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章 大计划

第二十章 大计划


                夏日的天气阴晴不定,前一刻还艳阳高照,后一刻就马上阴密布,广场的上空甚至还传了闷闷的雷声,显然,很快就要下一场大暴雨了。

然而,外面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到夏尔,他伏在自己的书桌前,快速地批阅那些公文。

办公室内的这种好像能够持续到世界末日的寂静,直到一阵敲门声响起之后,才被打破。夏尔的专职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快步走了进。

“先生,他了。”他低头禀告。

“让他进吧。”夏尔头也不抬地说。

“是。”

很快,他在法兰西通讯社的得力助手孔泽先生就走了进。不过,他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地面无表情,并没有显露出多少面对上司的诚惶诚恐。

夏尔虽然发现他已经进了,但是他并没有任何表示,而是继续在自己的那些公文当中奋笔疾书,孔泽则一言不发地站在对面。

“啊,终于没了!”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夏尔终于扔下了自己的笔,然后感叹了一句,“我可没想到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份苦活啊!”

“看得出,您乐在其中。”孔泽不动声色地回答。“就我多年的观察看,有着权势傍身的忙碌,总会让人感觉如蜜糖一样甘甜。”

“呵,您倒是看得出。”夏尔忍不住笑了出,“不过。您倒是没有说错,这份忙碌有时候确实让人沉醉。哦,请坐吧。”

孔泽慢吞吞地坐了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尔,好像是在问“您今天把我叫过有什么事”似的。

“孔泽先生,您在我手下待了这么久了,我们也该是能够互相说些心里话了吧?”夏尔没有故意卖关子,直接开了口,“您老实跟我说吧,您有没有觉得在新闻社里面干着有些无聊。觉得老是跟一些纸片打交道没意思?”

“您是有新的任务想要交给我吗?”孔泽马上领会了夏尔的意思,然后他平静的心里突然引起了一些波澜——难道自己还能重新回到政府里面去吗?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您是过于聪明了。”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不过。和您想的不太一样,我并不是说,想要让您部里帮我……”

“那您是想叫我做什么呢?”孔泽的心里隐隐间有些失望,

“轰!”外面突然响起了雷声。然后“哗哗哗”的雨点声不停地传了进。夏尔站了起。走到窗口前,看着雨后的广场。夏日特有的急雨此刻正不停地倾泻而下,好像在广场中升腾起了茫茫的一片白雾似的。

夏尔站在窗口,静静地看着广场,完全不在意从外面飘入的雨点打湿了自己的衣服。

他把孔泽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中,当然不是为了说闲话的,然而,他现在却一直在沉思。好像在思考自己的做法到底合适不合适似的。

“您在想什么呢?”看着好像在发呆的夏尔,孔泽不由得问了一句。

这一声问话。让他从恍惚之中回到了人间,也让他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他转过身,认真地盯着孔泽。

“我想要制造军火。”

这突兀的一句话让孔泽呆了一呆,片刻之后他有些不解地看着夏尔。

“很抱歉,我并不是关在瓶中的妖精,可以给您变出一大堆军械……如果您想要问怎么制造军火,您可以去找那些工程师。”

“不,您误解我的意思了。”夏尔轻轻摇了摇头,“知道怎样能够造出军火的人,世界上成千上万;知道怎么把这些军火卖出去,卖到哪里去最好的人,世界上寥寥无几。”

“您的意思是……?”孔泽更加闹不明白夏尔的意思了。

夏尔把窗帘拉了下,瞬间房间变得更加昏暗了起。

他转过身,重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先生,当一个人处于我的位置上时,他总能比别的人看得更多。我可以向您保证,接下法国有的是仗要打……而且是和不止一个国家。”接着,他又放低了声音,“用不着我跟您叮嘱一番保守秘密的重要性了吧?”

听到了夏尔的话后,孔泽微微动容了,他明白夏尔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保守机密。”他低声回答。

他隐约也听说过一些有关于路易-波拿巴总统的风声,但是在波拿巴党人亲口说明之后,他才明白如今的法国离战争到底有多么近!

“很好。”夏尔微微笑了笑,总算冲淡了一点房间中的凝重,“既然接下要打很多仗,那么很明显,在未,这个国家对军火的需求也将前所未有地大。既然如此,我们不应该浪费这样的好机会。”

“我明白了。”孔泽轻轻点了点头,“您想在之后搞一个专门制造军火的企业,而需要我去帮忙。”

“不仅仅是如此。”夏尔摇了摇头,“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考虑。”

他顿了一顿,然后抬起头问,“您有没有去过东方?”

