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五章 未虑胜先虑败

第二十五章 未虑胜先虑败


                人,整个街道到处都是人。

“新山岳党万岁!”“宪法万岁!”“罗马共和国万岁!”

在朝阳的照耀下,一大群人簇拥着到了广场中,他们呼喊着这样的口号,响应领袖们的号召,开始了今天的示威游行。

游行示威的人们呼喊着,咆哮着,仿佛这个国家又重新陷入到了躁动不安的境地当中了一样,1849年6月13日的早晨,空气中再度充斥着异样的喧嚣,

“夏尔,这下我们可捅了大篓子了。”在一户民居的阳台上,身着便装的约瑟夫-波拿巴偏开头,看了夏尔一眼,“他们果然闹起事了……”

虽然好像说得很严重,但是他的神态十分轻松,显然并不太在乎这场戏码。

“他们毕竟是少数派。”夏尔微笑着回答,“议会中的大多数还是站在您这一边的,秩序党是支持您的。”

在1849年5月13日,法国举行了新一次的议会选举。在各种手段之下,参加选举的660万选民中,有330万选了秩序党,200万选了由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和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组成的新山岳党,共和派只得了80万票。所以在议会的750个席位中,秩序党得到450席,占绝对多数,新山岳派得180席,共和派只得到了区区80席。这两个派别即使联合起,都无法撼动秩序党在议会的统治地位了。

而出兵罗马的决定。正是路易-波拿巴和秩序党内共同决定的。

6月日的立法会议上,新山岳党人赖德律-罗兰在议会发言,强烈指控波拿巴总统和秩序党内出兵罗马的举动。严重违反了共和国宪法,因为法兰西共和国的宪法第5条中,规定禁止使用共和**队侵犯他国人民的自由。

在身为弱势团体的情况下,他在议会的发言注定毫无效果,于是,这群人决心以街头游行的方式抗争。

看着在街道中四处穿行的示威者们,约瑟夫-波拿巴轻轻摇了摇头。“啊,一群多可怜的人啊!”

仿佛是为了给他的话添上一副注解似的,他话音刚刚落下。一队士兵就从街道的另一头冲了过,在呼喊了几句之后,他们直接朝天鸣枪,总算驱逐开了游行队伍。

看着这一幕。约瑟夫-波拿巴毫无感觉意外。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当然不是因为军队镇压人民,而是因为排除这一队士兵镇压的人,不是他们。

但是很快,他又将这种不悦给压了下去,只是平淡地说了一句。“尚加尔涅将军调动部队的速度还真是快啊,这才刚刚起呢,士兵就赶过了。”

“他们决定怎么处理?”夏尔问了一句。

“按梯也尔先生和巴罗先生的意思,他们想要趁这个机会。把赖德律-罗兰还有其他一大帮刺头统统都赶出议会,把所有反对党派搅个粉碎。”约瑟夫-波拿巴低声回答。

“就连根本只是摆设的反对派都不想留吗?还真是狠啊。”夏尔感叹了一句。“他们倒也不怕被人群起攻之!”

“他们要是怕的话。早就不会教唆着把军队开进城里血洗一番了。”约瑟夫-波拿巴冷冷地回答,“这世道不就是这样?人越是胆大,越是心狠,就越能爬的高。再说了,人民已经厌烦了流血和斗争,没有人有兴趣再为几个议员上街,况且……”约瑟夫-波拿巴像是开玩笑般地耸了耸肩,“谁真的关心意大利人的死活呢?”

“我只对一点很奇怪。”夏尔慢吞吞地回答,“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把共和国宪法当做一回事……”

“噗嗤”两个人同时笑了出,然后互相干了一杯。

“不过,清除了这最后一块挡路石之后,我们和秩序党之间就再也没有共同敌人可言了——共和国的议会里已经没有共和主义者了。”喝完了一杯酒之后,约瑟夫-波拿巴重新开口,“因此,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派别只能互相为敌。”

“而且,我们和他们搞议会斗争是绝对没有胜算的,幸好我们也从没有想过要在议会里面和他们争锋。”夏尔补充了一句。

“没错,只要把军队拉进手里就好了。”约瑟夫-波拿巴也点了点头,“只要有了刺刀,议会又算得了什么东西?夏尔,路易之前就说过了,我们不仅要把秩序党在议会里一扫而空,还要剥夺他们的经济基础,把奥尔良家族的财产都拿到手里。”

“那就太好了。”夏尔微微一笑。

路易-波拿巴的这一句话,绝对不会是泛泛而谈而已。他会以自己无尽的耐心和事到临头的狠辣,达成自己的这个承诺。

在1852年1月22日,已经政变成功了的路易-波拿巴颁布法令,宣布没收前朝奥尔良王室在法国的所有遗留财产,这一王室在法国所有遗留的现金、债券甚至庄园都被收归公有(共和国刚刚成立时,这些财产都被保留未动),这些没收的财产,大部分进了他自己的私人腰包,而一部分则被赏给了亲信近臣们,作为他们多年追随自己的犒赏。作为他的亲近臣仆之一,夏尔理所当然也能期待从中分上一杯羹了。

两个人又干了一杯酒,然后重新回到了餐桌前。他们今天秘密聚会,当然不只是为了看看游行的戏码而已。

沉默了片刻之后,约瑟夫-波拿巴抬起头看着夏尔,表情比刚才还要和煦许多。

“夏尔,德-博旺男爵已经把款子都已经转了过,你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没有辜负我们对你的期待,谢谢你。”

他说得,当然是波拿巴家族之前参与到金融风潮当中牟利的那件事了。

“这是我应当做的。”夏尔颇为恭顺地回答。“而且。在其中发挥了最重要作用的人不是我。”

“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这么谦虚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嘛……”约瑟夫-波拿巴微笑着,眼中闪动着意味不明地视线,“我们之间不是完全可以开诚布公的吗?”

