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八章 淘金

第十八章 淘金


                尽管男爵这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爱国”听上去十分违和,但是夏尔并不觉得可笑。

因为,像德-博旺男爵这样的大银行家,当然会爱国了——一只老虎怎么会不爱自己的狩猎场呢?一个孩子怎么会不爱他的游乐场呢?

对他们说,国家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吧。

在交谈了一会儿之后,男爵又重新拿起夏尔给他的文件,仔细再看了一遍。

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他转手就将文件交给了交给了自己的女儿,然后小声叮嘱了一句,“你多看看,多学点多了解点东西,对你有好处。”

萝拉默不作声地接过了这些文件,放到了自己的身旁。

看到这一幕之后,夏尔也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在经过了自己的解释之后,男爵已经差不多接受了夏尔等人制定的计划。

因为是初次为部里开始筹资的关系,他自己对市场的风向也心中无数,所以当看到男爵如此表态之后,他自己也放下了心——至少,他们筹划已久的为铁道部首次的筹资,是不会出现无人问津的尴尬状况了。

至少在这些嗅觉灵敏的银行家们看,他们准备发行的债券是有价值的,这就够了。

而只有成功完成这一次的筹资任务,他在部里的威望才会提高,他的地位才能够稳固,他在路易-波拿巴眼里的价值才会保持下去。

在官商勾结的合作大功告成之后,书房的气氛变得更加轻松了。男爵叫仆人送了几杯咖啡过,然后和夏尔谈起天。

也许是出身寒微的原因。男爵对上流社会所喜爱的艺术完全不屑一顾,对他儿子喜欢的赌博赛马也没有什么兴趣,即使是谈天说地,他的话题也跟商业扯不开关系。

“特雷维尔先生,您应该是知道的,现在在新大陆上,合众国和墨西哥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喝了一口咖啡之后,男爵若有所指地说。

“嗯。确实是这样的。”夏尔谨慎地回答。“就目前看,合众国的扩张已经无人能挡了。”

随着1848年美墨战争的结束,美国通过这场规模不算很大的战争夺取了2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跃成为地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大国。而1870年,普鲁士和法国动用了百万大军互相交战,涉及的领土变更无非是洛林-阿尔萨斯三万平方公里不到的土地而已,令人唏嘘。

“我关注的不是战争。而是另一样东西,”男爵突然抬起头,颇为狡黠地看着夏尔,“这东西比战争更可爱……”

“您是指什么呢?”夏尔有些疑惑。

“黄金。”卖了一会儿关子之后,男爵笑着回答。“你恐怕不知道吧?在北美洲的西海岸,有很多金矿。简直比全世界其他地方加起还多……”

果然如此。夏尔心里一阵恍然。

随着美墨战争的结束,美国西部的淘金热也将骤然升温,成千上万人抛弃自己的本职,涌向金矿发源地,疯狂地进行淘金活动。成千上万的淘金者使加利福尼亚人口猛增。并且许多新近出现的城镇很快成为国际性的城市。在当时的欧洲,当然也有不少人因为穷困潦倒而跑了过去。想要借此一夜暴富。当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达到目的。

在穿越之初,当想要为自己的事业筹集自己的时候,夏尔也曾想过先人一步跑去淘金,但是在仔细权衡了之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当时的西部,是人所共知的混乱,他可不想抛弃一切跑去赌命。

到了他已经飞黄腾达的今天,他更加没有闲暇去考虑这种事了——他现在全部的事业都在旧大陆,想要经营好这些事业都要花费偌大的精力,哪里还有空闲去管什么新大陆?

再说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生意是比操纵政治和国家更加钱的呢?

