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三章 苏醒

第三十三章 苏醒


                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意识如同幽灵般在这一片黑暗当中徘徊,看不到光亮,也看不到边界。

在这黑暗当中,一切都好像是空荡荡的,似乎就连思考都已经陷入到了停顿当中,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

在这一片虚无当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声音的语调和语气都好像十分熟悉,说得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您到底想要什么?您害怕我到时候不再爱你了吗?不会的,我永远会照看着你,不会因为结婚而有所区别。你要未的保障吗?我说过我永远也不会让你受夏洛特的欺负,更不会将你扫地出门,我会让你过得像个公主,我说到做到。那么……除此之外,你到底还要什么呢?”

说话人的语气十分温柔,但是又带着十足的困惑不解,好像对被问话的人一筹莫展似的。好熟悉啊……

你到底还要什么呢?你到底还想要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直在耳畔回鸣,渐渐地让原本已经晦暗不明的意识又渐渐地变得清醒了起。原问话的人是他啊,想起了。

那我到底还想要什么呢?

是的,我已经回答了,我不是已经回答了吗?我想要的是…………

芙兰的眼睛骤然睁开了,她回到了现实世界。

她发现自己的浑身已经被汗给浸透了,但是她并不特别注意这个问题。她先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然后发现这里是她完全陌生的环境。

看得出,房间是被主人精心布置过了的。壁上铺着紫色的天鹅绒,配饰着淡黄色的丝绸,另外挂有深红的壁毯。窗户好似一间花房,因为在花架上摆满了一盆盆的鲜花。然而,由于时间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所以室内的光线十分之暗,芙兰隐约看见床边的壁炉上有两只古色古香的红瓷瓶。而瓷瓶之间有一只闪闪发光的银杯,在壁炉旁边还有一只金色的座钟,而在中间的桌子上,则铺着厚厚的绒毯。

在她对面的墙壁上还挂着几幅画,看得出,画框是一直被精心擦拭了的。

看上去这是一个女人的卧室,而且从摆设看。绝不是普通的农夫家庭。

看到此情此景,芙兰略微地安心了下,她遭受的打击已经够多了,此刻可不想再碰到更加可怕的事。

然后她就想到了更为严重的一个问题:我不见了那么久了,他们会不会很着急啊?

哥哥肯定会的,至于夏洛特……应该不会吧。芙兰马上自己回答。

一想到这里,她不由得也有些焦急了起。

“有人吗?”她喊了出——然而,因为身体还比较虚弱的关系,她的喊声并不大。

然而,她没有等上多久,门就直接被打开了。

芙兰连忙抬头向门口看去。

一个穿着灰色丝裙的中年妇人走了进。

由于背对着阳光,所以芙兰并不能将她的面容看得很清楚。只是在她十分和善的笑容之下,芙兰也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恶意,所以她的心就更加放松了下。

“啊呀,小姐,您可总算是醒了啊,那下可把我吓了一跳呢……”她走到了床头,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芙兰满是汗水的额头,丝毫不顾忌手上沾着汗液似的。“嗯,太好了,这里的温度也恢复正常了……哎,您不知道啊,刚刚看见您从马背上滑下时,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呢!”

这下,芙兰已经完全可以看清这位夫人的长相了。她有些消瘦,面色也有些苍白,好像在修道院当中多年不见天日的修女一般。她的眉毛虽然纤细,但是眼角上上却已密布着几道时光的刻痕。她的头发是淡黄色的。但是其中又已经夹杂有丝丝灰白色。虽然被细心地梳理过了,但是仍旧掩饰不住女人青春流逝后的老态。

然而,即使如此,夫人的神情仍旧有一丝典雅气质,让她的美貌在被时光磨损之余,仍旧能够保留下几分。

“抱歉,夫人,谢谢您搭救了我。”芙兰脸有些红,“我……我是因为……我是因为马受了惊,带着我四处乱跑,所以,所以才……所以才变成那样的。”

“哎,原是这么回事啊……”夫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又抚弄了一下芙兰的额头,“我就说嘛……难怪啊。下午我带着使女出去散散步,就看一匹马就那么冲了进,可吓了我们一大跳呢!然后才跑过去看见了您……现在看,孩子,您没事,这真是太好了……”

虽然夫人有些老年人特有的有些絮絮叨叨,但是她神态之中的关切却让芙兰的心里感受到了一种温暖,好像……好像……好像什么着?

