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六章 出行

第二十六章 出行


                可能是因为对方还有别的事情的关系,夏尔同约瑟夫-波拿巴的会餐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就直接告辞了,于是夏尔也离开了他们聚会的地方。

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回到部里去,而是让马车向杜伊勒里花园驶去。

倒也十分凑巧,他刚刚到那里,那辆铭刻着特雷维尔公爵家爵徽的马车就慢慢地行驶过,于是他在暗暗庆幸了一番之后,直接跑了过去,走到了停下的马车旁边。

车厢门很快就打开了,他殷勤地伸出了手,让夏洛特能够搭着他的手从上面走下。

“没让你等很久吧,夏尔?”夏洛特笑眯眯地看着夏尔。

“当然没等多久了,才半个小时而已,应该的。没关系,你不用放在心上。”夏尔马上说。“总比你等我要好。”

“哦?那还真是辛苦你啦。”夏洛特果然十分高兴,“那你现在还有兴致再逛逛吗?”

“干劲十足。”夏尔笑着回答。

就这样,迎着夕阳,两个人在花园中漫步起。

虽然已经是傍晚了,日头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毒气,但是夏洛特仍旧秉持着上流社会的淑女套路,戴着白色的丝绸手套,并且专业性地打着一把丝绸小阳伞。

不过,虽然花园确实布置地挺漂亮,但是他们两个并没有多少心思放在观景上面,一半是因为他们早就过这里很多次了。另一半则是因为他们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牵挂着,太多太多的东西关系着他们的未。

“事情突然起了一点奇怪的变化了。”夏尔抬头看了看夕阳,然后低声说。“在见你之前。我才同约瑟夫-波拿巴先生见过一面,他跟我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怎么了?”夏洛特连忙问。

“波拿巴家族,也想直接掺上一脚。”夏尔回答。

然后他将约瑟夫波拿巴和自己说过的事情,原原本本地透露给了夏洛特。

“你的主子们,还是没有把握能够在那个位置上呆多久吗?”夏洛特静静地听着,然后眉毛微微一蹙。她也很快想明白了波拿巴家族的想法。“这么快就想着给自己捞钱了啊。”

“我倒是能够理解他们,凡事谨慎一点总不是坏事吧?”夏尔则为他们辩解了一句。“再说了,这对我们说倒也未必是坏事。如果波拿巴家族自己也玩,他们就不会让自己变成输家了。绝对会让铁路变成必然盈利的事业……这对我,还有对你们家的投资说,当然是好事吧?”

这倒是没错的。

为了鼓励私营企业参与到铁路事业,并且提高他们在偏远地区筑路的积极性。在夺回了帝国之后。路易-波拿巴皇帝规定,国家可以赐予铁路公司以经营特许权帮助它们盈利,并且他还创造性地宣布国家可以保证承建公司4%的最低利润额——也就是说,如果企业因为开发边缘线路而亏钱了的话,国家可以进行补贴,确保它能获益。

虽然这很有公器私用的痕迹,但是运用这些刺激手段,第二帝国毕竟很快就建成了一个庞大的铁路网。而夏尔并没有改变这一政策的想法,他想要做的。只是稍微改变一点点顺序而已。

“你这样说的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夏洛特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干扰到吉维尼的事情去。我已经付出那么多了,可不想再看见什么波折!”

“当然不会了,”夏尔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他们的计划干扰到我们的计划的,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

他们所说的计划,正是夏尔和夏洛特两个人共同的事业。

在七月王朝末期的1847年,从位于诺曼底地区的勒阿弗尔港口,到西北部城市鲁昂的铁路线已经修好了。而在1843年,巴黎至鲁昂的线路早已修通,于是在此时,巴黎已经有了直达诺曼底港口地区的铁路线路。而他要做的,只是在这条干线的旁边修筑一条小小的、能够直达吉维尼的支线而已,这正好也是他的职权范围以内能够决定的事情。

在吉维尼,在夏洛特那个曾经风光秀丽的庄园,那里正好就有他正在兴建之中的钢铁厂。如今钱也投了,地也开工了,这一切都绝不容有失了。

如果不是熟知历史,知道路易-波拿巴必将大获全胜,夏尔自己也是绝不会敢这样孤注一掷地投身进去吧?

“夏尔,连你的恩主们都暗自有些忐忑,难道你就不担心吗?”夏洛特抬起头,看着夏尔,“万一他们要真是没保住,那大家可真是都麻烦了啊……”

“担心?不,我绝不担心,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没有什么挡得住我。”夏尔笃定地回答,“相信我吧,我会把一切都弄得万无一失的。”

看着夏尔坚定的样子,夏洛特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了。“好吧,你总是这么自信满满,希望这次你也没错。”

在谈话间,两个人渐渐地也越靠越近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夏洛特看着即将沉入地平线的金色夕阳,低声问。

“大概还要过上几天吧,我很快就会在部里定下行程,到那边去视察一下铁路工程,然后我就顺便去看看厂子的进度。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过去了。”一说到这里,夏尔突然笑了起,“你还记得去年我们在那里怎么玩的吧?今年我们抓紧时间再去玩一趟吧?等到了明年,那里就得面目全非了……”

“这还不都是你的错?”夏洛特抢白了他一句,“好吧。好吧,到时候你就通知我一声吧,我也总得看看自家的产业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虽然表面上装得十分镇定。但是她的脸上暗暗有些发红,显然也是想起了某些“过去的事”。

“那样就最好了。”夏尔忍住心里的笑意,然后伸出手,抚弄了一下夏洛特肩头上的金发,“那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一起回去?”夏洛特有些疑惑了。“去哪儿?”

