我必须说,十分顺利……”夏尔谦恭地低下了头。“有很多人,十分愿意为波拿巴家族的重新崛起而贡献自己的力量,比我想象的都还要多。”

“是吗?那很好。”路易-波拿巴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喜色。“其他几个我委托过这事儿的人现在也办得不错了,看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成立一个支持者组织了。至于名字嘛……”他沉吟了一会儿,最后给出了那个夏尔预料之中的答案。“就叫十二月十日会吧。你们要尽快筹备一下,让这个组织尽快搞起,然后当我出去巡视的时候,让这些人跟着我一起去,不过不要大摇大摆,要混在群众里面,这样就可以最大程度上保卫好我的安全了。”

他没有明说,但是很显然已经暗示了:在保卫安全之外。这些人最大的作用就是敲边鼓,调动群众气氛了。人是有从众心理的。人越多的时候越是如此,在大型的聚会中,只要有一小部分人喊出“总统万岁”、“波拿巴家族万岁!”、“皇帝万岁!”之类的口号,人们也就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喊了起,甚至有些人还是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并且认为这是自己发自内心的表示,这种群众性的心理暗示戏码,路易-波拿巴当然十分了解了。

出于一种人们可以理解的原因,路易-波拿巴担心自己在法国民众之间的威望不足,不仅不能获得人们的欢呼,反而会因为应者寥寥而陷入到冷场的尴尬局面。所以他想要让一部分党徒混进群众里面摇旗呐喊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一定会尽力去办的。”夏尔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您一直都是十分可靠的人,夏尔。”路易-波拿巴脸上表现地十分满意,“我不会忘记您为我鞍前马后所付出的辛劳的。”

还不等夏尔推辞,路易-波拿巴继续问了一句,“听说您过几天要出去到地方巡视?”

“是的,我打算沿路去诺曼底地区,中间休息几天,一路巡视一下铁路建设工作,并且为之后的支线建设做些准备。”夏尔恭敬地回答。

“嗯,这阵子您这么劳心劳力,到乡间去散散心也好。”路易-波拿巴笑着点了点头,“另外,您可以顺便去看看自己的投资嘛,等建好了,您大概就可以大发一笔了吧?”

他的话虽然和风细雨,但是在夏尔心中不啻是一道惊雷。

他怎么知道的?夏尔的额头出现了一点冷汗,但是还是勉强保持着镇定。

不,这种事说穿了也算不上是什么机密,他就算知道也毫不稀奇吧,夏尔在心里回答。

那么他为什么要说出呢?夏尔心里又有些疑惑。

但是,时间紧迫,他马上尽量装作自然地回答了一句,“是的,确实是有这个打算……”

这个时候还妄想否认就太没有脑子了。

“不用那么紧张,夏尔。”路易-波拿巴轻轻摇了摇头,“您有眼光去投资工业,这是一件好事,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呢?尽管去做吧,不用怕什么,一切都有我们担着。您一家人为我们鞍前马后效劳了那么多年,难道这点恩惠我们还不能给吗?”

听到了他的安慰之后,夏尔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点。

是啊,他选择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场合下说出这个,原本就没有什么追究的意思吧?说穿了,无非是想给我一个小小的敲打,让我不要忘记自己上头还有一个人在不断注视着自己而已。

至于钱的事情……后面第二帝国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路易-波拿巴对自己的那些宠信的臣仆们借着权势敛财,是具有很高容忍度的。

“夏尔,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路易-波拿巴突然又问了一句,“您为什么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呢?怎么看现在我都是处于下风吧,为什么您直接就跟我挑明了有人在招揽您呢?您从就没有动过心吗?”

恐怕这个问题是他最想问的一个问题吧。

对于这个问题,夏尔当然不会回答“因为我是穿越者,我知道您会赢得最终的胜利,所以我押注您”了,他早就想好了另外的一个回答。

“忠诚于波拿巴家族,是我们家三代人共同奉行的信条。”夏尔脸色凝重地回答,“皇帝陛下当年给予我家的恩惠,我的爷爷从都没有忘记,所以我也不会忘记,我不会因为梯也尔或者是别的什么人的一点小小诱惑而背弃了我的这个信条。正如我在信中告诉过您的那样,我已经跟梯也尔先生明确说明了,我将于波拿巴家族共同进退。如果命运真的赐予您不幸,上帝将您从原本属于您的宝座上推开的话,我也将如同过去那样继续支持波拿巴家族。是的,您的家族必将统治这个国家,除此以外我不会去厚颜无耻地侍奉任何另外一个家族……”

“这真是我们难以回报的忠诚啊!”即使是路易-波拿巴这样的人,听到了这一番忠诚宣示之后,仍旧忍不住闪过了一丝异色——这种忠诚是他自己完全不可能做到的,甚至在他的党徒中间也很少能够见到,“不过,您放心,即使再怎么难以回报,我们也会一点一点地去回报的,科西嘉人绝没有恶待朋友的习惯。”

尽管他一辈子实际上没去过科西嘉。

“另外,还有一个别的原因。”夏尔突然又加上了一句。

“嗯?”

“我们理念相同,先生,您能理解我的理念,我也能理解您的,我看不出奥尔良或者波旁家族里的哪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您能够代表新时代,只要您希望的话……”夏尔略有保留地说,但是路易-波拿巴当然听不出了。

“理念!原如此!”路易-波拿巴又笑了笑,“那么,我们就一起继续干下去吧。夏尔,如您所言,我们一定将开辟一个新时代。”(未完待续。。)

ps:“是的,您的家族必将统治这个国家,除此以外我不会去厚颜无耻地侍奉任何另外一个家族……”

某种程度上夏尔也不是违心之言呢,因为波拿巴家族之后他再不用侍奉谁了了……

另外,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最近好像真的太冷清了貌似……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