“这里就是您的卧室吗?”芙兰按下了心中的思绪,低声问。

夫人含笑轻轻点了点头。看着有些怯生生的芙兰,夫人笑得更加温和了

“啊,真是抱歉,夫人!”芙兰一听,心里更加觉得过意不去了,挣扎爬了起,“我这一身灰尘的,还出了那么多汗,现在我已经清醒了,您叫人收拾一下吧。”

眼看就要到晚上了,芙兰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恩人困扰。

“真是个好孩子。”夫人轻轻摇了摇头,“不要紧的,您还是再休息一下吧。”

“不了,我真的已经好了很多了。”芙兰连忙推辞了,然后慢慢地走下了床,穿上了床下的鞋子,“再说了,我也得早点回去啊,我的家人现在恐怕都急死了呢……”

“真是个好孩子啊。”看到芙兰态度这么坚决,夫人又笑了笑。“好吧,如果您坚持的话。”

就这样,芙兰下了床,然后重新穿上了自己的裙子。

“本我们还想给您换件衣服的,可是这里找不到合您身的,所以只好再委屈您了,”夫人笑着说,“不过这样也好,我们这里都是一些老顽固了,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时兴什么式样,恐怕还不合您的意呢。”

“您这是哪里的话啊!”芙兰的脸更加红了,她提起裙子,躬身向夫人行了个礼,“夫人,真的谢谢您对我的恩惠,真的谢谢您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夫人轻轻摆了摆手。

“对了,我还一直没有问您的尊称呢,您能够告诉我吗,夫人?”芙兰继续看着这位夫人,态度十分诚恳地问着,“现在时间已经太晚了,我哥哥肯定在着急找我,我得早点回去了。不过,我之后会跟着哥哥一起登门拜访的,一起向您好好道谢……”

“您有个哥哥啊……”夫人的眉毛轻轻挑了挑,好像已经完全明白了什么。“果然呢……”

“嗯?”芙兰对对方的态度有些迷惑不解。

夫人重新露出了笑容,然后又轻轻抚弄了芙兰的额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应该称呼您德-特雷维尔小姐吧?您是特雷维尔侯爵的孙女儿,有一个哥哥……”

“嗯?您怎么知道?”芙兰更加惊奇了。

就算是住在夏洛特的庄园附近,她也不可能把侯爵一家的情况摸得这么熟吧?

“这么像又怎么可能不是呢……”夫人喃喃自语了一句,可惜因为声音太低,所以芙兰并不是听得很清楚。

“您放心吧,我等下就会安排人去那边的庄园,通知您的哥哥,让他不要担心的……”片刻之后,夫人又笑着说。

嗯?不是我回去吗?

芙兰心里更加惊奇了。

“夫人……”

“难得上一趟……”王妃微微笑着,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您可不可以赏光,先花点时间,陪陪老人看看日落吧?”

眼见这位夫人说到这份上了,芙兰当然也不好意思推辞了,她只好压抑住了略微焦急的心情,轻轻点了点头,“荣幸之至,夫人。”

接着,夫人重新打开了卧室的门,然后带着芙兰慢慢地走了出去。

走出宅邸之后,她们沿着小径,走到了旁边的花园当中,然后一起到了一个小小的凉亭里。金黄色的木椅上配着丝绒垫子,中间摆着一只漂亮的半圆形的搁几,芙兰和夫人一起落座,然后同时抬起头,看着远方的落日。

此时的太阳,再也没有了白天的威力,变成了一个金黄色的火球,在漫天的霞光之下,渐渐地向地平线沉了下去,金色的阳光让整个阳台都好像染上了一种迷离的虚幻色彩。

“真是美啊!”此情此景,不禁让学习艺术多年的芙兰感叹了起,“只可惜我的画具都被弄丢了,不然真想把这一幕都给画下啊……”

“如果您想画的话,这里可是有画具的哦……”夫人回答,然后朝旁边的使女打了个手势,使女马上心领神会,走回了宅邸,准备给芙兰去拿画具。

“真是谢谢您啊,夫人!”芙兰大喜过望,不由得又站了起,道了一声谢。

然后,她也笑了起,“对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呢……”

“称呼并不重要吧?”夫人微微笑着,“不过,如果您真的需要的话,那么……姑且称呼我为德-卡迪央夫人吧。”

“王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