夏尔同样微笑了起。“谢谢您对我的看重。”

“只要我们携起手合作,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我们所办不成的呢……”约瑟夫-波拿巴重重舒了口气,仿佛对夏尔的态度十分满意似的。“现在,我们只能给你一个秘书。但是在将,董事,议员。大臣,只要你想做,我们都可以回报给你的,放心吧。我们未共事的时间和机会。还长得很呢……”

确实是挺长的。

在拿破仑三世重建帝国之后。约瑟夫-波拿巴也平步青,当上了参议院议员兼殖民大臣,并在父亲热罗姆亲王于1860年去世之后,继承了亲王的封号。不过,在此时,他当然还不可能知道他日后的“光辉历史”了。

“这同样也是我的荣幸。”夏尔一边回答,一边内心则有些疑惑,他今天这样跟我献殷勤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不过。他有的是耐心,能够等着对方把真实意图给说出。

“夏尔。”在感叹了一阵之后,约瑟夫-波拿巴又加重了语气,“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一些事,得托付给你办。”

果然,正题了。

“你现在是铁道部的秘书,很多事情你都能帮上忙,所以……我有一件事得托你去办。”约瑟夫-波拿巴看着酒杯,慢慢地说,“博旺男爵支付给我们的那些钱,我们不想留在账簿上等死,所以决定要创办一个铁路公司,让它成为源源不断的利润源。”然后,他又瞟了夏尔一眼,“你也知道,处于我们的地位,是不能公开地去经营企业的,所以我们会让别的人负责经营。而你,你需要照管这家企业,让它尽可能多地获取修筑权和经营权,你明白了吗?”

夏尔有些呆愣住了。

他明白,波拿巴家族是想要用白手套敛财。

但是他又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急不可待地这么做——到时候整个国家都是他们的了,用得着以这种亲身下场的方式敛财吗?

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约瑟夫-波拿巴貌似平静但是却又隐含着焦虑的眼神中,他恍然大悟。

因为是穿越者的关系,他总把“路易-波拿巴当上了总统,并且后发动政变,重建帝国并成为皇帝”当成必然要发生的事情,然而在当时的人眼里——哪怕在路易-波拿巴自己的眼里,这一切却肯定不是必然。此时他的眼里,未肯定既充满了光明又充满了暗礁,天晓得其中蕴含有多少风险和多少侥幸!

至少在现在,波拿巴家族还没有把握确信自己一定能够夺位成功。

按照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现行宪法,路易-波拿巴的总统任期只有四年,也就是说,他的任期只能到1852年年末为止。虽然理论上可以连任,但是那时候还能不能选上就只有天知道了。更别说,掌握了议会的秩序党人,还有可能利用他们在议会当中的绝对优势地位,强行通过法律,缩短总统的任期。

所以,波拿巴们一切翻覆雨的勾当,都只能想办法尽快在这四年之间想办法完成。

虽然此时他们雄心勃勃、踌躇满志,但是合格的政治家,从不会只考虑“我胜利了就如何如何”,他们经常还会考虑“如果我失败了,就该怎样怎样”。

如果真的失败了,四年中没有篡位成功,他们会怎么想呢?

当然就会去想在这四年当中利用权势谋财,以便为将东山再起奠定经济基础了,至少也可以回家享受富贵生活。

难怪他们会这么急着想要敛财,难怪他们想尽办法,把我这个亲信安插到了这个位置!夏尔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既然想到了这一层,夏尔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处理了——虽然语气谦和,约瑟夫-波拿巴所说的,绝不是什么请求,而是命令,而且是决不能外传的密令。

“我明白了,”他马上点了点头,“您到时候只管说一声吧,我会想办法为这家公司帮忙的,尽我所能。”

“这样就好。”约瑟夫-波拿巴轻轻地舒了口气,好像松了口气一样,然后他又叮嘱了一句。“这是我们几个人之间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另外,资金往我们会尽量简便,而且只通过信得过的人,不通过什么银号,一定要保守机密!”

“我知道了。”夏尔应承了下。

灵机一动之间,他感觉这对自己反而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是可以借波拿巴家族之力而放手大干的机会——波拿巴家族需要未虑胜先虑败,他可不需要,尽管放手大干就是了。

“很好。”约瑟夫-波拿巴重又微笑了起,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就知道,你从没让我们失望过,夏尔。”(未完待续。。)

ps:谢谢圣子的打赏,依然阿姨洗铁路~~~

现在好像也只有你打赏了,哭%>_<%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