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七章 交换

第二十七章 交换


                夏洛特到特雷维尔侯爵家的这次拜访,比夏尔想象中还要顺利,芙兰似乎已经在心底里接受了夏洛特将成为她嫂子的现实,虽然还是闷闷地不说话,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抵触心理,这让夏尔原本悬起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吃完晚餐之后,因为没什么事情做,夏尔被夏洛特叫过去下了几盘棋,而芙兰则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在边下棋边聊天地掠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夏尔和夏洛特互相道了晚安,然后各自回到房间内准备就寝去了。

是的,他们没有一起去夏尔的房间休息。

即使夏洛特也并没有打算如此安排,虽然她并不介意再变本加厉地气芙兰一次,但是她并不希望因此而让这个家庭的所有仆人——也就是她自己未的仆人们——把自己的给看轻了。毕竟在这个年代,就算已经有了约定,未婚男女之间传出什么绯闻也不是什么好事。

在一片如释重负的宽慰之下,夏尔总算睡了一个最近十分难得的好觉。

第二天夏尔起得十分晚,等到他洗漱完成的时候,已经是早餐时间了,而两位特雷维尔小姐都已经到了那里。

“早上好,夏尔。”夏洛特笑眯眯地朝他打了个招呼,还调皮似的拿汤勺敲了一下碟子,好像是在给自己的招呼声伴奏一样。

但是芙兰却低着头在喝自己的牛奶,装作没看见。

这气场有些不对劲啊。夏尔从她们两个不自然的表现里。突然觉得她们刚才好像已经冷面对峙了很久一样。

哎,算了……这种事还是先不要追究得好。他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然后只感到一阵疼痛。

我的未生活,以后也经常会像今天这个早晨一样沉重吗?算了,还是不要去想了。

“早上好。”夏尔点了点头。“两位美丽的姑娘,看到你们,真是让我感觉今天充满了干劲啊……”他说了一句冷笑话,然后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着早餐,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原本他吃早餐的时候还要看一看早上送的报纸,但是今天这次他什么也不看了。唯恐吃得不够快。

风卷残般地吃完了早餐之后,夏尔连忙站了起,然后准备离开家到部里去办公。

但是,夏洛特突然站了起,然后伸出手,整了整夏尔有些发皱的领带,并且还小声抱怨了一句。“您稍微也注意下自己的形象吧?可别让人把我们特雷维尔家族给看轻了!”

等到她整理好了之后,她才松开手让夏尔离开。

“谢谢,”,夏尔低声道谢,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几乎就像是跑了出去一样。他当然知道。夏洛特突然这么温柔娴淑,主要是为了戏弄芙兰而已,但是又不好出言阻止,只好任由她了,他现在已经懒得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相出那么笨的馊主意了。只是想着早点离开而已,她们的问题就交给她们自己解决吧。

“夏尔。一路好走哦!”望着夏尔离开的背影,夏洛特在后面喊了一声,然后还挥了挥手。

“哼。”旁边传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

夏洛特却浑若不觉,依然微笑地看着夏尔离去的背影。

等着吧,现在整治不了你,以后有你好瞧的!她在心里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

随着马车到铁道部,夏尔总算暗暗松了口气,他一路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重新回到了文件堆当中,家里的烦心事也终于有个地方可以丢开了。

哪里知道,他刚刚在办公室坐定,他的专职秘书克莱芒-莱钦斯基就跑了过。

“先生,刚刚卡尔维特先生的秘书过这里。”

因为有些意外,夏尔停下了阅览公文。

让-卡尔维特?这家伙找我做什么?他心里一时充满了疑惑。

“他想做什么?”夏尔冷冷地问。

“他说,让-卡尔维特先生想要见见您,如果您有时间,他中午将在咖啡室里等您。”克莱芒知道夏尔和让-卡尔维特之间有些不对付,因而对那个人也没有表现出多少尊敬。

嗯?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居然要主动找我谈话?夏尔更加疑惑了。

“部长先生今天在部里吗?”片刻后,夏尔皱着眉头问。

“现在还没有,”克莱芒恭敬地回答,“听说部长先生今天有事,可能最近几天都不会了。”

哦,是这样吗?特意挑了一个好日子找我?夏尔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开始紧张地思索起。

他是想要跟我说什么呢?我该不该背着部长去见他呢?

家里的麻烦事让他烦心,但是这里的麻烦事却能够让他充满了干劲,让他热血沸腾,简直能够把人都给撕碎。

片刻之后,他就做出了决定。

就算去会会这家伙又何妨?难道还怕了他?