“东方?”孔泽终于完全被弄得晕头转向了。

“准确地说是清国和日本,在企业开张之后,我想让您专门负责对这些市场的开发。”夏尔一字一顿地说,“当然,您也可以从中抽取您合理的佣金报酬。”

“可是那里的商业需求并不大啊?”孔泽马上提出了质疑,“他们又不买我们的东西,连英国人都在头疼呢,最后他们找到了鸦片,这些英国佬可真是狠……”

这倒是实话,出于多种原因。法国在东方的商业利益并不大,出口商品方面完全无法和已经初步完成了工业革命的英国相比。

“没错,法国在东方现在没有什么商业利益。但是……我们可以想办法制造商业利益。”夏尔回答,“就我的观察看,东方的这种平静,很快就将被打破了。不管他们想不想,到时候他们都必须和世界融为一体……”

“法国将和清国开战吗?”孔泽脱口反问。

“那个可说不准,”夏尔笑着回答,“不过。我们可以断定的是,清国的朝廷已经摇摇欲坠了。没错,在财政状况日益窘迫的当下。清国的统治必将日渐衰颓;况且,脆败给英国人的朝廷军队,也已经失去他们恐吓民众的威望。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大规模的民众起义不会发生——这在东方的历史上是常有的事。”夏尔继续说了下去。“而我们,我们当然可以从王朝的崩塌中获得商业利益,不管是法国的还是中国的。”

孔泽定定地看着夏尔,思考了片刻之后,他才最终想明白了夏尔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用不了多久,清国就会爆发内战?”

“也许叫内战,也许叫起义。也许叫革命,反正都一样。”夏尔点了点头。“总之,到时候他们对军火的需求将是极其旺盛的,两边都会想要最精良、最优秀的武器,而我们必须抢在其他人之前,开发出这种市场。这利润虽然不如鸦片,但是也将十分可观,足以使我还有您、还有许许多多人成为巨富。”

“您真的有那么确定吗?”孔泽虽然貌似平静,但是语调已经有些明显的激动。他的心里也砰砰跳了起。

“我很确定。”夏尔笃定地回答,“虽然不会是在今天,也不会是在明天,但是清国的内战很快就会爆发。”

果然如此。孔泽轻轻咬了咬嘴唇,让自己强行冷静了下。

是啊,如果真能如德-特雷维尔先生所说,这一切将是多么大的收益!至少足以让他出人头地了。只要……只要属实的话……他只感到血液都要燃烧起了。

从孔泽这一年对这个年轻人的观察看,这个人说的东西一般都会实现,拥有着令他钦佩的远见卓识,既然他是如此判断的话,那么……那么应该是很有可能的。

一想到这里,他就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那您打算叫我怎么做?”

………………

孔泽的心理活动,并没有逃过夏尔的双眼,从他问出这句话之后,夏尔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完成大半了,这个人太好懂了,只要有一丝出人头地的机会,就绝对不会肯放过的。

没错,夏尔就是想要趁不久之后太平天国起义勃发,清朝廷允许各地自办武装的机会,尽自己所能地,大规模向中国输入军火。

前几天,德-博旺男爵宏大的计划和手笔,给了他一种强烈的刺激。让他比之前任何一个时间都更加渴望建立一番大功业。费了千辛万苦,总算得到如今的一切了,接下,我总不能比一个土著干得还要差吧?他扪心自问。

在这种刺激之下,他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

他没有跟孔泽说明的是,他不仅要靠大卖军火发横财,如果有必要的话,他还准备要给某些人以贷款,扶植起他们的力量——虽然他现在还没有确定要给谁,他并不喜欢洪秀全杨秀清这帮神棍和内讧狂。

毫无疑问,大规模的武器输入,将会让清国原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体制进一步摇摇欲坠,如果在没有可靠的替代者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让中国陷入到军阀混战当中,几个军阀集团会为了利益而彼此争斗不休(这反而是外欲火商最愿意看到的情况)。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原本就已经十分惨烈的那十几年,恐怕会因为自己的扰动而变得更加激烈和血腥,但是他还是下定了决心。因为,对这时中国说,早一点割除肿瘤的话,总比等到二十世纪才补课要好。

提前八十年陷入到这种阵痛当中,可能让这个国家、这个文明痊愈得比之前更早。至少,能从军阀混战中胜出并且重新统一了国家的强者。会懂得近代军事和科技的意义,再怎么也不会比清王朝的统治者们更差,也再不会出现甲午年的光绪和慈禧了。

他靠清国的内战大发横财。而汉族军阀依靠他的军火和贷款驱逐了满洲皇室,重建这个国家。这至少是双赢的,不是吗?

一想到这里,夏尔的心里在微微惆怅之余,也有些激动。

我这个计划,比德-博旺的还要大,还要厉害!只要一切都实现了的话。足以让之后的世界历史完全面目全非!

然而,即使热血沸腾,人也需要冷静。

他将这种激动抛诸脑后。重新抬起头,看着孔泽。

“您现在总共有多少钱?”

