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三章 导师(三)

第二十三章 导师(三)


                “如果方便的话,您也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马克思博士的反将一军,让夏尔微微地怔了一下。

片刻之后,他马上又平静了过。

这位导师主动我问题了,有趣,有趣!

“没关系,您尽管问吧。”他微微笑着,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笑容,“只要我能够回答,我知无不答。”

“很好,”博士微微颔首,然后抬起头,用那种颇为玩味地眼神看着夏尔。“t先生,您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也能够理解您。但是,既然您能够这么快就得知到政府内部的决定,知道他们即将把我流放出法国,那么,您肯定是跟政府有一些关系的吧?”

接着,他摆了摆手,作出了一个叫夏尔放心的手势,“您放心吧,我无意对您追根溯源,您既然想要保密我会遵从您的意愿的。我真正想要问您的问题是,既然您如此接近政府,那么您对如今的法兰西总统路易-波拿巴先生是怎么看的?”

怎么是这个问题?夏尔有些吃惊。

他沉默了,在思索应该怎么回答。

“如果您感觉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说些别的。”博士颇为体贴地补充了一句。

夏尔仍旧沉默着,片刻之后他才回答。

“不,这不是什么需要回避的问题。我只是在思考应当怎么回答而已……在我看,这个人很复杂。十分复杂……”

“哦?”

又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终于开了口了。“他是一个十分矛盾的人,我们能够在他身上看到两个人。他既聪明也愚昧。既勇敢也胆怯,既是强者也是弱者,既有远见又颇为短视……总之,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的话,他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我们不就是身处于一个进步与反动交织的时代吗?他既知道新时代需要什么,又忍不住对旧时代的光辉抱有眷恋。他的一只脚踏进了新时代而另一只脚却又停留在旧时代。所以,从很多方面看,他都是一个矛盾而又混乱的人。当然。在大多数时刻,他还是十分清醒的。”

“您说得好像很玄妙,但是却又意外地精确。”仔细听夏尔说完了之后,博士有些意外地看了夏尔一眼。好像在揣度这个人到底是谁似的。

然后。他又失笑了起,“同时,您还狡猾地避过了我真正的问题,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回答。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您会这样谨慎,但是这个回答已经是对那个人很好的描述了。”

夏尔同样微笑以对,不再多说。

“那么,我再为您补充一句吧。”马克思博士突然加大了音量,“在我看。路易-波拿巴既是一个可怜虫,也是一个狡猾的阴谋家。在他的眼里可不仅仅只有共和国总统而已,帝国皇位才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很惊奇,在法国竟然还没有多少人发觉这一点。”

“也许很多人已经发现了。”夏尔低声回答。

“是的,也许很多人已经发现了,但是他们也没有设法去阻止,或者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而原本,他们不是应该阻止的吗?”马克思博士摇了摇头,“如果真的让路易-波拿巴得偿所愿,那么这将是整个世纪最为可怕的笑话,如果登上帝位的是拿破仑,那还好说,他是超越时代的英雄。可是……准备上去的却是这个侄子,一个可笑的模仿者!如果他能够上台,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法兰西已经沦落到平庸时代了,一个曾经伟大的民族已经失去了她曾经的荣光,以至于需要拉出一个演员和骗子充数!”

接着,博士微微叹了口气,“一想到这里,我就不禁要为这个国家而担忧,她曾经是多么光辉和伟大啊!如今却要被一个骗子和他的小丑们带到何方呢?她的伟大,会被这个骗子抹消掉多少呢?”

听到了马克思博士的叹息之后,夏尔并没有因为被他归入了“小丑们”之一而感到生气,他只是感到忍俊不禁,几乎就要失声笑了出。

在马克思博士的所有政见当中,有关于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帝国的那些,看起是最令人忍俊不禁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对拿破仑三世十分看不起,并且认为他只是侥幸爬到那个位置的可怜虫而已,他的施政一无是处,他的帝国也毫无建树,对法国的进步完全起着有害的反面作用,除了抹消了法国的荣光外没有给法兰西带任何东西。

在后流亡到英格兰之后,从路易-波拿巴加冕称帝的那一刻起,他为报纸写的评论中,所有有关于法国的那些,都是差不多是一个调调:法兰西(第二帝国)正在崩溃,即将崩溃,已经崩溃,路易-波拿巴的戏已经演穿了,就快要退场了。

好在,在他把这个调调喊了差不多20年之后,法兰西第二帝国终于在普鲁士人的铁蹄下崩溃了,路易-波拿巴总算在他临死前的第三年黯然下台离开了法国,终于倒也没有让他的预言失准。

当然,他没有兴趣为路易-波拿巴先生的历史定位问题再与这位哲人争吵一番了,所以他只是轻轻地为自己的老板说了一句话,“我个人认为,他也没有那么糟糕。”

“等到未,您就会发觉他有多糟糕的!”马克思博士不再叹息,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满于夏尔的麻木似的,“而到时候,你们法国人就将追悔莫及!你们因为自己的沉默,而把国家奉送到了一个骗子和他的同伙们手里,到时候他们就会因为你们的沉默而给这个国家带无穷的祸端,您等着看吧。”

这个骗子的一个团伙。此刻就坐在您的面前,正心平气和地和您聊着天——夏尔当然不会将这句话说出口了。

“这个骗子未将给法国带什么,我们都可以拭目以待。也许更好,也许更加糟糕,没关系,我们都能看得到。而他的那些小丑们,也终究会被人看了个通透,我们终究能够好好审阅他们一番的。”夏尔冷静地回答,“而现在。我更加担心的是,您之后会经历些什么……”

马克思博士微微皱了皱眉头。“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法国政府除了驱逐我之外还打算再做些什么吗?”

