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九章 花与剪

第十九章 花与剪


                “夏尔,我想当法兰西银行的总裁,您帮我做到这一点吧。”

当夏尔听到这一声亲切的呼唤时,他第一时间所感觉到的,不是受宠若惊,而是深深的戒备——这位大银行家对人示好,从不会是没有目的的。

然而,即使如此,德-博旺男爵在不经意间所透露的计划,其中的大气魄和大手笔仍旧让夏尔在吃惊之余,感到有一种由衷的敬佩。

以平民之身,在这波澜万丈的数十年中,一步步扩大自己的实力,趁着时势大发横财,最后爬到国家的最顶端,这是怎样的一个强者?这又是怎样的一部史诗?

而这个人,却十分看重我。

一想到这里,夏尔隐隐间几乎都有一种说不清的自豪了。

当然,自豪归自豪,夏尔也不会因为对方看重自己,而去无条件的逢迎对方。

“您提供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想法。”在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他谨慎地回答,“但是,您也看得到,这种任命不是我能够说了算了。”

“嗯,我知道。”德-博旺男爵点了点头,“甚至也不是波拿巴先生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

法兰西银行的总裁人选,各个董事的意见极为重要,如果董事们都反对的话,即使国王也难以强行任命,男爵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那为什么您还想叫我帮您呢达成这个心愿呢?”夏尔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男爵喝下了一口咖啡,然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好像很享受这种味道似的。

“夏尔,我们要把事情看清楚一点儿……”片刻之后。他才笑着开口,“波拿巴先生上台,绝不应当只是法国换了个元首而已。我们应该让这个国家走进一个崭新的时代,不然的话,我们和路易-菲利普的那群可悲的仆从们还有什么区别可言呢?是的,我们得做些不同的事。

而您,我看得出,而您。您是和我有共同的理念的人,而且有胆量有远见,更加还得到了波拿巴先生的宠信,您前途无量,这点我看得出。所以,为了达成我们的理念,我们不更是应该要把尸位素餐的无能之辈们统统赶跑。然后以我们的理念改造这个国家吗?既然之前为了打倒路易菲利普,我们可以携手合作,那么之后我们为什么不能继续合作下去呢?”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看着夏尔,笑容更加浓厚了,“当然了。您不用奇怪我怎么突然爱起国家了,不用怀疑,我只是想为自己找一个新的,更好玩的玩具而已。怎么样?只要您能够帮我,法兰西银行的董事。金矿公司的股东,您想做的话都可以做。只要您能够帮我达到目的,您也知道的,我这个人绝不会吝啬于回报的。”

在听男爵说完之后,夏尔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也拿起杯子,慢吞吞地喝了起。

也就是说,他的金矿计划不仅仅是用大发横财的,也是用笼络盟友的一个工具,他想要用金钱将自己的盟友们绑在一起,然后让他们帮他成为法兰西银行总裁,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只是他还没有想到,对方还给自己开了一个法兰西银行董事的价码。

看上去确实是挺诱人的…………然而,这种事实在太重大了,不能轻易就下决定,不然以后可有得苦头要吃。夏尔想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先把这事放一放再说,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路易-波拿巴对男爵的态度,可不能不明不白地把自己和男爵绑在一起,不然到时候被皇帝陛下失宠,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做出了决断之后,他慢慢地放下了杯子。

“先生,我十分感谢您对我的看重,我会好好考虑的。”

他的犹豫态度,并没有让男爵有所不满,仿佛男爵早就预料到他会如此反应一般。

“哦,当然了,突然之间拿出这样的提议,您当然会不太适应。”男爵仍旧微笑着,让人闹不懂他到底在卖什么关子,“没关系,反正现在还早,我的勘探队才刚刚准备动身呢,您还有的是时间,等您想好了,尽管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谢谢您的宽宏大量。”

接着,眼见已经把该谈的都谈妥了,夏尔在照例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站起告辞了。

“很抱歉,先生,我接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今天就先聊到这里,下次再见吧。”

“再见,也祝您一切顺利,先生。”

……………………

当夏尔在仆人的带领下,刚刚走到府邸大厅的门口时,他突然听到了后面传了一声招呼。

“特雷维尔先生?”