“去我家啊。”夏尔理所当然地回答,“这么久了你还没跟我妹妹见个面,都快是以后要朝夕相处的人了。这样可不太好吧?况且这次我们又一起要出远门,你就跟她打个招呼也没关系吧?”

一听到夏尔的提议,夏洛特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起。

“又不是我的婆婆,谈什么见不见的?再说了。她也未必想要见我吧?你不是知道的吗?”

“这你可就误解了。她现在已经懂事好多了,再也没跟我闹过你的事。再说了,你可不能老是记得那些陈年旧怨啊?怎么说也应该是你这个大人让着她一点吧?”

哼,懂事多了?能懂事到哪里去?夏洛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不过,能够亲眼看见她那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倒也不错啊。

一想到这里,夏洛特心里突然感到了一种别样的痛快感。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们走吧?坐我的马车过去,它快一些。”

夏洛特如此干脆地答应了。反倒让夏尔有些不安了。

“喂,夏洛特,我们事前可说好,你可不要……”

“啊,嗯,我知道我知道,不用再说啦……”夏洛特白了他一眼,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她的笑容里略带着些嘲讽,“反正不过就是那些‘她是我唯一的妹妹,你不能对她不好’之类的老生常谈吧?我听过无数次了,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我……”她嘴角微微一动,有些不怀好意地笑了起,“反正,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如果惹起了什么事,我可不管。”

夏尔突然有些后悔于自己的决定了,不过现在他也不好收回自己的决定,只好硬着头皮坚持了下去,寄希望于她们两个能够真的如自己所想般地和谐相处。

“这样就好,那我们走吧。”他又伸出了自己的手。

夏洛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揽住了他的手,两个人就这样一步步地朝回走,向着夏洛特的马车走去。

………………

当他们两个人回到特雷维尔侯爵府上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放的时间了。

他们两个刚刚走到宅邸门口,正好就碰到了送萝拉离开的芙兰。

看着他们两个人联袂而的身影,芙兰瞳孔骤然一缩,然后快速地低下了头,好像不像让自己的痛苦与痛恨泄露出一样。

而她的这番努力,在另外两个女孩子面前并没有奏效,她们都观察到了芙兰的反应,更为可怕的是,心里都产生了差不多同等的快意。

萝拉看着这两姐妹的互动,心里又是一阵哂笑,经过几次的试探,她现在已经大致了解到了大名鼎鼎的德-特雷维尔家族年轻一代人的恩怨纠葛了,因而更加带有一种看好戏的心态。

她朝夏尔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

“德-博旺小姐,您居然今天过拜访了啊?要不要多呆一会儿?”夏尔礼节性地问了一句。

“不了,我今天过只是过看看芙兰而已。”萝拉冷淡地回答,“我晚上还有事,所以就告辞了,再见。”

说完,她就直接径直地离开了,从头到尾看也没看夏洛特一眼。

哼,下等人也只配跟下等人呆在一起。被萝拉的盛气凌人气到了的夏洛特在心里嘲骂了一句。

在萝拉离开了之后,一时间,三个特雷维尔之间陷入到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这时,芙兰重新抬起头,面带笑容地看着自己的兄长。

“晚上好,先生。”尽管努力掩饰,她的声音里仍旧有一丝颤抖,“您得正好呢,晚餐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去吃吧?”

然而,她缓缓地转过视线,看着夏洛特,“还有您,德-特雷维尔小姐,晚上好。”

“晚上好,芙兰。”夏洛特笑眯眯地看着芙兰,好像没有注意到堂妹的勉强似的,“您的款待让我荣幸之至。”

芙兰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快速地转过身去,像是要给哥哥和堂姐带路似的,再也不看任何人。

“夏尔,我们进去吧?可别让芙兰久等了。”夏洛特转头看着夏尔,笑得欢畅之极。

虽然事前并不知道多了一个人,但是厨子多准备一人份的晚餐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晚餐很快就顺利开始了。

只是,夏尔却感觉气氛有些僵硬,坐在两边对面的两姐妹都在沉默地进餐,并没有什么交谈,甚至连眼神交汇也很少,这让坐在主位的他颇有些不安。

不过,这比预想中的最坏情况已经好了不少了,总算是个可以接受的开始吧,他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

“芙兰,过几天我要和夏洛特一起去外面有些事,所以这阵子你一个人在家注意一点儿。”在吃了一会儿之后,眼见时机已到,夏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人访的话,你帮我记下他的名字和意吧,然后寄信告诉我,我会处理的。”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芙兰突然呆了一呆,然后骤然偏头看向夏洛特,夏洛特却仍旧笑眯眯地回视着她,这种视线,让她的心情顿时跌落到了最谷底。

又要跑到一起去了吗?

她骤然感觉心头一阵绞痛。

无法言说的现状,让这种痛苦更加滋长,而为了不让夏洛特高兴,她又要花心思去掩饰,这种掩饰更加让痛苦又放大了十倍。循环延烧的怒火灼烧着她的心,她的一切理智。然而,她却更加冷静了。

“是去哪儿呢?先生?”她抬起头,看着夏尔,脸上满是好奇。

“吉维尼。”夏尔马上回答了。

“吉维尼?”芙兰蹙眉想了想,“我听说那里的景色很不错呢,先生,我也可以去吗?”

“嗯?”夏尔有些惊诧。

夏洛特脸上的笑容也骤然消失了,她连忙给夏尔打眼色,要他拒绝。

“先生,最近我一直呆在家里,闷得太厉害了,我想去个景色不错的地方玩玩,也许能让我好好排遣一下心情吧……”芙兰眼中满是恳求,“您也让我过去看看吧?”

尽管她自己也知道这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她仍旧为夏洛特片刻的不悦而感到无尽的快意。

夏尔有些犹豫了。

但是芙兰一直在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

“好吧……如果你想要如此的话。”最后,他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