“不,据我了解。它不打算做些什么了。”夏尔摇了摇头,然后颇为冷静地看着博士,“但是,即使它什么都不做。生活的窘迫也会将重担压到您的身上。”

“您是什么意思?”

“情况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博士。我不认为您会看不到。”夏尔仍旧看着博士,不带任何感情地冷静叙述着,“普鲁士已经驱逐了您,比利时已经驱逐了您,法国也已经驱逐了您,您接下还能去哪儿呢?俄国?不,那是一个蛮荒之地;荷兰?那里同样会驱逐您,看上去您也许应该去英国。但是无论您去哪里,您都要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环境下生活……并且要想办法养活您的一家子。我说得不对吗?”

在这段颇为尖刻的话面前,即使是马克思博士,也没有了刚才的凌厉。也对,任何一个哲学家,谈到这个东西的时候都总会有些踌躇。“这个问题我会考虑的。”

“博士,我们要谈的东西看上去非常庸俗,但是却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它的罗网,那东西就是金钱。”夏尔继续说了下去,“您现在还有多少钱呢?够用吗?足以支撑您不断被流放、以及流放后在异国他乡的生活吗?如果没有钱,您怎么养活您的家人呢?”

“我们总能够想办法的。”也许是因为被夏尔击中要害了,博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他自己受苦也许并没有什么,但是妻儿跟着受苦的话,那种感觉会让任何一个成年人痛苦万分。

“办法能有多少呢?英国人可不是什么慈善家,相反倒是出了名的吝啬,再说了,即使您去了那里,普鲁士的使馆人员就不会暗中盯住您了吗?才怪!”夏尔的脸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丝微笑,这当然不是出于嘲讽了,“博士,我只知道一个道理,饿死的哲学家不是好的哲学家。哪怕您并不在乎名利,也应该不至于喜欢一贫如洗的生活吧?”

在夏尔如此尖刻的话之下,马克思博士难得地有些颓然了。

“如果这是必须的代价,我也只能默然接受下,我并不会因此而后悔,先生。”片刻之后他才回答。

“不,没有什么必须,我才不相信这个呢!”夏尔又摇了摇头,然后,他从衣兜里一张期票,“我打算把这个奉送给您,这样您就不至于面临到我所说的这种困境了,不是吗?”

博士看到了期票之后,脸上一僵,接着又闪现出了怒色。

“您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把您当成了一个我可以帮助的人。”夏尔冷静地回答,“我相信我没有看错。”

这上面的数目够他去伦敦后暂时支用,但是又不至于让他丧失继续做学术的兴趣。

“我不需要接受历不明的资助,先生。”博士颇为恼怒地看着他。

“然后您就打算让您的妻子和孩子跟着您吃苦,为了帮助您保住您的清高?”夏尔颇为嘲弄地笑了起,“哦,这是何等的高尚啊!”

博士皱了皱眉。

“您放心吧,这是不附带有任何条件的馈赠,我不需要您的回报,更不需要您附和我的观点,您大可以继续自己的学术研究。”夏尔摊了摊手,“您只需要接受它,然后花掉它就行了。”

博士抬起头看着夏尔,眼中满是不解。

“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想要帮助您而已。”夏尔马上回答,“您放心,这笔钱没有任何问题,也不是什么赃款,我更没有打算把您拖进什么阴谋当中,开出这张期票的是英国信誉最为昭著的银行之一,您到了英国去之后尽管去支领就行了,没人会多说一句的。”

接着,他就将支票放到了博士的书桌上。

博士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动了动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虽然有些知识分子特有的高傲,但是绝不至于是个自作清高的傻瓜,更不会为了所谓的清高而故意让妻儿受苦。

这样就好。

夏尔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这样的话,他就不用面临之后的灾难了吧?

马克思初英国时,花钱颇为大手大脚,他在比较高档的切尔西区租房,房租为72英镑每年(折合约为1800法郎左右,超过一个普通工人的年薪)。但是后,他很快陷入到了经济窘迫的境地,就搬到索和区迪恩街,租金为22英镑每年(直接缩水到了不到三分之一,可见有多惨……)。

1852年2月27日,他写给恩格斯的信中,如实记录了他所面临的困境,“一个星期以,我已达到非常痛苦的地步:因为外衣进了当铺,我不能再出门,因为不让赊帐,我不能再吃肉。”

直到1856年后,因为经济状况逐渐转好,他搬到了伦敦汉普斯顿郊区居住,那里的年租金又是72英镑。

这时候他已经死了几个孩子。如果当时他有些钱的话,至少不至于面临到如此惨重的痛苦吧?至少夏尔是如此想的。

【1856年后状况改善,他的收入逐渐增加是一个原因,副导师加强了对他的资助也是一个原因。由此可见,为了帮助导师,副导师也是蛮拼的了……

不知道副导师工厂里的工人,为这些英镑贡献了多少剩余价值……】

“至少,您应该告诉我您到底是谁吧?不管怎么看,您都对我有恩。”半晌之后,博士低声说。

“现在我不想说,博士。”夏尔耸了耸肩,然后他又微笑着说,“如果有缘的话,以后也许我们会在英国见面,而到时候您就会会知道了。”

“希望有那么一天。”

“一定会有的。”夏尔笃定地回答。(未完待续。。)

ps:即使接受了夏尔的馈赠,导师和副导师之间的感情也一定不会有半分削减的。

一定的,一定的……【握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