但是,他不这样想,不代表野心勃勃的金融家们不会这样想。德-博旺男爵看上去就好像对此很有兴趣的样子。

“您是想要派人过去淘金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夏尔轻声问了起,“我确实听说那里有很丰富的金矿,而且开采难度也不大。”

“是的,我已经派出了勘探队,让人往那边去找,”男爵点了点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他们就应该传喜讯了,我想那边搞一家采矿公司,专门负责开采金矿……”

“这是一个好主意,”夏尔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他又说出了自己的疑虑,“不过,我们都知道,合众国的保护主义倾向很严重,您如果插手的话很容易引起商界的反感。而且那里民风彪悍,动辄就开枪杀人……”

“我当然不会单枪匹马地跑到那里去,”男爵狡黠地笑了笑,“我会在那里找代理人,让他们给当白手套,摆平那些国会议员。至于普通人,吓!我什么时候怕过穷鬼了?他们有再多刀枪,难道能比得上我吗?了不起我花一千万,把他们扫个精光!”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笑了出,“您不会不明白吧?在金矿上能够挣得,可不仅仅是只有金子的钱。我成立了这个公司之后,就可以在法国,欧洲,全世界销售我的股票,金矿的经营状况还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金子的产量还不是我说多少就有多少?谁能查个清楚呢?只要手里有这个噱头,我就可以在全欧洲范围内,搞出几亿法郎,然后,把这些钱扔到任何地方去,都能让我们大发横财!您是知道的,人只要有头脑,有胆量,有执行力,那么他在纸上挣的钱,可比在什么真金白银上多多了……挖金需要让人累死累活的力气和运气,挖人可简单多了,只要您舍得动脑子,有的是人愿意为您慷慨解囊!”

他说的是“让我们大发横财”?难道他是想将我也拉进去?

德-博旺男爵的这一番宏图伟业,并没有让夏尔完全冲昏头脑,他不会被人轻易忽悠了。至少,他还记得“洛林铁矿”这个项目曾经害得特雷维尔一家人有多么麻烦。

不过,以我目前的地位,他也不至于说骗就骗吧?夏尔心想。

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个计划是十分有赚头的,夏尔也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在19世纪也确实有很多人这么干然后大发横财。他仍旧不动声色地继续观察着男爵。

男爵的精神,现在好像十分振奋,胖胖的圆脸上红得出奇,似乎闪耀着黄金的光泽一般。他的眼睛里所闪耀的光芒,是那种纯粹的喜悦,就好像科学家在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一样。他的整个人生价值,正是体现在这些或恶毒或宏大的商业计划当中的。

“但是……特雷维尔先生,仅仅如此的话,我觉得还不够,”他又喝了一口咖啡,镇定了一下精神,“我还有一个想法,一个更大的计划,这个计划只能由真正聪明而又有力的人士执行,而您,我认为您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夏尔心里猛地一跳。

“您能详细跟我解释一下吗?”他看着男爵。

男爵将自己手中的咖啡喝完了,然后示意自己的女儿再续上一杯。

“形势已经很明显了,随着美洲金矿的持续发掘,大量黄金会涌入到市场当中,这势必就会冲击黄金的价格,除了我的采矿公司之外,我也会另外收购一大批黄金,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一股脑儿地往市场里面放盘,然后把黄金的价格猛地压下去……那些在西部淘金的人,在这种风潮面前是撑不了多久的,费不了多少功夫,他们就得把自己手头的黄金以我们的价格都盘出去,这和股票投机是一个道理。”

萝拉续好了咖啡之后,男爵又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等到黄金价格跌到合适的位置之后,我就可以大肆收购了,然后……”他狡黠地笑了笑,“您也知道,我们各个国家的货币都是跟黄金挂钩的,没人承受得起黄金价格的大幅波动,到时候,法兰西银行就会和其他的欧洲银行牵头,大家一起收购黄金,把价格重新稳定下去。到时候我们再把手里的黄金慢慢抛出,让这些央行们给我们补完窟窿。您看,只要我们有耐心,有头脑,反复操作几次,那些像土拨鼠一样在美洲荒野上钻钻去的几万十几万人,都将是我们的可爱劳工,尽管我们不用给他们付出一分钱的薪水……”

听到了博旺男爵的这个计划之后,夏尔心里一阵狂跳。

这家伙真是厉害极了!

“如何能够保证法兰西银行能够按您需要的步调走呢?”想了片刻之后,夏尔提出了自己的质疑,“时间点的把握十分重要,可不能有什么差池。”

“哈哈哈哈……”博旺男爵突然大笑了起。

笑了片刻之后他才回答。

“法兰西银行必须这么做,因为我们希望它这么做,您明白了吗?”

接着,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夏尔,我想当法兰西银行的总裁,您帮我做到这一点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