“钱的话倒不是很多……”孔泽的脸上微微一滞。

“没关系,即使没有多少钱,您也能够成为我的合伙人。”夏尔马上看穿了他的顾虑。于是开口安慰起,“只要您付出足够的努力就行了。”

“我明白了。”孔泽的心完全放了下,然后他挺直了腰,“您准备什么时候安排我去东方……”

“噗哈哈哈哈……”夏尔突然笑了起。

“您怎么了?”孔泽有些奇怪。

“没什么没什么……”夏尔一边笑一边回答,“您的反应果然和我预想地一模一样。”

孔泽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些尴尬。

“没关系,我们要的就是您这股劲儿!”夏尔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您现在还不用着急。我们的军火企业现在还没有影子呢!我们先要去找找人,把这个架子撑起吧。等到一切上了轨道之后。我自然会为您支付前去东方的酬金的。”

不过,按时间线看,现在也必须抓紧了。因为现在已经是1849年,而1851年太平天国起义就将爆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到时候天国起义爆发没多久,孔泽就将刚刚到中国,然后,他就能够发现其中巨大的商机了。

到了那个时候,不用夏尔催他也会死命去找人推销自己的武器,不管是给哪边。

“我会努力抓紧的。”孔泽连连向夏尔保证。

然后,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到时候,我带人去考察的时候,以什么名义去呢?我这样的外国人,如果在清国的土地上各处乱跑的话,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他没有想到,他的这个问题,让夏尔的脸色突然完全阴沉了下。

“先生,我……我有说错什么了吗?”他这副脸色,让孔泽产生了些惊吓,生怕触怒了这个大人物。

在片刻令人难熬的沉默之后,这位大人物终于开了口。

“不,这跟你没关系,只是我想到了一些事而已。”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追加了命令,“您和您的手下,到时候就以传教士的身份去吧,您只要有了这个身份,到时候您在清国就可以通行无阻。如果碰到什么事,自然会有领事出面解决。在几年前,七月王朝政府已经和清国达成了协议,他们已经确认了,在清国的土地上,法国人的法律管辖权由法国领事负责。”

“这倒是个好办法!”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孔泽赞叹了一声,他已经完全放下了心,摩拳擦掌只想着在未大干一场。

在1843,在清国被英国击败并且签订了南京条约之后,法国的路易-菲利普国王任命了特命全权大使德-拉萼尼(thoedoes-m日e-de-lgrene)前往中国商谈签约,大使带着一支载有参赞、翻译、医生乃至商会代表的庞大舰队前往中国出访。

在1844年8月,德-拉萼尼到澳门,随即与清国的两广总督耆英会晤,并在10月,分别代表两国签订了《中法黄埔条约》。

【在行文中,由于法方强烈要求,路易-菲利普没有使用看上去比皇帝低了一等的国王头衔,而是使用了“大佛兰西国大皇帝”的头衔,和“大清国大皇帝”并列。】

在谈判中,清国官员生怕法国大使前往北京觐见道光皇帝(好像大清国会因此受到什么重大损失似的),拒绝了互派使节的建议;同时,由于害怕其治下子民受到洋夷污染,他们也拒绝了“中国派青年留学赴法,学习造船、铸炮”的建议。

同时,可怕的是,他们却以满不在乎的态度,答应了按照英国例子,给予法国片面最惠国待遇、领事裁判权,甚至还准许法国传教士在中国自由传教(而后,其他西方国家也同样援引其例,中国对基督教传教士完全打开了大门,因为这些条款,外国传教士在中国再怎么胡作非为,清政府也无法直接管辖,只能跟该国领事商量解决办法)。

为了不让外国公使进京(这是极其正常的国际交往,但是在清国官员们看却是完全的大逆不道无法想象),清国的官员们几乎竭尽了全力,答应了许许多多出让国家真正权益的条款,贻害无穷。

为了不让外国公使进京,他们为此要损失多少真正有意义的国家主权?因为这些条款,中国未发生了多少教案?又因为和洋教的冲突,在之后六十年,又惹出了多大的祸端?

他们完全想不到,在这个时点上也完全不在乎。

在最后,已经得到了满意条件的德-拉萼尼对清国官员高调宣称自己暂不进京觐见了,而耆英的得力幕僚和助手黄彤恩还得意洋洋地在日记中写下了“拉使(拉萼尼)之技穷矣”之语。

买椟还珠,莫过于此。

允许外国自由传教的后果,在短短几年后就被显露无疑了。

在鸦片战争后,清王朝已经衰退不堪,日暮途穷,连表面上天朝大国的遮羞布也被英国人的两万远征军所毫不留情地撕开了。

然而,率先挑动了天下反乱的,却是一个号称上帝次子的洪秀全。这位广西的落魄文人,受到传教士宣传册子的影响,成立了拜上帝教,拿着被篡改得面目全非的基督教教义作为构建起义组织的精神武器,这多多少少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毫无疑问,之所以会出现太平天国起义,清末深刻的经济因素才是主因,宗教因素只是一个引子而已。

这样的王朝,不是早灭了早好吗?

不过,至少在现在,清政府这个愚昧而且短视的决定,对夏尔的计划是极其有帮助的——他的代理人可以借着传教士的身份掩护,在中国各地穿行。

“那么,您还有别的吩咐吗?”沉默了片刻之后,孔泽再度询问。

“还有一件事。”夏尔突然拿出了一页纸,然后在上面写了一个名字。“想办法找到这个人,然后安排我去见他。”

“明白了。”孔泽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告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