他应声回头一看,原是男爵的女儿,萝拉-德-博旺小姐。她刚才还在书房中,旁听着父亲和他的勾结与密谋,没想到在自己走后居然还追了上。

“德-博旺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萝拉慢慢地走了过,颇为冷淡地回答,“只不过是有些小事想要问您而已。”

然而,虽然脸上还是那副冷漠而又略带高傲的样子,但是她的话里明显有了些喘息声——显然,这一路快速追过,对她说也是个不轻松的体力活。

是什么事情,重要到让她这么赶急着要问我呢?夏尔心里不禁升腾起了一股好奇。

“您尽管问吧。”

“您的妹妹,最近还好吗?”萝拉抬起头问。她盘起的发髻高高耸立着,明明是仰视却好像是在俯视一般。“自从上次的宴会,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挺想念的。”

“哦,谢谢您的关心,她现在很好。”夏尔笑着回答。

这句话他倒是没有说谎,在经过了也许是被误解了的“告白”风波之后,跟夏尔认了错的芙兰,又重新变得和之前一段时间一样乖巧懂事了,尽释前嫌的兄妹两个,又恢复了之前那种融洽的关系。这让之前提心吊胆的夏尔,不禁松了一口气。

“哦,那就最好了。”萝拉的嘴角微微动了一动,好像是在笑一般,“那么,我想您不介意我到时候去拜访一下她吧?我们虽然曾经是同学,但是长时间不走动的话,弄不好也会变得形同陌路了。”

她和你本就没有什么交情吧?

夏尔心里吐槽的了一句,他仍旧搞不清楚对方这种突然示好是什么意思。不过,如果是拜访的话,倒也没什么关系。

“当然了,我们家随时欢迎您的访,芙兰正嫌老是呆在家里闷得慌呢。”他随口应付了一句。

“那就太好了!”萝拉欣喜地回答,然后她突然皱了皱眉头。“既然要去拜访她,我可不能空手去,这样吧,您今天反正是要回去的吧?帮我转送一件礼物给她可以吗?”

“那当然可以了。”夏尔马上回答,“不过您可不要搞得太贵重,不然她会感到不安的吧,因为没办法回礼了,她可不喜欢欠人人情。”

“您还真是考虑周到呢。”萝拉又笑了笑,说不清是赞扬还是嘲讽,接着,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您现在很赶时间吗?如果还能抽得出一点儿时间,那就跟我吧。”

夏尔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她走了过去。

经过大厅和走廊,穿过了偏门之后,他们很快就到了花园当中,然后走进了一个凉亭里。夏尔放眼看去,他面前的花丛中,百花盛开,各种名贵珍稀的花卉争奇斗艳,让人看得目眩神迷,而花粉的香味儿不停地往鼻子上冲,更是让人忍不住陶醉其中。

上次的时候是晚上,夏尔没机会好好看看这座巨大的花园,现在仔细看的话,忍不住对这家人有些羡慕起。

我也会给芙兰一座这样的花园的。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因为他仍旧记得他曾立下的宏愿。

萝拉从凉亭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小剪刀,然后走到了一簇正盛开着的玫瑰花丛旁边。这簇花,红得像一团烈火,又像是一团鲜血。

“我送一朵花束给芙兰吧,这样应该不会让她和您为难吧?”她头也不回地问。

“哦,那我就替她谢谢您了。”夏尔连忙致谢。

“可惜我不明白另外一位特雷维尔小姐喜欢什么,不然我今天可以一起准备些礼物呢。”萝拉平静地说。

这当然是假话了,她这辈子都不会送礼物给夏洛特的。

“不过,我哥哥应该是明白的吧?他有阵子追求那位公爵小姐,可热烈了,简直茶饭不思一样,天天琢磨怎么讨她欢心……”她装作不经意地说。“就在昨天他还念叨着那位小姐生日快到了,还在想要准备礼物呢。”

“哦,是吗?”听到了这席话之后,夏尔的脸顿时有些阴沉下。

尽管背对着夏尔,萝拉仍旧能够听得出那份努力被掩饰的冰寒,而这正是她的目的。

他也讨厌我的哥哥。

她的心里冷冷地掠过了这样一句话。

很好,太好了。

她拿起剪刀,轻轻地送到玫瑰花的茎秆两边,风在花丛之中微微回荡,那股沙沙声,好像是花的呜咽和祈求一般。

“啪”

干脆利落的一剪。

脆弱的茎秆从中而断,宛如上了断头台的可怜人一般。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