“好吧,您等一下去跟那边说一说,我今天中午去那里找他。”夏尔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对克莱芒下令。

“是。”克莱芒低声答应,而后躬身退出了办公室。

……………………

夏尔习惯于守时,因此时钟刚刚指到了十二点,他就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向咖啡室走了过去。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部里的常任秘书让-卡尔维特先生也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

虽说是咖啡室,但是此刻这里只有夏尔和让-卡尔维特两个人而已——和几乎所有其他的政府部门一样,部里高级官员们喝咖啡的地方。和低级官员们完全不会挨在一起。而其他的高一点的官员看见这两个头头突然聚在了一起,那种官员们天生的趋利避害的本能。就足以让他们远远地避开了这间咖啡室。

“德-特雷维尔先生!”看到了夏尔之后,让-卡尔维特站了起,然后貌似谦恭地向夏尔打了个招呼,“您得恐怕比想象中要早呢。”

“我一向喜欢守时。”夏尔冷淡地回答,然后点了点头当做回礼。

“哦,这可真是一个好习惯,能够做到的人可不多。”虽然感受到了夏尔的冷淡,但是让-卡尔维特的脸上还是满布笑容。

夏尔坐到了小桌子的对面。然后慢慢地给自己倒上了咖啡。

“您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呢?先生?”夏尔并没有什么和他兜圈子的打算,于是直接问了出。

“并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我们总该偶尔碰碰头吧?”让-卡尔维特笑着摇了摇头,“作为部里的同事,如果我们老是沟通不畅的话,下面的人做事也会无所适从。结果大家的工作业绩不就难以完成了吗?”

“道理是这样没错……”夏尔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咖啡,接下才说话,“但是我一直认为,阻碍我们沟通的,并不是我吧?”

夏尔如此不客气的回应。让卡尔维特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是他很快就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重新看着夏尔。

“既然您也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最好不过了,只要我们一直精诚合作。那么我们的工作肯定会顺利开展的,到时候总理下也会对我们另眼相看。我只是区区一个公务员而已。总理对我也不会有多少提携,但是您可就不一样了,总理下如果看好您,对您未的前途可就大有帮助了啊……”

用总理下压我吗?可惜我还真就是不怕他啊,夏尔在心里哂笑了一声。不过,他当然不会摆出一副“总理算老几啊!”的态度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他的脸色也放得和缓下了。

眼见自己的威胁起了效果,卡尔维特也放宽了些心。

“既然您也觉得大家一起合作对各自都有利,那么对补偿基金的事情,您是否能够劝部长一声?”他小声地问。

果然是这个啊。

夏尔明白了,于是他更加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咖啡。

这个补偿基金,是预计专门用补偿那些因为征地而权益受损的土地拥有者的。

既然要修建铁路,自然路线是越直越好,但是这就不可避免地要从私人土地上经过,于是补偿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这个东西当然要搞,但是夏尔和部长迪利埃翁子爵都故意地拖延了下,他们等得就是这一天。

“嗯……这当然是必须要办的工作,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尽快处理……”夏尔不紧不慢地打起了官腔,“但是,您也知道,这事儿太重要了,又牵涉到那么多钱,方方面面都要考虑,而且还要准备和预先调研,更不用说我们还要考虑定价策略了,总之……这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事情。”

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让-卡尔维特有些发急了,这些话是他经常跟那些要他办事的人说的,他当然明白得很了,说说去只有一个意思——我不想办。

“必要的斟酌,我们当然要了,但是,部里已经研究了这么久,方方面面的东西也差不多考虑了,现在也该加快一下进度了吧?”卡尔维特紧紧地看着夏尔,好像想要叫他别耍滑头似的,“如果一直都在考虑斟酌,那么就算方案再完善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是只能束之高?我们可是要做出了一些事给总理下看的……”

很明显,如果不搞出这样一个基金,土地征用基本上无法进行,土地征用无法进行,铁路的修建当然也就无从谈起了,那么大家的工作业绩说说去到时候也只能是零,就算再怎么习惯于拖沓,让-卡尔维特肯定也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后果。

“嗯,您说得倒也有道理。”夏尔点了点头,“我会跟部长先生反映一下的,想,他也会有所考虑吧?嗯,您再继续等等吧……部长应该很快就会斟酌好了。”

看到夏尔还在躲闪,卡尔维特有些不耐烦了,他终于问了那句话。

“那您觉得要怎样才能够说服好部长呢?”

“这个我可不大清楚。”夏尔喝光了咖啡,“不过,如果部长想要的人事调整都能够完成的话,恐怕他的心情就会好些了吧?只要他的心情好了,工作效率不就提升了吗?”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了,之前他们想要引进的人,被部里的人事部门给卡住了,他们又不好冒着名声的风险直接强,于是就迂回前进了。

他们两个人故意卡着这个,让工作无法顺利展开,逼迫部里的常务秘书不得不低头,给他们引进的人背书,让他们拥有正式的编制。

“好吧……”犹豫了片刻之后,让-卡尔维特终于开了口,“那我们大家各退一步,我们让部长先生心情好起,他让总理下心情好起,这样可以吗?”

“哦?也许可以吧?”夏尔笑眯眯地回答,他心头升腾着莫名的快意,“我又不是部长先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